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从来就不是被人打扮的小姑娘

历史从来不是被人打扮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在哪里? 那只是你心中所以为的“历史”,并不是历史本身。
学以致用,以史为鉴,是我华夏族的座右铭,所以在“天官,祭祀”功能渐渐消除之后,“历史”就变成了一把尺,人们把它修修剪剪,当成工具来用,你手里拿的是斧头,而不是“铁”,你以为铁就是斧头么?
其实人们当成“历史”的东西,本身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康有为伪造的历史,把戊戌变法弄成一台乡下人爱看的大戏,又比如民国宪政失败演变成军阀混战,归咎于袁想当皇帝,他不是死了么,那么仁人志士们也都他妈的死光了?
春秋时(春秋这个时代划分很成问题,还有战国)诸侯车战,那么车战的风俗和制度又从何来?车的形制又从何而来?历史工具学家们马上顾左右而言它了。
不用嘲笑茅台酒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历史工具学家们,其实都差不多,我们现在的史观很多来自于抗日时期,因为“为了中国人的自信力”,民国的大师们发明了很多历史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哲学,却有“哲学史”,官制演变,变成了“历代政治研究”,可以理解当年他们拳拳的心,但这也不是历史,只是一种工具。
所以“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话本身就代表了一种怨天尤人的心态,你的脑子呢?古人玄而又玄,又是崇有(崇有论)又是三生万物,格物致知,天地纲常之类的折腾了半天也没弄出物理学,经济学,化学来。同样,无论如何打扮,也是因为无脑者的需要而泡制的一种思维游戏而已,因为这个游戏,你是无奈呢,还是愤慨呢,都是扯淡。
清末,大家都没有键盘,没有百度,几乎不识字的人们,奋起为爱清庭面子抗争?它的源起是什么?这些文盲们是什么心态?现在的解释你信?
0
分享 2021-04-23

16 个评论

>> 中国的史料发掘和考据之贫乏,和语言学的语境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还没好好把每个历史细节都考据到不...


这个其实可以深入展开来说的——你考据每个历史细节都不可能脱离语言。考虑语言学不是偷懒,恰恰是一种无奈——你无法脱离语言完成对任何历史细节的构建。

先说个小的。比如你今天和A去吃了肯德基,这也算一个历史事件吧。
在你的脑海里,是对这个事情的3维印象。那天的天气、周围的人、餐桌的颜色都是极其饱满的。

可你试图传达给我的时候,就只能用语言,及其衍生物文字。
3维的信息变成了2维。

人受限与没法直接用脑电波传递脑内3维的图画,那2维的文字怎么能完整表达3维的史实呢?
于是你在一开始,所做的任何考据,其实已经不过是在语言下的“阐释”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