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下一个十年可能会更糟”

https://www.iyouport.org/%E4%B8%8B%E4%B8%80%E4%B8%AA%E5%8D%81%E5%B9%B4%E5%8F%AF%E8%83%BD%E4%BC%9A%E6%9B%B4%E7%B3%9F/

以下为节选:

一位历史学家认为,他发现了可以预测社会兴衰的铁律。但他有个坏消息…

...
2020年对 Turchin 来说是仁慈的,而由于许多同样的原因,这一年对我们其他人来说是地狱。城市起火、民选领导人支持暴力、凶杀案激增 —— 对一个正常的美国人来说,这些都是世界末日的征兆。
而对 Turchin 来说,这些状况只是在表明他的模型 —— 其中包含了数千年的人类历史数据 —— 正在发挥作用。(“不是所有的人类历史,只是过去的一万年”,他纠正我说)。

十年来,他一直在警告,一些关键的社会和政治趋势预示着一个 “糟糕的时代”,内乱和屠杀比大多数人所经历的更糟糕。2010年时他就预测到,动荡将在2020年前后变得严重,除非这些社会和政治趋势发生根本性逆转,否则不会停止。如何衡量一下的话那就是:19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那种程度的浩劫是 “最好的” 情况,全面内战才是 “最坏的” 情况。

他说,根本的问题是社会弊病的黑暗三驾马车:精英阶层膨胀,而精英工作岗位太少;普通民众生活水平下降;政府无法弥补其财政状况。


...
“我们几乎可以保证 5年地狱般的生活”,Turchin 预测,而且很可能是10年或更久。他说,问题就在于,他指着我:“像你这样的人太多了 —— 你们是统治阶级。”

在推动社会暴力的三个因素中,Turchin 最强调的是 “精英生产过剩” —— 一个社会的统治阶级的增长速度往往快于供其成员填补的职位数量。统治阶级成长的一种方式是生物学上的 —— 想想沙特,那里的王子和公主的出生速度超过了为他们创造皇室角色的速度。

在美国,精英阶层通过经济和教育的向上流动来过度生产自己。越来越多的人变得富有, 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教育。这些本身听起来都不坏,难道我们不希望每个人都富有和受教育吗?但是,当金钱和哈佛学位变得像沙特皇室的头衔那般稀缺时,问题就开始了。如果很多人都有资格,但是只有一部分人有实权,那么没有实权的人最终会反过来对付有实权的人

Turchin 告诉我,在美国,你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有志之士为了一份糊口工作而奋斗,比如说,在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或者在一个有影响力的政府部门中,或者在一家全国性杂志社工作。也许是看到了我 T恤衫上的洞,Turchin 指出,一个人可以成为意识形态精英的一部分,而不是经济精英。(他不认为自己是这两者中的一员。他说,一个教授最多能接触到几百个学生,“而你这样的记者接触的是几十万人”) 。

精英的工作岗位不会像精英那样快速繁殖。参议院的席位仍然只有100个,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人拥有足够的金钱或学位,并认为自己应该管理国家。“现在的情况是,有更多的精英在争夺同一个职位,其中一部分人会转化为反精英”,Turchin 说。

例如,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看起来是个精英 —— 富豪父亲、沃顿学位、镀金商品,但特朗普主义是一场反精英运动。他的政府里挤满了有资格却没有能成为精英的无名小卒,他们被前几届政府拒之门外,有时是出于好的原因,更多时候只是因为格罗顿-耶鲁大学的机构里根本没有任何空缺了。

Turchin 说,特朗普的前顾问兼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是一个反精英的 “典范”。他从小是工人阶级,上过哈佛商学院,作为一名投资银行家,并通过拥有《Seinfeld》的辛迪加版权的少量股份而致富。而这些都没有转化为政治权力,直到他与普通人结盟。“他是一个反精英,他利用特朗普来突破自己,让白人男性劳动力重新当家作主”,Turchin 说。

精英的过度生产造就了反精英,而反精英则在平民中寻找盟友。如果平民的生活水平下滑 —— 不是相对于精英,而是相对于他们之前的生活水平的下滑 —— 他们就会接受反精英的示好,并开始给自己的车轴上油。

平民的生活越来越糟,少数试图把自己拉上精英救生艇上的人被那些已经上船的人推回水中。Turchin 说,即将崩溃的最后诱因往往是国家破产。

...

Turchin 最不受欢迎的结论之一是,复杂的社会是通过战争产生的。战争的效果是奖励那些组织起来战斗和求生的社区,而它往往会消灭那些简单和小规模的社区。

“没有人愿意接受我们生活在如此富足的社会中是由于战争那种丑陋的东西这一事实”,他说。但数据很清楚:达尔文式进程选择复杂的社会,是因为它们杀死了简单的社会。认为民主在其相对于竞争对手制度的基本善良和道德改善中找到优势的想法,同样是虚幻的。相反,民主社会之所以兴盛,是因为它们具有被外敌几乎消灭的记忆。它们只有通过集体行动才避免了灭亡,而这种集体行动的记忆使得民主政治在当下更容易进行,Turchin 说,“采用民主体制和不得不为生存而战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他同样不受欢迎的结论还有:内乱可能很快就会到来,而且可能达到国破家亡之地步的结论。2012年,Turchin 发表了一份关于政治暴力的分析报告,同样从数据库入手。他将1780年~2010年的1590起事件 —— 暴乱、私刑、任何至少杀死一人的政治事件 —— 进行了分类。
...

历史学家总体上并没有大方地接受 Turchin 的投降条件。至少从19世纪开始,这门学科就接受了这样的观点,即:历史是不可还原的复杂,到现在,大多数历史学家依旧认为,人类活动的多样性将挫败任何想得出一般规律、特别是预测性规律的尝试。

正如南卫理公会大学的历史学家 Jo Guldi 对我说的那样,“一些历史学家看待 Turchin 的方式就像天文学家看待法国籍犹太裔预言家诺斯特拉达姆士一样”。
...

全文:
https://www.iyouport.org/%E4%B8%8B%E4%B8%80%E4%B8%AA%E5%8D%81%E5%B9%B4%E5%8F%AF%E8%83%BD%E4%BC%9A%E6%9B%B4%E7%B3%9F/
4
分享 2020-12-09

6 个评论

“精英阶层膨胀”?

民主党基本没有像样的人选了:

拜登太老
卡米拉.哈马斯,来自非成熟民主地区的,恐怕不好信任。比如贪得赛。
这个预测是很有道理的。
尤其是关于“精英过剩产生反精英“。
知识分子上山下乡,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人民公社...
劳动光荣...剥削可耻...
感觉Turchin和刘阿姨很像啊
这人讲的这一套无非就是在中国被讲绿的所谓上升通道被堵死造成的危险嘛,诸如李自成被裁员所以造反,洪秀全科举失败所以造反。
这种情况多见于利出一孔的金字塔专制社会,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而官位就那么多。而自由商业文明中人则可以通过自由探索各种不同的致富途径改变命运,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相较之下是非常小的。
而美国如果继续左下去,搞大政府,的确会增加出现中国的这种情况的概率。
大多数历史学家依旧认为,人类活动的多样性将挫败任何想得出一般规律、特别是预测性规律的尝试


跑个题,这本身不就是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的一般规律吗,笑
明朝的衰亡就是精英阶层的膨胀。老朱家太能繁殖,到了明末,穷尽天下财力,也难以养活姓朱的一族。最后李自成造反,灭了无数家姓朱的全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