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鈎者誅,竊國者侯——淺談儒家文化圈與極端思想

開頭就用一句在品蔥政治不正確的話吧

東北亞扭曲的儒家文化才是今天種種社會怪象和沐猴而冠者端坐于朝堂之上,有能有德者被埋葬的根本原因,而不是某些極端逆向民族主義者口中的“支性”這種基因問題

儒家文化的核心為“仁”與“禮”,前者講求爲政者和普通人需在道德上保持絕對正確,後者講求等級順序

站在孔丘之流的角度,這些是他們應該提出的觀點,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這個理論本身就是有著致命漏洞的。人性就是會去追求利益的,不然人類就不會離開非洲稀樹草原的樹木,到地上來生活。所以所謂荀子的人性本惡從儒家角度來看是正確的,但是這是人性,是人類不可避免的天性。往大了說,這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但是儒家拒絕承認這一點,認爲人性按照儒家的標準是好的或者可以通過後天改造的,而這也就是爲什麽儒家最後會不斷扭曲,徹底淪落為統治者奴役臣民的工具,同時也是爲什麽漢地這片土地每一次更換社會上層結構都會製造出一個又一個人道災難的根源。

接下來再來談談像是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這樣的極端思想。

換個角度,抛棄固有成見來看,不難發現,這些思想對它們的受衆來説都是極具煽動性的,爲什麽極具煽動性?

因爲它們都盡可能把所有的不幸歸結在除了他們受衆以外的某個或多個群體身上,比如法西斯的異族,共產主義的有產者,極端伊斯蘭主義的異教徒等,並許以實際上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美麗誘惑,驅使它的受衆不斷地極端化,單一化,最後變成一群瘋子。

這兩者從根本上來説是同一種東西,都在向它的信徒展示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幻夢。

儒家鼓吹的“禮”和“仁”就是從精神上剝奪了普通人反抗不公與暴政的動力,同時剝奪了下層制衡上層的能力,雙管齊下,造成底層很難在上層利用自身的各種資源實行暴政時進行反對,同時對上層的制約又完全依靠上層的自我道德約束,這才可以讓劉氏的漢帝國和後來的所有政權有機會改造儒家並使用這個來掩蓋自己實施反人類的法家政策的行爲。

同時又因爲儒家講究内外有別,愛人有順序之分,造就了比起關心其他人會更加關心自己和親友的文化。雖然這是所有人類都會有的現象,但正因爲儒家文化不僅不去起到煞車的作用,還充當了油門的作用,導致這在儒家文化圈和受其影響的民族身上顯得特別明顯。這也是社會上層會以相當快的速度腐化,并且深入骨髓,難以根絕,常常出現拔起蘿蔔帶出泥的群聚現象,想發動從上到下的徹底净化近乎癡人説夢的原因,畢竟真的净化了就等於徹底清洗高層,根本無法實現,而且即使通過從下到上更換政權的方式完成了,新造的機器也無法長期使用,在這個同時,因爲法家近乎大逃殺式的社會制度建構思想,整個社會都傾向於並容易抱團,然後欺壓自己集團内或者集團外的相對弱勢者,把自己在等級社會中遭受的不公轉嫁到更弱者身上,經年纍月的層層壓迫,最後壓得有一點反抗能力的底層和中下層人不堪重負,聯合起來以最可怕的方式釋放暴政和社會内捲環境所造成的惡劣的影響,無差別地血洗整個社會。例如太平天國在殺出廣西後沿途收集了大量對當前社會現狀感到不滿的人,包括但不限於不得志的鄉紳、被士大夫和農人欺壓的販夫走卒和工匠這些希望社會重新洗牌的人群,他們聚集在打著基督教旗號,實際上卻把聖經倒著念的洪秀全和他的太平天國旗下,一路沿著長江燒殺劫掠,無惡不作,在長江流域造成了至少一億的人口損失。

再加上儒家和當權者爲了維護政權而塑造出來並向世人灌輸的道德上絕對正確的“聖君”形象,導致所有反抗者都是懷著不切實際的幻想或者利用這種幻想來推翻舊政權並建立新政權,爲之犧牲一切,導致所有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民族或國家都有“重複造輪子”的現象。

再讓我們重新把目光投向之前所説的那些極端思想,無關左右,是否都如此的熟悉呢?十字軍、吉哈德、共產主義者、納粹……那個不是改頭換面的“儒家”呢?

所以,爲什麽共產主義能在深受專制主義影響的國家裏快速發展,爲什麽會有人可以毫無底綫地爲其賣命……也許以上這些能夠解釋一部分吧
3
分享 2021-01-15

12 个评论

大开眼界!振聋发聩!仁换成人权,礼换成宪政习惯法,就可以用来批判当代那些人。
突然很好奇。爲什麽天天有屠支大佐吹噓張獻忠,就因爲他搞了個“白銀萬萬兩,買到成都府”的斗財大會,卻沒人吹噓殺了相當於清帝國人口四分之一的人口的洪秀全和他的太平天國。可能這就是人的生命不是等價的吧。沒有几個人記得曾經遭遇了稀世罕見的種族大屠殺的那些用血肉和汗水鋪就洋務運動並生產了清帝國留給這片土地的龐大遺產的孤兒們的父母曾經活過的事實
行一不義,殺一無罪,而得天下,仁者不為也

儒家思想無疑在今天追求個人自由的社會並不適合,儒家更強調穩定的概念,但儒家背後還是有一套道德觀念支撐。
而共產主義,對馬克思來說,他已掌握世界的真理,人是被物質所控制,那精神層面的事是從一開始就看不起,只有純粹的叢林法則。
儒家 ≠ 儒党。

还记得我提到的 “湿猴理论” 那个寓言么?
以孔孟之流为首的 “儒党”,就是从来没被水喷过的猴子。

孔老二是前商余孽、宋国猴子,自己都还属于被改造的对象,这种货色有什么资格来鼓吹 “儒家”。
你见过印度人反过来教育英国殖民者如何实现 “资本主义” 么?
你见过台湾原住民反过来教日本殖民者什么是 “现代文明” 么?
这场面,跟吴京这个满族人,满嘴都是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有什么两样?

当然,正统华夏人不是 “血统论”,而很讲究 “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
所以齐国人这群被改造后的东夷,就是华夏人;而原本周朝贵族的郑国人,就是野蛮人。

另外,荀子从来没说过 “人性本恶”。
荀子的意思是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
“伪”,拆开就是 “人为”。在先秦时代,并不是贬义的、带有欺骗性质的 “伪装”,而是很中性的 “人为加工、包装”,恰恰是 “文明” 的意思。
而且这里指的其实也不是 “人性”,因为 “人” 首先是 “动物”,得经过文明化的改造,然后才可能是 “人”、被与 “动物” 区分开。
所以荀子 “其善者伪也” 的意思,不是说人性的善良都是装出来的,而都是兽性被文明化改造。
当然,“文明” 的过程不是让我们从此与 “兽性” 割裂、往相反的方向去,而是在原有的 “兽性” 上进行叠加出新的意义。
“兽性” 本身也不见得就是 “恶”,因为动物压根就还没有 “善恶” 概念。动物,本来就活在共产主义状态,看什么都是 “公有”——想吃了,看什么都可以是 “公有” 的食物;想屙了,看哪里都可以是 “公有” 的厕所。
而 “善恶”,是文明社会主观上赋予的意义。一个人还跟动物一样无法无天,对另一个人来说就是 “恶”。如果人人都这样,文明社会就会被还原成丛林。
所以,我一直说 “汉民族(楚国猴子)” 根本用不着卡尔马克思这么个脑子有问题的智障、神棍、残废、精神病来祸害,因为中国的老庄,可比卡尔马克思狠多了。看起来老庄消极、卡尔马克思貌似 “激进”,实际双方导致的后果是一样的。卡尔马克思是折腾一把后,再把大家变成畜生;老庄是一步到位,直接就是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

先秦时代,真正意义上的 “人性本恶” 论,只有韩非。

而极左的射秽主义者墨翟这个墨家、与极右的法西斯韩非这个法家,都是读《道德经》给读出来的。
所以,《道德经》的作者,这个害人的楚国神棍、共产主义者,才是 “汉民族(楚国猴子)” 真正的教主,而从来不是什么 “孔孟”。

千百年来对中国文化的反思,普通人反 “儒家”,尽管这种人连 “儒家” 是什么都不知道;稍微好点的会批判 “儒表法里”;而据我所知,只有王夫之与鲁迅,精确地指出了真正的祸根——
王夫之说 “古今之大害有三:老庄也、浮屠也、申韩也”;
鲁迅说 “中国之根柢全在道教”。
>> 儒家 ≠ 儒党。还记得我提到的 “湿猴理论” 那个寓言么?以孔孟之流为首的 “儒党”,就是从来...


其實我這篇的重點不在於孔孟之流問題何在,而在於爲什麽他們的理論可以一次次被施暴政者利用,然後由此及彼,將他們套在其他類似這樣“看起來很美好”的極端思想上
>> 其實我這篇的重點不在於孔孟之流問題何在,而在於爲什麽他們的理論可以一次次被施暴政者利用,然後由...

好东西才会被利用啊。自由民主人权,大家都用得欢呢
全篇荒谬至极
合着秦朝全民耕战榨取民力用的是儒家不是法家?
>> 其實我這篇的重點不在於孔孟之流問題何在,而在於爲什麽他們的理論可以一次次被施暴政者利用,然後由...


因为其道理确实是对的、至少是你无法反驳的,当然就会显得 “政治正确”。
别说是施暴政者利用,就连伟大的荀子也吹过孔老二。

然而孔老二在实操上却是废物一个,没什么参考价值。
这种人如果真的掌握了 “权力”,王莽的故事一定会提前几百年发生。

基本上,孔老二种下了种子,后世的混蛋和笨蛋就希望通过自己的加工,使这株植物结出自己需要的果实。
所以孔老二提出了 “仁、义、礼”;孟轲又往里加进了 “智”;董仲舒又往里加进了 “信”。于是就有了仁义礼智信的所谓 “五常”。
你再看看毛遮洞在流氓和神棍的基础上折腾出了 “思想”;邓笑贫就要往里塞进 “理论”;江蛤蟆又来往里塞进 “代表”;糊紧套又往里塞进 “科学发展观”;直到现在连个文盲都想往里塞东西。

此性质,跟网上的杠精是一样的。不管楼主是好是坏,反正先把聚光灯抢到自己身上来再说。
杠精只需要在评论区随便加上点什么,你楼主辛辛苦苦写的文章,莫名其妙就会变成替杠精服务......

这不叫 “儒家”,而是害人的 “伪道家”,跟《道德经》的作者这个杀千刀的神棍是一个路子。
你看儒家有儒家的道、墨家有墨家的道、连他妈商鞅这个法西斯在找工作时都知道谈 “帝道、王道、霸道”,为什么有这么一股奇葩要管自己叫 “道家”?
说得好像它们才是 “道中之道” 似的。
不然为什么要 “道,可道也,非恒道” 也呢?
意思是,诸子百家,都应该认它为祖宗——尽管它自己什么也不是。
这不又跟杠精一样么,自己什么也提不出来,但是很擅长骑到别人的脖子上,去当别人的 “领导”。
>> 因为其道理确实是对的、至少是你无法反驳的,当然就会显得 “政治正确”。别说是施暴政者利用,就连...

你瞬间就打出废话这么多?佩服😄
>> 你瞬间就打出废话这么多?佩服😄


还想被加重刑罚是吧?
>> 还想被加重刑罚是吧?

最近很安静啊
我倒覺得這篇文章很符合品蔥的政治正確,品蔥主流是喜歡把問題根源怪罪在古代中國而非外來的共慘思想
雖然我不喜歡把問題都丟給古代中國,但我同意儒家是毒
只有一點我不同意,就是性本善還是性本惡的問題:西方文化也偏向本善說,可就沒扭曲成這樣,所以儒家扭曲不是因爲本善說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As the nickname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18
  • 浏览: 2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