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拜人民英雄纪念碑 VS 参拜靖国神社

在靖国神社受祭拜的,绝大多数是普通战殆者而非战犯。如果靖国神社能把战犯撤出,参拜就不会有争议性;就算不撤出,特地参拜战犯显然是不可取的,但这也远远达不到中国人在六四故地参拜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恶劣程度。

不妨拿南京屠杀举例,就算像松井石根这样的战犯,定罪依据也只是(虽有尝试)未有效阻止部下的暴行(此后他退役回国,每天为死难者祈福),这和林彪罗荣桓直接指挥长春大屠杀(而且毫无悔意)完全不一样;就被害平民人数而言,南京屠杀也远远不及蒋介石严令的花园口决堤。松井与林罗蒋三人,在面对中国平民的时候,谁更像战犯呢?

这里还涉及对战犯的定义。西方认为井上成美是反战英雄,但中国人认为他是战犯,因为他作为军人奉命指挥重庆大轰炸。然而在当时,无差别轰炸是战争各方皆奉行的规则——井上一开始还抵制过这种战法,在淞沪战役中拒绝炮打上海。李梅指挥了更惨烈的东京大轰炸,并且对炸死日本平民毫不觉得可惜。井上与李梅在面对敌国平民的时候,谁更像战犯呢?

只要不是持有双重标准,如果一个人参拜人民英雄纪念碑,他就没有理由对日本人参拜战犯说三道四;如果他对人民英雄纪念碑立在天安门无动于衷,他就没有理由反对在南京树立松井石根雕像。
12
分享 2020-09-07

9 个评论

这就是胜者和败者的区别。就算是杀害几千万人的毛泽东,还得以建造自己的纪念堂。

就算你不相信丛林法则,也要尊重自然规律。嚷嚷着普世价值不能拯救任何人。
俺觉得,可以从俺们美大抓一只会做雕塑的学长,然后让他做一个雕塑放到南京
当然,没钱是个问题……(lll¬ω¬)
一个无名无姓,连数量单位都没有。
一个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有性别有年龄。
我们还敬拜腊肉呢,日本战犯杀得总和有腊肉一个人多?
我个人认为,上了战场就没有是非善恶对错,只有自救与杀敌。一切的歌颂都是胜利方所需要的正名。
缅怀死者可以,缅怀战争大可不必。
>>我个人认为,上了战场就没有是非善恶对错,只有自救与杀敌。一切的歌颂都是胜利方所需要的正名。缅怀死者可...


战争中的行为还是有善恶之分,善恶又有大小之分,本文中间两段做的就是这方面的比较。不过你说得也对,胜利方的裁判是不靠谱的。在日美未开战的时候,《纽约时报》还赞扬过松井石根,因为西方将领很少像他那样为部下屠杀平民而忏悔;但后来既然有了珍珠港,东京审判的时候《纽约时报》也就不心疼他上绞刑架了。如果从公平的角度出发,二战中国战场上最大的战犯恐怕得是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淹死89万平民,就够巢鸭监狱把他绞死好几回了。
就日本神道教來說任何人死後的靈都會回歸出生原點,因此靖國神社是個感念那些因國事而死的人們存在。且他們不論身前 都只是成為了一個靈,在宗教的世界觀來說那是平等的沒有對錯的世界。

參拜靖國神社是宗教行為,人民英雄紀念碑是政治行為,日本首相迫於中國壓力不參拜靖國神社也是政治行為。

這是一個極端世俗的中國政府無法理解和想像的概念吧。
一边是内战死去的叛军,一边是为征服而死的国防军,
所谓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为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服务,8块浮雕没有一副反映国民政府领导的艰苦卓绝的抗战,而共匪鹊巢鸠占的弄了个“抗日游击战争”来为自己表功,在共匪看来,中央军也好、各地方军也好,他们的将士都不是“人民英雄”。

南岳忠烈祠1943年建成,原有相当多的国民政府各院部首长、各战区司令官、军师长撰写的题词铭文,1944年日军曾占领南岳,祀僧留守保护,忠烈祠未受大的破坏;1952年,共匪指示当地政府“清除反动遗迹”,当地未执行,1953年,100余处题刻被凿毁;文革期间,所有坟墓都被摧毁,包括埋骨一般将士的14军、54军、19师、53师、60师公墓;80年代开始修复。

腾冲国殇墓园1945年落成,为纪念光复腾冲牺牲的9168名国军将士;文革期间遭受严重破坏,大量墓碑、墓穴被捣毁;80年代开始修复。

重庆抗战胜利纪功碑,原为1940年所建木质“精神堡垒”,激励全国抗战之用;1946年决议在原址上建纪功碑,纪全国军民浴血奋战之功,1947年完工;1950年,共匪篡改碑文和图案,刘伯承改题“重庆人民解放纪念碑”(姑且不谈是否真的解放);维持至今。

共匪鹊巢鸠占、回避、篡改历史,置意识形态于国家民族、良知人伦之上,有何面目指责日本?如果台湾早被攻占,没有统战需要,共匪还会修复忠烈祠吗?恐怕要等到其下台之后了。

文革期间毁坏的古迹、石碑、坟墓相当之多,大部分得已修复;你去参观时却没有资料告诉你当年是谁什么时间如何毁坏的,也不会有照片告诉你修复前的模样,甚至根本没有一行字告诉你它曾被毁坏过,如果不是旧碑上明显的断迹、凿痕,你很可能会以为它们之前就是这样;这就是共匪对待自己历史的态度。

共匪的“解放战争”按它的逻辑何其伟大,却没有一个国家级的“解放战争纪念碑”,而代之以笼统而宏大历史观里的“人民英雄”;当然,在其他形式、地方上,共匪无处不在的利用“纪念”灌输其意识形态、美化它的历史,如各种层级的博物馆、纪念馆、陵园、近代建筑;但是,在台湾忠烈祠有个人的牌位、靖国神社更是有200多万人的名册,“人民英雄碑”上却没有任何有名有姓的个人,也没有一处国家级设施来“纪念”具体的、普通的“将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