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旧金山法院叫停特朗普禁令

美國政府18日要求各大App平台今天起下架微信(WeChat),不過今天美國加州舊金山法院今天作出判決,認定微信(WeChat)用戶主張美國政府封殺係違憲行為的說法成立,故發出臨時禁制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以阻止商務部依總統川普要求,將微信從iOS及Android上下架。

據《CNBC》報導,加州法院的臨時禁制令,還一併阻止了商務部限制微信在美國與當地企業等實體往來的命令,因為這會讓現行美國微信用戶對該App的可用性降低。

美國加州法院地方法官畢勒(Laurel Beeler)指出,微信用戶提起的訴訟,「反映了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立法意旨的嚴肅問題,而經過權衡之下,認定其對原告有利」。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確立美國對宗教及言論自由的保障,也就是說,法官認定微信用戶提起的訴訟中,有關侵犯自由的主張成立;發起訴訟的律師曾主張,這讓部分美國民眾失去與中國親友聯繫的機會,傷害這些用戶的言論自由。

美國商務部18日宣佈封殺微信當天,就有官員私下向《CNBC》透露,已在為長時間的法律戰作準備。

https://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3298089
                                                                                                                             
墙内报道:
法官正式下达初步裁决 (preliminary injunction) 限制微信禁令的在全美国范围的实施。用户仍可以继续使用微信。

法官表示,商务部长仍可以继续考虑出台其他的禁令针对腾讯公司

背景:美国当地时间周五9月18日,由华人律师发起、牵头了对美国政府微信禁令诉讼的非盈利机构“美微联会”,向法院发起了新的动议,要求法院下达初步裁决,阻止商务部对微信的禁令。

原告方为了此案能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周六今天本是犹太新年 Rosh Hashana,也是美国法定节假日,原告的上庭主诉律师 Michael Bien 是犹太人,他依然带领团队赶在重要的族裔和信仰节日当天,继续全力以赴提交文书、出庭发言。

也正是因此,法官得以在周日禁令正式生效之前,于周五中午和周六下午分别召开了两次紧急听证会,详细听取了原告和美国政府方面表达的意见。

好消息是,法官在周六下午的听证会后,责成原告方面草拟并提交一份初步裁决 (preliminary injunction) 文本,等候她的审核和最终签名。

对此,法官于本文发稿前不久做出裁决:

叫停面向微信的总统令和商务部实施细则,禁止商务部禁令的实施。

这样意味着,8月6日的特朗普总统令和周五的商务部交易禁令中关于微信的部分,将不会生效。微信可以照常使用、也不会被下架。

法官认为:

8月6日的总统令及9月18日商务部实施细则,均实际造成了在美国境内全面禁封微信的效果,有违反微信用户宪法第一修正案程序正义条款等根本权利的嫌疑;对此美国政府指责微信构成国家安全威胁,证据不足,而细则从颁布到生效只有两天,造成了紧迫和无可挽回的伤害。

参考美国政府封杀微信造成的伤害,以及政府做出此行为的模糊不清的理由。法官判决,总统令和商务部细则均不得实施,等待法院最终判定这两者是否违宪。

此前,美国商务部于9月18日周五早上宣布,将从9月20日,也就是本周日午夜起,正式对微信和 TikTok 展开禁令。此令逼迫苹果和谷歌将微信从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美区下架,老用户也将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更新微信。同时,商务部还将禁止微信内的金钱交易或付款处理功能。

但在今日的紧急听证会后,法官下达裁决阻止了这一禁令的继续实施。这也意味着,微信不会被禁,可以继续使用了。

禁令前夕,力挽狂澜

由于禁令将会在9月20日凌晨生效,事出紧急,法官决定在今天临时举行一场听政会,让作为原告的美微联会的律师团,和作为被告的美国政府律师团,再次上庭作证,以决定是否限制这一禁令。

美国政府的律师表示,禁令细则针对的是微信上企业之间的行为 (Business to Business),个人用户的使用并不担责;而且禁止的是 App 的下载和升级,对于已经安装这个 App 的人来说没有影响。“虽然会因为不能升级,导致丢失一些功能和影响使用质量,但是人们还是可以用的。” 他们还表示,这是一个经济法案,针对的是服务提供商。

美微联会的律师则表示,禁令细则让人们都很疑惑。人们此前在微信上做很多事,现在并不了解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而且禁令对于“企业之间的行为”也没有很清晰的定义。

对于这个禁令有没有违法宪法第一修正案,美国政府的律师认为,用户还可以转移到其他通信平台上,并不会影响用户的沟通表达权利,但是美微联会的律师反驳了这一观点,称因为 Facebook 等平台在中国不能用,微信禁令会让身在美国的人没有办法和中国的亲友交流。

美微联会的律师还表示,不仅仅是中美民间交流会受限,在美华人之间的交流也会被严重影响。

很多美国的微信用户并不会英文,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一个服务可以取代微信,他们并没有别的选择。尤其在现在疫情的情况下,很多微信用户的不会英文,他们完全依赖这个 App。人们对于这个禁令感到很恐慌。不能因为某一个方面,就完全封禁美国一个少数群体严重依赖的App。

美微联会的律师还指出了关键的一点,禁令细则还给予了商务部可以改变“交易”一词定义的权力,而且对这一改变还不需要提供通知。这一权力可能会带来更多不可预料的后果,“尤其这个禁令涉及刑事后果,我们不能依赖政府的善意(good faith)来对待这件事。”

美国政府的律师一直在强调微信的使用会把敏感信息传输回中国,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问题,但是美微联会的律师则表示,政府一方面称担心信息安全,另外一方面却允许个人使用,甚至没有像限制TikTok那样,禁止政府人员使用微信,这让这一论点并站不住脚。

此后,法官表示今日将做出判决,以决定是否会限制这一禁令。

就在发稿前,法官叫停了这一禁令。

自从禁令被颁布后,微信在周五的下载量增长了150%

对于这个禁令有没有违法宪法第一修正案,美国政府的律师认为,用户还可以转移到其他通信平台上,并不会影响用户的沟通表达权利,但是美微联会的律师反驳了这一观点,称因为 Facebook 等平台在中国不能用,微信禁令会让身在美国的人没有办法和中国的亲友交流。

美微联会的律师还表示,不仅仅是中美民间交流会受限,在美华人之间的交流也会被严重影响。

这段话真的是恶心到我了🤮这些支那人怎么不去对中共这么说?
https://telegra.ph/file/c096e886fd4f58029e84f.jpg
https://telegra.ph/file/e6e97a73c8088e58685cc.jpg
https://telegra.ph/file/2adf4d2481021c351e787.jpg
27
分享 2020-09-21

132 个评论

这种变数的根本原因是金斯伯格的突然离世,不用想太多。
j加州是民主党的地盘,哈里斯这条死狗就在加州依赖华人社团发迹,此事不可能没有哈里斯作梗
范松忠 黑名单
我还是赞成加州的,当然我极其痛恨微信。

算了,单边主义总统先生,你想别的办法弄死中共吧,别伤及言论自由和其他不相关的华人,虽然我不是那些“华人”因为我没用微信,但我觉得他们的诉求也不是无理取闹。
也没什么,川普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遏制中国。

选择拜登还是川普,是历史性的选择,如果拜登当选,就做好做空股市的准备吧。
indrasuragon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我还是赞成加州的,当然我极其痛恨微信。算了,单边主义总统先生,你想别的办法弄死中共吧,别伤及言论自由...

恰恰相反,这次的判决加上之前纽约地方法院阻止学校复课,第一说明下周最高法新的大法官任命必须拿下,第二微信必须死。
请问这位法官微信是否有在美国为中共在华人社团搞统战的自由?
楼上居然有人用“伤及言论自由”为微信辩护,真是服气,美国驻华大使的文章贴上去几个小时就删了的时候,言论自由在哪?

还是那句话,总统大选是目前共产党外宣最重要的事情,品葱反渗透任重道远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indrasuragon 黑名单
>>恰恰相反,这次的判决加上之前纽约地方法院阻止学校复课,第一说明下周最高法新的大法官任命必须拿下,第二...


微信必須死我想我們這裡的正常人都沒有意見,但關鍵是方法。

設想一下,我想把肥豬習碎屍萬段,對吧?親手用剁肉刀把習匪剁成碎片包餃子,餵狗、餵豬,爽吧?

可問題是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哪怕是新成立的政府允許,而且我就負責這個刑法的,不屬於殺人罪。你知道我內心從此也就黑化了。

因此,打擊邪惡的中共是一回事,因為打擊中共而損失、給美國自己的民主自由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這可不是小事。
美国政府能不能继续上诉,把这案子打到最高法院去??
限制政府人员使用这一点,美国政府马上再多出台一条这样的限制令并不难。
除了提出微信会收集信息传回支那,是否同样应该提出,微信是完全受控于支那政府的宣传工具,支那政府用其为他的各种诸如集中营之类的法西斯行为进行辩护。
我怀疑美国政府可能在打这个官司前并没有收集足够的证据,我觉得更应该集中微信完全受控于支那政府进行舆论宣传,思想控制,宣扬种族灭绝政策。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jiuqiupeng 观察
>>楼上居然有人用“伤及言论自由”为微信辩护,真是服气,美国驻华大使的文章贴上去几个小时就删了的时候,言...


我知道,不辯護,而是要守好美國的自由。請勿誤會。看我的簽名你就知道我多麼很肥豬習。
>>微信必須死我想我們這裡的正常人都沒有意見,但關鍵是方法。設想一下,我想把肥豬習碎屍萬段,對吧?親手用...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是,如果一种言论是被政府权力打压的,要承担后果;而另外一种是安全的,那本身就不存在言论自由。这个时候第二种言论只是政府和权力的帮凶而已。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531
对民主国家限制专制势力的一些思考,兼谈"必要之恶"
一、背景
民主的本意是限制政府的权力并充分保障普通人民的合法权利,然而目前却有被滥用的趋势。某些专制势力利用民主国家保障不同声音的民主制度搞破坏,比如伪造舆论,挑拨离间制造对立,辱骂,利用金钱扶植代理人等,而且只要对方敢反制,就马上污蔑对方打压不同声音,民主是假的,天下乌鸦一般黑等,逼迫对方纵容自己的行为,直到最后消灭对方的民主;而自己却以专制为理由光明正大地打压异见,民主国家几乎无法渗透,从而造成一种对民主国家不公平的局面。
二、对民主定义的讨论
民主最经典的定义是保障不同声音,因为没有进一步描述如何保障,所以普遍的观点是无条件的保障。这是圣母的想法,是明显是错误的。还有一种观点就是只保障民主国家的声音,消灭一切不民主的力量,又称"防卫性民主"。这种观点最早是在德国产生的。当时希特勒就是利用民主制度上台,回头颠覆民主制度。之后德国人为了防止民主被颠覆而创造了这种定义。随着中国对外渗透的逐渐频繁,这种定义目前在台湾、澳大利亚等国家正在得到逐渐广泛的认同。我认为这也有问题,毕竟很多专制国家比如中国和朝鲜自称是民主国家,把限制不同意见解释为防止民主制度被颠覆。

我认为民主的定义应该是在遵守某些规则的情况下限制异见。
三、对第二部分谈到的"规则"和必要之恶的讨论
民主本来是应该绝对包容各种声音的,如果全世界都民主,那么绝对包容完全没问题,但问题是总有一些不民主的国家想利用民主搞破坏,如果绝对包容,当对方体量小,实力弱时尚不会很大的问题,而对方体量大,实力强时,就很容易被颠覆。因此,为了防止被颠覆,就不能绝对包容,而是必须对不民主的力量进行限制。不过既然是民主国家,就不能像专制国家那样任意打压,而是要遵守某些规则。我觉得规则有两点:
1.必须保证限制措施尽可能地宽松。如果某种措施能有效防止被颠覆,就不应该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否则就不符合民主"包容各种声音"的理念。
2.必必须保证限制措施比对方的宽松。如果本国必须比对方采取更严厉的限制才能避免被对方颠覆,那么就说明导致本国有被颠覆的危险的主要原因在于自己,而不是对方。这时本国就应该反思到底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让人民讨厌。

所谓"必要之恶"就是指做小坏事以防止大坏事的发生。我认为满足上述条件的限制措施可以称为必要之恶。
四、基于此规则的分析举例
中国一直限制人民的自由以防止被欧美国家颠覆。1980年代是中国政治上最开放的时期,但只是相对开放,实际上仍然非常专制,结果1989年爆发学运,中共差点失去政权。我们可以把1980年代的限制看成是保证不被颠覆的最小限制,但即使是这种限制也远比欧美国家的严格。因此中国的限制措施不满足也无法满足规则2,中国不是民主国家。

戒严时期的台湾一直限制人民的自由以防止被中国颠覆。那时台湾的限制措施满足规则2(台湾至少还有选举和地下反对派),但显然超出了限度,不满足规则1,因此戒严时的台湾不是民主国家。

1950年代的美国搞了五六年麦卡锡主义以防止被苏联颠覆。那时只不过有一些人被怀疑是共产分子而已,被迫害致死的几乎没有,而且持续时间也很短,限制措施可以说是相当宽松,基本符合规则1,同时那时美国的限制措施比苏联的更宽松,符合规则2,因此美国是民主国家。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是,如果一种言论是被政府权力打压的,要承担后果;而...


我知道,必要之恶这篇帖子我也回复过。我只是说要小心,我还没说出我的结论。

我目前也没有结论,只是随便一说,各种情况都得防范,不是么。
>>我还是赞成加州的,当然我极其痛恨微信。算了,单边主义总统先生,你想别的办法弄死中共吧,别伤及言论自由...


封个破APP跟言论自由什么关系? 微信有言论自由吗 睿。。
knifee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微信必須死我想我們這裡的正常人都沒有意見,但關鍵是方法。設想一下,我想把肥豬習碎屍萬段,對吧?親手用...


借你留言一用,楼上所说,言论自由的底线在哪里?

我觉得,言论自由的底线在于不能破坏言论自由。

对于微信这种单一事件来说,川普团队应该更多地在“微信的存在破坏了言论自由”这一议题上做文章,相较于维护国家安全来说,可能在美国社会能够更好地引起广泛共鸣。

至于华人群体的诉求,我认为和墙内人联系是合理的。美国政府应该积极协助这些受到影响的少数族裔,寻求新的更安全的交流平台。

当然,这无疑会增加行政开支,但当你做出某一个影响许多人利益的决定的时候,哪怕这些人的利益诉求与自己不一致,也应该想到所带来的后果,以及行政成本的增加。
>>封个破APP关言论自由什么关系? 微信有言论自由吗 睿。。


这贴会遭很多人踩,我知道,我只是想维护好美国的自由,没别的意思,我对习贼的恨请参看我的签名,您不用怀疑我的立场。不是吗?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knifee
>>借你留言一用,楼上所说,言论自由的底线在哪里?我觉得,言论自由的底线在于不能破坏言论自由。对于微信这...


确实是问题,我再举些别的例子,比如金融脱钩,禁止Swift Code之类的,那么,在美国平台上赚钱的华人(中共国国籍的),不管是Youtuber啊,亚马逊还是其他什么美国平台开网店之类的人,他们怎么办?这个真的不能不考虑,不是吗?人家也是正常客户,一刀切是不行的。

我知道自己不用的人肯定感受不到这种痛,我自己是不用微信的,我对微信恨之入骨,没问题。可我同时也明白在墙内有亲人的人,他们的苦衷,您说呢?
>>我还是赞成加州的,当然我极其痛恨微信。算了,单边主义总统先生,你想别的办法弄死中共吧,别伤及言论自由...

你怕是对言论自由有什么误解 弄死微信没有一点触犯言论自由 微信自己触犯言论自由和干预选举
另外恰恰相反 纵容中国企业才是在侵蚀美国的自由 美国的自由不是通过鼓励多元化而建立的 
加州迟早成为美国最不自由的州 左派擅长取与自己意思相反的名字 比如他们自诩自由主义者 这也是他们从右派那边抢过去的 再比如共产主义阵营一大堆名字叫民主共和国的国家
>>借你留言一用,楼上所说,言论自由的底线在哪里?我觉得,言论自由的底线在于不能破坏言论自由。对于微信这...


插一句话,即使不论电子邮件这样的通信方式,墙内也有很多不用翻墙就能使用的即时通讯软件。Skype、Signal、iMessage 甚至 QQ 也可以用,为什么非得用微信呢?
>>楼上居然有人用“伤及言论自由”为微信辩护,真是服气,美国驻华大使的文章贴上去几个小时就删了的时候,言...


大使之前还专门用微信公众号平台发帖,然后说发不出去。现在看来就是在为禁令做准备。
>>你怕是对言论自由有什么误解 弄死微信没有一点触犯言论自由 微信自己触犯言论自由和干预选举另外恰恰相反...


行,我很憎恨微信的。只是觉得一刀切不太妥。
或者这么说吧,比如一个美国人,或者其他国家的,他需要微信和中共国做生意?或者抖音,玩抖音赚钱的美国人,不是也倒霉了么?那怎么办。

一大堆名字叫民主共和国的国家,都没民主。人民大会堂没有人民。
习近平到不错,真的接近平壤。
>>插一句话,即使不论电子邮件这样的通信方式,墙内也有很多不用翻墙就能使用的即时通讯软件。Skype、S...

聊天就是借口或者就是懒 微信对他们来说不光光是聊天工具 还是避税的工具 或者说是赚钱工具 断人财路就是杀人父母 这正常不过
天下无贼 常驻反对派
这个判决是不是只能在加州生效?其他州应该还是要服从川普的行政命令吧?
美國星期日凌晨就知道結果了。如果以後微信還能用的話, 不然這大概都是白費勁。
>>美國星期日凌晨就知道結果了。如果以後微信還能用的話, 不然這大概都是白費勁。


有没有加州法院这个判决,微信都是能用的。区别只是会不会从app store下架
>>行,我很憎恨微信的。只是觉得一刀切不太妥。或者这么说吧,比如一个美国人,或者其他国家的,他需要微信和...

我觉得川普对于微信过于仁慈了 另外微信算个什么东西 离了它还没法做生意了?
假如微信的影响力到美国人离了它没法做生意 你可见中国对于美国的渗透程度 更应该脱钩了
>>我觉得川普对于微信过于仁慈了 另外微信算个什么东西 离了它还没法做生意了?假如微信的影响力到美国人离...


当然我喜欢无人机灭习来曼尼,唉。
>>这个判决是不是只能在加州生效?其他州应该还是要服从川普的行政命令吧?


他是聯邦法院(舊金山)的法官 做出的決定 應該是適用於聯邦層面 - 針對聯邦政府的商務部
自由時報這條新聞沒寫清楚 「加州舊金山法院」這個翻譯是不對的 

"WeChat Ban Blocked by Federal Judge in Ruling Against Trump Administration"

https://www.wsj.com/articles/wechat-ban-is-blocked-by-federal-judge-in-ruling-against-trump-administration-11600609504
>>行,我很憎恨微信的。只是觉得一刀切不太妥。或者这么说吧,比如一个美国人,或者其他国家的,他需要微信和...


微信有很多替代软件,像Skype之类的在墙内也可以用。至于TikTok,川普不是给了他们一个出售业务的机会吗?是习近平立了法不让他们出售算法之类的核心业务,怎么说得像是川普是恶人一样。。。

更何况微信触犯言论自由,TikTok用算法干预选举之类的都是石锤了吧,这样的企业不干掉还留着过年吗
我不太明白,這個判決,將會只影響加州、還是因此全國都要繼續讓微信生存??
FallenLucifer 🤬不友善用户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确实是问题,我再举些别的例子,比如金融脱钩,禁止Swift Code之类的,那么,在美国平台上赚钱的...


那滾回去相聚就好了,那麼血濃於水那幹嘛離開家人身邊? 我說? 美國境內不刪微信的華人以叛國罪論處,這就是我說的話。
>>微信有很多替代软件,像Skype之类的在墙内也可以用。至于TikTok,川普不是给了他们一个出售业务...


是能用的,我和我墙内家人也不用微信和QQ,也是美帝的软件。

说到过年,别提无聊的农历,对,别让他们过公历新年就好,我特别憎恨微信的,只是想墙内很多弱智不懂装你说的Skype和其他没有被封的软件,他们智商太低太低了,真的,很多自媒体还说“准备打长途电话”,你看他们多么可笑,明明你说的Skype都没被封,那些Youtube大佬们居然还能说出打长途电话这种匪夷所思提议。不止一个哦,好几个排名靠前的都这么说。

愚昧的不行了。
>>这个判决是不是只能在加州生效?其他州应该还是要服从川普的行政命令吧?

这个应该是巡回法院的判决,全国性的。 @疯狂习近平 你知道你们国家的司法体系不?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FallenLucifer 🤬不友善用户
>>那滾回去相聚就好了,那麼血濃於水那幹嘛離開家人身邊? 我說? 美國境內不刪微信的華人以叛國罪論處,這...


呃,偏激了点,我个人是不用微信的,我自然很开心。但要这么想,那天川大爷一个大棒就砸到我头上了,这时候你说怎么办?我无辜吧?我可不用微信支付宝哦,我扛着这甩不掉的中共国肮脏国籍在外面躲了约15年。

你说来一个制裁,把我跟捎带进去了,谁还能同情我呢?

所以,在嘲笑他们是微信奴的时候,也得考虑考虑啊,无差别攻击总是不好的。

还有,想念亲人和想念“故乡”不一样,不是一个概念的。
没兴趣看共和党民主党互掐那点破事,与其怨天尤人还不如想想如何靠自己
继续打官司到SCOTUS,大选后必须治理9th circuit court
>>我不太明白,這個判決,將會只影響加州、還是因此全國都要繼續讓微信生存??

駐舊金山聯邦法院的聯邦法官做出的決定 針對的自然是聯邦層面 - 直接對象就是川普政府的dept. of commerce
(自由時報的這條新聞 用加州舊金山法院這個翻譯 是不準確的)
微信刪別人的信息哪裡有言論自由了?

聽說川普要提名新的大法官,再者,這個法官這樣一搞,不是微信必須死,是微信死定了

你要知道川普那種人是不順他的意,他絕對會用盡全力搞你,簡單來說就是記仇。接下來搞不好整個騰訊都得跟著陪葬。中共最好保佑在美中資的帳都沒問題。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Acca0429
>>微信刪別人的信息哪裡有言論自由了?聽說川普要提名新的大法官,再者,這個法官這樣一搞,。你要知道川普那...


我赞成微信死的啊,我只是说,唉,只是说要注意方式方法。我比谁都恨微信,真的。
哦,对了,我希望整个腾讯都死,腾讯太可恨了!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回复 klm284
>>继续打官司到SCOTUS,大选后必须治理9th circuit court

SCOTUS左已3
不考慮新法官任命
Trump也幾乎必贏
所以你要怎麼樣?美國也獨裁化,川特勒想推什麼禁令就推什麼禁令以與中國獨裁抗衡?
那樣的美國我才不要!(給不懂梗的人的注:那樣的XX我才不要是一句梗,我當然知道這不是我要不要的問題)
中國能禁FB美國當然也能?
龍能做什麼你就也要做嗎?小心真的變成龍
且不說這個禁令能不能真的解決問題、能不能真的產生影響吧(我去google上抓一個apk/破解版,你奈我何?)
就算真的能了,難道法院不能叫停總統禁令了?
美國法院阻止美國總統,就叫民主鬥不過獨裁。難道美國法院也應該學習中國法院,什麼事都沒意見舉雙手贊成偉大領導人?就因為美國法院敢對美國總統叫板,美國才不是世界上最爛的國家因為中國是
>>我知道,不辯護,而是要守好美國的自由。請勿誤會。看我的簽名你就知道我多麼很肥豬習。

你想法为什么这么奇特呢?为什么禁掉微信就是破坏了美国的第一修正案呢?我想的头都破了也想不明白!一个中国软件在美国运行.它有遵从美国的第一修正案吗?它不遵从第一修正案这本身就是破坏了自由啊!为什么本身就破坏自由的东西不能禁了呢?这还特么当法官回家喝奶还差不多。
>>你想法为什么这么奇特呢?为什么禁掉微信就是破坏了美国的第一修正案呢?我想的头都破了也想不明白!一个中...


我知道的,我只是怕民主受损,如果说的不对,我还是接受大家的意见的。

因为我还是害怕我被美国制裁到,因为有时候,不得已啊,比如,有的人自己坚持反共,可他父母,爷爷奶奶是共产党员,他又不能逼他们退,然后他们入境美国被拒的话,是不是很冤枉。

我主要是这个考虑而已,请见谅,绝没有帮肥猪习的意思。
这不是流氓战胜民主,而是正好说明民主的伟大。复制一段本人另一个帖子里的回答:

美帝是法治国家,不是专制国家。

在法治国家,即使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也享有法律给予他的基本权利,比如聘请律师为其罪行开脱的权利。

在法治国家,法院的判决政府也要执行,而不是川普一言九鼎,说封就封。

川普则可以依法上诉,把微信对美国国家造成的危害向法庭提供更多的证据,证明美国政府封微信是合法的举动。

如果政府可以超越法律肆意妄为,那美帝和支那又有和区别?
染香????
我没有看错吧~ 此染香是那个老公被抓的染香吗?切天赋转反贼了啊?
>>所以你要怎麼樣?美國也獨裁化,川特勒想推什麼禁令就推什麼禁令以與中國獨裁抗衡?那樣的美國我才不要!中...



我贊成你的意見,不過我相信那群鷹派絕對會想到如何用民主的方式搞定微信,事實上比較可能是整個騰訊....(已經想到幾個方法,但是太可怕開始發抖)

要論如何用民主的方式搞定對手,美國才是行家,他們能合法陰人的招式多著勒
>>所以你要怎麼樣?美國也獨裁化,川特勒想推什麼禁令就推什麼禁令以與中國獨裁抗衡?那樣的美國我才不要!中...


只要禁止美国银行和网络服务商和微信产生交易,就已经可以产生完全充足的影响了。
而且这个案子,显然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吧,这个进步派左逼法官的判决也不能代表就是最终正确的,只能证明你支选了个好地方打官司。
>>所以你要怎麼樣?美國也獨裁化,川特勒想推什麼禁令就推什麼禁令以與中國獨裁抗衡?那樣的美國我才不要!中...

所以呢?这算是叫板?逢川必反就是自由化了?你有理据当然可以阻止啊!但是你这什么理据呢?就是因为禁掉微信而违反了第一修正案吗?那么它在美国有遵从第一修正案咯!所以这白痴法官的理据你是同意的?国家安全是两党共识啊!所以他推出的禁令是他为所欲为而不是基于一定的理据或法咯?你去破解或者下载是你自己的事!他并不可以干涉你做任何事.
>>微信刪別人的信息哪裡有言論自由了?聽說川普要提名新的大法官,再者,這個法官這樣一搞,。你要知道川普那...


从美国的法律来说,如果微信真的是私人公司,他们他们确实是有权利删别人信息,最多只能道德谴责,但问题在于,微信是受到你支政府控制的,这就是另一回事了。我觉得这个案子只要美国政府下决心继续打下去,收集更多证据,最终不可能会输。
我觉得就是第一场官司美国政府方准备不足加上加州这种傻逼地方的进步派左逼法官根本不理解微信是个什么东西。
>>行,我很憎恨微信的。只是觉得一刀切不太妥。或者这么说吧,比如一个美国人,或者其他国家的,他需要微信和...


如果只有微信能做生意,Whatsapp或line或FB不能做生意,那麼問題出在建牆的中國政府
>>我不太明白,這個判決,將會只影響加州、還是因此全國都要繼續讓微信生存??



全國,之前地方上的聯邦法院擋了很多川普行政命令。接下來就要上訴才能解決
>>从美国的法律来说,如果微信真的是私人公司,他们他们确实是有权利删别人信息,最多只能道德谴责,但问题在...



放心吧,我一點都不為川普擔心。

跟美國人打官司,而且還是一群鷹派,又記仇心強的人打官司?開什麼國際玩笑。
符合其中一個條件就夠可怕了,更別提是三個加在一起......RIP,為騰訊點根蠟


———
與其說信奉美國人最強,還不如說信奉「千萬別跟美國人打官司」....我寧可跟英國人打官司也不要跟美國人打官司
加州左膠又發威了
果然是見樹不見林
在意某些原則被擦到點邊(還不見得真有破壞那些原則),
卻看不到邪惡外國勢力快速的滲透與侵蝕
很多葱油并不明白,美国法院叫停川普禁令恰恰显示了美国的伟大。
流程不公正,今天虽然可以用来干掉中共,明天就有可能伤害美国自身。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土共禁止美帝fb,油管,whatsapp的时候,怎么没有见过在美华人嚷嚷几句不公平。一旦禁用wechat,一堆蟑螂跳蚤臭虫就蹦跶出来献丑了。
>>如果只有微信能做生意,Whatsapp或line或FB不能做生意,那麼問題出在建牆的中國政府


我明白的。当然明白。
加州这位大法官居然用“宪法第一修正案”替“妨碍言论自由”的微信辩护,她的脑子是被门夹了,还是压根就没有脑子?
微信随意删帖,炸号,有后门的证据遍地都是啊,随随便便摆出一两个事实出来,就能把这帮白左法官怼的哑口无言,额头的青筋条条青筋绽出,气急败坏地搞双标(法律执行双标的话,法律就死了,更何况是根本大法的宪法)。
最后官司必然会打到高院

然而现在大法官并不足额

民主党肯定不会放任大法官变成6:3

就算共和党拿下大法官,这个案子也不见对对trump in favor

何况现在大选也没定,trump也不一定会当选。

就算trump当选了,也不见得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华尔街的压力与土共媾和。

so,急什么。
當年川普的伊斯蘭旅行禁令一樣被下級法院頒了臨時禁止令,歷經17個月 後來最高院以5:4判總統勝訴。 ,也是涉及憲法第一修正案。 所以我認為微信被禁遲早的 。
川普只禁止中共的抖音和微信是远远不够的,应该把配合中共钳制思想,侵犯言论自由,随意收集和出卖用户数据的新浪微博,知乎,bilibili,百度贴吧也拉到禁止的黑名单上。(让他们滚回厉害国内循环去吧)
美国与他的盟国联手出台一部法律,禁止来自极权国家或者配合极权政府钳制言论自由,随意收集用户数据的应用程序进入自由国家的应用市场。
>>这个应该是巡回法院的判决,全国性的。 @疯狂习近平 你知道你们国家的司法体系不?

巡回法院是联邦的,全国有效。
>>我贊成你的意見,不過我相信那群鷹派絕對會想到如何用民主的方式搞定微信,事實上比較可能是整個騰訊......


>>只要禁止美国银行和网络服务商和微信产生交易,就已经可以产生完全充足的影响了。而且这个案子,显然不会这...

滅龍君你説話如果再文雅一點我真的會給你讚

我是説這真的就是美國(或者説,文明社會)的好處啊,你可以不放棄,事實上我很期待也很贊成美國人那麽做
>>所以呢?这算是叫板?逢川必反就是自由化了?你有理据当然可以阻止啊!但是你这什么理据呢?就是因为禁掉微...

法官決定阻止的時候已經提出了他的理據,如果你覺得這是無理取鬧你可以再提出異議
我的意思不是説我支持延遲或取消禁令,也不是説我支持實行禁令。我是討厭川普,但我討厭川粉到覺得川普本人都顯得可愛又無辜的程度
我只是説,包括樓主在内的很多品蔥用戶,碰到法院阻止川普的任何決定就來這套很不好而已。我反對的是一部分逢川必讚、反川必反的品蔥用戶的行爲,而不是美國發生了什麽事
>>呃,偏激了点,我个人是不用微信的,我自然很开心。但要这么想,那天川大爷一个大棒就砸到我头上了,这时候...


你的同理心莫名其妙。

任何一个政策都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贸易战加关税,做外贸的美国人怎么办?911之后飞机脱鞋安检,浪费普通游客时间怎么办?依法办事,请不起律师的怎么对抗大企业的精英律师?

同理,封了微信,不愿意换Skype的中国人怎么办?两个字,活该。谁让他不换。
>>滅龍君你説話如果再文雅一點我真的會給你讚我是説這真的就是美國(或者説,文明社會)的好處啊,你可以不放...


其实官司最后打到高法是好事。只要形成判例,接下来只要服务器在中国,收集客户信息,而且搞审查的通讯工具,被封都有法律依据,而这几乎包括中国所有通讯工具。微信今年还是明年封,对川普来说并没有直接影响,反倒是拜登不知道要不要接招哈哈。
>>这贴会遭很多人踩,我知道,我只是想维护好美国的自由,没别的意思,我对习贼的恨请参看我的签名,您不用怀...

微信平台本身就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禁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平台破坏言论自由?这逻辑是不是有点感人?考虑华人的处境?评论里很多人都说了,华人依然有很多选择,但执意选这个嘛,就好玩了。民主国家本身法律法案就是拉锯战,能弄出不少统战团体也是好事,然后,政府可以上诉,提供更多证据,看后续如何选择而已。
BanzaiCharge 观察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我还是赞成加州的,当然我极其痛恨微信。算了,单边主义总统先生,你想别的办法弄死中共吧,别伤及言论自由...

美國聯邦政府是由美國公民授權組建,外國公司毫無疑問不享有言論自由
>>滅龍君你説話如果再文雅一點我真的會給你讚我是説這真的就是美國(或者説,文明社會)的好處啊,你可以不放...



在我看来,这次庭审打的完全不是法律,而是打的心理战(就主贴的文字内容来说)。
一方面,美国政府方面感觉完全准备不足,没有大量收集微信上的各种来自中国舆论宣传,言论审查和法西斯宣传来作为庭审证据。另一方面来说,支方谈的完全不是法律,而是全力装可怜博取同情,我们亚裔多惨多惨多惨啊啊啊啊啊!!完全打在傻白甜蠢货进步左逼的软肋上,所以这个案子才会有这种出乎意料的局面。

归根结底来说,最主要的问题其实在于,我感觉支国对美国的了解其实远比美国对鸡国的了解高得多,毕竟你支精通英文为政府服务的人,远多于美国精通支文为美国服务的人,在这点上,其实我觉得台湾应该试图像美国政府输送一些人才,美国其实需要的其实应该是精通你支历史特别是党史的人,想温相那样,那样才能理解你支的思维模式。徐茂春是不是这样的人我不确定,但他外在表现出来的给我感觉其实不太足够。
这个染香是 以前那个五毛粉红吗,现在 变 反贼了也?
>>你的同理心莫名其妙。任何一个政策都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贸易战加关税,做外贸的美国人怎么办?911之后...


其实,这篇评论里我有点私心,因为我怕被美国一刀切制裁,制裁到我身上,至少有两个领域,具体不说了,说了让王培尔拿捏我。

微信与我毫无关系,我从不用,我家人有用的,但我和他们都是别的聊天软件交流的,所以和我完全无关,但还是害怕别的方面的牵连。

好吧,活该,嗯,中共国这些愚昧的人确实活该,其实也许也包括我家人了。

今天的文章50%为个人情感,50%为公理,不像我之前其他文章,100%以全人类高度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BanzaiCharge 观察
>>美國聯邦政府是由美國公民授權組建,外國公司毫無疑問不享有言論自由


呃,这个……
>>微信平台本身就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禁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平台破坏言论自由?这逻辑是不是有点感人?考...


我知道的,我只是害怕其他制裁,会连累到我。

我自己不用微信的,我很开心,灭了腾讯更开心。只是有点别的担忧而已。也同样是不想美国失去言论自由,或者说,选择的自由。
>>其实,这篇评论里我有点私心,因为我怕被美国一刀切制裁,制裁到我身上,至少有两个领域,具体不说了,说了...


就算是我有一头牛,我也不会为自己说话。说实在的,我在国内的资产并不少,如果真的人民币变废纸,我前半生白干,养老都会成问题。但是我还是会积极加速反共,为的就是公义二字。
如果法院不配合川普,那么川普只有一条路,通过国会,直接宣布中国是敌国。敌人之国!

对待敌人,一切手段都是合法的。
>>就算是我有一头牛,我也不会为自己说话。说实在的,我在国内的资产并不少,如果真的人民币变废纸,我前半生...


是为了公益啊,公义,我说不是了么?除了个人原因,我还说了,这种强制手段也是损害美国民主的,我觉得和日裔集中营虽然规模不一样,但性质已经贴近了。

那就谈人类公义,对,在人类公义来说,日裔集中营,也是错的,就这么简单。

美国目前有消灭习来曼尼的方法,比如,习来曼尼喜欢在大屠杀广场前小阅虫,不是么?先麻痹它好了,2021年7月1日,习来曼尼预计还会去浙江嘉兴玩红船的。这些都是机会。
>>有没有加州法院这个判决,微信都是能用的。区别只是会不会从app store下架


禁令包含不许美国公司在境内提供网络服务, 内容加速, 镜像之类。大概是不能用。
还不如印度,说禁就禁了。美国这种搞法,政府出个啥行政令都要打到最高法院的话也是没效率的吧。微信这种本来就没言论自由,而且有资金往来还是中共统战宣传工具的app想禁都这么费劲,就这水平还想搞倒中共?怕不是民主共和党角力下,美国不是先分裂了就是又搞次内战吧。
其实 ,我 当然也希望禁。
但这个判决目前的理由攻防看,禁令作废的 决定,也是美国之所以伟大 的体现吧。

在作出判决前,这样的攻防 ,才是 我觉得 美国是当之无愧的人类民主的灯塔。
几年前的禁穆令各位都忘了? 刚出来的时候,也是被州否决这种形式暂停。然后打到最高法院,最后川普政府胜诉。本质就是利用规则拖延一下时间而已。不存在民主输了的问题。退一步说,如果民主法制输了,各位还要坚持民主法制吗?

做正确的事情or为了输赢去做事情, 值得各位好好想想自己的初衷。
唉,华人,又是华人。不排华,行吗?
有人说这是民主制度伟大,我看民主制度的伟大恰恰成了它最大的弱点。
为什么这帮美国华人敢出来拥护微信,不敢对中共封推特facebook有半句怨言?很简单,因为拥护微信没有危险,失败了美国政府也不会秋后算账,成功了中共则会给他们大大的好处。
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最坏的结局,想收购收不掉,想封也封不掉。美国被渗透的太过深远,美国人又太过天真。大概只有被中共全面武力打击的时候这群人才会醒悟,而届时已经为时已晚。
说真的,我不要你用美国的软件,最起码的是和亲友交流也能用QQ吧。能在中国和美国之间联络还不需要翻墙的软件多了,为什么只有微信才可以呢?这法官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啊。
>>微信必須死我想我們這裡的正常人都沒有意見,但關鍵是方法。設想一下,我想把肥豬習碎屍萬段,對吧?親手用...


微信的存在并没有保护到美国的言论自由,而是伤害了美国的言论自由。如果这个法官在保护的微信的同时强制微信保护其平台上的言论自由我是支持的。言论自由的层面在个人,而不在公司。
>>在我看来,这次庭审打的完全不是法律,而是打的心理战(就主贴的文字内容来说)。一方面,美国政府方面感觉...


主貼的文字內容有一半以上是有強烈立場(不論是牆內報導還是樓主的感想)的所以沒有多少參考價值
但就算實際上背後都是各自骯髒的私利,檯面上還是要有法所依這一點就至少比單純的比拳頭比大聲要文明多了

亞裔的確慘,尤其是在美華人(中國籍or來自中國的第一代移民),很多人沒有微信恐怕真的不能和家人聯繫。但說到底他們會這麼慘是因為中國沒有skype等其他選擇,不是因為美國沒有微信
>>巡回法院是联邦的,全国有效。

但我好像记得巡回法院不是有十几个吗?每个法院管辖几个州,又不是最高法院,怎么就覆盖全国了呢?
本文的标题具有误导性。 美国联邦法官的禁令是临时的,目的是防止对私人企业利益造成任何严重损害。“临时禁令”的性质主要是为了保护私人政党的利益免遭政府的仓促决定,例如特朗普先生决定禁止微信的决定。 为了获得限制令,原告必须证明重要的法律和利益受到行政部门的命令威胁。 品葱里的大多数评论者都是反对联邦法官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同意判决结果。 但是,美国仍然是基于法治的制度,在特朗普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的情形下,政府无法阻止禁止微信的命令被暂时中止。该命令是临时的。 它使当事方有更多的时间准备案件。 当特朗普政府有足够的证据时,法院将作出裁决。

我很高兴美国政府被阻止迅速禁止微信。如果法院允许行政部门不受限制地关闭和禁止企业,那么美国将随着行政官员的决定为所欲地运作,而再也不是一个法治系统。

您可以在下面的链接中阅读完整的判决:
https://sanfrancisco.cbslocal.com/wp-content/uploads/sites/15116056/2020/09/gov.uscourts.cand_.364733.59.0.pdf
>>微信的存在并没有保护到美国的言论自由,而是伤害了美国的言论自由。如果这个法官在保护的微信的同时强制微...


我知道很多人以為我偏粉紅了,不過,你說的對,強制保護隱私是對的。
>>j加州是民主党的地盘,哈里斯这条死狗就在加州依赖华人社团发迹,此事不可能没有哈里斯作梗


你不应该感谢乔治梅森?没有证据证明微信泄露客服个人隐私
>>微信的存在并没有保护到美国的言论自由,而是伤害了美国的言论自由。如果这个法官在保护的微信的同时强制微信保护其平台上的言论自由我是支持的。言论自由的层面在个人,而不在公司。


這一點就變成要看最後美國政府那邊怎麼為川普的禁令辯護了
雖然我們都知道微信會審查言論,但是法庭上還是必須提出「微信傷害言論自由」的證據,不然的話都是無罪推定的
微信本身就不言论自由,封了它恰恰表现出言论自由
getcha 新注册用户 回复 jiuqiupeng 观察
>>楼上居然有人用“伤及言论自由”为微信辩护,真是服气,美国驻华大使的文章贴上去几个小时就删了的时候,言...
凡事过犹不及,如果美国走向极权将是全世界的灾难
>>這一點就變成要看最後美國政府那邊怎麼為川普的禁令辯護了雖然我們都知道微信會審查言論,但是法庭上還是必...


这证据很好找,随意在微信上发一些对中共的敏感内容,看微信会不会删就好了。
>>这证据很好找,随意在微信上发一些对中共的敏感内容,看微信会不会删就好了。


如果是這種的話,也沒有情節重大到必須把他封殺,最多也只可能會變成要求微信要公開某些資訊讓公眾監督
不過也可能中共腦抽,不准微信公開資訊,然後法庭就名正言順把他封殺惹XD
>>如果是這種的話,也沒有情節重大到必須把他封殺,最多也只可能會變成要求微信要公開某些資訊讓公眾監督不過...


是要公开审核标准的,这个是不可能公开的。封杀微信本来就名正言顺,再有就是在群聊里、私聊里微信也能偷偷审核内容。微信不仅侵犯言论自由还侵犯隐私。
>>封杀微信本来就名正言顺

民主國家裡面,「不利處分」是沒有什麼「本來就名正言順」的啦
國家要給某人一個不利處分,一定要有理由跟證據。就算我闖紅燈,警察要開單(給我不利處分),那至少也要抓現行或是有錄影、照片證明我真的有做壞事才行
只有禁止在美个人和团体使用微信,这个行政令才能成为有牙齿的老虎
不认同这个观点。微信本来就是华人在用。现在川普说要禁微信,一推华人(匪谍)组织就跳出来,用阴谋论来解释,这不就是老美引蛇出洞一网打尽吗,别看今天闹得欢将来都得拉清单。
不禁微信有利于白区党对美华的组织领导,同时也有利于将来的排华中美华被一网打尽。
而且,微信甚至发挥防火墙的作用:把猪困在猪圈里
>>民主國家裡面,「不利處分」是沒有什麼「本來就名正言順」的啦國家要給某人一個不利處分,一定要有理由跟證...

你说的这个叫法治,微信做的这种事多了。证据太多了,发一张敏感图,显示你发出去了,但是对方没收到,这种都不叫证据吗?
事实上,我早就认为,在纽约和加州法院起诉反制川普的行政令都能得到让你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因為你混在一起講了,我不確定你搞不懂的是哪邊XD

>>你说的这个叫法治,微信做的这种事多了。证据太多了,发一张敏感图,显示你发出去了,但是对方没收到,这种都不叫证据吗?

是證據,可是這個證據能顯現出來的情節也沒有重大到要封掉整個微信
#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

微信肯定会被禁的,干死中共/腾讯/阿里/支付宝不可能一蹴而就。
这样的案子出来,只会让微信/亲共华人的丑恶慢慢暴露出来,从而让更多美国人认识到其邪恶。
相反,对方折腾成这样,通过法官/游说团体使坏,让隐藏的斗争上到台面,表明其已经穷途末路,是其最大能量的体现。
>>因為你混在一起講了,我不確定你搞不懂的是哪邊XD是證據,可是這個證據能顯現出來的情節也沒有重大到要封...


我也说了可以不封啊,但是必须要让微信整改,如果不改只能封了,你觉得微信可能改到言论自由的程度吗?我知道有些觉得要一步一步走程序,但是能不能现实点,这种想也知道不可能的,还一步一步来。
>>我还是赞成加州的,当然我极其痛恨微信。算了,单边主义总统先生,你想别的办法弄死中共吧,别伤及言论自由...

看在自由意志主義者的原則上,我還是能理解你的想法的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