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卫士组织揭中国招募瑞典藏族难民为间谍过程,及瑞典国安局如何破获及让中共华沙联络人倒台。

https://safeguarddefenders.com/zh-hans/node/318

正是由于中国国安部的无能,导致了多吉的落网,也导致了国安部在华沙联络人的倒台。
2009年,瑞典警方逮捕了梅苏特,其随后在2010年因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被定罪。在该案的调查中,雷达的手机曾被查出并监听。自此雷达从未更换过号码,并用该号与多吉联系。
仅仅通过该电话号码,瑞典安全局完全有理由怀疑中国国安正在瑞典招募另一名间谍。 
多吉说,那是2009年,他最初见到一个自称是“China Daily记者 ”的人,在瑞典的一次藏人聚会上,该人看见他读了一篇关于达赖喇嘛的文章后接近他。
有关这些活动的法庭记录大多被封存,现有的记录只是显示,这可能是他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在瑞典至芬兰热门渡轮的旅行中遇到的同一个人。
一名已知的国安特工当时在中国驻赫尔辛基大使馆办公。多吉没有被指控与这一时期有关的任何罪行。 
从2015年开始,多吉开始定期前往波兰,也是乘坐渡轮。他将在两年时间内14次前往与雷达见面,当时雷达声称,或者据多吉的话说,他是在华沙的留学生。

在波兰政府的帮助下,瑞典国安局得以追踪到多吉的行踪,包括与雷达在波兰大使馆的会面,以及他们的许多通话。  多吉否认与雷达定期会面,也否认自己是间谍。他还说,他不知道雷达是中国国安部特工,也不知道他与中国政府有任何关系。 
以下是2016年3月19日,也就是习近平抵达捷克进行国事访问前9天,雷达(多吉称王先生)与多吉的通话记录。很有可能,当时分布在欧洲各地使馆的许多中国国安部特工,都在打着类似的电话。 
多吉:喂,你好? 
雷达:你好,我是老王,方便说话吗? 
多吉:哦,可以,没问题,我在家。  雷达:好,好,我主要想问你一件事,这几天请你帮我一个忙,看看在你周边,还有我这儿[波兰],有没有僧人或者其他人在近期会南下到捷克?  多吉:哦,呃,僧人?
雷达:对,僧人,或者其他最近会到捷克的人。看能不能在这几天了解一下。也可以这样,如果你不确定,可以大概猜一下或是什么的也可以,大概观察一下,写下一些名字,有多少人,具体哪一天,就是说具体他们哪天会去,哦,如果你写的话……太多名字可能有点复杂,也不是很清晰,所以如果你写到纸上的话,再拍成图片发给我,你看行吗? 
多吉:哦,叫什么来着?所以你要图片,要我拍照? 
雷达:不是说专业拍照,你将写下来的东西拍照,发给我时就是一张图片文件,这样我会看得比较清楚。你可以写下姓名,大概有多少人,日期等,三个就够了。 
多吉:哦,然后发到手机,发到手机上吗?我看看……我……我……  雷达:对,用短信发送,也可以的。 
多吉:好好,我看一下,就这几天?那就这几天发过去?
雷达:对,就这几天。呃,周二前最好。尽你的全力找出来,如果你能想到一些人可能会去,或者打算去,也将他们的名字写下来,尽量弄清有多少人会去。
多吉:好,好,哦,你有收到我发的短信吗?关于预约时间的那条信息?  两天后,多吉确实给雷达发了一条短信回复,他在短信中说,他认识的人都不打算去捷克。 
法庭记录显示,多吉和雷达的第一次电话联系是在2015年7月23日,5天后他们在波兰第一次面对面见面。 
电脑和财务取证显示,多吉的瑞典银行账户定期收到现金存款,这与他前往波兰的时间一致。警犬发现,多吉旅行时带回的药包里有纸钞。当他被捕时,身上有六千美元的现金。
在其中一通被监听的电话中,他告诉雷达,之前在另一次波兰之行中给他的一笔钱已经丢失。此外,2014年追踪到的付款是不定期的,与他的波兰之行或电话中提供的信息相吻合,有些是通过兑换服务处理的。

渡轮旅行,途径国际水域,提供了大量的赌博机会——“21点”是多吉的最爱,同样也提供大量的豪饮,这些热门的渡轮旅行似乎是国安部接近潜在间谍的一种理想途径,无论是去芬兰的还是去波兰的渡轮。
多吉说,他经常自己或和其他藏族朋友坐渡轮旅行。他说,他在这些旅行中遇到了很多中国人。轻松的氛围显然是中国特工嗅到目标的理想环境。多吉在这样的渡轮上遇到一个中国人赌博,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雷达。
他们一起赌博,讨论印度的商机和他们共同的文化传统。多吉在瑞典至芬兰的渡轮上见过他三四次,后来在芬兰也见过他。 
多吉说,在多次去波兰的渡轮上,他遇到了两个中国佛教徒,其中一个一直和他保持联系。那人自称李卓(音),原来是雷达的“朋友”。
检察官称,另一个 "佛教徒 "就是雷达本人。多吉说,他(雷达)的名字叫王照(音),他告诉多吉自己是华沙的留学生,也是达赖喇嘛的信徒。 
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吉在波兰建立了一个藏汉朋友和熟人网络。他和他的一些“朋友”走访了波兰的一家妓院至少一次。法庭文件显示,多年来,多吉至少与三个不同的中国国安部官员接触,主要接触人是雷达,其他人中的一位是国安部更高级别的官员,可能是雷达的领导。由于一些法庭文件属于机密,因此没有其他资料显示这位领导的总部在哪里。
很有可能的是,这个高级官员负责欧洲更大范围内涉及难民的间谍行动。  多吉的案件和瑞典安全局的专家证词表明,当前中国在瑞典的间谍行动都是从国外操控,不同于此前涉及维吾尔族难民间谍梅苏特的案件。
瑞典安全局指出,这是近年才改变的,也是为了尽量避免被发现。 
多年来,多吉设法让自己成为瑞典小型藏族社区的一部分,这个社区主要位于首都斯德哥尔摩周边。
该社区只有160人,包括儿童在内,主要集中在社区组织“瑞典藏人社区 ”周边。即使多吉从来没有成为正式成员,他也会经常在社区的文化聚会上帮忙。社区里的人都说过多吉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由于社区规模小,很少有人担心中国国安部会监视社区——即使在维吾尔族间谍梅苏特被捕后也没有。嘉样曲登(Jamyang Choedon),当时的社区组织负责人,告诉 “保护卫士”,大多数人都因为他的被捕,以及一个间谍被安插在他们中间的事实而震惊万分。

2020年5月14日,多吉从瑞典中部的Mariefreds监狱获释后,瑞典国安部立即将他收押,转到斯德哥尔摩北部瑞典最新的拘留中心之一Sollentuna häkte,并以他对瑞典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由,要求将他驱逐出境。他未被允许回家与家人(包括妻子和两个孩子)团聚。经瑞典移民局和高级移民法院分别于7月和9月同意后,瑞典内政部长于10月22日批准将多吉终身驱逐出境。但由于他在瑞典法律中的身份是联合国难民署的难民,将他送回中国存在法律障碍。与此同时,多吉仍然被押在拘留中心等待命运的安排,这可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
6
分享 2020-11-20

1 个评论

难怪各路墙内媒体总报道瑞典各种辱华反华

瑞典也是极少数坚持不推广民众戴口罩,不强硬封锁的国家

没被中国牵着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