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从来就不是被人打扮的小姑娘

历史从来不是被人打扮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在哪里? 那只是你心中所以为的“历史”,并不是历史本身。
学以致用,以史为鉴,是我华夏族的座右铭,所以在“天官,祭祀”功能渐渐消除之后,“历史”就变成了一把尺,人们把它修修剪剪,当成工具来用,你手里拿的是斧头,而不是“铁”,你以为铁就是斧头么?
其实人们当成“历史”的东西,本身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康有为伪造的历史,把戊戌变法弄成一台乡下人爱看的大戏,又比如民国宪政失败演变成军阀混战,归咎于袁想当皇帝,他不是死了么,那么仁人志士们也都他妈的死光了?
春秋时(春秋这个时代划分很成问题,还有战国)诸侯车战,那么车战的风俗和制度又从何来?车的形制又从何而来?历史工具学家们马上顾左右而言它了。
不用嘲笑茅台酒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历史工具学家们,其实都差不多,我们现在的史观很多来自于抗日时期,因为“为了中国人的自信力”,民国的大师们发明了很多历史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哲学,却有“哲学史”,官制演变,变成了“历代政治研究”,可以理解当年他们拳拳的心,但这也不是历史,只是一种工具。
所以“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话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怨天尤人的心态,你的脑子呢?古人玄而又玄,又是崇有(崇有论)又是三生万物,格物致知,天地纲常之类的折腾了半天也没弄出物理学,经济学,化学来。同样,无论如何打扮,也是因为无脑者的需要而泡制的一种思维游戏而已,因为这个游戏,你是无奈呢,还是愤慨呢,都是扯淡。
清末,大家都没有键盘,没有百度,几乎不识字的人们,奋起为爱清庭面子抗争?它的源起是什么?这些文盲们是什么心态?现在的解释你信?
0
分享 2021-04-23

16 个评论

再比如说钟雨柔分析五四前法国的华工杂志,一通语言分析后得出结论说法国华工的白话文写作实践和胡适新青年派是平行的,工人是自己创造的白话文。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马上就有人翻出来发现当时华工接受的教育都是来自当时国内来的留学生,而这些留学生就是受到胡适的影响。在史料都没看全的情况下就展开各种语言学的分析,不是偷懒是什么?最后被打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4-24
  • 浏览: 3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