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从来就不是被人打扮的小姑娘

历史从来不是被人打扮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在哪里? 那只是你心中所以为的“历史”,并不是历史本身。
学以致用,以史为鉴,是我华夏族的座右铭,所以在“天官,祭祀”功能渐渐消除之后,“历史”就变成了一把尺,人们把它修修剪剪,当成工具来用,你手里拿的是斧头,而不是“铁”,你以为铁就是斧头么?
其实人们当成“历史”的东西,本身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康有为伪造的历史,把戊戌变法弄成一台乡下人爱看的大戏,又比如民国宪政失败演变成军阀混战,归咎于袁想当皇帝,他不是死了么,那么仁人志士们也都他妈的死光了?
春秋时(春秋这个时代划分很成问题,还有战国)诸侯车战,那么车战的风俗和制度又从何来?车的形制又从何而来?历史工具学家们马上顾左右而言它了。
不用嘲笑茅台酒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历史工具学家们,其实都差不多,我们现在的史观很多来自于抗日时期,因为“为了中国人的自信力”,民国的大师们发明了很多历史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哲学,却有“哲学史”,官制演变,变成了“历代政治研究”,可以理解当年他们拳拳的心,但这也不是历史,只是一种工具。
所以“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话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怨天尤人的心态,你的脑子呢?古人玄而又玄,又是崇有(崇有论)又是三生万物,格物致知,天地纲常之类的折腾了半天也没弄出物理学,经济学,化学来。同样,无论如何打扮,也是因为无脑者的需要而泡制的一种思维游戏而已,因为这个游戏,你是无奈呢,还是愤慨呢,都是扯淡。
清末,大家都没有键盘,没有百度,几乎不识字的人们,奋起为爱清庭面子抗争?它的源起是什么?这些文盲们是什么心态?现在的解释你信?
0
分享 2021-04-23

16 个评论

从历史哲学的角度来讲,取“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的比喻义没有错,只是视点与你不同。

不同的地方在这里:
确实,存在一个客观上的“真实历史“本身,但这个”真实历史“是无法到达的,所以讨论这个无法到达的东西对于历史研究没有任何意义。

同时,随着哲学的转向(转向言语学),可以认为,我们没有时光机,在不能用旁观者的角度观测历史的前提下,能够研究到的只是一串碰巧留存下来的文字证据和证物构成的,真实历史的一个小小切面。

然后(这里是重点),受限于人类沟通能力上的限制,虽然真实的历史是三维的,事件发生的那一天有着阳光,有着空气,有着植物的芬芳,但是一旦人类试图将自己的研究信息传达给同类的时候,他便变成一组由言语构成的信息流。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可以理解为,历史就是一串人类言语的产物。

从你文字的表述上来看,你更在意真实存在过的事情,管真相叫做”历史“。
但那个三维的、多元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不存在、且无可复现了,后人看到听到的”历史“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言语信息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

这也是哲学“转向言语学”的意义。人们发现,不讨论概念,讨论就是鸡同鸭讲。
至少你文章体现出的“历史”这个概念,和西方现在主流学界对于“历史”的概念,是两码事。
我所说的和你说的并不完全对得上号,因为在国内语境的"历史",和你说的西方语境的“历史”又完全不是同一种东西,被你混为一谈了,所以,请注意我用的是中文,别急着往西方哲学上套。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维模式,直接生搬硬套,把中国古代文人说成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历史这个词在中国有特定涵义,与之类似的词汇非常多,看你中文这么流畅,不应该不明白。
如果放到西方语境,你说得对,但在中文语境,你是装糊涂。
>> 从历史哲学的角度来讲,取“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的比喻义没有错,只是视点与你不同。不同的地...

中国的史料发掘和考据之贫乏,和语言学的语境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还没好好把每个历史细节都考据到不能更清楚之前,就讨论语言学,不过是一种偷懒的想法。
说得太对了!最讨厌这种偷换概念哗众取宠的主儿!
>> 从历史哲学的角度来讲,取“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的比喻义没有错,只是视点与你不同。不同的地...
但大部份人類對歷史的瞭解還不如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歷史告訴我們的事情是,絕大多數人類完全無法從歷史記取教訓
>> 我所说的和你说的并不完全对得上号,因为在国内语境的"历史",和你说的西方语境的“历史”又完全不...


首先,我没有混为一谈。
显然我说得很明白了——“只是视点与你不同”(原文)。
我一个字没有说你是错的。只是说,换一个视角看,这句话就又没错了。我的回复是从另一个角度出发的补充说明,表明“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并不一是一定是错的”,但这不代表同时反对你。

因为:你有你的视角,但一个宏观的人文学科问题可以有许多视角,这些视角下所得出的答案可能是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但是相互之间在很多情况下不存在谁对谁谁错。(这里有些反直觉,比如“完全相反的答案可能共同正确”。)

其次,你提到了“中文语境下的历史”,这里展开了说,正是六十年代后哲学的半壁江山转向了和语言学相关的研究的意义所在。

你想想哈,你的脑子里自然有一个关于中文语境下,对“历史”的概念,但其他千千万万母语是中文的人都会有,并且每个人关于中文语境下“历史”这一词汇的定义、范围和外延有着不同的认知,不是吗?
即使一个概念是自己文化圈内多数人的想法,它的边界也是模糊的,不是吗?

所以一开始,该讨论的是定义,而人一旦试图定义一件事情,就必须结合语言、并受到所在语言思维的限制,比如英语思维的人的“history”和汉语思维的人的“历史”,词义肯定是有细微不同的。或者说换了语言,一个词的定义就会有区别是不用讨论的事实。

你在回复里表述的“东西方概念不同”,已经被包含在预设前提里了。

但我说的角度和东方西方关于这个词的定义无关,我说的是方法论层面上的事情。
历史哲学是研究历史问题的方法论,我所做的无非是和你说:你的角度我看了,在此之上,除了你的视角,还有我说的这样一个视角。用这个视角的方法论面对问题,还有不同的答案。

我不反对你用东方现有的文化背景构建一个新的历史学方法论。
比如你可以阐释一下你心目中,在中文环境下什么是“历史”,它包含哪些内容物,为了尽可能还原真实历史,应该采取怎样的方式之类的。
>> 中国的史料发掘和考据之贫乏,和语言学的语境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还没好好把每个历史细节都考据到不...


这个其实可以深入展开来说的——你考据每个历史细节都不可能脱离语言。考虑语言学不是偷懒,恰恰是一种无奈——你无法脱离语言完成对任何历史细节的构建。

先说个小的。比如你今天和A去吃了肯德基,这也算一个历史事件吧。
在你的脑海里,是对这个事情的3维印象。那天的天气、周围的人、餐桌的颜色都是极其饱满的。

可你试图传达给我的时候,就只能用语言,及其衍生物文字。
3维的信息变成了2维。

人受限与没法直接用脑电波传递脑内3维的图画,那2维的文字怎么能完整表达3维的史实呢?
于是你在一开始,所做的任何考据,其实已经不过是在语言下的“阐释”了。
现在换成纯粹的理科模型——假定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是一个三维正方体。
人类这破身体机能给我们的、用来了解它的破工具(语言)只是一个2维切面。

你不得不使用它。
这二维切面你无论怎么切,都是还原这历史事件(3维正方体)的一个角度。
你用语言怎么阐释你发掘出的史料,就相当于你从哪个角度去切这正方体。

就相对于一个发掘物和一个竹简可以用多种角度去阐释一样,人文学科的问题没有绝对正确。
所有所谓的“正确”都是在现有资料下,认真研究这个问题的核心人群公认的最可能的解答。

如果没有公认,就是学派吵架。
在一个民主国家,甚至不同的教科书都会受到不同学派的影响给出不同的答案。

所以不是偷懒而是没办法,归根结底是人绕不开人一旦想把抽象信息传递给第二个人就必须用语言描述事情的魔咒。
而一旦用了语言这破玩意,同一个问题就经常会有很多不同阐述。
>> 这个其实可以深入展开来说的——你考据每个历史细节都不可能脱离语言。考虑语言学不是偷懒,恰恰是一...

不是,西方史学家谈这些东西都是在实证史学发展相当完备,已经通过实证手法获得了相当多的成果,现在由于大事件已经经过考据,通过实证手法的边际效应已经递减的情况下,才会考虑通过文本的阐述来获取更多的信息。中国别说实证清楚了,连资料都开放不完整,这种情况下你谈语言学阐释是完全没用的。看一份史料阐释出一大堆结论,结果被人翻出没看过史料糊脸上啪啪打脸的事情还少吗?反正汪晖的脸是被打了几回了。
再比如说钟雨柔分析五四前法国的华工杂志,一通语言分析后得出结论说法国华工的白话文写作实践和胡适新青年派是平行的,工人是自己创造的白话文。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马上就有人翻出来发现当时华工接受的教育都是来自当时国内来的留学生,而这些留学生就是受到胡适的影响。在史料都没看全的情况下就展开各种语言学的分析,不是偷懒是什么?最后被打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 再比如说钟雨柔分析五四前法国的华工杂志,一通语言分析后得出结论说法国华工的白话文写作实践和胡适...


咱俩在说两个不同的事情。
楼主的原观点是“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个比喻是否正确,我的第一个回复就以这个为中心展开的。

我的观点是,你的角度下这个比喻可以不对,但另一个观点下,这个比喻也可以是对的,以下是理论依据云云。

这意味着,在探讨这个比喻合适不合适之前,先要考虑定义(比如“历史”)的具体范围和所指,这是哲学这些年在做的。

而你一旦试图这么做,你的一切行为都是语言学行为。
比如你说史料不足被打脸——无论是旧史料,还是你说用来打脸的新史料,它们本身就是语言学行为的产物。
脑子里思考,将事件变成史料的过程,就已经是语言学行为了。
春秋时(春秋这个时代划分很成问题,还有战国)诸侯车战,那么车战的风俗和制度又从何来?车的形制又从何而来?历史工具学家们马上顾左右而言它了。


这个还真不知道,那么车战的风俗和制度从何而来?车的形制又从何而来?

另外有些历史肯定已经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了,比如“玄武门之变”“斧声烛影”,已经注定没有真相了。
看不懂,你们都是文科生吧?
>> 看不懂,你们都是文科生吧?

语言哲学涉及到逻辑和数学哲学甚至计算机科学认知科学,非文非理,在我看来,比较接近神学了, 楼上的都是神父😂
winnie_the_poo 新注册用户 回复 piljmb
>> 从历史哲学的角度来讲,取“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的比喻义没有错,只是视点与你不同。不同的地...


其实,这种无法到达的“真相”是社会科学的难题。历史学无法回到过去,经济学一样,没办法创造平行宇宙控制变量,只能根据有限的信息进行有限的建模。
歷史在中國寫下來的自然是被任意輪姦的婊子,但客觀上歷史是會詛咒篡改歷史記錄的民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