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仲敬 《中共追求霸权》

摘选自刘仲敬著《远东的线索》(本文原写于2016年,现粘贴于此,为的是一劳永逸回答“中国为什么要挑战美国”等常见问题。)

《中共追求霸权》


中共政治核心的认知图景包括两种关键元素,中国革命史叙事和大国复兴叙事,两者相互构成对方的合法性基础。前者是弱者(中国共产党)依靠高明的马基雅维利主义,征服其前盟友和保护人的故事。弱者首先要取得强者的保护,但不能诚实地忠于强者,而要在表面忠诚的掩饰下,寻找强者的弱点和敌人,利用保护人的敌人攻击保护人的弱点,再利用双方两败俱伤的机会,推翻或取代原来的保护人。从中共的角度看,国民党、苏联和美国相继扮演了愚蠢的保护人角色。他们首先以国民党附属势力的身份,争取到生存的权利;然后利用国民党的弱点和日本对国民党的进攻,在苏联的保护下取代了国民党。他们仍然以苏联附属势力的身份,倚靠在朝鲜战场和其他地方为苏联服务,争取了独立政治实体的身份;然后利用苏联的弱点和苏美斗争,在尼克松和里根的保护下推翻了苏联的霸权,尽力将苏联势力从第三世界驱逐出去,直到苏联解体。他们最后以美国合作者的身份,以免费搭便车方式分享反恐战争和世界贸易的利益,用“韬光养晦”掩护了大国崛起的战略;同时以机会主义的方式联系美国敌人,即时这些势力同时也是中国的敌人,例如2001年的石原慎太郎和塔利班,当然还有失败的俄罗斯,希望这些势力的反美活动能够为自己提供更多的机会,修改近代以来一直由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从中共的角度看,911事件、克里米亚战争和伊斯兰国都有效地发挥了牵制美国的作用。这种策略极其有效,将中国共产党由没有寸地尺天的小团体变成了割据一方的诸侯,再变成东亚大陆的统治者,如今又要变成平行世界体系的创造者。

只有至高无上的目标才能为这些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手段辩护,大国复兴叙事构成了这种目标。这种神话宣传:西方势力在十九世纪深入东亚以前,远东的文明或天下体系曾经是世界的中心。西方中心的近代世界夺走了中国应有的地位,其存在本身就是对中国的侮辱和伤害。远东文明即时没有引进西方的因素,同样有能力自己实现近代化。天下体系体现了家长制的温情主义,比利益本位的西方国际体系优越。中国负有改造国际体系的天然使命,只是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不得不韬光养晦。实力一旦充足,大国崛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大国崛起的目标是恢复天下体系,其标志就是周边小国的臣服和丝绸之路的复兴。因此复兴的中国必然会在内亚和太平洋推行扩张性政策,即使一切形势都对它不利。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马基雅维利能力才能实现天下体系的复活,其他的势力或原则都不可能做到,因此中国只能由中国共产党统治。因此大国崛起是中国共产党革命正当性和统治合法性的最终验证,放弃无异于承认自己不仅无权统治中国,而且为篡位犯下了各种大逆不道的罪行。如果这种认知图景是无法改变的,未来的悲剧就是无法避免的,不到资源枯竭迫使它修改认知图景,斗争就不可能结束。在此期间,任何低于彻底投降的任何局部妥协都不可能诱惑中共放弃颠覆和渗透。


中国告别“韬光养晦”


在美国决策者的认知图景中,冷战的胜利一劳永逸地奠定了威尔逊主义和集体安全的基本原则。它不考虑,更不允许世界回到霸权主义和势力范围的旧轨道上。从它的角度看,这种返祖现象正是战争和动乱的根源。在中国决策者的认知图景中,苏联(虽然迟了二十年)的瓦解是中国英明和胜利的证明。它是国民党遗产和苏联遗产的当然继承人。无需忌惮美国以外的任何行为主体。它无意直接挑战新的“老大哥”,但肯定会要求在新的“统一战线”中索取越来越大的份额。从它的角度看,它当初并不打算推翻国民党,只要国民党承认它在抗战中日益提高的地位,最终的决裂也不是它的错;它也并不打算取代苏联的领袖地位,只要苏联承认它在朝鲜战争后日益提高的地位,最后的决裂也不是它的错。它始终不想决裂,但前提是“老大哥”要识时务。如果老大哥拒绝它的要求,它自然会解释成霸道和自私。老大哥提出的意识形态理由,在它看来只能是遁词。它自己经常运用类似的手法,不可能上当受骗。

它在具体问题上能够忍耐和妥协,因为它根本的目标不是钓鱼岛、南海诸岛或台湾。如果当前的博弈对它不利,它当然可以等待更长时间,既然它已经等待了如此之久。然而,钓鱼岛并不比1960年代的珍宝岛、1940年代的淮安和延安更重要。韬光养晦的根本目标是付出最小代价,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地位。任何错误都是具体的、技术性的,因为目标本身没有、也不可能有边界和限度。如果具体的举措成功,旧证明过去的决策犯了过于保守的错误,今后需要更加大胆。如果具体的举措失败,就证明过去的决策犯了过于冒进的错误,今后需要更加谨慎。无论在哪种情况下,基辛格的定理都仍然具有荒谬的真实性:美国的强硬会带来友好和稳定,美国的友好会带来敌视和动荡。如果决裂的危险确实存在,那就最有可能出现在以下的博弈路径当中>>>美国的妥协态度造成了危险的误判,促使中国在错误的时机提出了重新分配势力范围的要求。

中国统治核心决定结束韬光养晦,首先体现为侧翼包围的战略构想。中国自身就是苏联在欧洲失败后,在远东侧翼包围帝国主义的战略产物。中共通过地方军阀、分裂主义和知识分子的统一战线,实现了侧翼包围国民党的布局。中苏决裂后,中国经营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和革命运动,就是故伎重演,企图侧翼包围苏联。今天中国领导人设计了“一带一路”方案,一路是中国到西亚的中亚陆路,一带是中国到西亚的印度洋海路。从经济角度讲,这项计划的荒谬是显而易见的。
“一带一路”涉及的所有地区都具备不宜投资的特征:政局极不稳定,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盛行,基础设施落后,缺乏熟练劳动力。几乎所有的投资项目都会血本无归,很难视为愚昧的产物,因为中国在东南亚和非洲投资,有长期和丰富的经验。这些项目本质上是战略性的,因此经济上的损失并没有超出决策者的预期。计划的成功能够造就小型的朝贡贸易体系,使中国能够通过亏本生意-变相资助,培养一个稳定的卫星国群体,打破它最为恐惧的地缘封锁,将威尔逊体系降格为地方性霸权同盟,然后展开逐鹿中原的游戏。在这场游戏的终点,中国将恢复它想象的“天朝”地位。中国人习惯的术语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精英阶级普遍将这种愿景视为政权合法性的试金石和改革开放的最终目标。因此中国领导人很难在没有遭到明显失败的情况下选择放弃。


中国扭曲的认知结构


问题在于:威尔逊体系的力量就在于普遍性,万国不能片刻丧失罗马-美国的护法者职权。如果美国失去其罗马性,无论原因在于外交问题还是国内的孤立主义,维持远东秩序的一系列俾斯麦式承诺就会丧失可信度。在新的势力均衡体系建立(如果能够建立的话)以前,太平洋战争以前的远东格局势必重演。尽管如此,中国精英阶级仍然非常有可能支持、至少表面上支持这种冒险行动。他们出于政治低能和历史认知的缺陷,已经在类似的不利情况下,为了追求性质类似的目标,支援了蒋介石政府的冒险行径,为自己的毁灭准备了必要条件。中国统治核心由于认知结构和资讯传导管道的缘故,从来不曾正确解读美国的信号。他们与其说维护现实主义意义上的国家利益,不如说维护原有解释体系的完整性。他们拒绝集体安全的基本原则,偏爱势力范围的逻辑,不是因为理解力的缺陷,而是因为不能承受修改认知结构的后果。威尔逊主义要求各主体具备高度的互信,实际上就是要求后者的宪制向合众国看齐。中国统治核心对罗马-美国的宪法仲裁权怀有极度的恐惧,才会将拒绝这种仲裁的特权列为首要的核心利益。

依据传统的国家利益观念,中国的理性决策者肯定会发现,依附美国的利益明显大于建立平行体系的利益。然而,这种情况从未发生。中国决策者如果口头强调理性,实际上就是希望一面发展经济合作,一面建立平行的安全体系。后者肯定会带来更大的不安全,破坏和平和发展必须的背景条件,就像一个人坐在树枝砍树。黄岩岛事件暴露了中国的诡诈,使得美国完全丧失了诚实公正地调解中国-菲律宾纠纷的兴趣。双方分别向美国承诺撤出黄岩岛,然而中国人却在菲律宾撤离后开了进去。这种做法其实在抗战时期和抗战以后发生过多次,绥德和苏皖的根据地就是当时的黄岩岛。黄岩岛在军事和经济上毫无重要性,事件真正的意义在于暴露了北京的心态变化。他们已经丧失了1996年的敬畏,开始把美国看做另一个可以推翻的国民政府了。扭曲的历史认知使他们无法看清大部分蠢人都能看到的格局,陷入国民政府抗战前夜处境的角色恰好就是他们自己。蒋介石在上海扩大战争的决策肯定不是理性的,战争的根本原因在于他的国族构建蓝图。中国现在的外交路线同样不是理性的,原因在于联共布党史和中国革命史的虚构。扭曲的认知结构导致他们在原因、结果和现象之间构建错误的联系,因此一再错误地解读美国发出的善意和公正信号,造成了一种只能依靠暴力有效沟通的局面。

所以,中美两国的利益冲突是一个伪问题。这种冲突如果当真存在,其实不难以类似英法协约的方式解决。真正存在的冲突属于另一种性质:两种无法相容的解释体系都在伸张自己的正义。太平洋也许足够辽阔,足以包容中美两国的现实主义利益。然而地球显得过于狭窄,不能允许两种解释体系同时存在。2008年以来,美国对中国的警惕日益增强。它将中国的扩张主义迹象解释为恃强凌弱,然而这种理解并不符合中国的认知结构。中国与其说针对具体的目标,不如说针对异质的国际秩序。恃强凌弱意味着承认国际秩序,但自己要追求霸权地位。韬光养晦的意思是:帝国主义的国际秩序并不比国民党的宪法秩序、苏联的社会主义秩序更神圣,我方仅仅因为实力不足的缘故予以违心的承认。承认的目的是为了保持和发展自己,成功以后自然没有必要继续承认。进攻如果失败,不能解释为目标错误,只能解释为斗争形势和实力对比的误判。例如:没有估计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漫长和复杂。事实上,中国从来没有承认任何错误。中国只会宣布:某些统战对象(包括国内外的社会和政治势力)应该到革命的下一个阶段再打倒,因此现在打错了,我们必须改正,继续争取他们的友谊。在这种解释体系中,如果中国改变现状的手段越来越露骨,那就证明它认为韬光养晦已经完成了任务,某些统战对象已经失去了继续统战的价值。它修改这种判断,总是在遭到具体和物质的失败以后。
50
分享 2021-04-11

58 个评论

讀完了。我也認為學界低估了中共挑戰威爾遜體系世界秩序的決心。中共整天講「中國與某某之間必有一戰」不是空穴來風。
>> 讀完了。我也認為學界低估了中共挑戰威爾遜體系世界秩序的決心。中共整天講「中國與某某之間必有一戰...

中国其实一直没要隐瞒自己的企图:攻占台湾,掐死日本,将美国赶回夏威夷,夺取亚太霸权。而滚回了夏威夷的美国,再也无法维护美式集团安全体系,就如同折翼之鹰,必然会发展到孤守美洲大陆的地步。
>> 中国其实一直没要隐瞒自己的企图:攻占台湾,掐死日本,将美国赶回夏威夷,夺取亚太霸权。而滚回了夏...


主要是美國的擁抱熊貓派整天大唱特唱「中共無害論」。
>> 主要是美國的擁抱熊貓派整天大唱特唱「中共無害論」。

和平演变,这个政策是参考了苏联解体的--美国对华政策的设计者都是东欧裔,他们的错误是高估了中国的底线和实力(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真正了解东亚洼地的美国高层的数量基本等于零。美国人用东欧裔的原因是他们了解苏东集团,比起大部分其他族裔已经好太多了。事实证明他们绝大部分的策略也是正确的--起码在苏东策略上是完胜,而这对于美国更重要),同时认为韩国和台湾对于中国问题有参考价值aka只要中国出现一个类似韩国和台湾的庞大的中产阶级,自然就会发生民主化运动。同时,中国彻底解体社会结构之后释放出来的散沙劳动力是全球化主义者,尤其是美国全球化主义者享受冷战后30年极大繁荣的基础。这是别国都办不到的事情。因此拥抱熊猫派不惜为此伤害日本台湾等传统盟国。
事实上,美国的统治精英并不比党国内部的那些国师愚钝,至少在零几年tpp推出的时候,就已经识破了党国韬光养晦的真实用心
此外,拜登联合盟友的行动也是出乎意料的高效,无论是他争议性当选的当天多国就予以承认,上任不到三个月美法澳日加英联军就已经在南海军演,我并不认为这只是拜登的作用,把中国封锁在海岸线以内应该是西方诸国的共识
>> 事实上,美国的统治精英并不比党国内部的那些国师愚钝,至少在零几年tpp推出的时候,就已经识破了...

是这样的,我前几天偶然翻到一篇文章,是2000年的时候出品的,叫做2020年的美日同盟,里面对于美日关系的走向和日本的某些趋势的预测居然与现实完全吻合。
支那亡美之心昭然若揭

那我們就把支那給亡了
没看原文,这种常识也要这么长篇大论来分析吗?

我还以为所有国家在有可能的情况下,都会追求霸权,当年的霸主英国、荷兰、西班牙,从土地和人口来看,都和现在中美体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都创造了几代日不落帝国的霸权呢,中国如果有机会,肯定会谋求霸权,什么和平崛起,骗鬼的啊。
这还用论证?常识啊!
中国历史以来哪个朝代不追求霸权? 只是中国比较优先搞陆上霸权,从统一思维来看本来就是一种区域霸权行为,透过侵略 同化 把亚洲大陆这么多民族 地区 统一成中国,各朝代分分合合战争死了多少人? 奴役了多少百姓,所以说中国也是全球移民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与国民党苏联不同的在于,中国错误地认为美国是世界霸主,打倒美国就能称霸世界,而事实上,美国只是欧美资本主义麾下的最强壮的打手,英法德日澳等同理。

中国天生是欧美资本的敌人,欧美资本家绝不可能允许一个专制政党凌驾于自己之上,毕竟一个主张逆全球化的川普他们都无法容忍,更不可能容忍共产党称霸。
>> 与国民党苏联不同的在于,中国错误地认为美国是世界霸主,打倒美国就能称霸世界,而事实上,美国只是...

跟您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中国的错误在于不承认罗马世界,实际上欧洲日本在这几十年来已经证明,他们都要向美国低头。所以说世界已经罗马化了。
追求霸权,是每个独裁者的梦想,没什么好说的。

      具体到当下的匪共,包子上台,风云突变,一改韬光养晦的祖训,大打战狼牌,一副硬刚罗马的姿势,似乎山雨欲来,要变天。然而,只不过是一场魔幻的表演,唬人而已。

      在这个网络时代,任何智商正常的人,只要没瞎,就会看到匪共与罗马实力的差距,不客气的说,罗马要灭匪共,和杀一头猪没什么区别。
      匪共那些二代三代,包括包子,智力就算再不出众,也不是傻子,更别说那些从民间爬上去的人精官僚。这些人掌握着普通人接触不到的资讯,对自己与对手的差距,哪怕不能做精确判断,但强弱对比之大,是不可能感觉不到的。两会变成老外家长会就是明证。

    什么匪共争夺世界霸权,说说而已。

    那么为什么还会发展到当下状态?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维稳,做世代富贵的春梦。

      包子上台后,要集权,要连任,要风要雨一路畅通无阻,就没人使绊,其何德何能?  因为包子上台的时候,支那的资源已经开始枯竭,而匪共的消耗越来越大,在可以看见的未来某个时刻,匪共注定将因吸食不到足够的资源而崩溃或溃败,同时wto规定的宽限期也要到了,如果真要执行协议,某个时刻将会加速到来。
    赵家掌权者心知肚明,可又束手无策,只能拖一天是一天。这时包子勇敢站出来,要唱一出大戏,不求改天换命,但求延年益寿。其它赵家人想,行啊,你行你上,黑锅你背!

  然后宰肥羊,战狼出,贸易战,放病毒,一波骚操作。弄得支那粉红高潮连连,被割了韭菜都不觉痛。

这场大戏的目的:

1。赖帐
      按照wto的设计,最多15年的宽限期,匪共就得彻底开放市场。可时间到了,说好的开放呢?其实一开始就没打算执行协议,不过是一个叫花子骗取绅士同情,借了一笔从来就没想过要还的帐而已。

2。极限收割韭菜
     城头舞起战狼旗,然后夹起尾巴街边蹲,在粉红们的高潮中,将支那韭菜的根都刨了,以期尽可能长的续命。

      然后呢?管啥然后,先把头顾了,腚是顾不上了。再说,戏没演好甚至演砸了是水平问题,演不演则是态度问题。

      其实如果真的发神经去硬刚罗马,对支那韭菜来说可谓福报,很可惜九成九的可能是,整个支那被匪共吸干,慢慢溃败,直到最后那根稻草落下。对广大反贼而言,也是种煎熬。
>> 没看原文,这种常识也要这么长篇大论来分析吗?我还以为所有国家在有可能的情况下,都会追求霸权,当...


😄你脑袋瓜子里的常识很搞笑,明显是经年累月被灌输中国共产党历史叙事观的结果
>> 追求霸权,是每个独裁者的梦想,没什么好说的。      具体到当下的匪共,包子上台,风云突变,...

如果中国只追求稳定和谐,就不能解释其在政治上的激进行为,尤其是挑衅其最大盟友和靠山美国。叙事是真的会掐死一个政权的路径的,假作真時真亦假,带入共产党的视角,即使是虚张声势在最后也很有可能演变成殊死一搏。
>> 😄你脑袋瓜子里的常识很搞笑,明显是经年累月被灌输中国共产党历史叙事观的结果


是你自己脑补的这世界存在不追求霸权的强国。真实人类的历史里没出现过这样的国家。
>> 如果中国只追求稳定和谐,就不能解释其在政治上的激进行为,尤其是挑衅其最大盟友和靠山美国。叙事是...



政治上激进了吗?除了嘴炮,做了啥?
贸易战是不要脸皮赖账,不得已,并不是没事找事挑衅罗马,
放几架老掉牙的靶机隔着几百里绕着台湾转个圈?
对比罗马侦察机抵近飞行,军舰直接从匪共宣布的领海开过,屁都不敢放,
夹起尾巴街边蹲的本性暴露无遗.
不要看它说什么,要看实质做什么.

最后假戏真做的可能不敢说没有,但概率不大于百分之一,谁也不能保证戏一定不会演砸啊.
>> 如果中国只追求稳定和谐,就不能解释其在政治上的激进行为,尤其是挑衅其最大盟友和靠山美国。叙事是...

前提是现在的美国真的还强大到足够做中国的靠山。
从习近平的角度,他一定是认定了美国是纸老虎,金融危机和疫情暴露了美国外强中干,现在是他动手的时候了。
美国到底是真老虎还是纸老虎,看来只有打一仗才知道了。毕竟1914年的时候没人预料到看似强大的奥匈帝国居然打不过小小的塞尔维亚,1940年的时候也没人想到法国居然六个星期就被德国灭国了。希特勒的伟业说不定真要被习近平复刻
>> 没看原文,这种常识也要这么长篇大论来分析吗?我还以为所有国家在有可能的情况下,都会追求霸权,当...


你这个是一种典型的国家主义的逻辑,实际上是一种非科学的诡辩。国家不是一种有独立意志的理性个体,本质上是一种仲裁公意,众意以及个人权利的工具。而如果认为国强必霸,则是把国家神格化作为一种最终价值存在去认识的,自然的也会认为国家是一种有自我意志的独立理性个体,国家会不受控制的去主张自己的存在,将追求自己的权力最大化作为自己唯一的目标。这显然不科学,因为国家并不是存在意义哲学上的某种独立意志个体。打个比方,菜刀会主张自己的权力最大化吗?只有信奉国家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独裁者及暴民才会利用国家这一工具去主张自己的权力最大化诉求。实际上这是一种法西斯主义的诡辩,逻辑上有漏洞。
此外这也完全不符合历史经验。美国就是个典型的国强了也未霸的典型。美国在国际上首次大规模的进行干预是一战,在一战以前美国已经是世界经济第一的国家了,但是美国没有急于称霸,一战后美国反而重新退回孤立主义的状态。一直到二战后,出于对苏联冷战的需要,美国才被盟友们推上的盟主的位置。要等到苏联解体后,美国才开始自己的霸主之路,这离美国成为经济第一都快过去一个世纪了,美国有国强必霸吗?有急于国强就霸吗?显然没有
还有,国强必霸的最大错误是假定了国家对外思想只有一种思想,但实际上不是独裁专制国家,对外思想往往是多种且互相矛盾的。还是以美国为例,美国对国际关系有四种主张:1,威尔逊主义,其实就是美国的理想主义外交,典型就是威尔逊总统和罗斯福总统。主张一个基于英美自由宪政主义和多元主义价值观为基础的,强调集体配合,共同安全,多边合作的宪政化和规则化的国际社会,强调公理大于强权,公理大于利益。强调国际仲裁和美国在仲裁中应该主持公道。美国从二战后基本上走的是这条路。2,华盛顿-杰弗逊主义,即所谓孤立主义。这种思想在二战前长期主导美国的对外政策,华盛顿就主张美国不应该去搅和欧洲事务的浑水,只需在美洲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杰弗逊更进一步,认为美国是山巅之城,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最大的职责是照看好美国人民们,保护我们美国的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不受外界打扰,山巅之城永远的孤立于世界上熠熠发光是最好的。3、汉密尔顿主义,这种主义非常接近现实主义,但不完全相同。它主张美国的外交应该以美国的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为首要最求,有利益的事情就去干,这个思想可以说在美国的外交事务中一直有重要地位,但是这种主张并不是追求霸权。4、杰弗逊主义,这个主义主张美国应该在全世界不懈的推广自己的民主制和价值观,必要时辅以军事手段,必须让美国山巅之城的光芒照耀全世界,让全世界都以美利坚为范本去改造自我,这是美国的昭昭天命。这种思想的确有明显的霸权思维,但是在冷战以前都不是美国主要追求。1812年第二次独立战争可以认为是美国贸然推行这种政策的后果,结果美国大受打击。此后美国在对外政策上鲜有这种做法,直到冷战后期里根总统提出推回政策后,美国才再次在全世界强力输出民主制度和价值观。
这四种主张,孤立主义显然和杰克逊主义冲突。汉密尔顿主义又和威尔逊主义冲突。所以举国一致追求霸权并不在正常的民主国家里存在。
>> 你这个是一种典型的国家主义的逻辑,实际上是一种非科学的诡辩。国家不是一种有独立意志的理性个体,...


美国没有国强必霸?

“长臂管辖”这种东西,全世界除了美国谁敢实行?全世界又有哪个国家没权力实行?美国能生产一切东西吗?能掌握全人类所有的专利吗?就算你是世界最强国家,总有一些东西你生产不了吧,总有一些专利你不掌握吧?但为什么只有美国有能力并且实际实施长臂管辖?这不是一种霸权?

霸权不是什么不好的事,美国有霸权其实是一种恭维呢,如果你连美国有霸权这种事实都不承认,那咱们也没什么可聊的了。你高兴就好。
>> 美国没有国强必霸?“长臂管辖”这种东西,全世界除了美国谁敢实行?全世界又有哪个国家没权力实行?...


所以这为什么又到了长臂管辖上了??我有说美国现在没有霸权吗?要是你觉得阅读是很难的事情,那也不为难你。毕竟我写了这么多东西,你眼睛里就冒出个长臂管辖?您真厉害。
>> 美国没有国强必霸?“长臂管辖”这种东西,全世界除了美国谁敢实行?全世界又有哪个国家没权力实行?...


   我也没说霸权不是什么好事,可是霸权国家显然性质不同,所以霸权的后果有好有坏。而且国强必霸的说法显然遮盖了不同性质的国家带来不同霸权的后果的问题,这种说法并不是什么好的理论。否则按此理论,苏联的世界苏维埃联邦和美国的英美宪政自由主义世界并没有什么区别。
 Hans Morgenthau是经典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集大成者。他在《Politics among Nations》中,特别强调政治与经济的分野。他甚至不无刻毒地说,最有沙文主义倾向的一般是一国中较穷较无地位的人,因为这些人在社会中缺乏权力,所以需要将追求权力的心理投射到国际关系中。但是Hans Morgenthau的理论存在一个大问题,即“国家追求权力的最大化”几乎被他视为一个公理。但这个公理又说不上有什么依据,甚至谈不上能够证伪,最后只能诉诸“人性皆如此”。
这个问题就说明了什么,说明一个国家随时都在追求自身的霸权,即自身的权力最大化和存在最大化是一种似是而非的伪命题,根本不是什么科学理论,经验都谈不上。一个国家在有适合的条件下就会追求霸权,那什么条件适合?该国的国家性质是什么,该国的国家制度是什么,国家的价值和目的是什么,这些问题和条件都没用得到很好的回答,如何就能一口咬定国家有合适的条件就会追求霸权?
历史经验的看,日本德国当年贸然的发起世界大战谋取霸权,那个时候的世界局势和条件就对德日有利吗?适合吗?那为什么德日和西欧在二战后再次经济崛起后未在有谋取霸权的举动?如今中国也在疯狂的不顾一切的来谋取世界霸权,那什么条件符合了中国的霸权需求,GDP第二吗?那如果按此逻辑,美国在1894年以后工业产值已经超过英国,1913年的时候美国的工业产值更是占世界的38%,几乎可以力抗整个欧洲,为何一战的时候美国不跳出来和欧洲对抗来夺取霸权?为何帝国主义冲突却是在英德之间,而不是英美之间?
>> 所以这为什么又到了长臂管辖上了??我有说美国现在没有霸权吗?要是你觉得阅读是很难的事情,那也不...


如果你承认美国有霸权,那就证明了我说的国强必霸在美国身上也适用。我不知道你在反驳什么?
>> 前提是现在的美国真的还强大到足够做中国的靠山。从习近平的角度,他一定是认定了美国是纸老虎,金融...

白人不见得 永远那么强大,日本当年 也把 英国打得落花流水。攻陷在远东所有的英国殖民地,美利坚为首的西方,玩金融玩得太久了,根本没有工业生产。这样子 就很容易从真老虎沦落到纸老虎
>> 你这个是一种典型的国家主义的逻辑,实际上是一种非科学的诡辩。国家不是一种有独立意志的理性个体,...


这个有点胡扯了……一战之前美帝是世界经济第一的国家?

1913年的gdp网上可是查得到的,英帝第一啊…… 顺便说一句,1913年连中华民国的gdp都世界第三了……

一战到二战实际上是美帝赶超英帝的一个过程。但直到二战,美帝也没有对英帝形成绝对的优势,最后帮助美帝达成这个目标的,是纳粹德国。
>> 如果你承认美国有霸权,那就证明了我说的国强必霸在美国身上也适用。我不知道你在反驳什么?


他的意思是,美帝没有在取得霸权优势的情况下立刻称霸。

但事实是,美国在二战结束之前相对于英国并没有碾压性的优势。在二战之后,相对于苏联,也没有碾压性的优势。

美国针对全球形成碾压性的优势恰恰是在苏联解体之后,你看,它立刻也就称霸了。
我認為完全不是,支共和蘇共一樣,追求宏大述事,蘇共目標解放全人類,支共話術是中國崛起,回到幾千年原有的位置上

簡單而言,國民越慘,生活質素越低,越需要宏大述事麻醉心靈,越是追求霸權,離死越近,反倒日本台灣新加坡澳洲新西蘭加拿大之類小確幸可以維持社會穩定

支忽ers瘋狂暗示,民粹(民族主義)是毒品,劑量越大越刺激,過後越空虛,越麻目,對社會機制破壞越強,離死越近
>> 他的意思是,美帝没有在取得霸权优势的情况下立刻称霸。但事实是,美国在二战结束之前相对于英国并没...


我懒得看他絮絮叨叨说那么多,我的观点很简单,任何国家如果有称霸的能力,都会追求称霸。他说了半天也没举出什么反例…………
>> 这个有点胡扯了……一战之前美帝是世界经济第一的国家?1913年的gdp网上可是查得到的,英帝第...


工业产值,我可能没表述清楚,而且你这个GDP是按平价购买力算得吧?
>> 这个有点胡扯了……一战之前美帝是世界经济第一的国家?1913年的gdp网上可是查得到的,英帝第...


一战后实际上美国和英国就已经平起平坐了。1913年后英国连GDP也被美国超过,1918年后美国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金融中心也开始从伦敦转向纽约。《五国海军条约》以后英国皇家海军实际上已经放弃对他国海军的绝对制海权优势。并且标志着英美海军对等。等到二战的时候,实际上美国的实力已经超过欧洲各国,英国只是依靠其广阔的殖民地苦苦支撑,否则英国为何连对希特勒都感到力不从心,奉行绥靖政策?
有些人还认为,美国在一战和二战期间的孤立主义是非常错误的选择。比如金德尔伯格认为,20世纪30年代的灾难起源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全球最大强权,但又未能像英国一样承担起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责任。美国尽管取代英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但未能接替英国扮演的角色,结果导致了全球经济体系陷入衰退、种族灭绝和世界大战。对全球化而言,就缺少了全球公共品的提供者。
>> 他的意思是,美帝没有在取得霸权优势的情况下立刻称霸。但事实是,美国在二战结束之前相对于英国并没...


但是问题是你觉得现在中国对美国有绝对优势吗?他就不想称霸了?苏联对美国也没有优势啊,难道苏联不是从建立的那天起就想着把赤旗插遍全球?称霸与否与国家实力有必然联系吗?或者为什么国家都是以称霸为必然的最终追求?
>> 但是问题是你觉得现在中国对美国有绝对优势吗?他就不想称霸了?苏联对美国也没有优势啊,难道苏联不...


当然没有,而且我也不认为土共在追求全球霸权。土共充其量现在只是在追求区域霸权而已。

苏联的把红旗插遍全球更大程度上是意识形态的说法,输出革命和称霸是不同的。
>> 我懒得看他絮絮叨叨说那么多,我的观点很简单,任何国家如果有称霸的能力,都会追求称霸。他说了半天...


其实只是手段不同。

《罗德岛战记》里贝鲁特王说得好:统一和征服,归根结底是一样的。
>> 当然没有,而且我也不认为土共在追求全球霸权。土共充其量现在只是在追求区域霸权而已。苏联的把红旗...


不同国家的性质会一样吗?性质不同当然会影响其对霸权的理解。霸权在近代以来如何会跟意识形态不挂沟?美国认为向世界输出民主和威尔逊主义是霸权,列宁-斯大林主义的国家会认为输出世界革命是霸权,原教旨国家认为消灭世界异教徒是霸权。如果世界各国都只有一种霸权,那还争霸干啥?
至于你现在都还认为ccp不追求世界霸权,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只需要争夺区域性霸权,如何解释ccp近年来政治再度激进化,斯大林化的表现?尤其是ccp大举向亚欧大陆渗透,并且对美国和其盟国开战的行为?中国事实上已经是东亚最大的力量了,保持好现状足以维护所谓的地区霸权,何必把事情搞这么大?
>> 其实只是手段不同。《罗德岛战记》里贝鲁特王说得好:统一和征服,归根结底是一样的。


最有意思的是,本来是讨论国强必霸是否成立的问题,在你这被偷换成国强不强,是不是意识形态,又或者只是区域霸权的问题。
别的不说,一直认为国家有条件称霸便必然称霸的观点,一点都不新鲜。就是所谓的新现实主义或者进攻性现实主义的观点。但是这个观点显然早就无法解释近代国际社会尤其是二战以来的历史。这个观点要成立,要满足几个要素:1、国际社会处在无政府的丛林社会状态。没有任何国际法概念2、大国之间永远在尔虞我诈的战国状态,只想着把别国搞死,把自己搞大。3、所有国家都把权力最大化和自我存在最大化作为唯一诉求乃至最终诉求。4、世界上小国是无足轻重的,大国操纵一切。
问题是,这些要素本来就是有待于证明或证伪的,但是进攻性现实主义者却当作一种先验性的普遍原则来作为理论支点进行论证。一旦论证有漏洞,便只能说人性如此之类的话。这种现实主义其实和霍布斯乃至法家的观点是一样的,基于性恶论乃至性极恶论出发的。但人是不是天生性恶还有待论证。结果就是,这种霍布斯主义的观点,结果只能是彻底的虚无主义化,唯利是图,要不就是呼唤利维坦乃至施密特的“绝对至高的最后决断者”的出现。
如果一国内部信奉这种霍布斯主义,结果只能是秦政是合理的,极权专制是合理的。宪政民主必须屈服于最高领袖的意志决断之下。如果国际间只信奉霍布斯式的现实主义,结果就只能变成自我实现式的预言和国际法西斯化。
现实主义理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预设了一种非常阴暗乃至悲观的人性观或者说普遍原则,并且把现实中实证得来的部分事实当作了普遍事实。结果现实主义变得不再现实,陷入了循环论证和期盼自我预言的实现的方式来证明其合理性,这是我不认同所谓的现实主义理论的原因。
>> 不同国家的性质会一样吗?性质不同当然会影响其对霸权的理解。霸权在近代以来如何会跟意识形态不挂沟...


东亚最大的力量,连第一岛链都无法突破?这未免矛盾吧……

土共也许是有心追求全球霸权的,但现在,作为一个连第一岛链都还没有突破的国家,只能说是在追求地区霸权。真的要说追求全球霸权,等台湾被拿下了再说吧。虽然说,我同意如果土共顺利拿下台湾,冲出西太追求全球霸权几乎是必然的事情了。依然,现在来说,这只是设想,不是事实。
看来或许要到了海外华人失去统战价值的时候了,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免得被中共继续绑架。
一年多以来去中国签证的严格其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现在基本已经放弃没有中国籍的华人了。去统战这些基本就是叛徒的,还没有吸收资本主义世界的叛徒来的方便。再往下就是那绿卡的中国人,有居留权的中国人,讲人权的中国人,这些人都会被确认没有统战价值,也就是都会被打倒以至于被消灭。
>> 东亚最大的力量,连第一岛链都无法突破?这未免矛盾吧……土共也许是有心追求全球霸权的,但现在,作...


我是服了你和楼上那个什么天下无贼了。那哥们属于你说什么我就是不听,反正我永远伟光正的典型。你是打岔搅混水的典型。我问你国强必霸是否成立,你永远能转移话题到这个国不够强,要不就是区域霸权就不是霸权,要不是这只是说说而已,他又没付诸行动去称霸等等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上。不知道你认为的国强是什么?统治全宇宙吗?区域霸权就不是霸权了?谁告诉你的?你从来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就会打岔,怎么,来和别人随便抬杠很有意思嘛?
>> 和平演变,这个政策是参考了苏联解体的--美国对华政策的设计者都是东欧裔,他们的错误是高估了中国...
和平演变从来没有成功过,苏联也不是因为和平演变解体的。而是因为美国打压油价,导致自己的外汇储备崩溃,而苏联又是个高度依赖外汇美元,来进口粮食和各种技术的国家。
在外汇储备崩溃后,苏联卢布也跟着崩溃了。各种物资短缺经济崩盘才是导致苏联解体的直接原因,而不是和平演变。
一个在历史上对共产主义国家从来没有成功过的政策,美国自然也不指望能通过和平演变成功瓦解支共。
美国打的应该是另一个主意,把你国拉进全球资本市场等于也给你国埋下了经济危机的伏笔,然后美国指望未来发生的经济危机反过来冲击你国政府倒逼你党改革。
南美的众多军政府,与苏联,其实都是这么倒台的。
现在差不多正是这个时间点,但是让美国没有预料到的是——你国在面临经济危机的威胁前,并不试图选择改革,而是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即试图对外扩张转移自身的矛盾,并且在国内急速左转再列宁化压制矛盾。
(当然,也不能说美国没预料到,在美国智库人士乔治弗里德曼于2008年的预测中,他就提到过,在未来面临经济问题的时候,“效仿毛泽东”可能将是你党的解决方法之一)
>> 和平演变,这个政策是参考了苏联解体的--美国对华政策的设计者都是东欧裔,他们的错误是高估了中国...

共产主义国家和大部分专制国家最大的特点就是——外强中干。
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比欧美这些动不动白左上街闹事,白右到处枪击,顺带民众们日常烧教堂砸雕像的国家“稳定”。
但实际上这种“稳定”恰恰是最不稳定的表现。一百次全国大游行都对美国造不成什么影响,而一次全国大游行几乎就可以要了大部分共产主义国家的命。
他们对游行的控制,思想的压制,维持表面上一片安静的“稳定”,恰恰是自身脆弱,承受不起一点“不安静”的体现。
民主国家可以左右两党来回背锅,各种民间自治团体和地方分权作为社会压力的缓冲而存在,并且定期用各种方式“泄洪”。所以在一次次经济危机和内在压力下都能安然平稳的度过。
而共产主义国家和独裁政府实际上拥有大部分权力的同时也承担了社会大部分仇恨。环境顺风还好,一旦环境开始逆风,平日里被暴力压制住的社会矛盾就会瞬间爆发出来,缺乏中间层和泄洪能力导致仇恨全部指向唯一的目标——政府,并要了它的命。
小粉红经常说你党的合法性建立在经济增长上,这其实意味着他们内心也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党“合法性”其实是极度脆弱的,经济稍微逆风就会丧失掉。
因此对于美国的政策来说,让你国进入wto更像是试图为你党制造未来的经济危机的行为,从而温和的让你党以南美军政府或者苏联的方式体面的下台。避免如果在八九十年代恶性爆炸形成难民潮的情况。
谁想到你包不吃这一套。
而小粉红认为美国衰落严重,除了你党刻意引导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本能的以你支的环境去理解美国。自然会想:在我支一次大规模游行,我党基本上就撑不住要完蛋了。美国游行上街都闹的这么厉害,不是衰落不是药丸是什么?
难得的真知灼见。刘先生现在似乎把这么直白的话留给付费用户和咨询业务了。
其实美国对共产党是非常警惕的,和纳粹没什么两样,90年代后能容忍中国我认为是在下大棋。
>> 和平演变从来没有成功过,苏联也不是因为和平演变解体的。而是因为美国打压油价,导致自己的外汇储备...

美国及其盟友用了很多手段拖垮苏联,如你所说,能源政策和汇率政策是重要的部分,还有一个就是很多人忽视的事情--越战。可以说越战成功拖垮了社会主义阵营。10年越战期间苏联所耗费的资源让他们快速消耗掉了剩余的资源,到了阿富汗战争时代,苏军组织体系解体的现象就已经十分明显了。而对于社会主义国家--这种拥有国家的军队来说--苏联军队的瓦解,就是苏联的瓦解。
xxyxareo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天下无贼 观察
>> 没看原文,这种常识也要这么长篇大论来分析吗?我还以为所有国家在有可能的情况下,都会追求霸权,当...


真的是一有机会就暴露自己的支那人嘴脸
必須要給你按讚!看的出你是真的讀過政治哲學和西方近代史的人,雖然想勸你無須跟腦子一團糨糊又不肯讀書的人一般見識,但若不是你如此認真的想要他們二位多少吸收一點自己腦中從來沒想過的觀點,我們又如何能夠讀到呢?感謝你有理有據的總結,請有空再寫~
Cornelia 回复 xxyxareo 新注册用户
>> 真的是一有机会就暴露自己的人嘴脸

這正是我想說的,這人根本不去讀別人所寫的思想,也不去反省自己腦中不知何時被人灌輸的固化思想,上來就直接一竿子打倒,不屑一顧的說「你這種思想還有必要講這麼多?老子早就知道了!」殊不知,劉的內文完全不是說中國追求霸權,而是基於錯誤的歷史認知圖景,試圖恢復與西方現行秩序不同的天下敘事。他本身就理解錯誤,後面的tongbill駁斥之,他也一樣回應以「老子不屑讀你那些裹腳布」,無須與此類人交流思想,因為他們只想要自己腦殼中的屎被其他人認同。
>> 必須要給你按讚!看的出你是真的讀過政治哲學和西方近代史的人,雖然想勸你無須跟腦子一團糨糊又不肯...

油管有刘仲敬的官方频道,像这样精华的论述有很多,例如042,104和105期
…当年我拿国民党的钱,然后反咬国民党一口;拿了苏联的钱,再反咬苏联一口。我都已经干过两次了,对你美国还要干第三次,难道我不能给你这么干么?当然,从第三方 — — 比如说从火星人的角度看,那就会觉得一为之甚,岂可再乎。当叛徒这件事情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干任何事情都没有比当叛徒更危险。你当叛徒当得太多了以后,你早晚要完的。照共产党的历史解释,是因为它无比地英明而且代表了历史必然性。它这样三级跳,第一跳,背叛国民党,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大军阀;第二跳,背叛苏联,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大国;第三跳,背叛美国,岂不是要称霸世界了?但是它很可能就完在第三跳上面了,因为第一跳背叛国民党是因为背后有苏联和国民党打日本的缘故;第二跳背叛苏联而没有被苏联做掉是因为有美国卡住苏联的缘故;第三跳背叛美国以后,它能指望谁来卡住美国呢?

[36:10]按照共产党的叙事体系,这都是它的英明所致,但是比较客观的历史学家会认为:共产党背叛国民党以后之所以没有被国民党杀光,主要是因为苏联人和日本人,如果世界上既没有苏联又没有日本,国民党像是凯末尔那样没有外患、全心全意杀共产党的话,共产党眼看就要被他杀光了,抗日战争使共产党绝处逢生;然后背叛苏联以后,中国跟苏联在东南亚、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砂拉越、乃至于拉丁美洲、安哥拉这些地方都在进行一系列博弈,每一次博弈的结果都是中国全军覆没,苏联差一点就要核平中国,但是这时候美国人跳了出来,不准苏联人这么做,于是中国在美国搞垮苏联的过程中间又发了一笔横财。这每一次都是因为,它起的作用都像是非洲草原上的鬣狗一样,别的野兽杀了猎物以后,它出来捡剩的。但是因为原先它是贫下中农和无产阶级的缘故,这点剩饭对它来说已经是发了大财了,所以它就觉得自己非常英明。
>> 主要是美國的擁抱熊貓派整天大唱特唱「中共無害論」。

拥抱熊猫派不久的将来必自食恶果,而且很有可能是无力回天的恶果
>> 必須要給你按讚!看的出你是真的讀過政治哲學和西方近代史的人,雖然想勸你無須跟腦子一團糨糊又不肯...


谢谢鼓励,以后有时间尽力。品葱被攻击后,我大量的写作都不见了,很无奈。
>> 一战后实际上美国和英国就已经平起平坐了。1913年后英国连GDP也被美国超过,1918年后美国...

20世纪灾难的直接制造者当然是苏联,20世纪是苏联的世纪。没有苏联的话一切都不会发生。而苏联的诞生,是一战的直接后果。美国有什么理由为了什么特兰西瓦尼亚和苏台德作战?结果就是,二战爆发了,美国不但要为了捷克作战,后来还要收拾残局,为韩国作战,为越南作战。世界体系一步步扩大,带给美国的是巨大的负担。
>> 20世纪灾难的直接制造者当然是苏联,20世纪是苏联的世纪。没有苏联的话一切都不会发生。而苏联的...



20世纪是革命与战争的世纪。苏联和共产主义运动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幕。不仅有历史上第一个现代极权主义的国家苏联,以及它推动的国际共运,还有而后不久的法西斯运动。但是,吊诡的是,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法西斯主义,他们都是漫长的19世纪的产物,是大英帝国和平治下的产物。所以,历史的祸根往往都是在不经意间种下的。现在中国危害全球,同样也是美苏冷战末期的错误选择所造成的,历史有时候真是不断重复的悲剧。
至于美国的悲剧,是世界帝国逃脱不了的宿命和结局,谁也没办法。
>> 20世纪是革命与战争的世纪。苏联和共产主义运动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幕。不仅有历史上第一个现代极...

结论实际上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是无法实现正义的。西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纳粹就是最后一次,犹太大屠杀就是唯一的,以后再也没有了--以至于巴尔干的种族屠杀让西欧人惊掉了下巴。更不要说被他们选择性无视的各种第三世界惨祸。自从世界秩序出现之后,世界秩序的挑战者不断在产生,翻新,阶级不断在流动。而且纳粹之所以能够大屠杀,恰好就是现代性的关系。20世纪的种种惨祸,实际上反而就是进步的一个副产品。而全球化也不是第一次,美国也不是第一个全球化帝国。
的确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人类能做的只有敬畏。
>> 结论实际上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是无法实现正义的。西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纳粹就是最后一...


深表认同
>> 深表认同

感谢认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25
  • 浏览: 1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