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共建立的極權國家的基本特征

作者 曾伯炎

國家這名詞,在英文裏是分開的:國叫:country,家叫family。中國的國與家,卻將兩個不同性質的主體混雜壹起,便生出許多蹊蹺與詭秘,兩千多年來壹直是中國人政治概念上迷糊的根源之壹。


這種家國同構,源自儒家思想設計,把家庭倫理的父子,等同於國家倫理的君臣。於是家中對父母的孝,輕易地轉化為對君主的忠。這忠孝交織,使君與父混雜,又輕巧地使兒子對父母的親愛,自然轉化為對君王暴政的臣服。從前,衙門裏縣官稱父毌官,就是以父母的天然合法性來掩蓋統治的外來強制性。血淋的殘酷壓廹與統治,就被虛偽的親情裝飾,也就有了合法依據的外貌。於是,君與民、官與民的主奴關系,被假的父子母子關系偷換,家庭的溫情脈脈,成了暴政的止痛劑與麻醉藥。中共上臺後,再將此發揚光大為愛國主義,今天更是作為挽救其意識形態危機的工具。愛國,只是感情,在中共那裏被誇張為主義,也不顧以往講階級鬥爭的時候講的“工人無祖國”了。


歷史上有兩個知識份子賣這種愛黨媽、黨爹迷幻藥均獲戲劇性結局的人物,壹度最受主子贊賞,今天也最有警示意義。


其壹是李劫夫。他是紅歌高產千百首的作曲家。1958年後,毛的大躍進與人民公社大失敗導致經濟大崩潰,餓死4千萬農民,正如毛詩寫的:“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在此天怒人怨之際,李劫夫編的紅歌卻唱道:“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唱得我惡心時,又唱他編的“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鬥誌昂揚”。暴君被唱成中國人的總爸爸,猛於虎的暴政,唱成走向幸福的康莊大道。人被暴政虐死,黨媽的壞心,還被唱成天大地大的父母良心。賣愛國假藥的李劫夫,因紅歌擴大為歌頌林彪而倒黴,林彪暴炸溫都爾汗,李劫夫也瘐死獄中。


其二是曲嘯。他把毛鄧對中國人民的政治迫害,形容為爹媽打錯了兒女,很受權力者欣賞。當局用他作洗腦愚民工具,叫他在國內八方作報告,竟然獲不少掌聲,又叫他出口外銷到美國。有個華僑聽了,質疑地問他:把中國人民往死裏整,那還像爹媽心腸嗎?這壹問,使這助黨行騙的騙子,頓時精神崩潰。沒想到洗腦到美國,花言巧語,用常識壹對照,立現謊言原形。他們建在謊言沙灘上的偉光正,豈不終於在註重講誠信契約文明的美國面前,全面崩潰壹樣原形與醜相畢現嗎?就像今天千人計劃裏的盜竊知識產權破產壹樣,曲嘯的精神崩潰,和今天斯坦福大學張首晟教授跳樓,不是在演同壹劇本嗎?


這兩個用紅歌與紅色報告賣洗腦迷魂藥的騙子,壹個美化荒誕毛時代而遭報應。壹個粉飾鄧小平操盤反右運動被揭穿而暴死。此二人事跡記錄於此,供現時代大五毛金燦榮、張維為等參照,給小五毛們作教材,也看到自已的結局吧?不過,李劫夫、曲嘯那壹代五毛還有點知恥,今天被中共道德淪喪訓練的無恥之徒,人性變狗性、狼性等獸性,恐也難有後悔後覺了。 


中國,應稱中共國,是經打倒四人幫終止毛路線,由胡耀邦與趙紫陽以實亊求是路線,經撥亂反正,才開辟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相對開明的狀態。鄧小平卻害怕徹底清算毛澤東罪孽,唯恐他也攤上份子。鄧便用四個堅持,去封堵了批毛的潮流,留下後患。今天,老毛不僅被掌拳紅衛兵孽種還魂,甚至毛共做了中國人民的爸爸。毛的餓死人與失敗的合作化,被他搞歷史倒退,退上絕路。現在內外交困,四面楚歌,正重復毛失敗的極左路線,又豈能做他救命稻草?


這便是近日蓬佩奧等發現:40年拉入世貿想餵肥中國,餵肥的只是中共。其實中國人早知:國庫即為黨庫,國家資源也就是黨產,就算是私人財產被黨看上也是黨的。因為現今當紅謀士是商鞅、韓非之輩,要強國弱民,以致乾隆王朝也只養壹個富可敵國的和珅,中共的紅色帝國,卻養出成百上千的和珅,而且連他們子孫也要寄養美國。這種“中國特色”美國人早已知曉,加上大外宣的紅色滲透,千人計劃的知識產權偷竊成瘋,尤其那“人類命運共同體”要取代世界普世價值,美國人終於認識到這“中國特色”的核心就是黨國同構,所以相應的對策就把中共與中國分割開,也許這就是其黨國壹體即將破產的開始?


中共極權遠超君主專制

中國人有兩千年被皇權統治歷史,但皇權在縣以下是自治社會,民眾的自由空間仍不小。基層社會,由各種民間組織自律自管,家族由宗廟管,行業由同業公會管,文化由學校管,信仰由僧侶管。可是中共極權卻是全面專制,黨政、財經、文化、宗教、社會,以及地域上東西南北中,要統管壹切。民眾形容他們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空氣,還要管到民眾生殖器〔指計劃生育〕。眼下,和尚廟宇早有黨員與支部僭越長老方丈權力,藏族寺廟本來尊掛的是唐卡,要改升國旗;念佛經,要加唱國歌。而且廟宇在股巿上市,紅塵外的佛事變成了紅塵內的商事!這種極權專制還不過癮,這壹套要延伸到港臺,才滿足其初心。就這初心其實也是野心來說,老毛只能到第三世界充丐幫幫主,而今天靠民眾的勞苦血汗膨脹到世界老二的地位,則顯示出取老大而代之的野心。


這便是從1949年,老毛設計的支部建到連隊的黨軍同構,再擴大到社會,用支部建到社會基層各細胞,形成黨國同構。之前存在的鄉村自治社會也因而變為黨治社會。分析這紅色帝國的結構,他們的書記就代表極權,總書記的權力超越了皇帝,而省、巿、縣、區、鄉層層的書記,都是層層的小朝廷與小皇帝。從前的皇帝只壹個,現在全民被黨奴化,人民頭上的大大小小的土皇帝卻有無數個。


過去,小民向皇帝交了那份公糧,就萬亊大吉,有各種選擇與自由。毛時代組織農民奪地主富農的財與命,又奪農民的土地與生產資料集體化公社化。土改唱的歌是:壹切權力歸農會;公社化又是壹切權力歸黨委書記。農會主席和後來的書記們既是小皇帝又是小閻王,而這些小皇帝與小閻王,卻是從前社會裏遊民阿Q與痞子潑皮們來轉化扮演。中共在“天翻地覆慨而慷”指導思想下,先後發起老子整人、兒子整錢運動,將社會由文明推向野蠻,幾十年反反復復沈渣泛起,難怪資中筠先生憂心中國人種的退化呢!


現在常見紅色帝國宣傳中國幾千年文明,而之前更常見的是橫掃壹切牛鬼蛇神運動,要重建新的無產階級文化與文明,結果只能是對現代文明的徹底破壞。培養諾獎得主李政道的大師束星北弄去掃廁所改造,白卷英雄張鐵生去主政鐵嶺農學院。以後,大學成造假博士的機器。講傳統文化的,大學裏也是犬儒、鄙儒,社會神氣的文化人物,不是假古鬼子,就是假洋鬼子,以此粉飾其野蠻,稱為盛世。讓御用文人對儒教文化摘章斷句、熬心靈雞湯,以此文化贗品愚眾;又弄出用孔子做招牌的孔子學院給紅色文化滲透打掩護,結果統戰謀略間諜勾當被識破,遭世界圍剿。


這紅色惡黨,既坐在憲法頭上,也騎在萬民頭上。動輒煽顛、尋釁滋事口袋罪,弄到維穩費超軍費還難穩。作家王朔說:妳騎在民眾頭上,還拉屎拉尿,怎麽能穩?妳下來,自然就穩了。真壹語中的!


試問:中共宗法的商鞅韓非那套強國弱民的秦制,怎麽能取代現代民主自由的良制?他們長期叫嘯國家強盛,就不要求文明,而是反人權、人道與人性。以野蠻對抗現代文明世界能行得通嗎?


靠禁錮思想難保“江山”

古代的家國變成了當代的黨國,經過數字監控、全面維穩的手段,黨國再極化為牢國。這牢獄,既囚人體,又囚人腦,用物質暴力加精神暴力達到徹底監禁。這弱化、愚化民眾的工程,豈不是與智化、靈化的現代信息時代對立矛盾?加防火墻以愚民的制度,與互聯網世界的信息服務目的更背道而馳!專制者因為看不見真實的民意、聽不著真實的聲音,他們自己也越來越愚蠢、越來越自大。而自大到壹定程度,自然就要受到民主世界的反制。


當前,西方民主國家的接觸政策被脫鉤了。中共提出新名詞叫“內循環”,這世界“內循環”得最純粹的是北韓。那樣的國家就是孤立於現代文明世界之外的孤島,朝鮮的內循環導致外匯枯竭,就是給金三胖走私奢侈物品,也要用制造假幣美鈔去購買。而老夫年輕時所見的老毛閉關鎖國內循環,卻靠香港這自由貿易獲外匯的窗口,給老毛進口奢侈品、給江青進口好萊塢大片。中共用牢獄式國家使民眾窒息,世界也叫極權者體會閉關鎖國的窒息滋味。豈非民諺說的:木匠做枷,也自作自受嗎?


過去毛時代用紅歌洗腦,後來既被鄧麗君的抒情歌瓦解,也被崔健的搖滾樂突破,還被帕瓦洛蒂的男高音掃蕩。音樂的開放使樂迷認清,紅歌非怡情悅性,而是洗腦囚腦。 而當年毛的小紅書囚禁了全民的大腦,令全民思想萎縮。那本《毛主席語錄》成了全民的聖經,壹說話,必先說毛主席教導。向神明賭咒發誓,也曾改為:向毛主席保證。文革中,紅衛兵攔路,妳背誦不出他抽問的毛語錄,妳不能過路。妳背誦不出售貨員考的語錄,便不賣東西給妳。這種精神專制的牢獄,達到獄卒遍天下的程度。幸有打倒四人幫,砸破毛的270條話語鐵欄做的巴士底獄,才有改革開放的思想解放,才有人民公社的農奴解放。1980年代胡耀邦提倡“解放思想”,才突破8億人只看8個樣板戲與壹本浩然小說的自由,不正是此自由,才釋放人們的活力與創造力嗎?


遺憾鄧小平不準腦子自由,用四個堅持造四堵鐵壁,繼續毛式精神牢獄。覺醒的天安門廣場學生與民眾,要推倒這鄧的牢獄四壁,卻被血腥鎮圧,中共國再恢復加強了他的精神牢籠。遺憾那老布什沒讀懂鄧小平的韜光養晦,但川普從習近平亮出的劍光擦亮了眼睛。他也被“人類命運共同體”迷惘過,後來因中共官僚維穩體制制造出來世界病毒共同體,這才感到恐怖與覺醒。


毛時代國民多數文盲,現已變多數為中學生,普遍洗腦不是那麽容易了。要是再回到北韓式的閉關鎖國,權貴們的財產與二奶盡藏美歐,也難。何況是信息網絡時代,人手壹冊毛語錄已被人手壹手機取代。中共面臨的將是:他囚牢中欲再造的屁民、愚民,正由時代打造的網民轉化為公民。沖破其專制的物質與精神牢籠潮流,已是歷史必然,何況當前還有醒來的美國在從外部加大助力呢?


有人已經警告專制的中共國,本來和平演變是無痛苦的轉型,他們拒絕,那麽,專制暴政的另壹種死亡,必多痛苦了。齊奧塞斯庫、卡紮菲、薩達姆們也曾經無比自信的抵制人類文明,足以為獨裁者鏡鑒。
1
分享 2020-10-12

3 个评论

共匪希望在消滅被統治者的靈魂的情況之下保留被統治者的軀體,讓被統治者成為徹底的工具人,因為自由世界的存在讓共匪無法徹底完成這個目標,所以共匪不會放棄試圖赤化自由世界的企圖。
作者 曾伯炎
“國家這名詞,在英文裏是分開的:國叫:country,家叫family”
一开篇就是生搬硬套的chinglish
國家是复合词 (compound), 硬要对应英语的话有homeland,拉丁文也有patria
共匪建立了比國民黨的黨國更加極權的黨國,雖然共匪希望極右翼人士繼續輸出認為自由民主適合盎格魯薩克遜人,自由民主不適合東亞大陸人的觀點,但是共匪認為東亞大陸人是具備可塑性的,所以共匪才會建立防止東亞大陸人自由上網的防火墻,共匪認為一旦失去文化環境的主導權,結果就是大多數東亞大陸人成為反共人士,共匪認為人是環境的產物,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爭取拆除共匪建立的防止中國人自由上網的防火墻,應該積極的與共匪爭奪文化環境的主導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1
  • 浏览: 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