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习王关系看中共党派纷争

一、引言

  近一段时间,习近平和王岐山关系可谓是众说纷纭。有人认为二人已经决裂,有人认为二人关系依旧稳固。鉴于此,笔者通过各个方面的研究和思考,以此文给各位读者呈现出一个比较完整的习王关系,供各位思考分析。不过在正文前,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首先,这篇文章不是一篇八卦文章,也不是一篇爆料文章,文中所引用的事实都是网络上普遍流传的,不存在任何小道消息。其次,笔者不掌握比他人更多的内幕消息,因此本文的风格是通过逻辑分析和历史事实来佐证观点,阐明局势。最后,本文的立场,是建立在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关系出现裂痕之上而展开论述的。如果有人坚持认为习王关系根本不存在破裂,那请不必看这篇文章。如果有人不知道习王关系产生了什么问题,那请去网上寻找相关分析报道,本文在这方面不提供具体论述。
  此外,关于文章篇幅的问题我也想多说几句。之前总有人觉得我的文章应该缩短篇幅,便于阅读,可实际上并非那么简单。因为本人的性格就是喜欢把一段时间内的思想汇总加工后再来阐述。如果我想到什么说什么,那这篇文章完全可以分成多个部分来发表。但我却倾向于厚积薄发,而不是一吐为快。再者,我写这些文章也不是为了刷流量,文章写的长一点,可以把一些庸俗短潜的人过滤掉,能读完的人,想必都是有一定耐心的。与其让大量的人像吃快餐一样看完我的文章,我更希望让少数人细细品尝。
  不过,为了考虑读者的需求,本人对于这篇文章也做了加工处理。文章中每一段开头都有反映此部分主旨内容的小标题,读者可以根据小标题来决定应该精读还是略读,或者是不读。退一万步,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读那么多,那就翻到最后面直接看结论好了。
  以上就是本文的引言,也可以看作是阅读须知,希望各位在阅读正文时能够有所思、有所悟。


二、中共派系的转变与习王关系

  中国历史的王朝兴衰中总是有这样一个规律:贤臣打江山,小人治江山。在政权尚未建立,或者急需巩固和发展时,统治者选贤任能,有真才实干之人掌握权力,把持朝政。但到了政权相对稳固之时,贤臣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转而小人当道,天无英才,使竖子成名。
  以中共党魁毛泽东为例,其人在抢夺政权之时周围不乏高人,左青龙右白虎。有陆定一、胡乔木之辈编理论、撰文章,以笔杆为枪,蛊惑人心,决胜于字里行间。有刘少奇、周恩来安全党、清政敌,治左右之臣,巩固权力,绝内政之忧。有林彪率千军万马,战必胜、攻必取。可坐稳江山之后,毛却让这批开国功臣如走马灯式的倒台落马,身败名裂。或饥寒交迫死于开封地下室,或机毁人亡在蒙古温都尔汗。与此同时,毛转而扶以四人帮上马,组文革极左派,一时间思想文痞登场,政治流氓横行,且大行其道,国人深受其害。
  千百年来,神州大地虽不乏另起炉灶、改朝换代,但结果总是重蹈历史覆辙、在相同的道路上循环往复。中国人自古以来重视从历史中汲取经验,以铜为镜、以史为鉴。可最终却只能于表面修修剪剪、缝缝补补,本质上却还是一如既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断地重复同样的错误。究其本源,这归根结底是封建王朝统治者退化的表现。没有基本的民主和自由,权力就意味着腐败。统治者虽能浅尝集权之甜,享万民景仰之威,但这旋即也成为了腐蚀他们的催化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仗权欺人,自取灭亡。
  习近平至今以来的所作所为,就是封建王朝统治者退化的缩影。习在上台之前没有自己的派系,因此在他上台后,若想要站稳脚跟,有所作为,则必须得到中共内部一些强有力的派系的支持。否则只会步胡锦涛之后尘,做儿皇帝还险些丢了性命。
  支持习近平的派系大体上可以分为改革派和红二代,当然二者之间也有所交互。红二代指的是中共体制内的权贵阶层,即靠着父辈的地位世袭了各种特权的群体。改革派有双重含义,一方面指的是中共体制内外倡导政治上民主公开,经济上市场主导,思想上自由开放的开明派。改革派的另一方面指的是对中共现状有所不满的一批人。例如在江胡时期仕途不佳、在利益分赃中没有捞到好处、或者是对江胡的派系有不满的官员。这批人希望的“改革”没有什么思想上的高度,基本就是想通过改革满足自身的利益。以上这两大派系对习近平的支持,既有他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的“血统论”作怪,也有因为当时习近平内敛、和气、平庸的特点所致。
  王岐山其人,长期主持经济工作,站在改革开放前沿,有不少改革派色彩。同时是姚依林的女婿,有部分红二代血统。具有改革派和红二代的双重因素。王岐山是支持习近平两大派系的代表人物,其当初支持并辅佐习近平绝不是偶然。研究习王关系,我们既要看到习王关系本身,也要观察整体上的派系变动。大多政治评论家倾向于以各种政治指标评析习王关系,例如王岐山有没有出席习近平召开的会议、王岐山露面程度是否频繁、习王同框出境的场合多不多。这些指标对于习王关系而言确实重要。但是,从大的角度上看,习王关系出现松动是与习近平与越来越任用那些吹牛拍马之辈,越来越全面左倾倒车同时进行的。也就是说,习近平改变了自己的攻守之势,从原来的打江山逐步退化到现在的坐享其成,宁可任用吹牛拍马之辈也不用王岐山这样的所谓“贤臣”。同时,习近平在自己全面掌权后,也开始忘了初心,把当年打天下的战友伙伴弃之不用,效仿毛泽东建立自己的统治小集团。
  综上,笔者认为习王关系大致从十九大开始由盛转衰,其背后的政治逻辑是前文提到的“贤臣打江山,小人治江山”,归根结底是封建王朝统治者退化的现代翻版。如果习近平和王岐山只是单独地显出疏远的态势,那绝对不足以证明二者关系出现问题。不过习近平在疏远王岐山的同时,所表现出的一系列政治行为无疑代表了他和王岐山所属的派系的政治利益已经走向了截然相反的对立面。他既不能很好的维护红二代集团的利益,过河拆桥,背信弃义。也没有迎合改革派的期望,开空头支票,做虚假宣传。习近平现在能够满足的,也仅仅是其周围那些吹牛拍马之辈的利益。总而言之,习近平和王岐山现今未必走到了决裂的一步,但是他们的渐行渐远,已经是历史的必然了。

三、 习王关系的核心是什么

  中共派系斗争的基本特点是以利益为核心,以意识形态为表现形式。从根本上看,中共派系斗争就是一场围绕着个人和家族的利益进行“你死我活”斗争的一场游戏。中共派系的利益包含着多个方面。既有各大政治势力所控制的财团、企业等方面的经济利益,也有各派系所掌握的官职、权力、部门等政治方面的利益。或者是诸如历史决议评价、新闻报道待遇、公开称呼说辞等意识形态方面的利益。这些互相交织、纠纷的利益因素就是一切派系斗争的起源。但是,从表面上看,中共的派系斗争却以意识形态为表现形式,利益的斗争总是要通过意识形态表现出来。1927年九月,毛泽东在秋收暴动后带着七百多人上了井冈山。同年年底,朱德带着南昌暴动的七千多人也赶到了井冈山。毛见状,马上提出“党指挥枪”。表面上,这是一个党军关系问题,可实际上,这是因为毛见到朱德的部队远多于自己,但仗着自己在党内的资历比朱德老,因此想通过理论手段掌握全部军队的指挥权。
  不过,以利益为核心,以意识形态为表现形式的基本特征却不能解释中共派系斗争的全部。这是因为意识形态在派系斗争中所占的比例大致是随着权力层级的上升递减的,层级越高,意识形态就越是忽悠人民的幌子。因此,解释一些中低层级的派系斗争,往往不能完全从利益的角度解释,越是低层级,就越有可能是单纯的意识形态斗争。比如说在当今中国的舆论和媒体方面,亲美派和反美派的斗争很多情况下就不是利益的斗争,而是一个纯粹的价值取向问题,因为其所处的层级就决定了这一点。再者,人也有自己的情感和抱负。虽说中共总体上是一个以利相交,利尽则散的剥削集团,但中共内部也有少部分人有自己坚定的理想信念。赵紫阳当初一不支持镇压群众,二拒绝检讨。这样对于他自己的政治前途百害而无一利,但正是因为他自身的崇高品德,才导致了他在重大的历史关口面前能够保持晚节,义无反顾地坚持自己的信念。
  分析习王关系,也要从利益的角度来分析,利益是习王关系的压舱石。习王之间的利益纠纷,随着更多资料的披露,一定会是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但是通俗来讲,习王的利益关系就一句话——王岐山给了习近平什么?习近平给了王岐山什么?下面几部分会依次详细说明这个问题。


四、中共派系与习王历史溯源

  从历史上看,习王二人的利益纠纷并不多,二人是不同轨道上行驶的两辆火车,虽有短暂相遇,但无长久交集。有人认为上山下乡时期习近平多次找王岐山借书,二人自小相好。但那时王岐山被下放到西安工作,许多被下放到乡下的人进城都要找他,习近平当时只是跟王岐山有联系的红二代中的其中之一,二人并无特别交情。我们从习王儿时的家庭背景、就读学校,生活环境等也基本看不出二人能够产生特别的感情。此外,二人长大后的仕途也各不相同。除去地域不同的问题而言,王岐山主要主持经济工作,而习近平主要从事党政工作,双方所属于的派系和山头没有什么明显的交汇,二人也没有许多互相提拔以及合作的关系。因此总体上,双方在历史上并没有什么影响深远的恩怨情仇。
  习王在历史上的关系,随着更多资料的披露,确实是一个值得一提的话题。但是我们现在所确切知道的消息不多,一些不可靠的传闻笔者也不想在此阐述,因此对于习王历史溯源也只能做一个大概的勾勒。不过我们倒是可以探讨一下二人的“交情”与后来的习王合作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笔者倾向于认为,习王小时候确实存在一些“交情”,这对于之后的习王合作有一定的作用,但远不是决定性的作用。现在不少对习王儿时“交情”的鼓吹,完全就是中共的御用文人刻意渲染的结果。中共派系斗争的核心是利益,年轻时的交情对于派系斗争的作用实际上并不高,甚至是微不足道。前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高岗的其中一个儿子是习近平儿时关系甚好的玩伴。习近平在1975年也是靠着高岗老婆李力群的关系才凭着工农兵大学生的身份上了清华。但是现在习近平大权在握,也并没有给高岗平反。毛泽东在北京求学之时跟罗章龙关系密切,二人私交甚好,但是毛在发家之后也赫然把对罗章龙的斗争列入党内十大路线斗争之一。红二代孔丹和秦晓因为观点不同在聚会上大打出手,但二人在文革时期却是同甘共苦的兄弟。由此可见,在中共这种党性高于人性的体制之中,年轻时的感情与私交在政治斗争的利益面前几乎是不值一提。
  从历史上看,中共这种对当权者交情的渲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文革初期,中共大力宣传毛和林彪在早年的关系,把林彪说成毛的最坚定支持者。实际上,林彪在早年对毛确实比大多中共高级领导有明显的支持。但事实告诉我们,林彪在1935年会理会议期间曾写信要求罢免毛的军事指挥权,之后在辽沈战役中和毛在四平战役以及攻打锦州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乃至抗命。由此可见林彪对于毛的支持并不是完全坚定,而更多的是一种政治投机。许多人总是宣扬毛和周的友谊。实际上毛和周的分歧远远大于毛和其他中共党魁的分歧。周从出身上看更多的是属于偏向国际派,而毛却属于中央苏区红一方面军的一派。在1932年宁都会议上,鉴于毛在中央苏区肃反的极端行为和其他中共领导人对毛独断专行的不满。周恩来作为毛的上级之一参与撤换了毛的职位,取而代之成为红一方面军的总政委,接过了最高军事指挥权。毛对此事一辈子念念不忘,一有机会就叫周做检讨。延安时代,周恩来又和刚回国的王明打的火热,随后在整风运动中被毛强烈批判,成了错误路线的代表之一,即“教条主义”的最大帮凶“经验主义”。1952年,周和毛在经济建设、土地改革等问题上又产生了分歧,为了制衡周,毛只能召“五马进京”来分化周恩来的政务院职权。

五、王岐山给了习近平什么之一:反腐与改革

  在十八大后,习王二人的关系似乎急速升温,逐步走向合作关系。一般来说,分析家普遍认为王岐山通过反腐帮习近平铲除了异己,是习近平坐稳交椅、走向独裁的最大功臣,因此习王关系稳固如山。这种说法大体没错,但远没有触及到核心。这个问题本质上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王岐山给了习近平什么?”。要分析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搞清楚两点,第一点,反腐在习近平独裁的过程中有多大份量?第二点,王岐山在反腐的过程中有多大份量?
  我们先来分析第一点。凡事不破不立,破和立二者缺一不可。习近平在独裁的路上,不能仅仅通过反贪腐铲除异己,还需在清理政敌后确立一套有利于自己的新体系。很明显,王岐山的职责主要是“破”,在“立”的方面,无论是根据他的职位专长,还是按照中共的组织结构,他都不可能出决定性的力。我们也或多或少的了解到,在“立”的方面,习近平靠王沪宁涂意识形态之纸糊,量产政治包装;依李克强稳定经济,安抚民心,防后院起火;用栗战书拉帮结派,维护一尊,组习家军。
  此外,铲除异己靠反腐不能完全解决。反腐不是上策,因为反腐意味着刺刀见红,是政治斗争的最后手段。在很多时候,铲除异己必须要掌握火候,否则会铸成大错。1965年底的在上海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联合其他中共高级领导解决了罗瑞卿问题。与会者心知肚明,罗瑞卿的后台是贺龙,但当时所有对罗瑞卿的批判到了一定层级就戛然而止。因为毛在当时并没有打算把火往上烧,而是到了1967年看时机成熟,方才下令把贺龙隔离审查,最终迫害致死。同年,武汉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七二零事件。毛巡视武汉时遇到当地保守派士兵和群众的暴动,仓皇坐飞机逃往上海,狼狈不堪。当时中共把此事定义为反革命兵变。按理来说,对这场兵变最主要的负责人应该是当时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但是我们看到,毛当时通过此事深感军中对文革的抵触力量强大,因此并没有公开处理陈再道,而只是把让其靠边站,与此同时却把中央文革小组的三位急先锋——王力、关锋、戚本禹三人打倒,史称王关戚事件。再举两个比较近的例子。第一个是2012年的三一九政变,此事主谋周永康事后被软禁并被公开审判。但是此事的策划者陈昊苏和何光晔只是被简单的予以警告,而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处分。这是因为习近平为了得到党内红二代派系的支持,不想大张旗鼓地处理这两位红二代。第二个是2020年年初政法系统大变动。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被抓,但是也有着许多不良记录和负面消息的前公安部副部长、司法部长傅政华却只是调去了人大法治委员会当闲职,平安着陆。以上也表明了反腐并非一劳永逸之举,过度的反腐反而会引来党内上下的激烈反弹,从而适得其反。
  习近平在排除异己方面,反腐无疑是一大法宝,但另一大法宝则是全面深化改革。改革意味着利益的再分配,习近平的所谓改革,实际上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逐步改组中共的利益分赃结构,把中共的体制改造成有利于他的结构。在组织结构方面,习近平通过担任各个小组的组长,又把一些小组改称委员会,逐步架空了属于李克强国务院系统的许多职权。在法律法规方面,习近平把自己的思想写入党章,并修改宪法取消了任期制,试图把自己的独裁统治合法化。在军事方面,习近平化八大军区为五大战区,搞“麻将改革”,擒“东北虎”徐才厚,捉“西北狼”郭伯雄。铲除军中帮派,削各大地区之山头。并鼓吹所谓“军委主席负责制”,确立自己在军中的绝对权威。而这些至少在表面上也不是王岐山的管辖范畴。客观来说,王岐山的反腐固然帮助习近平走向了独裁。但在习近平修改宪法,不设接班人,搞个人崇拜等具体问题上,我们看不出王岐山在其中出了决定性的力。
  总之,笔者认为王岐山的反腐对习近平而言固然意义重大,但正如毛在遵义会议后夺取了军事指挥权,而后还需通过延安整风夺取党政大权一样。习近平通过反腐清除异己,也只是独裁的路上迈出了第一步,这距离他完全获得独裁大权还有一道万里鸿沟。所以,王岐山不是习近平走向独裁的唯一股东。王岐山至多只是加快了习近平清除异己、走向独裁的速度,但绝非不可或缺。离开了王岐山,习近平以军权为后盾,靠着改革派和红二代的支持,辅之以各种手段,在反腐问题上并非寸步难行。反之,若只靠王岐山的反腐,而不能建立新的体系。习近平会步王莽之后尘,陷入“破而不立”的僵局,进而导致人心涣散、矛盾激化,从而引发更大的问题。


 六、王岐山给了习近平什么之二:中共的组织结构与反腐

  接着上文,我们再来分析第二点,即王岐山在反腐中占多大份量。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非常有必要研究一下中共的组织结构,从组织结构看习王关系。因为反腐一定要有范围,而决定反腐范围的,既有反腐者的个人意愿和政治处境,也有政治组织结构。
  中共的政治组织结构,最通俗、最普遍的说法为三大类,即党、政、军。简要地说,党指的是中共,政指的是政府,军指的是军队。这样的说法基本正确,可是不够深刻。从更具有概括性的角度来说,统治阶级的总和为党,国家机器的总和为政,暴力机器的总和为军。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中共的政治组织结构和通常人所理解和认识的概念有着不少差别,许多体制内的人都一头雾水。党固然指的是共产党,但是中共的所谓党是执政党,是建立在对人民进行统治和领导的地位上才具有意义的。如果中共只是中国的一个民主党派,那么中共的意义和现在完全不同。因此,在中共的组织结构中,党更多的是指从中央到地方各级能够掌握权力运作的党委及党组织,一些零散的、挂名的、不在体制内参与权力运作的党员严格来说不属于党的范畴。因此“党”指的是统治阶级的总和。政表面上指的是政府,但是细究中共的组织结构却不是如此。因为第一,按照中共规定,政府是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最高权力机关是人民代表大会。换言之,政府只是个听令办事的执行机构,并不像民主国家那样掌握特别多的职权。第二,按照一般常识,国家主席与副主席、人大政协,各职能部门、公检法司等也都属于“政”的范畴。然而按照中共的组织结构,这些也都不严格等同于政府。因此,“政”在中共的权力运作体制中指的是包括政府在内的国家统治机器,即党作为统治阶级统治人民的具体工具。“党”和“政”有大量重合之处,但是由于中共的特性,并非人人都可入党,因此政务系统不完全等同于党务系统。对于“军”的定义就相对简单很多,但是笔者所定义的“军”不完全是军队,而是暴力机器的总和。因为中共维护自身统治的暴力机器除了军队,也包括诸如武警、国安、政治保卫局、特务系统等,但这些又不能严格地属于军队。
  搞清楚了中共三大权力体系的运作,王岐山在反腐中的份量大小就显而易见了。习近平的反腐是党政军三管齐下、三路并行,在军队中的反腐力度甚至超越了了党政。王岐山能动到的范围,很明显是党,还有政的一部分,而远远不能触及全部。为什么呢?因为王岐山所任的职位是中纪委书记,按照中共官方的规定,中纪委是一个由党代会选举产生的机构,负责监督党内纪律。政的反腐由最高检进行,军队因为其特殊性,有专门的军纪委进行反腐。也就是说,从表面的组织结构看,王岐山反腐并不是太平洋上的警察。不过事实上,中共由于其黑社会般的帮派体系和潜规则,突破制度的限制是常有的事情。王岐山真正能够管辖的范围肯定也不仅限于党内,一定会或多或少地插手政务和军队系统。但至少从中共的组织结构上看,王岐山不担任军队的任何职务,也不进驻中央军委,由王岐山插手主管军队反腐名不正言不顺,他最多也只能参与策划。而我们也或多或少的了解到,在军中帮习近平反腐的主要是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和李先念的女婿刘亚洲,还有叶剑英的二儿子叶选宁,至今并没有特别多的消息表明王岐山大程度地参与了军中的反贪腐。
  在政务体系中,最高检理应是反腐主力,但由于中共政务系统的成员大都是党员,政和党这两大系统有着不少重合,因此王岐山插手其中一部分反腐也合情合理。但是政务系统中最大的老虎,并不是那些贪污腐败的官员,而是幕后由中共各大政治派系所控制的,在人大、政协,或者各种协会、组织中挂名的企业负责人。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说过,反腐最后一定要动到金融门和资本门,而这其中才是真正的大钱。所以我们看到,从吴小辉到赵薇,从肖建华到马云,从许家印到柳传志。习近平明里暗里地敲打这些企业家,表面上是宏观调控、金融维稳。实际上却是一场在经济领域的排斥异己,借此打击其反对派幕后的经济力量,加强对社会的控制。而在这方面的反腐,王岐山的中纪委就有些力不从心了。虽说有人认为王岐山在担任副总理时有过丰富的经济工作经验,擅长经济领域的反腐。但是经济领域的问题往往联系性很强,稍有不慎就容易造成系统性风险。习近平在这方面的反腐,决不能像在党和军领域的一抓百了,而是要辅之以各种威逼利诱、舆论宣传、政治支撑等手段才能实现。例如对于马云,习近平不能将其一抓了之,因为其公司规模太大,牵扯利益太多,最多只能进行各种限制。
  平心而论,王岐山的反腐对于习近平固然是功不可没,但是反腐中最具决定性的还是习近平的军权以及党政地位。如果没有这些作为后盾,王岐山的反腐就好似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别说是寸步难行,就连拿到桌面上讨论恐怕都无法通过。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王岐山的反腐就是狐假虎威,表面上大家是怕老王的反腐,实际上确是怕习近平的枪杆子。那些刻意夸大王岐山反腐作用,甚至宣称王岐山在反腐中的作用大于习近平的人,要么就是受人指使故意引导舆论,要么就是没有搞懂中共的组织结构。

七、习近平给了王岐山什么?

  前面两部分主要说明了王岐山给了习近平什么,这部分我们来看一下习近平给了王岐山什么。在十八大之前,习近平能给王岐山的十分有限。因为当时二人并没有特别多的合作关系和利益交汇。而且习近平权力不稳固,只能在派系的夹缝中求生存,即没必要也没能力给予王岐山很大的好处。十八大上王岐山任中纪委书记也不是习近平所为。从十八大二人上台直到现在,笔者认为习近平给王岐山的恩惠和利益不多,更多的是出于习近平对王岐山反腐工作的支持,当然这种帮助也是为了习近平自己。
  为什么说习近平给王岐山的好处不多呢?这并不是个人的主观臆断,而是根据历史比较出来的结果。在毛泽东时期,对毛帮助最大的两个人,刘少奇和林彪。毛都给了他们非常多的好处。首先是在职位上把这二人一跃提拔为党的第二号人物,赋予了他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和地位。其次,在宣传上也对二人大加吹捧。1945年中共做出的历史决议中,毛是苏区正确路线的唯一代表,而刘是白区正确路线的唯一代表,其他绝大多数高级干部则是非左即右。1969年中共九大把林彪的接班人地位写入党章,而后又写入宪法修改草案。在毛之后的时代也大致有这样的规律,例如汪东兴帮助华国锋粉碎四人帮,而他由于卖主求荣,随即当上了中央副主席。曾庆红帮助江泽民离间杨家将,组建上海帮,摆脱邓设下的重重包围,而他自己也深受江的信任和重用,至今仍是江派的幕后主使。而我们在来看看王岐山,习近平在职位上没能帮其保住常委,文宣上没有突出宣传王岐山的功劳,经济上对海航蠢蠢欲动。十九大后又贪天之功,把反腐的功劳据为己有,让王岐山几乎全身而退。十九大后总有人认为王岐山名曰退下,实为垂帘听政,不过现在的事实早已证明王岐山有职无权了。


八、王岐山为何没能留任中纪委?

  这部分要重点说一下王岐山没能留任中纪委的问题。不少分析家认为这不是习近平的意思,而是其他高层领导人强烈反对的结果。有人认为党内对王岐山反腐的反对声浪过大,加之到了退休年龄必须下台。也有人认为习的反对派同意推出“习近平思想”,以换取王岐山的下台。不过在笔者看来,王岐山没能留任未必是习近平主动所致,但一定是习近平本人的意愿,绝不是被迫的。
  习近平在十九大时已经基本掌握了党政军系统,权势如日中天,根本没有必要凡事看别人脸色行事,仅凭其他领导人的意见而让王岐山退下。就算是如此,习近平不设接班人,不搞集体领导,修宪称帝这类事情的反对声浪显然更大,对中共的祖宗家法的破坏性显然更强。习近平连这些的事情都敢做,那为什么不敢让王岐山留任呢?若是由于反习派提出“习近平思想”换取王岐山下台,那么先不说这种说法是否正确,这样就证明了王岐山已经沦为习近平利益交换的一个筹码,而不是什么牢不可破的政治盟友了。
  笔者的研究结论是,王岐山的下台是习近平整体政治考量的结果,是习的“帝王心术”。我们前面分析过,王岐山的反腐并非神通广大,实际上是“狐假虎威”,其局限性非常强。习近平在十九大后已经基本做到党政军大权一把抓,对于反腐清除政敌的需求减弱了。而且习近平靠着牢牢掌握军队和政法系统,相比于刚上台时反腐的难度又大大减小了。也就是说,习近平对王岐山的需求程度不像以往那么高了,换掉他又如何呢?再者,中共历来的传统就是推卸责任,代人受过。毛泽东对胡志明说过:下罪己诏的皇帝是要亡国的。独裁者的逻辑就是如此。反腐是习近平执政合法性的最大来源之一,习近平不可能否定反腐,但又不能用力过猛,以致众叛亲离,伤筋动骨。因此只能顺着年龄问题,换掉王岐山安抚全党。这样既能给一些干部制造幻想,也能够避实就虚,巩固实力。习近平深知“枪指挥党”,反腐表面上虽是靠老王,可实际上确是依靠着他自己的党政军大权。因此他的如意算盘是换掉老王堵住反对派的嘴,再开一些政治空头支票改善自己的形象,以此对大多数非嫡系干部搞“统战”。而与此同时,他自己又握有军权的尚方宝剑,也不怕来日重启反腐。
  其次,笔者认为王岐山失宠的最大原因是独裁政治和封建王朝规律的所致,这一点前文也已提到。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历史。在文革时期,毛泽东虽然对一些没有被打倒的开国功臣予以重任。但他心里却很清楚,四人帮等文革极左派才是他文革衣钵的真正传人,那些表面上效忠毛的开国功臣心里早有不满,一旦毛去世他们就会兴风作浪,做“秘密报告”,否认毛的文革路线。因此毛在1970年的庐山会议上开始将矛头对准林彪,随后又对军委办事组穷追猛打,最终借913林彪出逃整垮了林彪派系。1973年又搞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消除藩镇割据,并借批林批孔批周公。同理,习近平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他想必也非常清楚谁才是他真正的朋友,谁才是他习思想衣钵的真正传人。王岐山、李克强等人虽然为习近平立下了大功,但这些人就像林彪、叶剑英、邓小平之于毛泽东一样,“表面喊万岁,背地下毒手”,其内心不可能拥护习近平路线的。这既是由于他们的政治阅历使他们不可能看的上习近平,也是由于他们本人相对丰富的政治资历使得他们也不需要习近平来提拔他们。而对于习近平来说,他独裁称帝最喜欢的,恰恰就是现在这些整天为他吹牛拍马的小人,或者那些地位不高的习家军。这些人由于没有较好的政治资历和职位,只能依靠习近平去提拔他们,所以他们才对习近平衷心耿耿、俯首称臣。
  这样来看,习近平换下王岐山基本上就是历史的必然。如果习近平想提拔重用王岐山,那么十九大恰恰是最好的时机。因为那时王岐山通过反腐确立的余威尚在,国内外舆论普遍看好其留任,只有认为王岐山会升职的,而很少有认为王岐山会下台的。但是事实却告诉我们王岐山并没能够留任,而只是当了一个无实权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让王岐山当副主席,一方面是稳定党内外人心,避免引起习王分裂的猜疑。另一方面则是让王岐山占住副主席的位置,阻止胡春华等接班人选当副主席,稳固自己的独裁地位。

九、结论:习王之争是独裁者末日显像

  众所周知,习王二人确实是有一定的利益交汇,双方都一定程度上帮助了对方飞黄腾达、功成名就。因此二人的关系绝不是一触即溃,可轻易动摇的。但是,从前面的各种分析我们也不难看出,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利益关系十分有限,双方并没有太多的历史溯源,也没有特别深的思想认同。二人的关系相比于出生入死,更像是互相利用,利尽则散。透视中国团队曾经说过,习近平在上台之前没有自己的派系,因此上台之后就只能启用那些江派色彩不明显的官员为他效力。王岐山在习近平上台之初的七个常委之中,是江派和团派色彩都不明显的官员,再加之其本人跟习近平有一定的历史溯源,在政治方面有一定的处理能力,因此联王制江就是习近平的最好选择。而对于王岐山来说,如果他不去帮助习近平或者反对习近平,那么一旦习近平倒台或者大权旁落,无论哪一派最后掌权,那么他都不是最大的受益者,甚至可能是受害者。所以王岐山帮助习近平也有他自己的利益考量,也可以算是一种政治投机。
  习近平总是想学毛泽东当皇帝,那我们不妨把中共党史上毛起家时的政治联盟和习作一番比较。毛之所以能成为独裁者,最重要的两个人是刘少奇和林彪。简而言之,刘帮毛称帝,林帮毛封神。而刘和林这两个人也在帮助毛泽东之后得到了非常丰厚的报酬。这一点我们在前面也多次提到过。相比之下,习、王二人的利益交汇就相形见绌了,王岐山在习近平夺权的过程中并没有做出决定性贡献,而习近平在登基之后给予王岐山的恩惠也十分有限。毛对那些同甘共苦的战友尚能反目成仇,习近平为什么不行呢?就算习王关系坚如磐石、稳如泰山。可中共内部的政治斗争刀光剑影、翻云覆雨,“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区区习王又何如。
  中国的独裁者总是有一个历史规律,即通过一批功臣确立了自己的独裁地位后,转而清除这批功臣,建立绝对效忠自己的一批统治小集团。一句话,贤臣打天下,小人治天下。这样做结果如何,既取决于历史条件,也取决于独裁者的个人威望和能力。刘邦、朱元璋等人这样做,最后成功了,毛泽东这样做也取得了成功,但他死后立马失败了。从王岐山的仕途也可以看出,习近平正在步入独裁者的这条历史道路。那么,习近平究竟会不会成功?中国是否会回归毛时代?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当今中国早已不是毛时代的那个中国,民主自由等观念已然深入人心。中共搞独裁也只能打着普世价值的旗号独裁。毛时代公开反对人道主义等普世价值,声称那是资产阶级的价值观 。而现在习近平最多也只是宣称“中国特色”的民主自由不同于西方的真正的民主自由,而绝不敢公开与这些价值观决裂。因此,习近平搞独裁既没有合适的社会基础,也违背了基本的社会趋势,甚至许多五毛小粉红都在抱怨中央压制他们的极左行为和言论。其次,从组织关系上看,习近平个人的能力、决心和功绩远不足以让他能够像毛那样搞独裁。邓小平打天下尚有淮海和渡江,想当党主席都过不了陈云、叶剑英那一关,习近平又怎能过老领导和党中央的关呢?而对于中共的老领导及现存派系,习近平可以说是毫无办法。他自己根本无法培养出一个上得了台面的政治集团,身边尽是溜须拍马之辈。同时也没有毛那样的胆略冒险一搏,绕开党政系统发动群众来打倒他的政敌。以毛当年的雄厚实力,把四人帮等文革极左派推上台面都困难重重,而自己死后又很快被迅速翻案。由此可见,习近平的“倒车集团”是很难长久的,他本人能不能善始善终,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从历史规律的角度总结。习王关系的转变是习近平“亲小人,远贤臣”的征兆,是独裁政治的末日显像。政治上,习近平抛弃了以王岐山、李克强为代表的一批“贤臣”,转而亲近吹捧自己的小人。经济上,中国社会的萎靡不振和人民群众普遍丧失理想信念、追求小富即安的现象也决定了狂热民族主义和“中国梦”等支撑习近平统治合法性的思想的必然失败 。文化上,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证明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不可取,而习近平对言论和思想的管制又达到了毛之后的顶峰。可民智毕竟已开,觉醒之潮、反思之声“网管删不尽,春风吹又生”。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古人云:五世而斩。虽说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政治的光辉往日不再,但是中共很明显也失去了称霸世界的天赐良机。习近平是中共独裁政治的最后一个强人,习王反腐就像晚清洋务运动一样,终究是统治阶级自救的表现,注定要面临失败。然而这一切都逃不过冥冥之中的历史周期律,习近平和王岐山不过是之中的过眼云烟,“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今后的中国无论路在何方,跳出历史循环,投奔民主,抛弃独裁才是正确的选择。
26
分享 2021-04-29

25 个评论

古代皇帝會有意培養宦官(太監)或外戚(娘那邊的親戚),或特務(如明代東廠西廠錦衣衞,兩蔣特務),用來擴張皇權,也是中央集權的一步

中央集權,君主專制,地方集權中央,中央再集權於皇帝一人,培養忠於自己的黨羽可以打擊文官勢力,加強集權
习近平上台后的种种表现就是要将共党改造组建成一个由自己完完全全把关的个人独裁政党,并希望借此达到如前人那般的口碑。真可惜,他的实力决定他不仅无法达到毛泽东、邓小平那样的水准,说不定最后还会落得跟齐奥塞斯库一样的下场。
>> 习近平上台后的种种表现就是要将共党改造组建成一个由自己完完全全把关的个人独裁政党,并希望借此达...


志大才疏
毛泽东有打天下的声望 邓小平有搞起来经济的声望 他习近平有什么?

毛泽东邓小平尚且在党内根基松动 他习近平靠什么坐稳屁股?

他的所谓政绩:核心价值观 中国梦 一带一路全成了笑话

现在他的统治合法性全靠搞战狼煽动民粹
问题民粹这一套忽悠沙比粉红没问题 党内那群猴精你骗得了谁

习近平最后的希望就是打下台湾

可惜早就错过了最佳时机 他现在敢动手 动手之日就是中共灭亡之时




这个局 死局 无解 我只能希望加速的道路上 油门继续踩
习近平大部分执政思路都是模仿普京,副主席这个位置都留给了王岐山,就是为了保他,这是习近平唯一能把东西分享的人,就连林彪,毛泽东对他也是推心置腹的,我年纪大了,你身体也不好,你准备把班交给谁,这话是心窝子的真心话,毛泽东没有跟其他人讲过这样的话,就是想看一看林有什么打算,只是他选错了,林是害怕被毛泽东整死选择造成了两人的分裂,是毛泽东的赵紫阳,毛泽东对林彪还可以,而王岐山对习近平还要更好一些

独裁者能成功不可能对所有人都是凶狠的,他至少要有一个团结的对象,习近平就偏偏只有一个团结的对象,就是他认识的王岐山,路走得太狭窄了,思维上有严重的条条框框,放不开手脚
手动顶一下好文
个人觉得用贤臣称呼林彪刘少奇周恩来等等不合适,应该是能臣,他们能力确实不错,用贤称呼他们是侮辱了 贤 。
樓主費心了,其實一句話就完了

狗咬狗一嘴毛,不把中國搞殘搞癈绝不罷休。
socks 黑名单
刑不上常委 逮着常委的跟班宰
>> 个人觉得用贤臣称呼林彪刘少奇周恩来等等不合适,应该是能臣,他们能力确实不错,用贤称呼他们是侮辱...

周恩来在中共党内发迹比毛泽东早好几年,周不应该说是毛泽东的臣,而只是毛泽东招徕的一字并肩王
好文章!
支持,但个人不建议以中国历史史观看现代中国,有些事情可能得从经济角度才能看懂
两个老头有什么好研究的,有这份心还不如想想怎么推翻共产党,怎么使自己的目的达到。我相信大部分人心里有这个念想但是不敢说。退一万步就把自己的事搞好。退出中国咯。连这个都做不到。就是参加反共运动也是无用之徒。不堪大用
>> 习近平大部分执政思路都是模仿普京,副主席这个位置都留给了王岐山,就是为了保他,这是习近平唯一能...


除了王岐山 王滬寧算不算呢?
>> 周恩来在中共党内发迹比毛泽东早好几年,周不应该说是毛泽东的臣,而只是毛泽东招徕的一字并肩王

延安整风之后周就彻底臣服了。
分析相当到位;楼主要不要考虑去油管上开个自媒体?
>> 支持,但个人不建议以中国历史史观看现代中国,有些事情可能得从经济角度才能看懂
各种角度都可以,不过我个人比较擅长从文史的角度看问题,经济领域可以看其他人的分析观点。
>> 个人觉得用贤臣称呼林彪刘少奇周恩来等等不合适,应该是能臣,他们能力确实不错,用贤称呼他们是侮辱...
你说的正确,我称他们的所谓贤臣就是共产党内的贤臣,真正把这些人拿到历史的长河中比较那他们一个也算不上,但相对于大多数中共高级领导而言这些人还算是比较不错的。
>> 周恩来在中共党内发迹比毛泽东早好几年,周不应该说是毛泽东的臣,而只是毛泽东招徕的一字并肩王
的确是的。不过问题在于周这个人没有领导全局的才能,他自己也声称不愿当一把手。而且周性格相对软弱,不愿争强好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只可顺守,不可逆取”。虽说毛早期职务不如周高,但中共早期的职务并不像现在一样官大一级压死人,而有点像周朝的天子之于各路诸侯,表面上领导,实际上却没有控制权。周比毛职位高的时候对于毛所领导的匪区和匪军实际上并没有说一不二的指挥权,毛的地位更多是靠他自己残酷斗争打出来的。所以说总的来看周是毛的臣。
>> 两个老头有什么好研究的,有这份心还不如想想怎么推翻共产党,怎么使自己的目的达到。我相信大部分人...
我研究这些也不是毫无用处的,以习王二人透视当今政治局势,掌握中共未来发展命运和规律,这才是反共的利器。
>> 延安整风之后周就彻底臣服了。
这的确是史学界的一种说法,不过这更多的是组织上的臣服。从内心深处,周一辈子都没有真正臣服过毛。
>> 除了王岐山 王滬寧算不算呢?
我其实在文中已经说清楚了,习真正喜欢的人是习家军和那些吹牛拍马的小人,就相当于毛真正喜欢的是四人帮集团一样。王沪宁就是一个投机主义分子,见风使舵的人,只可胜利时一起分赃,不可同甘共苦,习若是出现麻烦估计王沪宁第一个跳槽。而且王沪宁并不是习的嫡系人马,其人在习上台之前就受江和胡的恩惠,已经有一定的政治资本,也不完全依赖习的提拔。习近平不可能完全信任王沪宁,而王沪宁也不可能真心拥护习近平。
王沪宁对习近平有两个点,一个是他和习近平并没有除了君臣同事之外太保障的关系,有很多话他不敢大声说,不说是他亲戚,比如他跟习近平有王岐山那么熟,那他有很多话都可以劝诫;
二是王沪宁本身没有太高的水平,他害怕习近平看出这点而心生嫌隙,所以他现在很知趣想淡忘自己,其也没有什么政治资本,因为他没有任何后台,谁是老大就为谁服务,人际关系处理的也好,该说的话也都说了,习近平碰到王沪宁,就相当于农民工网民遇到刘仲敬一样,习近平见识的下限太低,所以王沪宁的水平就被拔高了,加上习近平本身喜欢诸葛亮那种人,而王沪宁又正好是工农兵学员,因为除此之外,他没有和任何一个同样的正儿八经的学者构成联系,他觉得不舒服,对他老婆他都是那个态度,和毛泽东一样,看重学历的同时又不愿意接受学历,只好说高学历的不好

习近平用人,必须先是以前认识的小圈子里的人,这个是下限,然后才是才能,不看忠诚,所有表忠的官员都是用完就扔,并没有当自己人,表忠只是能用的关卡,他认识的人里能有多少有才能的人呢,那只有王岐山一个,避开和团派接触只会让他政令下达得越稀释,他永远也不会明白,他不是汉武帝,就是汉武帝,霍去病和卫青虽然是裙带,也算是有本事的,其他都是内臣和秘书,并没有下放到地方上,大部分是保皇派,那也是汉武帝打掩护给他们捞功劳,习近平会让别人给王岐山镀金吗?各省官员也都是习家军,问责都不好问,他用那些习家军,倒不是吹牛拍马,而是不会直接对他构成威胁,99%的官员早就嫌透了习近平和他背地里指使出来的那些狗腿子,可能连下达命令都是丁薛祥告知的,习近平连面都不敢让他那些狗腿子看到,阴险猥琐得很
socks 黑名单
王沪宁没本事 能造出这么多国内外五毛
>> 的确是的。不过问题在于周这个人没有领导全局的才能,他自己也声称不愿当一把手。而且周性格相对软弱...

sub。
>> 王沪宁对习近平有两个点,一个是他和习近平并没有除了君臣同事之外太保障的关系,有很多话他不敢大声...
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我非常赞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