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拉的养成之2--掩饰懦弱,乱扣献忠

费拉的养成之2--掩饰懦弱,乱扣献忠

说献忠,谁是献忠?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0416

张献忠代表的是屠杀平民的组织,但费拉将组织度为0的单人作案者扣上献忠的帽子,不过是掩饰自己懦弱无能的费拉特征。

单人作案,不管此人多凶狠,多狡猾,多残忍,其危害程度终究有限。用冷兵器的话,十人斩就可以名动天下,百人斩大概要流传千年。而对付单人犯罪,几个捕快就可以对抗,遇上武德充沛之士,捕快都不用,犯罪就终止了。

但费拉面对这些人时,既无对抗的勇气,也无进行周旋的能力,为了掩饰自己的懦弱与无能,于是就将这些人扣上张献忠的帽子。因为张献忠代表着强大并疯狂的杀人能力,怂了不是费拉尿裤子,而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在其他国家这样乱扣帽子关系不大,但在支国却是混淆视听,为真正终极献忠打掩护。

没错,这个终极献忠就是匪共,献忠指数10000。

为何说匪共是终极献忠?不仅仅是献忠指数前无古人,它还是制造各种小献忠和疯狂杀手的元凶。如果仅此而已,还不能算终极BOSS,更重要的是,它破坏社会的自组织能力,将一切自发秩序扼杀在萌芽状态,为的就是让它肆无忌惮的吸食整个社会的资源。

如果将支国看成一个生物体,匪共就是长在体内的肿瘤,生物体内会有免疫系统,他会清除病菌,肿瘤等致病体。但匪共这个肿瘤会像艾滋病毒一样攻击免疫细胞。杀死免疫细胞或让免疫细胞失去活力。于是肿瘤不断长大,吸食的资源越来越多,导致体外病毒病菌入侵,体内细胞变异毁灭,最终整个机体崩溃。

免疫细胞就是社会中武德充沛的精英,他们组成的免疫系统可以维护机体的健康。费拉就是那些需要免疫系统保护的细胞。病毒,病菌,变异细胞就是犯罪者。匪共这个肿瘤为了更好吸食机体资源,不仅破坏机体免疫系统,也会清除一些病毒病菌和变异细胞。

费拉没有勇气和能力来保护自己,看到肿瘤清除了一些病原体,于是为这些病原体扣上一顶张献忠的帽子,掩饰自己被肿瘤吸血收割的事实。

当张献忠帽子满天飞之后,匪共的终极献忠特质就让人脱敏了。更扯蛋的是,会得出没有了这肿瘤,会导致张献忠遍地,为匪共继续肆虐寻找理由。

更有甚者,一些费拉将一些反抗肿瘤的免疫细胞也打成张献忠,装B自己理客中,掩盖自己受虐体质。


相关链接

费拉的养成之1-论白银山地马拉松事故后的舆论导向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2493
11
分享 2021-05-27

35 个评论

楼主要想清楚:是不是觉得希腊神话中「卡姗德拉」的位置,让你自己感觉最最自在?

如果是,就不用在意了。(但我仅仅见过一个这种人:何清涟)

如果不是,那么最好明白,一时的幻象,也是「真正存在的一时之幻象」,是人身处的真实世界的一部分。无论如何,只能活在其中。

而这一部分给人的真实教训就是:「人民群众」听不了真话。因为既没有那种需要,也没有那种必要。如果能的话,耶稣不必讲 I am Truth. 佛教也不必强调贪嗔痴的「痴」了。

----------------------------------
你的认识有一半贴近真实: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是「成功的张献忠」,并且正在坐享其成。

但你错过了另一半:那些人喜欢强调的是「失败的张献忠」。话中潜台词嘛,不言自明。若从字里行间一窥其世界观,呵呵……

无需多说,说也白说。
张献忠是刘仲敬提出形容原子化社会末路的,本来就缺乏具体定义。我认为以下几种符合:原子化社会中对所有人缺乏共情的无差别孤狼作案的小献忠;虽然是原子人但是依靠共犯结构凝聚在一起的普通献忠组织;现代中国原子化的始作俑者列宁主义政党超级献忠中共。
>> 楼主要想清楚:是不是觉得希腊神话中「卡姗德拉」的位置,让你自己感觉最最自在?如果是,就不用在意...



嘿,闲得无事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吧,不然人生岂不是太无聊,对吧?

所谓饱暖思淫欲,不平生反心,有些人选择躺平,有些人醉生梦死,有些人选择做反贼。

当今世界,反共是最政治正确的事了。正好俺对它极不顺眼,同时又笃定其病入膏肓,当然很乐意给它加点稻草。虽然不知道最后一根稻草多久落下,但最后的稻草代表的是之前所有的稻草,就像匪自称代表全体支人一样。

总有一天最后那根稻草会落下,俺相信时间并不会很遥远,那时俺会很开心,这里面有俺加的稻草。

至于有没有人听的了真话,那不是俺可以操心的,所谓佛渡有缘人,或者说那是上帝的安排。

不管人生如梦如幻还是矩阵世界,我们终究无法证明,那就当这个世界真实存在吧,为了让自己舒服一点,或者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私欲,总是要做点什么吧?不然到死的时候岂不是太遗憾?

与君共勉!
>> 张献忠是刘仲敬提出形容原子化社会末路的,本来就缺乏具体定义。我认为以下几种符合:原子化社会中对...



这篇文章说的就是第一种情况,独狼组制度为0,称不上献忠。献忠是有组织的,至少两个人。害怕或无法对抗独狼的人就是费拉。这里具体论述。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0416

对抗并不是仅仅指一对一当面战斗,更重要的是组织团体保护自己和家人。
献忠已经梗化了,学术一点来讲,这当然不算献忠,但以梗的标准来看,也无不可。
就我看来,这其实是体现一种普遍性的毁灭预期和毁灭渴望,属于支多玛毁灭前的伴生现象。
>> 我覺得張獻忠李自成陳勝吳廣不是民主人士。他們反抗有合理性。但也可能濫殺無辜。我覺得不要污名化起...


你拿什么去阻止敢于杀官军的人去杀平民。套用一句话说“我们连自己的生死都能置之度外,还在乎人民的死活吗?”
>> 我覺得張獻忠李自成陳勝吳廣不是民主人士。他們反抗有合理性。但也可能濫殺無辜。我覺得不要污名化起...


殺起來肯定會亂殺平民啊,不亂殺也可能有平民受害。
一般人也喜歡和平吧,難道喜歡殺殺殺,殺到你們小區來?
歷代都說是作亂的,持平一點也可以說是起事,幹嘛用「起義」來形容?
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有组织度的大型张献忠,那是大洪水时代才会出现的。在大洪水时代之前的张献忠,肯定是零星作案的,就像还未投梁山的李逵呀,武松啊之类的。如果你认为这些不算张献忠的话,那确实现在没有,因为大洪水时代还没有完全到来。
>> 作亂有什麼不對嗎?我覺得品蔥很多人思想高度還不如毛時代的歷史學家。要知道人民有反抗暴政的權利。...


反抗暴政沒什麼不對,但張獻忠李自成之類的人到處屠殺人民啊。你支持圖脂嗎?你如何預防你支持的作亂者到處殺人,一殺幾百萬?太平天國都搞死幾千萬人,現在搞不知道會不會破億
小献忠多了才会吞噬大献忠
>> 我覺得張獻忠李自成陳勝吳廣不是民主人士。他們反抗有合理性。但也可能濫殺無辜。我覺得不要污名化起...


单人献忠本质就是个高压锅爆炸现象。从个体来说,向弱者抽刀当然不具有合理性。但是如果你抽离其个体性,将其视为对于支纳贱畜这个族群的隐秘正义,他们所应得的报应,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非常合理。
>>李自成其實沒殺這麽多人。清朝入關大屠殺可以說是有組織的有預謀的殺漢族人民。還有就是奴役漢族。很...

南明 清初 的清軍大部份是明軍改編而成
我在上年就說了,中共快倒了,近年遍地張獻忠,不是好兆頭

在2017年我就發現,在江門的中小學,早上上學和下午放學時段都有大批警察駐守校門,非常不尋常
>> 我覺得其實就是作為整體非常合理。個體不合理。


说白了这类献忠近几年从来都不少,只是如果发生在三四线城市绝大部分根本不会被报道,你注意下互联网,常能看到网友说他们家乡出了啥啥事根本没报道。这次的事件只能说明一点,洪水开始淹到一线城市了,实在是值得欣慰啊。
>> 這個如果是個人糾紛還不算啥。如果確實是整體對當局不滿那麽問題才是嚴重了。如同佛繫躺平整體如此。...


是什么原因重要么??张献忠图纸也有个人原因啊,但这真的重要么??重点其实在于社会整体性的戾气上升,充满憎恨带来的大洪水。
不过瞧瞧那些支纳贱畜一天到晚喜欢以不透明的社会环境来吹嘘支那安全,我自然也只能对于这种洪水淹到一线的张献忠现象甚感欣慰了,这皆为支纳贱畜作为群体而言应得的报应。
目前这种时局下,反贼已经没啥工作要做了,唯一要做的是尽量让自己run走。都启蒙了几十年了还蛆群越来越大,这种时局还做梦启蒙什么呢?
run走笑看洪水淹没支多玛是现在反贼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别的洪水冲过之后再说吧。
>> 李自成其實沒殺這麽多人。清朝入關大屠殺可以說是有組織的有預謀的殺漢族人民。還有就是奴役漢族。很...
所以还是杀的少了,像当初蒙古人一度设想的那样,把这些自诩文明实则奴性爆表的人形牲畜全部毁灭,在无人区重建新文明的话,东亚大陆怎么会落得如今这步田地?像支汉人最痛恨杀的不够多的元清日本,反倒对食人蝗虫过境般的流民集团嘴上留情,面对这种货色谁又能说张献忠做错了呢?
元清日本这些常被支汉贱畜骂,也是活该,他们的罪就是当初没有彻底净化这帮不识好歹,败坏懦弱,无药可救的末人中的末人,费拉中的费拉。
>> 但我覺得現在還沒大爆發。加上武器難搞。牆國人內戰恐怕一時還不會實現。
你有没有看懂我说的是什么?我是在鄙视你们这些张嘴汉人如何被奴役的傻吊,希望你们被人肉毁灭呢!😄真是的,你们支汉到底明不明白什么是汉人啊?汉人就是编户齐民,就是奴隶人口。被奴役不是理所应当的?被明国奴役和被清国奴役有什么区别?好像没有大清汉人就是自由的一样……别搞笑了,要是瑞士人被征服被奴役我会可惜,你汉人本来就是奴役,不过是换了个主子有什么大区别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幸福源于自由,自由来自勇气,勇气基于诚实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01
  • 浏览: 3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