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來試著說說穆斯林在西方似乎沒有被同化的原因,其實未必是。

我不認為我了解西方的穆斯林,但是畢竟還是會英文看了很多新聞,就試著從我的印象來說說。 

必須從德國說起,這個國家接收的穆斯林我記得是歐洲第一?  然後我去查了查,過去20年穆斯林和德國人有過交往的有到1百20萬次數。  我沒去過德國,但是我並不認為你能夠在德國街頭能看到很多白人女性包的緊緊的走在柏林的街頭。  為什麼強調女性了,因為穆斯林教義是嚴禁穆斯林女性跟非穆斯林男性通婚的。  所以如果是結婚的,幾乎一定是白人女性配穆斯林男性。  

其實屬於前東德國家的一個地區就爆發過一次算是嚴重的種族衝突?反正就是反移民啦,我記得裡面的白人男性抗議的訴求之一就是穆斯林男性搶走白人女性。  必須強調我沒有去過德國不會德文,一切英文媒體報導為準。   我不清楚這種種族通婚生育率如何,但是我大膽推測,不會一對生四五個,生幾個非常可能由女性決定。  而且這種婚姻離婚率非常可能跟普通德國婚姻離婚率一樣高,非惡意詛咒,本來德國離婚率高為什麼期待這種異族通婚離婚率低。 如果我的推測是真的,白人女性自主權其實在與穆斯林通婚後她們的權利並沒有太多的減少。

當然我還是認為穆斯林的文化非常不尊重女性,那麼我為什麼說了這麼多廢話。  我認為如果穆斯林足夠世俗化又有良好職業的話,還是會有白人女性願意和他們通婚,不多,但是也不會非常少。   畢竟都有德國白人男性抱怨穆斯林搶白人女性了,那麼請容許我合理推測德國白人女性之間對自己的穆斯林的伴侶口碑非常可能也沒有那麼差。 

我不想寫下去了其實還有很多可以寫但是太多字不想打,就先這樣吧


   
1
分享 2019-08-01

24 个评论

你的大胆推测完全错误,英文德文新闻多起穆斯林二三代对其女性荣誉谋杀,理由包括穿牛仔裤、参加party、要求上大学甚至不带头巾等,在这种环境下女人主动要求离婚等于找死。
包的緊緊,很难分种族的。(挠头)
其實這點我也很清楚,西方有世俗化的穆斯林當然也有極端穆斯林。 我覺得你得看比率,你覺得這種事情發生在穆斯林國家多還是西方穆斯林多。 或者說人口比,一百萬個西方穆斯林裡面有多少家庭會做這種事情。 我算你一千個家庭,是的數量其實很驚人了,但是跟一百萬裡一千個你好像就不能說這全部一百萬穆斯林沒有融入西方文化。

不過我也不知道比例,所以開頭就用了未必
那岂不是和天龙人一样?

什么汉化穆斯林,分明穆化蛆。
我覺得在social media對待穆斯林的方法很極端,完全否認穆斯林有任何問題,日子久了正常人會很厭惡。 事實上也是一種嚴重的種族歧視,我能看到黑人打黑人女人,白人打白人女人,印度人打印度女人,亞裔打亞裔女人,穆斯林就看不到打女人。 我一直覺得除了極端腦殘相信穆斯林真的是天真純潔無辜可愛的,這種宣傳對穆斯林毫無幫助而且非常有害。
西方有世俗化的穆斯林當然也有極端穆斯林。中东也一样,有阿曼这样的世俗化的穆斯林国家也有沙特这样的原教旨。没有数据说明西方的世俗穆斯林是哪国的移民。
所以,尝试找找其他指标?蒙面人的比例?
這個應該很難呀
就我知道的,法國公共場合政治身份優先,宗教身份靠後的。禁止在街上展現宗教。大家要過宗教生活只能在私人場所或者特定的宗教場所。街頭沒有戴黑紗的不代表穆斯林被歐洲同化。其實這幾年歐洲伊斯蘭化越來越嚴重。這種事情親自來體會一下最能說明問題。
其實網絡觀點很兩極,要么就是很好就是很壞,我覺得可能互相影響。 有被同化的也有穆斯林去伊斯蘭化歐洲,但是這種沒有人有種做數據出來。

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
何为融入西方文化?老一代西方人文化的核心信上帝去教堂礼拜,新一代的吸大麻打电子游戏,你看穆斯林愿意加入哪种?穆斯林愿意融入西方主流社会的唯一前提是承认古兰经有问题自己愿意做出改变,别看很多穆斯林穿着很现代,这一小小的要求能做到的穆斯林不足1%,因为这本小书说的很清楚,古兰经是完美的、退教者死
同化成功的没上新闻而已。
其实穆斯林同化成功率我估计比东亚人高。
第一代穆斯林背景移民其实基本都是奉公守法,也不怎么宗教化的。但是第二第三代如果同化不成功的,接受的教育是自己应该是社会平等的一员但是现实又不match(找工作不如本土非移民背景的,date不上白人女性,等等),会导致愤懑,又由于没有东亚人这种忍气吞声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文化压制,所以这种愤懑很容易寻找渠道爆发出来lash out,转向自己背景中的最明显不同的宗教部分并将其极端化。即使他们的母国已经都是名义或非极端穆斯林,他们也可以从故纸堆里找出“纯正”伊斯兰教义并贯彻之,具体的宗教是什么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也不一定是宗教本身的问题,宗教只是在此提供了一个lash out的渠道。
而同化不成功的第二第三代东亚人由于东亚文化的压制性,不会把愤懑宣泄出来。或是仅仅以比较轻的形式宣泄,比如作为一个成年人回头学习自己祖先的东亚国的文化,Asian pride, Chinese pride, 试图回到并重新融入祖先的东亚国,等等。就这个区别。
没法同化啊,因为白左派那套根本无法同化穆斯林,
你這是故意篩選和遺漏?不曉得說的老一代指哪一代?老一代(50年代前生人)性別歧視,種族歧視,歧視性少數,對窮人權益不管不顧。60年代正是性解放也是毒品氾濫的年代。白人傲慢是因為這個時代才能被廣泛討論,但也造成白人比以往傲慢的假象。你可以隨便問一個黑人或者其他少數群體是喜歡活在19世紀,還是上世紀60年代,還是現在。肯定都說現在。把西方社會複雜的問題扁平化理解,忽略其重要的進步是最大的誤判之一。
穆斯林和中国人又没有给美国人做过农奴,一面不满意这个国家一面又要移民,这嘴脸让我看到了反美是工作的死妈男周带鱼韩梅等人
winkcat Thinker
穆斯林移民潮从中世纪开始就一直存在,而且就单纯在上个世纪起码就有五六次穆斯林移民潮,他们的后代几乎都被同化,这个过程需要三四代人,只不过当代的信息技术放大了还没被同化或者失败例子的存在感,再对比恐怖主义的影响力,很容易给人一种没同化的样子。
pcbangbang 新注册用户
你这样说是种族歧视
白頭翁 回复 pcbangbang 新注册用户
啊,我大部分發言都有種族歧視成分在
本来所有非西方国家移民都有同化问题,穆斯林也不是特例,会引起反感的一是伊斯兰思想和现代文化的隔阂(我觉得白左在对抗种族歧视的时候,不承认这一点完全矫枉过正),二是中东紧靠欧洲,加上战乱难民,一下子涌入的人太多,加上穆斯林移民生育率远高于白人,人口一多就聚成小圈子,变得比较难同化,这个道理跟美国拉丁裔移民的问题一样。
但美国拉丁裔在第一个问题的严重性比较轻,拉丁美洲文化和西方文化有亲缘关系,比较好同化。
再举一个例子,美国华人移民一样存在第一个问题,不认同普世价值、反民主自由、没有现代政治概念的资深移民所在多有,在美国看来绝非好事,祸害可能更甚穆斯林,毕竟中国是唯一正在挑战美国的大国。不过华裔人口比例太低,出生率也低,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比如用选票、公关影响美国决策)。而且短期看来,东亚文化的压制性也不会让这些人作出什么激进举动。
总之,这也不是什么一刀切的问题,有些白左不考量自己国家的能力超收移民、难民是危险的,但在道义上、意识形态上、现实考量上,他们也需要接收移民、难民。接收多少、怎么同化他们才是真正难的技术活。
顺道说一句,美国穆斯林问题比欧洲轻多了,人口比例太低。而且美国政治传统也不一样,欧洲传统上没几个移民国家,没有太长同化大量移民的经验
你陷入了白左的语言陷阱。穆斯林是跨种族宗教,有白穆黑穆中东穆南亚穆。讨论穆斯林最多是扣宗教歧视帽子绝对不是种族歧视 。
你是完全错误,是神学因素,一神教是强于多神教比如三神教的,基督教不过是一个三神教而已,你觉得造物主有儿子吗?基督教国家强大其实只是西方强大,西方强大只是占有了整个美洲大陆的资源罢了,否则欧洲早就彻底伊斯兰化了,当然,伊斯兰化的欧洲同样也会产生很好的文明体系。
我觉得非常好,白左喜欢穆斯林,欧洲很多保守派(尤其天主教)也对左派很多议题不满,将来穆斯林统一欧洲,白左开心吗?开心,然后穆斯林消灭左派,消灭同性恋,禁止女性单独上街,跨性别估计也很惨,这样很多欧洲意义的保守派也能满意了,大家都开心的事为啥要反对?
不存在试不试,说任何
很正常啊,一般的中东还是属于西方文明的范畴,文化差异要比东亚人的小。
在德国生活了三年多,感觉最歧视人的是穆斯林和东欧小国的移民。德国白人大部分都挺友好的。被无私帮助了好几次,很感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小學畢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9
  • 浏览: 4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