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八年留学美国,云游世界各地,助师世间行,讲大法真相。

我是修炼大法二十多年的弟子,在师父的保护下走到今天。无限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鉴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路不同,写出部份自己的修炼历程,旨在证实大法的博大精深与超常,并鞭策自己“修炼如初”[1],兑现誓约。

第一部份:为法而来的幸运生命

在我年少成长的过程中,对生命的意义及宇宙的奥秘一直充满好奇与疑问,总盼着有一天能一探究竟。一九六八年留学美国,在芝加哥工作、生活二十几年中与先生志同道合,一起学会了滑雪、帆船的运动,热爱旅行并对研究世界各大古文明产生极大的兴趣。我们在达到了给自己设定的一些人生目标后,便计划着早退休,去过半年航海、半年旅游的生活。这个美梦在我四十五岁那年实现了,从此我们四海云游,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过了七年后,一九九八年夏天我们回到芝加哥与老友们欢聚。在欢聚的美好时光中他们把大法介绍给我们,还为我们准备好了书,永远感谢他们。次日带着我们去植物园炼功,教会我们五套功法。这趟旅程收获太大了,在回到巴哈马群岛后,在船上我们有许多的时间可以安静的学法。当我读完第一遍《转法轮》后,心中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解答。自此之后,我快乐顺遂的人生获得了更深层的幸福,因为心灵中最重要的一环“信仰”终于得到了定位,我要修大法!我有师父了!先生虽然对修炼并不热衷,但是觉的大法好。

一日,我在船头炼完动功,睁开眼睛见一人驾着小艇靠近我们的船笑着问:请问你炼的是什么?太美了!我告知:法轮功。他问了几个问题后送上一只刚抓到的大龙虾给我。我和先生谢过他婉拒了,因为我们不杀生。他惊讶的问:难道你们在海上不钓鱼吗?“不,我们不钓鱼”。他傻了片刻幽默的说:太稀有了!难怪你们的船名是“Lotus”(莲)!我心想:没错,咱们的船可是一朵水上的净莲呀!

半年后,我们想也许应该到有同修的城市一起学法炼功?于是一九九九年四月我们选择了有山有水又有法轮功学员的温哥华定居,打算半年炼功半年旅游。

没想到的是同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与诽谤,海外大法弟子直接开始了必须应对各国媒体采访、向世人说明真相的正法修炼之路!当年温哥华能说英文的学员不多,我有感大法蒙难,应该留下来护法。此时此刻,原定去希腊旅行的计划应该暂缓。这引起了先生极度的不满,从此开始了我们之间的分歧与矛盾。我一生未曾经历过的苦难开始了。

由于学法不深、变故来得突然,面对自己的家庭关没能对照法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总是强忍着,心中却想:真不能接受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竟然这么不尊重我的信仰自由!师父说:“忍,它是个很强的东西,是超过了真和善的。整个修炼过程都得叫你去忍,守住心性,不可妄为。”[2]好长一段时间,我是含冤带恨的忍!期间,他因骑车摔坏了膝盖开刀,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服侍病人,当我依照法的要求真正作到了完全为他着想后,一切就都改变了。先生不再阻拦我坚修大法的路,开车陪我发过大纪元报纸、参加各种游行活动,还驾船带着新唐人的制作团队出海拍摄海景。

我的个人修炼经历了《转法轮》书中提到的许多过程。师父谆谆教诲,期盼大法弟子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修炼中,修去“为私为我”的旧属性,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首次面对大批可贵的中国人

那年九月十一日,邪恶偷袭美国政治、经济、军事要地。从世界各地飞往美国的客机转向加拿大,其中部份降落在温哥华国际机场。位于列治文市的Thompson活动中心也临时改为“紧急接待中心”。有关方面把乘客送到中心注册、登记、安排住宿等。

这一天是星期二,傍晚时分,几名大法弟子如往常一样来到这里炼功、洪法。当我们发现很多从机场转到这里来的乘客时,意识到这是洪法的好机会。我和另一位同修主动找到有关人士询问是否需要帮忙,加入了义工行列,并告知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很快加方工作人员需要中文翻译,我立即上前与她一同上到一辆大客车,里面坐满了中国人。我首先向他们表达了真诚的关心和安慰并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大法修炼人,今晚很高兴能为大家服务。”然后认真的开始为他们翻译。所有事项都交代完毕后,我再次真诚的对着满车的中国人说:今晚我们能够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下相会、相聚也是缘份,因此我要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告诉各位一句真话,法轮大法是真的好!希望大家能够去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全车的人都专注的听着这番话,许多人面带笑容,也有点头赞许的,还有鼓掌说:谢谢你!

就这样一共接待了四车中国乘客。他们是从北京起飞经上海前往美国洛杉矶的旅客。这些乘客办完必要的手续后一批一批出来乘车去酒店。义工要负责检查每位乘客持有的一张表,确保他能坐上正确的车。一位先生特意找到我说:你刚才在车上说的那番话很勇敢啊!其实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只是国内整法轮功整得很惨,太厉害了。

还有的人坐上车后,双手合十举起来敲着密闭的车窗,许多人都站起来笑着向我们挥手致意。愿他们能够记住今晚与大法弟子的交会,记住:法轮大法好,摆放好他们生命的位置。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忆师恩

我是温哥华的一名普通学员,二零零二年曾有幸见到师父,我自然的以最尊敬虔诚的心邀请师父来温哥华讲法。师父慈悲的对我说:“你回去告诉他们,你们开法会的时候,我一定去”。我一字不差的把师父的话转达给本地佛学会负责人,全体同修都非常振奋,为此大愿而共同努力。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八日成功召开法会。师父亲临温哥华Westin Bayshore国际会议中心为参加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学员讲法一个多小时。来自加拿大以及世界各地的一千五百百多名学员出席了这次大会。

我原想会后一定要亲自向师父致意,可惜由于我是主持,要带大家发正念,不能离场。会后得知师父已经离去,心中深感歉疚遗憾!幸运的是数月后,我随同修办事,当车子拐弯走在一条小路上,前方一辆小车突然停下来,下车的竟是师父!我们惊喜的不顾一切,哇哇大叫!喜出望外的我终于可以一了心愿:代表全体温哥华大法弟子向师父深深的行三鞠躬礼:感谢师尊莅临温哥华讲法!师父慈悲,微笑的看着我,此时此景,弟子铭记于心、永世难忘!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十七日,时任中共党魁胡锦涛抵达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再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

九月十六日下午,中共党魁抵达他北美访问行程的最后一站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在其下榻的威斯汀酒店四周请愿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

由于威斯汀Hotel就在Coal海港边,面对着我家游艇停泊的游艇俱乐部,所以我对那个海港十分熟悉。为了加大和平请愿的力度,我决定自己租一艘五十呎的游艇,船要够大才能看得清楚我们的横幅,还得要够小才可以在并不大的港湾中巡回自如。先前已谈妥的船长出发前几天受到压力临时取消了合约。同修立刻从电脑上找到另一个船公司,虽然远在Granville Island,但是也许还没受中共干扰。我选中一条船,跟经理讲透真相并请他替我雇一位好船长。全体同修都很忙,但我需要一位能与我同行一起手拉横幅的帮手。我坦诚的要求必须是一位年轻的西人男学员,因为我要让世人看到法轮大法是为全世界的人,不分男女、老少、人种、文化的高德大法!

感谢同修们制作的大横幅,上书中英文“法轮大法好”一早就已送到船上绑好。先生送我和同修上船后,细心的亲自把贴近船身两边的横幅再用最强的绳结一一固定好,经两整天的乘风破浪,耐住了不同的风速、流速稳稳的不翻动、不松脱!我记得他在码头挥手送别我们时的表情,这是第一次他的妻子独自启程,在不同的一艘船上要为一个“救人的使命”出航!想必是百感交集又带着些许担心的吧?大法弟子的家人们也不容易啊!

雇的船长是牙买加人,以前我去旅游过,所以攀谈之后就很亲切。通过狮门桥驶進港后,我叮嘱他要200%的遵守海港规则,让我们共同完成使命。放眼望去,这个我平时很熟悉的海港今日确实不太一样,酒店的每一层楼阳台上都站着一个便衣。顶层的总统套房从玻璃窗/门向外看肯定就能清楚看到我们的船在他眼底下巡回。西人同修和我手拉大横幅,上书中英文:“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

岸上满是人潮,中领馆来人有闹事的,和大法弟子们的和平请愿形成强烈的对比。水上各种船只往来也很热闹,此时我看到BC省的水上巡逻艇驶来,由远而近,上边站满了身着白色制服的海警。我的心还是紧了一下,因为他们的职责是确保海港或海域的安全。只要有疑虑,他们是可以随时跳上任何船只進行搜查的。我保持微笑、拉紧横幅、告诉自己: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只见大艇缓缓擦边而过,警察们有向我们敬礼的、有竖起大拇指的,掌声从四面八方的船只响起!真是难忘的体验,我们何其有幸,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整整两天的航程结束了!十七日黄昏时分平安返航,交船前先要到指定的加油站去加满油。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两个大引擎的两个大油箱分别一加油就满,根本加不進,再加油都溢出到水中了,这是污染海港要罚款的!船长只好叫停,激动的说:这就是奇迹!他会向公司作证,并且今晚就要将这个奇迹告诉他的女朋友和牙买加的亲友。行驶两天的游艇,汽油钱结账总共不到$30!

果然,船公司没见过这样的事,认定是有问题,要观察三天后检查确保OK才可以办退船手续。三天后,先生陪我前去,果然无碍!结账时,经理大叹:这是奇迹!先生对他说:“《圣经》记载过耶稣有在海面上行走的神迹,今天你见证了法轮功的神迹,他们修炼人开船是不需要加油的!”

更没想到的是,次日接到西人同修转来路透社九月十六日对我们船的新闻报导,还附有船的照片及横幅的信息。同修写道:Well,连路透社都帮忙传达了我们的信息!再度见证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做任何大法事的基点要正,要“为他”、“做而不求”[4],“无求而自得”[5]的法!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6]啊!

第二部份:四海云游 救度有缘人

二零零四年:埃及之行

去中国旅行之后,最想去的文明古国便是埃及了。行前,同修为我洪法准备了轻便好带的横幅,还有许多有大法信息的英文书签。我们在两个多月的旅程中有太多珍贵的回忆。

一次,在大金字塔前与一群英文班的埃及中学生和他们的老师谈着大法真相并送他们书签,他们要求跟我合影,先生为我们拍摄了一张由他们拉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的照片。

一次,我们搭车要去某个景点,由于没经验,上错了车厢,全车男士只有我一个女的。一位埃及人给我让位并问我T恤衫上“Falun Gong”是什么?我们便用英文交谈起来。我送他一个书签,这下不得了啦,他读后用阿拉伯语告诉大家,所有的人都挤过来问我要书签,有的还说:我儿子有电脑可以帮我查!我既高兴又感动,先生也过来替我发书签。

又一次,我们搭车,见有一个空位后我去坐下,面对面坐的是一位埃及蒙面女士,她突然开口用标准的中文指着我T恤衫上的FaLun Gong问:这是什么?我们开始谈起来。该她下车时她说:我先不下车,想跟你多谈谈,我等会儿跟你一起下车。最后在月台上道别时,她说:真高兴知道了关于法轮功。我是总统府的中文翻译官,我会跟更多的人交流法轮功的真相,谢谢你。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二零零六年:南美秘鲁

出于对印加文明的兴趣,我们到南美旅行时特别造访秘鲁。行前与当地的大法学会负责人联络上,去参加他们在首都利马(Lima)的洪法活动。

那年,当地只有一位中国同修(负责人),大家见到我这个中国脸都很好奇也很高兴。我们在总公车站洪法时,一位秘鲁同修兴冲冲的跑来说:好高兴有个中国人在真相征签表上签名了!结果一看,是我先生的签名,他正在旁边的小公园里等我,大家都乐开了。晚上先生送我去他们的学法组后就回酒店休息。

这真是一个难忘的相聚:这是在一个同修家。首先大家進客厅前先向师父的法像合十行礼,然后他们用西班牙语学法,我在一旁默读。心得交流遇到有矛盾的问题时,全体同修先齐声用中文念:“向内找”,三遍!结束时,互相拥抱道别。哇,真是太可爱了,如此这般,同修间还可能有无法解决的问题吗?!

二零零七年:BC省海域航行

BC省的海域是世界级的。我们把船从佛罗里达运回到温哥华后,每年夏天便去周围的小岛航行。许多的岛都是汽车到不了的,每到一处我们都会去当地的图书馆放大法资料。我们会有许多机会遇到来自世界各地、萍水相逢的船家,在聚会中,自然的就会交流大法的美好与真相。

一次,我们在一个美丽的海洋公园舶好船,开着小艇各处逛逛的时候,见到了一艘世界闻名、平时难得一见的双帆游艇,相当惊艳。晚饭后,我们正在船上看书,一艘小艇缓缓来到我们船边,原来他们就是那艘名船“Swan”的主人,来自多伦多。两夫妇见到我们特别亲切,是因为,之前他们开的就是跟我们一模一样的,就连颜色都一样的船。当得知我是大法徒,那位先生告诉我,他们非常支持一些大的人权组织,我立刻从舱里取出一套完整的大法资料交给他们,请他们多关注。告别时互相祝福!先生说:这真是“以船会友”呢!我说:师父法身总会把有缘人带到大法弟子的面前呢!我也特别谢了先生一直以来对我讲真相的支持。

结语

由于疫情的关系,二零二零年三月神韵的演出被迫取消,我每年陪先生的两个旅游计划无法成行,母亲今年九十九岁高龄,不能回台湾探望,在家中用电脑讲真相的工作有点力不从心。我发现自己渐渐变的懈怠了,好像冬眠一样……感谢同修的棒喝与鼓励,我才认真的提笔,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督促自己找回那份初心。

修炼是严肃的,修炼还得靠自己!现在是人类历史最关键的时刻,为了更多的众生得度,师父在延续着有助于大法弟子修炼和救人的时间!师父说:“一个生命从历史上走到今天,你为了什么?就为了一瞬间哪。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段时间就是那么一瞬间。别那么消极,振作起来。你是修炼人。众生等着你救度哪!”[7]

顶礼师尊!感谢同修!

不在法上之处,恳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https://m.minghui.org/mmh/articles/2021/9/9/430610.html
4
分享 2021-09-09

2 个评论

fkgcd333 黑名单
呵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16
  • 浏览: 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