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讽近期的厉害国

最近被厉害国的过度防疫恶心的很厉害,写了个恶政隐小故事,大家看着乐呵一下吧,期待各位大佬的鲜花与掌声,更期待能使我进步的扫盲和批评,无论是文笔还是逻辑还是知识水平方面





鸡舍和猪圈同属一家养殖场,猪圈里的猪一心长肉,所以得到的待遇好,良性循环,鸡舍对此非常嫉妒,但碍于自身能力,除了制造噪音外毫无作用,得到的待遇越来越差,鸡们非但认不清是自己的能力问题和场主的区别对待,反而更加仇视猪们,一切问题甚至母鸡事后没怀孕也要怪猪夺去了上等的饲料导致其不孕不育。
一场轻微的禽流感席卷了养殖场,鸡舍最先遭殃,感染者十之一二,然后是鹅房,鸭架,猪圈,狗窝,感染的鸡都被抓去杀掉了,没感染的鸡们都成了惊弓之鸡,场主每天都要带走不同的动物做检测看其是否感染。
鸡舍的元首生怕大家发现禽流感因它私会场外野鸡而起,决定甩锅给猪,因为鸭鹅狗猫都比较与世无争,其实猪也与世无争,只不过待遇好了一点。
鸡元首宣布召开鸡大会,会议上它一直重复一句话,猪最先得病还藏着掖着天天打喷嚏传染给了我们鸡因为我们抵抗力弱所以先出现症状等我们出现后它们才放心出现。
鸡们因为整日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而轻信了鸡元首的话,鸡元首也明白这些屁话只能骗骗鸡,于是关闭了一切对话通道,一意孤行。
一日猫巡视养殖场,经过鸡舍前,猫说,妈的,禽流感发源地。
鸡元首听见了这句话,气的鸡冠疼,但无奈自己金絮其外打不过猫,于是对鸡们宣布,猫侮辱我们,从今天开始仇猫。
一只鸡问,那还仇猪吗?
鸡元首说,一起仇。
一只小鸡问他博学多才的爸爸,猫怎么侮辱我们了。
鸡爸爸说,当局者不迷,旁观者清。
这天轮到鸡和猪去做检测,场主随便抓了几只鸡和一头壮的不能再壮的猪,那猪气宇轩昂,双目有神,一身肥肉不怒自威。
检测结果是大家都很健康,鸡们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鸡们回到鸡舍,发现大家都像躲避瘟神一样躲着他们。
鸡A很奇怪,他问站在高处的鸡元首。
鸡元首说,因为你们和猪一起去做检测,怕你们被传染,所以离你们远点,对大家好。
鸡A说,那头猪很健康。
鸡元首说,你能保证他不处于潜伏期吗?
鸡A说,相信科学。
鸡元首说,科学是鸡发明的吗?你敢相信人类的东西,你还是鸡吗?你不爱鸡了吗?你有没有听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
鸡A说,这句话是人类说的。
鸡元首知识储备极其贫瘠,尤其到了逻辑领域更是宛如一个草履虫,于是它拿出了看家本领。
它振翅一呼道,我亲爱的鸡们,看看这个鸡面人/猪心的家伙,他敢质疑你们伟大的元首,并且在染病之后还堂而皇之走进我们的家园,为了我们的健康,打倒他们。
众鸡群情激愤,纷纷跳上去啄鸡A和其“同伙”,正义之声回荡在鸡舍。
小鸡和他博学多才的爸爸没有参与,他问他,他明明没染病,为什么元首说他染病了。
鸡爸爸说,元首需要他染病。
小鸡问,他没染病,大家也都看到了,为什么大家抛下这个客观事实不顾呢?
鸡爸爸说,红了眼就不管那么多了,无论是杀红了眼,还是蠢红了眼。
鸡元首颁布了一系列规定,限制了鸡A及其同伙不得外出其窝,限制其他鸡的则更甚,非吃饭不能张嘴不能乱扑腾翅膀不能挨在一起睡觉挨在一起下蛋不能并肩走路,开始有一些鸡对此颇不能理解,不过他们都被愤怒的群众群起攻之,被啄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当作染病鸡被拉出去杀掉,从此再无对此不满的鸡。
小鸡问他博学多才的爸爸,为什么会这样。
鸡爸爸说,你看到的,就是我们的待遇不如猪圈的原因。
小鸡说,我不懂。
鸡爸爸说,在整件事中,你觉得谁错了。
小鸡说,元首。
鸡爸爸说,你没有说是猪,场主或鸡A,证明我平常没有白教育你,但其实不够准确,元首并不是最错的。
小鸡说,那是鸡们。
鸡爸爸说,没有助纣为虐者,便不会有纣,一切皆是咎由自取。
小鸡说,我明白了。
鸡爸爸说,等你长大了我再告诉你,最错的其实是我,他们的愚蠢并非我造成,但我没有选择出手拯救,没有振臂呼吁,没有带领他们站起来,虽然我没有跪下去,但我在冷眼旁观错事并嘲笑被骗犯错的人的愚蠢,错的其实是我啊,鸡舍兴亡,我有责,你也有责。
小鸡说,鸡舍会好的,一切将由我引领,不过你已经说出来了。
鸡爸爸说,因为你已经长大了。
11
分享 2021-01-22

6 个评论

很不错的故事啊。
也没看出些什么bug来。
不过,我觉得鸡爸是最可怜的一个,知道却不能说,能说却是会死,觉得鸡咎由自取,可没法改变自己也是只鸡。
>> 很不错的故事啊。也没看出些什么bug来。不过,我觉得鸡爸是最可怜的一个,知道却不能说,能说却是...

谢谢哥
鸡是不能搬家去猪窝的,但是人可以搬到另一个国家
那我也来讲一个故事吧:

有一只小狼,有一天从山上下来,来到了城市里,发现城市里有很多长得跟自己很像的动物,但是不同的是,它们的尾巴都是翘起来的,有一些被绳子拴着,甚至有一些会被当街杀掉吃了。

他回到山上自己的家里,非常生气,见狼就喊:这些狗费拉不堪!要不是这些狗这么懦弱,这么愚蠢,人类怎么统治世界!我一点不恨人类,因为他们强大!他们牛逼!而且我杀不过他们!但是我痛恨这些狼不狼鬼不鬼的东西。我就恨我不能咬死全世界的狗!我以后见到一只狗就咬死一只,此生专杀费拉狗!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真乃神作。
Jordan Peterson 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前苏联和希特勒时期的灾难,得出的结论就是当个人沉默,不去做那些该做的事情的时候,上亿人的死亡就是下场。而西方的文明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就在于承认并坚持了 “Sacred sovereignty of the individual”。就只是这一个 idea 而已。当然,今天左派疯狂的 identity politics 是继承了马列的余孽的。
罪人都是助纣为虐的大众,以前上帝灭所有罪人只需要洪水,现在防涝技术好了,洪水不行了,所以圣子降生到习仲勋家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共可以不死,其助纣为虐者必须全部清算,一个不留,包括但不限于粉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8
  • 浏览: 2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