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主义的神学基础

最近关于匪区伪学运事件闹得品葱在加速主义上产生了分歧。明显看到品葱管理员是不同意极端加速主义的。(折叠帖子与观察用户)
但那些帖子中的回答还是得到了一些葱油的赞赏。比如(原话就不贴了),“你支需要审判,现在已经不值得或不需要拯救了”,“索多玛人需要大清洗”。

其实,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信仰的人恰恰能看透一些事情。先表达本人观点:葱油口high就影响支那百姓了?是谁在打压南京学运?是谁在屠支?难道有些人不该死吗?葱油说了要屠杀普通百姓吗?葱油是你支的掌权者吗?南京学运中那些支那人难道不是去年打压香港人的吗?生活中有几个人不是自干五?

从《出埃及记》来看,加速远远不够!

在埃及,以色列百姓,亚伯拉罕的后代正在饱受极端劳苦。法老的压榨(可能还有埃及本地人的不待见,猜测)。上帝听到了以色列人的祷告,决定选取一名使者来把以色列人从法老手中就出来,来到上帝的应许之地。
但是呢?法老当然不愿意免费韭菜劳动力离开。摩西就去劝说法老,奈何法老也有埃及的假神“护体”。


【出埃及记第4章:21】「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回到埃及的时候,要留意将我指示你的一切奇事行在法老面前。但我要使(或作:任凭;下同)他的心刚硬,他必不容百姓去。」



这里面牵扯到一个非常有名的神学解经难题,神为什么要让法老的心刚硬?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上帝已经知道法老不可能悔改。还不如直接让其刚硬。这也是上帝的计划一部分。

“上帝让法老的心刚硬”出现在后面很多处。具体大家可以搜索来看。大概情节是,上帝降下一灾,之后埃及法老假装悔改,但最后还是不同意以色列的百姓得自由。因此,对于这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法老。直接加速!

这就是加速主义的神学根据!

匪区的近平主席能悔改吗?当然不能。与其让其韬光养晦几十年壮大,不如让其疯狂折腾,加速灭亡你支!

最后再次说明个人的观点是:你支几千年积重难返,已经壮大到给世界带来大灾难。其领导人不可能悔改。因此,只能加速!谁愿意认同自己是中国人,那结局活该!

你支终究迎来一场大洪水!
9
分享 2021-06-15

33 个评论

本部長表示,你對加速主義認識很貼合現實
時間會證明只有加速主義才能救中國人
反對這樣用聖經,會害人害己!
我倒是觉得这根本算不上啥极端加速主义,海外的加速系支黑系媒体,蛙蛤蛤啊八囧啊白豆沙啊等等等等,基本都是对于这次学生维权持铁拳现世报态度的,乃至不少偏民运公知的都是这态度,五岳散人公民老黑之类等等等等,这事儿本来就是个人之常情,明显是不同情学生的占了绝大多数。
這麼說吧,我認為這樣解釋不正確。
上帝使法老的心剛硬,關鍵不在於上帝以祂的權柄令法老拒絕聽從祂的話,而是法老自己拒絕聽從。

人因有自由意志,皆有得救的可能,就像法老能聽從上帝的話語,釋放猶太人離去;但他拒絕了,拒絕讓自己得救,哪怕上帝如此造他,但他仍有自由意志可使自己得救。
上帝使他的心剛硬,但並未剝奪他的意志,法老承擔的懲罰是他自己應得的,而非上帝刻意如此。


回到主題。
我不否認中國必有災禍,那是他們這麼多年倒行逆施、揚惡懲善的下場。
但其中也會有人得救,就像索多瑪裡也有義人羅德一家。
拉美習斯:堅持戰略定性不動搖。
就屠支来说,我以前高举屠支,后面信基督以后,我认为这是出自自己的邪恶的口号。但是也要明白除了用灾害惩罚作恶的人,神也会用战争、人祸惩罚作恶的人。所以我绝对不反对任何对支国的战争,甚至应该支持,让支人们求仁得仁,他们不是爱中国爱中共嘛,他们不是特想和西方打仗证明自己嘛,那就满足他们。但凡有一点反共的,都应该立马划清界限,只有这样才能迈出下一步。并不是每个人都幸运的可以移民,但是他们可以有机会洗净自己的罪恶,那就是真的去信靠基督,启示录里写着:你要从那城里出来,免得与它一同有罪,移民到神的国才是最终解决方案。上帝对人是公平的,也留够了时间给人悔改,埃及人、索多玛人、蛾摩拉人都有几百年的时间悔改,还有该隐的后裔、含的后裔、迦南人,一个“常见”的“套路”还真的有点是“上帝让你灭亡,先让你疯狂”不过不是上帝让他们怎么怎么样,而是随他们怎么怎么样,到他们恶贯满盈的时候,降下灭顶之灾。另外索多玛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不仅说中国。也不仅是说外邦人,也包括很多所谓的基督徒,上帝借中国惩罚偏离祂的中国教会,甚至借用中国惩罚世界(比如病毒),因为谁也不要想摘干净,人类求仁得仁。所以每当我说支人支人时,也明白自己无法摘开,我也并不是“义人”但基督徒都应该借着圣礼型的教会和圣经来努力在上帝面前称义。
題主能否再寫一篇躺平主義的神學基礎?
其實加速不在乎我們。

你引用那段聖經好像有人解釋是神任憑法老,給他堅強的意志自由選擇,然後任憑法老為自己選擇死路。

這不是平民百姓和基督徒能負責的事。不過,我想習主席應該都已經去到這地步了。
>> 題主能否再寫一篇躺平主義的神學基礎?


有衣有食,就當知足 + 不作工的就不可吃飯

我想說,懶惰不是聖經所支持的事,不貪求物質豐富才是。
>> 题主能否再写一篇躺平主义的神学基础?

可以来一篇躺平主义的佛学基础
再来一篇献忠主义的伊斯兰教基础

以后我支就是三教圣地了
别「光按照自己的方便」去解释神意。

不管你追求什么,财富也好,权力也好,理想也好,哪怕你就是想改变看不顺眼的社会状态,也要首先看清事实,接受事实,然后才谈得上别的。

反共有一个不言自明的立足点,即「别和共产党一样」,这是指的邪恶面。你若为了自己的眼前目的或者冲动,和共产党一样去吃人喝血,那就不过又是个在野的共产党而已。
>> 可以来一篇躺平主义的佛学基础再来一篇献忠主义的伊斯兰教基础以后我支就是三教圣地了


共产党无神论说《圣经》中到处都是杀戮,偶尔有乱伦,奸淫
>> 别「光按照自己的方便」去解释神意。不管你追求什么,财富也好,权力也好,理想也好,哪怕你就是想改...


麻烦你擦亮眼睛读一读文章
不要按照你自己的意思来理解作者的意思

个人在文章中已经很保守了,如果不保守,那就不谈加速主义了,而是直接征服你支了

你认识的神-唯一主宰是佛教的吧
>> 其實加速不在乎我們。你引用那段聖經好像有人解釋是神任憑法老,給他堅強的意志自由選擇,然後任憑法...


网上的一个牧师能读原文《圣经》,人家也理解为神放弃法老了
>> 題主能否再寫一篇躺平主義的神學基礎?


加速主义其实你深刻理解一下,真的没什么问题

因为普通信徒不能随便进行攻击或者袭击政府,只能奉行加速
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 就屠支来说,我以前高举屠支,后面信基督以后,我认为这是出自自己的邪恶的口号。但是也要明白除了用...


《马太福音》第5章第13-16节:“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耶稣的门徒第一个就是要至少保证自己不被腐蚀。第二,在有能力的情况下,照亮别人,引导别人
亞巴頓 回复 snowingnight

你要反感和感到不接受隨你喜歡!

"网上的一个牧师能读原文《圣经》,人家也理解为神放弃法老了"

對不起!就算是牧師都不是照單全收,按照這個標準去接受,那麼香港那些支持國安法和擁護偉大祖的"牧者",你會否都接受?

不是因為牧者就代表接受,作為平信徒最多"專長"或者比"潛在象牙塔"牧者最大優點:你要面對生活和一系統事實和現象,這差不多就是基礎,去判斷一位牧者的講道是否能夠合乎原文的語境!

事實如果按照整個出埃及記前文後理,"神使法老心剛硬"這一段經文,與其說放棄,不如說上帝"成全了"法老!

用廣東話直講就是:"

法老:降災我就驚?我會縮?我跳樓都跟!

上帝:OK,你咁想要又話自己唔怕,我成全你!多多都俾!


"不要按照你自己的意思来理解作者的意思"

事實上你正在做更糟糕的事,差不多好好像某些民間宗教,用聖經為自己背書一樣,選擇性引用經文然後為自己找個合理理由!


通達人見禍藏躲‧愚蒙人前往受害。
箴言 第二十七章 第12節
所以通達人見這樣的時勢、必靜默不言‧因為時勢真惡。

阿摩司書 第五章 第13節
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馬太福音 第五章 第39節


按照這堆經文,我可否說支持躺平主義?支持不反抗非暴力?是不是信耶穌就是費拉?

斷乎不是!

整本聖經從來不會,也永遠不可能叫你去支持某種主義和某種意識形態,上帝話語是凌駕所有的理由和理據
所以如果你用經文支持加速主義,情況和當年有傻瓜信徒找經文支持共產黨,現在法輛功信眾用經文說自己就是代表基督

你的行為完全和他們沒有分別!

整本聖經只有一個目的,無論什麼情況,你只可以企在上帝的一邊

如果你是愛慕上帝的話語,其實你按瑪利亞的方式就可以:

"馬利亞說 ,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 。"

如果你硬要這樣做,如下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 ,那狂傲的人 ,正心裡妄想 ,就被他趕散了 。"

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你詛咒或者學劉仲敬那種垃圾整個主義出來增加自己說服力!

更加不需要說"不可能悔改,"活该!"<----------你只需要知道:逃不了!
>> 亞巴頓 回复 你要反感和感到不接受隨你喜歡!"网上的一个牧师能读原文《圣经》,人家也理解为神放...

整本聖經從來不會,也永遠不可能叫你去支持某種主義和某種意識形態,上帝話語是凌駕所有的理由和理據
所以如果你用經文支持加速主義,情況和當年有傻瓜信徒找經文支持共產黨,現在法輛功信眾用經文說自己就是代表基督
……………………………………………………………………………………
有道理,不过习近平不会悔改我想有一点,一个人罪恶越多他越不会悔改,这个不会悔改是出于自己,有时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当我看见一个中国老太婆把自己买的小奶猫摔死踩死的时候,才有一点可以描述的能力:人不是性本恶或性本善那么简单,因为人有神的形象,神的形象是善的和爱的,做恶越多的人,他灵里面有神样式的那一面也饶不过自己,它会恐惧、躲避,只能继续作恶来填满这种黑洞。
>> 亞巴頓 回复 你要反感和感到不接受隨你喜歡!"网上的一个牧师能读原文《圣经》,人家也理解为神放...




下面是对你的回敬:
你热爱喝鸡汤随你

1. “對不起!就算是牧師都不是照單全收,按照這個標準去接受,那麼香港那些支持國安法和擁護偉大祖的"牧者",你會否都接受?”

支持国安法的牧师,我不支持。
伟大祖国的牧师,我也不支持。
但我列举的牧师读原文圣经。他显然也不会支持共产党那一套。

2. “不是因為牧者就代表接受,作為平信徒最多"專長"或者比"潛在象牙塔"牧者最大優點:你要面對生活和一系統事實和現象,這差不多就是基礎,去判斷一位牧者的講道是否能夠合乎原文的語境!”

我没接受牧师的全部观点。牧师可能喜欢吃苹果,但我喜欢吃西瓜。

3. “事實如果按照整個出埃及記前文後理,"神使法老心剛硬"這一段經文,與其說放棄,不如說上帝"成全了"法老!”

你要这样理解,随你意

4. “事實上你正在做更糟糕的事,差不多好好像某些民間宗教,用聖經為自己背書一樣,選擇性引用經文然後為自己找個合理理由!”

你做的事情难道不参考圣经吗?
难道你没看见全文吗?

5. “ 按照這堆經文,我可否說支持躺平主義?支持不反抗非暴力?是不是信耶穌就是費拉?”

我不支持躺平,全部圣经也找不出躺平。
你要是想解释,你随意。
我也不信耶稣是费拉。

6. “所以如果你用經文支持加速主義,情況和當年有傻瓜信徒找經文支持共產黨,現在法輛功信眾用經文說自己就是代表基督”

加速主义是被动的。一个加速主义就让你这样,中世纪的基督徒刀剑呢?

7. “你的行為完全和他們沒有分別!”

我的行为不完美,但终究和他们不一样。
我也懒得评价你

8. “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你詛咒或者學劉仲敬那種垃圾整個主義出來增加自己說服力!”
我没有诅咒,第二,刘仲敬神学当然有问题,但是他整个人没那么糟糕

最后总结一句:

你这个人,对人的观点的评价容易溢出
比如我支持苹果,你就延伸到我支持其他水果
如果我支持其他水果,我会说的
麻烦你针对一个点进行打击即可,不要刻意针对人
“你的行为与他们没区别”?这句话你否定了一个信徒全部的信仰
那我可不可以找到你一个不完美的点然后打击你呢(跟你学的延伸与溢出讨论)?

我并没有咒诅你支,我对你支也只是言语上吐槽,生活中并没有对不起你支某个人

刘仲敬神学当然有问题,但这个人我认为你没有足够的水平去评论
>> 麻烦你擦亮眼睛读一读文章不要按照你自己的意思来理解作者的意思个人在文章中已经很保守了,如果不保...


你觉得这样比较嗨,你就继续这样玩好了。并不需要对我负什么「解释之责」,那是多余的。

------------------------------------
佛教里头哪来的神啊?
>> 下面是对你的回敬:你热爱喝鸡汤随你1. “對不起!就算是牧師都不是照單全收,按照這個標準去接受...

我看他的话里也没有全错,你们两个有些观点并不矛盾。他说圣经不会让人去支持某种人提出来的主义,这个我看你也也没有否认,比如说加尔文主义,教条/教义/圣灵高于圣经的例子。你认为加速主义是被动的,并不是让人拿起刀剑去屠支。他认为是上帝成全法老,你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任凭,一种是上帝用权柄让其不悔改。

……………………………………………………………………………………
我记得,任牧师认为两种都可能而且很可能是综合的,一来任法老意而行,二来审判的时间已经到了,悔改机会没了。比如总有人说,让他看到基督他就信,但是我想说,等祂裂天而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悔改的机会了。而我猜想还有一种,人性里神形象那部分,在它顺从恶太多次以后,它自己都没法违背自己,从而不会再悔改了,那个它明白唯有审判才是公义的。当然我的根据只有人有神的形象这句,很可能是谬论。

我最早的、上面的那条的回复的意思,有点逻辑不清,现在来总结一下:(一)1中国人的罪恶明显,2他们想要的也明显,我们应该给他们想要的,求仁得仁的意思,也有经文可以参照。要捆绑住壮士,才能抢走他的家具,所以在基督教文明面对危机的时候,我们要保卫自己的家具,上一次这样的危机是伊斯兰教的西扩。(二)我们确实与支国人不同,哪怕外邦反贼也一样,我们确实稍微比他们好,基督徒可能能够更进一步(脱支那种)但是基督徒不同的使命在于,我们不能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我们面对他们还有传福音的使命,面对族人,有这个教训他们悔改的使命,所以要尽可能传福音,比如在推特、油管甚至品葱,至于不要把珍珠丢给猪,我理解为不要和一些人胡搅蛮缠。(三)当今世界,病毒害死那么多西方人,西方并不那么100%无辜,说句我也会难过的话,香港那些在1997年拥抱回归的人也不100%无辜,当时就走的人,现在是不是可以少一些痛苦?
>> 我看他的话里也没有全错,你们两个有些观点并不矛盾。他说圣经不会让人去支持某种人提出来的主义,这...
蔥友gratesque的確說得沒有錯:"你觉得这样比较嗨,你就继续这样玩好了。"


這就是為什麼"以經解經",某程度上對於一般信徒始終不可缺少的原因!

你看一看樓主這一類"葉公好龍"程度的對基督教有興趣的從眾,只要對聖經的引用足夠的熟悉,基本上可以完全應付這種妖言惑眾之人!

事實上由他1-8點的回應沒有辦法引用任何一句經文,這人是否基督徒,值得懷疑!

最好笑是這一句:"这个人我认为你没有足够的水平去评论"!

事實就是只要涉及聖經和基督教事務,所有基督徒都可以參與和討論!

至於我有否足夠水平,我就不才地吹噓一下:30年教會生涯,外加曾經選修某些聖經歷史科程,再外3年瘋狂無神論的人生,我真不知道我水平如何!
>> 你觉得这样比较嗨,你就继续这样玩好了。并不需要对我负什么「解释之责」,那是多余的。------...


佛教没有神,但很多人描述的造物主类似于异教的那种泛爱的存在
如果説,上帝讓法老心硬是上帝在加速法老
那你說,葱油讓什麽什麽怎麽怎麽樣的是在加速,那葱油就是在模仿上帝了嗎?
這所謂加速還成巴別塔了嗎?
>> 蔥友gratesque的確說得沒有錯:"你觉得这样比较嗨,你就继续这样玩好了。"這就是為什麼"...


“事實上由他1-8點的回應沒有辦法引用任何一句經文,這人是否基督徒,值得懷疑!”

你没有逻辑,更没有对弟兄的爱
希望你找一个不那么鸡汤或者白左的教会

“最好笑是這一句:"这个人我认为你没有足够的水平去评论"!”

圣徒当然有权利审判人, 【林前6:2】 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吗?若世界为你们所审,难道你们不配审判这最小的事吗?
但是,你需要有一点知识啊,了解一点
刘的神学观点已经被批评烂了,这里当然不是谈神学观点。诸夏教会最后如何,有上帝来亲自问责
但是,人家的历史观,还有对东亚政体的描述,你确定你够得着吗?如果你储备丰富,我表示歉意。但真正如何,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

这一点:事實就是只要涉及聖經和基督教事務,所有基督徒都可以參與和討論!

当然,没错。每个人都有盲点。甚至不同宗派也有辩论。
但是,有你这样如此侮辱弟兄姊妹的的吗?(当然,你不认识网上的人。你也没把别人当成)

“至於我有否足夠水平,我就不才地吹噓一下:30年教會生涯,外加曾經選修某些聖經歷史科程,再外3年瘋狂無神論的人生,我真不知道我水平如何! ”

你水平高,真高
不知道你在现实生活中,在教会里如果遇到跟你观点有出入的人,是不是一下子敢于脱口而出:你是基督徒吗?

你和你牧师观点不一致,你是耐心劝说,慢慢辩论,还是直接质疑牧师本人信仰呢?

###################################################################

到此为止吧
不想争
提醒一句:圣经中弟兄姊妹彼此相爱的经文,很多,你或许记在了脖子上,但最好刻在心板上
还有,与人辩论就慢慢辩论,有耐心,有知识,不要上来就人身攻击。如果别人错了,你就把你观点表达纠正即可,在现实生活中,基督徒偶尔也是有血气的,但这样多多少少会影响弟兄姊妹关系
最好认真读别人的东西再发表观点,
>> 我看他的话里也没有全错,你们两个有些观点并不矛盾。他说圣经不会让人去支持某种人提出来的主义,这...


谢谢弟兄!
但是,这点你说的牧师是赞同的
这里还有国内的某个牧师,好像也是那边一起学习毕业的,也是特别提到了一点,他引用出埃及记说的不是政治,而是某些教会中心特别刚硬的人,不信什么因信称义,相信一半信心加上行为才能得救。
虽然谈论对象不同,但还是基本认同出埃及记中上帝对统治者的态度

基督信仰当然不是服务于政治,但一定影响政治,国家,包括个人解读时事的态度倾向
>> “事實上由他1-8點的回應沒有辦法引用任何一句經文,這人是否基督徒,值得懷疑!”你没有逻辑,更...


有沒有邏輯,煩請使用經文說出論點,否則你的論點不成立!

"對弟兄的愛"不可能超出或左右對聖經和事實的本身正確陳述,否則就會走上異端邪說之路

由其這個年代,"弟兄的愛"本身就是最要小心的宣稱!

"不那么鸡汤或者白左的教会"<------批評你就代表他人是雞湯和白左教會?果然常識有問題,現在是針對你所謂加速主義,根本就沒有經文支持,是你本人穿鑿附會!


錯誤引用哥林多前書5章,

本章開首如下:

5:1 風 聞 在 你 們 中 間 有 淫 亂 的 事 . 這 樣 的 淫 亂 、 連 外 邦 人 中 也 沒 有 、 就 是 有 人 收 了 他 的 繼 母 。
所以出現如下經文
5:11 但 如 今 我 寫 信 給 你 們 說 、 若 有 稱 為 弟 兄 、 是 行 淫 亂 的 、 或 貪 婪 的 、 或 拜 偶 像 的 、 或 辱 罵 的 、 或 醉 酒 的 、 或 勒 索 的 . 這 樣 的 人 不 可 與 他 相 交 . 就 是 與 他 喫 飯 都 不 可 。
5:12 因 為 審 判 教 外 的 人 與 我 何 干 . 教 內 的 人 豈 不 是 你 們 審 判 的 麼 .
5:13 至 於 外 人 有   神 審 判 他 們 . 你 們 應 當 把 那 惡 人 從 你 們 中 間 趕 出 去 。

整卷經文是針對教內問題的處理方法和程度如何,由其第11章就是針對這幾項行為,所以根本大家爭論問題不相干

但是,你需要有一点知识啊,了解一点<------煩請多讀聖經

诸夏教会最后如何,有上帝来亲自问责<--------人生就是每天直播,上帝每天都問責,這種極端的情況,上帝按衪的標準去憐憫或審判,一個李儲文的教訓已經足夠啦!

所以為什麼不懷疑牧者的宣稱和弟兄的說話?連敬虔的外表,誠實的口吻典型牧者都可以由邪惡所扮演,難道有人用聖經做激進極端的主張,不是更加值得懷疑的理由
但是,人家的历史观,还有对东亚政体的描述,你确定你够得着吗?<-----我直接點說,劉仲敬玩來玩去就過去折磨自己價值觀和世界觀用相反方法再陳述一次,這差不多就是中國社會失意文人和邊緣文化人的典型代表!

所謂"东亚政体的描述",說穿了就是用自己發明出來的神奇名詞,強行把自己不了解的系統胡說八道一通,這就是為什麼劉仲敬甚少引用其他非中文書籍去支持自己論點!好簡單:江郎才盡

我寧願你看一看近代那堆正常方法論和專題研究方法的歷史習作和研究

最簡單一問,如果他憎恨費拉,到了外國不去服役?不去試一試其他行業賺多一錢?寧願宣稱自己是大總統,這正正說明他根本就是一堆垃圾!

你和你牧师观点不一致,你是耐心劝说,慢慢辩论,还是直接质疑牧师本人信仰呢?<------現在不正在和你"耐心劝说,慢慢辩论"嗎?否則我老早就粗口招待!

何況牧師為什麼不可以質疑?就是因為牧者,所以更加要承受這類鍛鍊!

"到此为止吧
不想争"<----------直到找到正確答案為止

"侮辱弟兄姊妹的的吗?提醒一下........但这样多多少少会影响弟兄姊妹关系"<---------聖經都說警醒和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為什麼不說?

我批評你就代表攻擊你?煩請別扣帽子,我現在是針對你濫用經文為自己胡說八道背書,這就是作為弟兄最應該做的事,不是看著你用聖經做一些異端邪說的行為,令基督教又出現外一個反見證例子!

"最好认真读别人的东西再发表观点,"<------讀多一些聖經和相關資料,再回來發表偉論,天才!
直接回复楼主,我觉得“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其原因就是耶和华愿意如此,一切权能和理由出于耶和华即为足够,耶和华不需要再从法老身上找一个说服祂自己的理由,祂命定,就是祂成就,就是祂施行,这是祂是神而不是人的特质。因此,祂不需要考虑“法老后来会怎样,所以我先让他心刚硬”,也不需要考虑“法老后来会怎样,所以他配得内心刚硬”,耶和华的命定超越时间和人想象的因果逻辑。
再者,神的作为奇妙可畏就在于超越人的想象,所以我不觉得神一定会最终抛弃楼主现在所认为的该被神惩罚的人,哪怕一个人在审判日前一秒信主,他也是被拯救而不至灭亡的,因为是神在主宰。
>> 网上的一个牧师能读原文《圣经》,人家也理解为神放弃法老了

不论放弃还是任凭,都问题不大,重点是,那是神与人面对面启示的时代。现在已是再无新启示的时代,任何人也无法肯定地说神一定抛弃这个时代的谁。
>> 蔥友gratesque的確說得沒有錯:"你觉得这样比较嗨,你就继续这样玩好了。"這就是為什麼"...


我一起把两位都回复了,我在看讨论的时候只是选择我能够理解,然后有共鸣的点来回复,有些地方会理不清各位想表达什么,所以就避开了。说起来在品葱看到的讨论圣经的贴,包括自己发的贴,都有局限性,不过也很正常。诚然完备的圣经知识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解释、传播福音,所以我所属的教会体系的牧师需要完成至少为期3年的,系统的神学院的学习,包括希伯来语和希腊语的学习,才可以有做牧师的资格,然后能不能成为牧师又要另说了。(是CSMP圣经课程,平信徒也需要学习,不过新的三年的课程还没有开始,除了圣经,牧师也说过“埃及”的知识也要学习,当然他指的主要是理、工、医和语言类的知识,至于文学和哲学的东西,学了一圈过来的他发现,基本上是在把圣经的皮毛一次又一次的咀嚼罢了)

成为真正的传道人的门槛确实比较高,解释圣经内在的门槛也不低(比如贴里的出埃及记,法老的心刚硬或者之前我发的亚伯拉罕试探主的帖子),但是传福音的门槛显然是不高的。我想既然都是主内的兄弟姊妹,在相互讨论的时候点到为止就行,人越在固执的时候,越听不进去其他意见,总觉得人很容易就陷入“你们便如神”的试探里,倘若自己所言站得住脚,而对方听不进去,那就就此打住,不如让每个人自己去和主交账。不知道两位每周日是不是都去教会进行教会生活?我第一次领圣餐距离现在不远,那时候牧师似乎抱着怀疑的态度让我领圣餐,不过他说:没关系,你到时候自己去与主交账吧(受洗半年的时候)。每个基督徒都是如此,因信称义之后的一言一行,都记在那的,将来自己和上帝交账。看来自己以后发帖,确实要更谨慎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21
  • 浏览: 4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