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中共网黑警打击小粉红,让粉红尝到铁拳

范松忠

大家,多数人大概都有墙内认识的粉红,或者被他们网络霸凌过,如何复仇以及打击他们的气焰?对他们的说法方式,具体情况熟悉的话,对,我们帮他们注册“反动网站”,发表“反动言论”,就用他们在墙内微信、微博的用户名和头像。中共网黑警虽然不傻,不会相信谁注册“江泽民”就是他本人,但大量的粉红,模仿他们的说法语气,还是既能分散网黑警的精力和资源,又能打击到这些粉红。真的是一举多得。

模仿语气以及他们常用的口头禅,就比如我,我常说“土库曼斯坦有土为吗?俄罗斯有库页大俄吗?”之类的,让网黑警无法分辨,群众的力量一定大于中共的人工智障。

当然,前提是你要足够了解这人,且为了道德底线,我不鼓励简单的报私仇,这招要对付最最猖獗的粉红才是对的,有些人误入歧途,被洗脑,也是可怜的,同样是被害者。因此一定要精准打击。

让网黑警们去好好分辨,习咬习去。虽然我这样提议,但我自己却无法实施,因为我没有微博和微信之类的墙内社交软件,也和粉红没有交集,只是提供给如果有交集的朋友,可以考虑这样打击他们,这样既打击了粉红,又打击了中共网黑警。当然,安全第一,最好是在墙外,却又有中共国社交圈的朋友们,可以考虑实施打击。
5
分享 2020-11-22

6 个评论

其实策反的理论有很多。
比如,大陆为什么恨狗人士这么多?他们大喊人权不如狗权。其实他们哪里有什么人权可言呢?他们大部分人都活的不如狗!没有能力争取人权,只好记恨狗权了,把狗权取消了,自己也平衡了。记恨别人有,不争取自己有,而是想办法剥夺别人有,是共国特色。
>>其实策反的理论有很多。比如,大陆为什么恨狗人士这么多?他们大喊人权不如狗权。其实他们哪里有什么人权可...


我也……不喜欢狗,因为不仅有狂犬病问题,还乱叫,烦都烦死了,就像我喜欢鸡,但只有母鸡,公鸡早上叫,谁受得了。

当然,我特别反对爱狗人士还有一个理由就是,狗不该有特权,什么叫吃狗肉怎么怎么不好,猪、牛羊、鸡鸭,它们就活该?纯粹谬论。

不能虐待动物倒是道真的。
果然是国人
>>果然是国人


你想说我的手段和中共国一样无耻?

有时候没办法,不以牙还牙无法有效打击,所以还是需要借鉴一下的。美国跟中共国讲君子,有用吗?暴力是习匪和粉红唯一听的懂的语言。
手机注册发言才会被铁拳,你光注册名字和头像谁管你。。。
>>手机注册发言才会被铁拳,你光注册名字和头像谁管你。。。


管,只是手机注册能够确定,而类似注册推特,可能习匪无法获得推特的手机号,也许有李匪匪帮助。就是要草船借箭。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22
  • 浏览: 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