曾经的我对zn一词深恶痛绝,如今对zn人深恶痛绝

先简单讲讲自己的心路历程。

我是一个从小具有较强的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的人,甚至有些藐视权威。

小时候因为老师说红领巾是鲜血染成的,觉得很假,明明是红色的布,。当时我指出这一点,老师本可以用“象征意义”这个词来搪塞我这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却选择抨击我和用老师的身份来压我。这件事令我对那些带着宗教狂人般态度去描述共产党相关事物的人和事产生了非常大的反感。包括后来入团都是最后一批自动入团,没有写过申请书。而入党没有强制之后,则更加直接无视了。

后来一直因为自己的学业和想做的事情进入一种入神的状态,虽然背景思维一直意识到共产党和中国大环境的恶,但是暂时忽略了。

再一次被惊醒是去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那个时候刚开始我还信了中国的报道,真的以为是“少数人”在搞事情。后来,几乎是立刻就发现这个说法有非常明显的破绽:如果真的是少部分人,莫非是到处流窜?这样警察不一早就拉了他们?摆明就是各地当地的居民自发出来抗议啊!

共产党的诡计之一,就是总是要把自己的敌人说得很少,很不得人心。其实它自己很清楚,它自己才是不得人心的那一边。它慌乱,所以才要去污名化和“孤立”对手。

有点跑题了,点回题目。

为什么我原来会反感“支那”呢?我自问,有两个主要的原因。其一,从小接受的爱国主义教育潜移默化,几乎是植入潜意识一般,所以容易让你在产生一种未经思考的、近乎本能的反应。另一方面,则是我一直以来在心里觉得共产党和中国不是一件事,我还依然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只是觉得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执政党,中共政府是一个吸血的政府。所以,听到有人说“支那”,我会不自觉地对号入座,纵使我个人的价值观和言行都与五毛粉红泾渭分明。

由于很早以前觉得微博很low,大概已经有接近六、七年没有上过,最近看了看,真的令人作呕。知乎这种网站也是在16年之后急转直下,共青团中央这种令人作呕的党媒,时常让我怒火中烧:你们凭什么用纳税人的钱,去在思想上毒害下一代?凭什么拿着纳税人的钱,去建GFW,去抹杀自由思想?你们凭什么拿着纳税人的钱,去不遗余力地构建奴役国民的统治机器?

中共的政府早已丧失了合法性,而其目前在习近平这个傻逼的带领下在全速走向邪恶。

最令我感到厌恶的是,一直以来很多小粉红(现实中认识的)对于香港抗争者的那种发自内心的仇恨。说句实在话,这群人平时就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感人群,结果却那么“不吝啬”表达自己对另外一个勇敢族群的恨意,其实归根结底是香港人的抗争动摇了他们

平时对违反劳动法的企业唯唯诺诺,只想能够跪舔得更用力一点得到领导的重用,多赚一点钱,生怕发表一点“不当言论”影响了自己前途的可怜虫,看到香港人竟然这么有种去抗争,可以想象对于他们是怎样一种冲击。他们未必理解得到香港人抗争的原因,只是这种敢于和官方对抗的态度已经另他们足够惊讶慌乱了。于是在慌乱中,他们急于寻找一个来自官方(也就是中共)的定性,然后努力地相信香港的抗争是错误的,以保护自己脆弱的价值观、贫乏的精神世界和加班加到亚健康的身体。

这种人真的很多,这种人真的令我感到非常厌恶,这种人一定最终会被自己的麻木所反噬。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不对“支那”这个带着恶意的词产生反感了,因为我知道这个词所指的人是怎样一群人,因为我也体会到了香港人那种对中国人身份的否认的感情。我能理解,我能理解,我能理解!

我之前在品葱也好,在一些其他地方也好,发表过一些对“支那”用语的不以为然。如今,我更新一下自己的立场:

中国人未必是支那人。

支那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68
分享 2020-08-11

45 个评论

大多数怒斥支那的人,所说的“支那”指的是心甘情愿接受中共洗脑的岁静或粉蛆吧
admin 公共账号
已转移水区,水区内容不会在首页出现。若您认为本次转移有误,请在本帖操作栏中选择「投诉 - 请求移出水区」;发帖投诉或直接回复管理员不会得到处理。
【理由】标题:标题含糊不清/主旨不明、或含有点击诱饵、或与实际内容偏差过大、或含歧视/辱骂性语言
請注意主區標題不可支那(內文可以

修改後將可轉回主區。

更新:已經轉回現實生活區。
很好!又醒了一個!
我想问品葱审核支那这个词干嘛
我想问品葱审核这个词干嘛

早年開站,有人用支那洗版面,後來定習慣法,標題不能出現支那,內文可以
这不是习惯法 而是成文法

沒,名字還是叫(新品蔥習慣法)
哈哈哈真是乐不可支那样的转变是很好的。
你知道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我们不但唾弃自由,甚至反对浪漫, 杀死一切理想主义。 我们现实的让人感觉可怕。 太过热衷于对与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中国人只是把这件事做到了极致顺便疯狂影响着整个亚洲的三观。
      没有必要因为在微博、屑站、B乎上的弱智言论而动怒。因为这些地方,就如同绝大部分的组织—不论是网络上的还是现实中的,其中最受欢迎、得到关注最多的人和言论往往是最下作、最扭曲、最幼稚的。当你开始了解人性、社会和文化的时候,其实你慢慢就会发现,人类社会就是一个“大操场”,其中的人都是一群“小学生”—最野的、最坏的、最懂得哗众取宠的、胆子最肥的,就是那个“孩子王”。我从来不因网络上的弱智言论、尤其是墙内网站的言论,而有过多情绪的波动。因为这些言论是无逻辑的、不理性的、与善背道而驰的;鼓噪这些言论的始作俑者也是些愚昧无知、野蛮闭塞的井底之蛙。他们的肆无忌惮,只不过是“狐假虎威”。他们不只是有“立场”,他们的立场在国内被认为是不容公开质疑和反驳的,一个庞大的暴力机器在扮演“狐假虎威”这个寓言故事中的老虎。
      不要为自己感到愤怒而不快。愤怒是很有用的一种情感。愤怒是心灵的“免疫系统”。就如同身体的免疫系统一样。你难度不希望你的免疫细胞对有害的细菌病毒感到愤怒吗?假设一个女性在夜晚遇到歹徒,如果她只感到恐惧,那么她就难以保护自己,能激发她保护自己的,就是那突然迸发的怒。
     ”曾经的我对zn一词深恶痛绝,如今对zn人深恶痛绝“
不仅仅是对一个词义的理解发生转换,今后如何理解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善“都会发生转变;获得了一种新的知识和产生知识的方法,吐毒奶,而饮沆瀣,如同《黑客帝国》里的Neo从The Matrix里醒来。注意”醒“这个字,很多人喜欢用类似的比喻来表达一种精神现象学上的状态—你以前所注意的、以前能说服你的、以前让你觉得很突出很重要的,现在被激进地、彻底地消除或扭转了。也就是说,现在当你在打出“支那”二字时,你并不是在进行”种族歧视“,而是在张扬地表达一种打破禁锢的自由,对以前洗脑欺骗你的暴力机构的蔑视。

愤怒也好,愤恨也罢,这些是起点,而不是终点。很多反贼们的错误之处就在于他们怒了恨了,然后就一直只会怒和恨下去。义愤填膺以后的行动才是关键,就如我上面说的,愤怒激发人的行为,意识到被骗了一辈子,一个人应该从此就走上探寻什么是”真理“、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善“、什么是”正义“以及同样重要的”你如何才能正确地认识到它们“的没有尽头的旅程。一个精神上的”反贼“(因为我们并没有在武装叛乱),必然要有价值观、世界观、方法论,他一定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武器—来自于广泛地学习和阅读哲学、科学、宗教等等,来作为保护自己抵挡墙内”索多玛“的畸形文化和邪恶意识形态入侵的守夜人军团。

做一个”激进分子“,敢于有原则,不怕走极端,成为一个那些”岁静婊“所谴责的”不合群“的人:也就是那些敢于投身于一种独立于”岁静婊“的价值观之外的理念、拒绝接受他们所谓的”现实“、拒绝过一种会被自己嫌弃的生活,永远不放弃斗争的原则的人。
其實我不太知道支那是怎麼變成蔑稱的
很多人都知道支那是佛經裡面的名詞
唐三藏玄奘、唐太宗等人都用過的
梁啟超等人幫中國取名的時候也知道取中國有點自大
不稱你中國叫你支那
最少一開始的時候是視你為平等的各國之一
就是類似Cina China這種叫法
說實話,現代中國有什麼資格叫中國?
地理位置不是世界中心
經濟文化科技藝術上也都不是世界中心
這名字是不是反而有點傲慢看不起其他國家?
把別人都視為蠻夷之類?
我想大概是日本侵華時日本人太頤指氣使
才讓支那變成一種蔑稱
不知道哪些玻璃心傳開這種想法的?
不過既然大家都說被歧視的一方決定是不是歧視
出於尊重我平常是不會去用支那

(說實話看到有些五毛小粉紅批評別人辱華反華
我都很想跟他們講
華字是文明的意思
你們這些人野蠻得要命
有什麼資格用華來自稱??)
为避免违规同时方便阅读,建议使用 Shina 或 Cina Sina 来替代拼音缩写
一个在还没有”中华民族“的时候对中国的称呼而已,本来并无贬义,而且驻日革命党也整天在用。
这个词变得贬义化的过程,就是一个中国在对日本竞争失败,导致二战深深受伤的一种PTSD。与其拿一个词撒气,不如想想为啥会变成这样。可惜墙国人只会用一种受害者心态去渲染近代史,从来不敢正视自己失败的根源。
就是因為日本人一直讀中國的發音是啊


不是,
這是十九世紀以後才廣泛使用的吧
並不是自古以來一直這樣讀
早期可能就會說唐國宋國明國之類的
還可以叫華夏bkra ba rgja / bkrag rgja
不是,這是十九世紀以後才廣泛使用的吧並不是自古以來一直這樣讀早期可能就會說唐國宋國明國之類的

啊我想說的意思是,日本侵華時候叫中國做支那,就算不是,經過抗日神劇的經典洗腦,支那這詞直接勾起日本侵華的潛意識民族仇恨和自己國家被別人讀音歪掉的自悲感,剌耳感。
其實我不太知道支那是怎麼變成蔑稱的很多人都知道支那是佛經裡面的名詞唐三藏玄奘、唐太宗等人都用過的梁啟...

不應該說『是日本侵華時日本人太頤指氣使,才讓支那變成一種蔑稱』。

有一種說法是日本人認為『崖山之後無中華』,中國甚至中華文化制度已經被蠻夷消滅了,而他們才是正統中華文化繼承者。支那,對應的就是中國。既然中國已被蠻夷征服,那就不配稱為天下的中央之國。支者,旁系也;那者,遠也。所以成為對當時中國的蔑稱。

而華夏應該是 《春秋左傳正義》:「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
我不讨厌支那人,我讨厌中国人。

支那是地理概念,出生在这个地方的人,没有任何选择,都是支那人,我自己也是支那

但是中国人是政治、宗教概念,选择不选择当一个中国人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我不是中国人。

所以,当一个支那人没有什么可耻的,当一个中国人才是可耻的
芝麻仁没有一个是蘑菇的
帖主跟俺很像。最开始接触支那这个词确实认为是负面的,内心排斥

但后来在网上看到越来越多人用支那,然后就去查了下历史。词本是好词,还颇有禅意,发生转折只是应该日本侵华用了这个词形容中国人而已。所以厌恶这个词,排斥这个词 表示内心觉得被侮辱。 后来俺逐渐改观,首先逐渐接棒人这个词跟侮辱的联系
中国人都是支那人,支那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不應該說『是日本侵華時日本人太頤指氣使,才讓變成一種蔑稱』。有一種說法是日本人認為『崖山之後無中華』...


支那不能從字面上解釋吧,因為明顯是印度對中稱號的音譯...

日本朝鮮小中華論有可能是起源之一,但應該只在少數知識份子中流傳

禮儀服章都是文明的代表啊,所以孔子才不希望披髮左衽...明朝人才不希望薙髮...如果只是服章之美的意思,會放到國號上成為國家名稱嗎?
中国人都是人,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我觉得你这种思维方式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德文的China都是讀作"Schi-na"的說……
啊我想說的意思是,日本侵華時候叫中國做,就算不是,經過抗日神劇的經典洗腦,這詞直接勾起日本侵華的潛意...


就阿Q精神阿 , 一個詞彙的劣等感和貶意不是外人強加的 ,
而是自己產生的 , 阿Q可以解釋中國的一切
我觉得你这种思维方式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别笑。迟早有一天你也会演化到这个状态的
很好 又醒了一个

反贼三大金句:

反共不反支,基本是白痴
芝麻仁没有一个是蘑菇的
同意以上两句,恭喜脱脂成功。
德文的China都是讀作"Schi-na"的說……

河南话荷语也是
注:相比起“支”纳,我更倾向用“丑陋的中国人”一词。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红色鳖匪
这不是习惯法 而是成文法

感謝您的批評和指正。
我們的習慣法不是成文法,作者不存在主觀惡意,是否可以考慮將標題改回去?@一只鹿兒 @陈美丽 @killreddragon
感謝您的批評和指正。我們的習慣法不是成文法,作者不存在主觀惡意,是否可以考慮將標題改回去?@一只鹿兒...


現在制度如此,雖然我自己不介意支。或許可以在站務區討論後續處理,畢竟很久沒人用支取標題來刷屏。

目前兩個思路,若主區標題含支 

1. 不經投訴就不轉水 
2. 主觀上若非情緒化、指摘性的發言就不轉水
又彻底觉悟了一个(赞赏),欢迎楼主一同反共反支,斩草除根
不能從字面上解釋吧,因為明顯是印度對中稱號的音譯...日本朝鮮小中華論有可能是起源之一,但應該只在少...

一定要從辭源上來講的話,支那應該是China的轉譯。最開始翻譯這個詞時候只取了字音,所以並沒有貶低之意。但是當日本人這麼稱呼中國,就不能脫離字義的解釋了。日本人懂漢字,才把這個詞變成了貶稱。試想一下,對一個不懂漢字的人來講,"zhina"跟『支那』,甚至是『滯納』根本沒有區別。這就是印度人、歐洲人甚至是美國人都可以這麼稱呼中國,但是唯獨日本(包括朝鮮、越南)不可以。歸根到底,是因為中國人先自視為世界的中心,四方都是蠻夷,所以才會對『支那』這個詞反應這麼大。你不尊重別人,別人怎麼會尊重你呢?

我只是說華夏一詞的出處應該是《春秋左傳正義》我並沒有說只有服章才是文明的代表。選『中華』而不選『中夏』具體原因可能是『華』通花字,取中間的花朵之意思吧。
这个入团就很好笑,初中时候入团还要全班成绩前多少名才有资格,巴不得是最优秀的学生呢。结果到高中跟传销一样使劲拉人入团。刚好上了高中学会翻墙,看了真实信息,也读了九评知道匪共的真面目。再也鸟都不鸟入团宣传。(还每个月要交钱呢,去他丫的
恭喜脫支成功!

你對粉蛆的觀察看得很透徹,有這種自察並不容易。
>>以前不知道以为是地图炮。


這要看用法的,有的人劈頭蓋腦就一句支那人就開始罵也是事實
另外,認真說的話,支那人還真是地圖炮,因為支那是地名……
只是在品蔥這樣的環境的常用語境裡,支那被用來指粉紅比較多而已
還是要看對方怎麼用,想用成地圖炮也可以
品葱里中共五毛狗杂种又开始新一轮的辱民术了!
品葱里中共五毛狗杂种又开始新一轮的辱民术了!
品葱里中共五毛狗杂种又开始新一轮的辱民术了!
不同意这样的观点。首先声明下:香港人上街争取市民权无可厚非,小粉红谩骂则是小粉红民智未开受环境所困。你扔个白人、黑人到同样的环境里从出生开始,大概率同样结果。咱就事论事。

“支那”这个词背后的日本侵华的历史包袱和文化优越感,是华语圈不能忽视的。我们要考虑到“支那”背后的“脱亚入欧”的大日本思想,那种浓厚的盲从欧美社会的历史背景。日本同样使用汉字,有着好端端的”中国“不用,非要用“支那”不可?这样做显然是明治的革新派想以19世纪西方的殖民者的角度来看待中国。

楼主你当然可以认为自己在说“支那”的时候,只是针对盲从政府的小粉红。但是“支那”作为一个国家指代,在一般运用的情况下,常人很难将原本的历史包袱,与你的特定理解作出区分。另外,爱国主义本身没有错,错的是被当权者滥用、谋私利。人类的生理和脑神经决定必然有族群的区分,那么对于族群的认同,以及由此而延伸出的爱国主义,是不能被切除的necessary evil罢了。

最后提一嘴,就连美国国务卿Mike Pompeo,最近在发言中也将"Communist Party"与"Chinese people"做了区分,而不是用“China”来笼统的指代专制政权:

But our approach can’t just be about getting tough. That’s unlikely to achieve the outcome that we desire. We must also engage and empower the Chinese people – a dynamic, freedom-loving people who are completely distinct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Mike Pompeo, "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 July 2020
https://www.state.gov/communist-china-and-the-free-worlds-future/
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从欺騙、洗腦、動員、奴役,每个階段都有人民的寬容和忍讓甚至幫兇。既然選擇,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上反共论坛久了,哪怕思想不同,对以下三点都会有共识:
1. 习近平是个除了权斗啥都不会的傻卵,菜就算了还爱指点江山
2. 中共不可能自我改良,要让中国人过上好日子只有让中共彻底死绝
3. 桂枝人有巨大的劣根性,离文明世界相去甚远,桂枝变成今天这样不全是中共造成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Mean people fail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6
  • 浏览: 6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