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法轮功“全球营救平台”拨打电话,发正念所见所悟。

一年一次的假期来了,恰好打专案,这是我第一次能从上午就开始参与打专案,我兴奋的像个孩子,早早的上“全球营救平台”等着同修上来。

“同修们现在开始领案了。”电脑里传来同修熟悉、清脆而祥和的声音,我立马伸手想要按嘴领案,突然一个念打来:也许有同修想领第一包案例,这时就听同修说:“我要领案,领二包。”发案同修回应:“请领第一、二(包案)。”“啊,我还第一次领到第一包(案例),嘻嘻。”电脑里传来领案同修喜悦的笑声,听到同修那么欢乐的笑声,我也开心的笑了,庆幸自己没有去领第一包。等了一下没有同修领案,我就领了案,然后静静的等待,电脑里不时的传来领案、发案的声音,那声音就如天籁之音,我沉浸在这悦耳声中……

一会儿,就听同修说,我们现在暂停发案,开始恭读师尊的《论语》,请某某同修领读,同修们在下面恭读:“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内涵洪微至极,在不同的天体层次中有不同的展现……(《论语》)”

我认真的跟着同修恭读,感觉一阵阵平和的能量悠悠的灌入我的身体,又仿佛从身体内慢慢的涌出,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一滴,一滴往下掉。这时我感到自己被一股柔和暖暖的能量包裹着慢慢的起来了,同修的诵读声越来越小……

我的前方出现一个透明体,到透明体的面前,我看到所有“全球营救平台”的同修都在这个透明体中,层层曡曡,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是我们“全球营救平台"的同修,都在这个透明体内,这个透明体巨大无比,看不到边。同修们如同这透明体一样,也是通透的,又的是七八岁孩童的模样,有的十几岁,最大的也就廿十多点,圣洁无比打坐,结印在颂读师尊的法……

正当我惊奇无比、目不暇接时,一个思维传来,这就是“全球营救平台”(我的理解是:这就是“全球营救平台"在另外空间的形式)。

我心里知道师尊来了,还有很多神。我想朝拜师尊,这时就在透明体的前端,飃来了一个象黄玉的物体,开始是一小点,越来越大,组成了很大的一个黄玉般的物体。

又一念打来:“这些就是要被救度的”(我的理解是:这个黄玉物体就是通过这次打专案,被我们救度的众生,他们来向大法弟子感谢的)。

这时我朝向师尊刚要礼拜,世尊打手印:“师父也谢谢你们。”我欲放声大哭,突然一股平和的能量再次打入我体内,一下我就没有哭意了,同时这能量把我送回到书桌前,听见同修还在恭读,我平静的和同修一起读完最后一句:“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论语》 )

这时我发现自己还是在起空的状态,我就把双手放在书桌上往下压把自己按在椅子上。

“现在我们准备发正念”,同修说, “当!” 当第二声钟声响起,我看到所有同修立掌时的瞬间,同修们立掌的手就如一片片花瓣,组成一朵晶莹剔透的花朵,汇聚成巨大无比的一根功柱,直冲宇宙天体。这纯净的能量,光亮无比,人间的语言无法来形容——殊胜,光耀,威力无比——只要進入这个能量场中的一切生命都将被感化,得到救度(我的理解是:只要众生接电话、听真相,他们就会被救度,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就为他们洗去罪业)。

当同修们变莲花掌时,每个同修的手就是一朵花,各种颜色,有的是单纯的颜色,透亮无比,有的是五彩缤纷,甚是好看,沁人心肺,只要看一眼就会被融化(我的理解是:每个同修都在自己的层次、境界中以自己在大法的所悟做着救人的事)。

当发正念结束后,我睁开眼发现满屋子都充盈着这强大、慈悲的能量,屋子里的东西都散发出能量的光芒。

我久久不能平静,师尊开示弟子平和是一种能量,在大法中修炼出的能量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我自认已经理解了这层法,可是在实际打电话中我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突破。

例如一包电话:第一个接听了六、七分钟,我还想这就是我所体悟的平和吧,可是第二个、第三个都是响铃不接,直到第七个都没有接的,还剩一个电话了,我知道自己一定有问题了,不能再急着打了。我想还是先学法,就在我起身想拿大法书的一霎那,师父的一段法打入我脑中:“我马上可以叫你达到“三花聚顶”,可是你一出门功就掉下去。那不是你的,不是你修出来的,搁不上,因为你的心性标准没在那里,谁给加都加不上,那完全是靠自己修出来的,修炼自己那颗心。扎扎实实的往上长功,不断的提高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你才能上来。 ”(《转法轮》)我明白了平和的能量是修出来的,是需要在实修中不断的提高心性、层次,提升自己的境界。

我拨通了第八个电话号码,共打六通众生累计听30多分,再打一个号码20多分,再打一个还是30多分,三通电话打了一个半小时之多。特别第三个电话我挂机后,感觉犹如春蚕脱皮一样,身体轻松,柔软,思维清晰丝毫没有倦意。

在打武汉专案时第一通电话就遇到心性的考验。这通电话共打七通,第四通听27秒,我向他问新年好,他骂;第五通听1分33秒,我说:“兄弟啊,你骂我能把中共肺炎骂走吗?医院医用器材告急。中共不作为。你一边骂着我一边去医院走走,你去过医院了吗?知道医院的实际情况吗?您难道不为你的家人、孩子(有孩子说话)着想吗?大过年的,我不走亲访友,却坐在这里听你骂,我又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呀?中共现在把你们封起来,让你们自生自灭,是我们在关心你们呢!……你们整天打打,也......(讲了一堆听不懂的武汉话)。我回应说:“兄弟啊,在千百年的轮回中我们可能是亲人呢,是亲人呢哪,所以我们才不顾你们谩骂给你们打电话,大陆的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讲真相,这个世界上谁在做?没有,只有我们大法弟子! ”他挂了,能感到他被我真诚的话打动了。

第七通听1分12秒,他说了一大串武汉话(大意你把物质送来,我就听你的话)。我说:“对不起,又听不懂您的话,您能说普通话吗?我们把救灾物资送来了,海关拦了,你们武汉红十字也不救灾百姓,你可以去红十字仓库去看看,你知道吗?央视新闻记者去采访武汉红十字都被拦截,不让進去。你要明白中共从来不把老百姓当人的,大跃進饿殍遍野,六.四屠城它说没有死一个人;你要我相信你,你把微信号发给我,我和你聊,你发糙(假)的我不理你,挂了。因为我不用微信,立刻反馈给同修,我写下:此人可救。

过程中我就一个念,你得听真相,这是你得救的机会,当他谩骂、嚎叫或嘲笑时,我很平和,过程中没有说服他的意思,就是劝善,就是告诉他真相,心里全是对众生的悲鸣与理解。

师尊说:“那么到了更高层次上的时候,你的思想就越来越纯净,你思想所带出来的东西,讲出的话,非常的干净。越干净,越单一,越符合宇宙这层的理。讲出的话一下子就能穿透人心,打到人思想的深处去,打到他生命更微观中去,你说它有多大的力量哪?!”(《瑞士讲法》)

要具备这种力量就不仅仅是表面的语言,这是在修炼中(打电话的实修中)不断的向内找,不放弃每一通电话让自己提高的机会,真正的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在法上修。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在打电话的过程怕众生挂断(电话)的这个物质被师尊拿走了,众生接听电话的时间越听越长,而且在讲清真相中甚至还发生不能不讲,即使众生设置留言我也得讲,放广播不行,只要放广播就挂;再打众生还接,但是我得自己开口讲。我悟到:这就是越到最后被救的人来的层次也高,对修炼人的要求也高。

师尊说:“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我写出此经历,是想提醒自己时刻不忘使命,兑现誓约。师尊给我们安排好了一切,给了我们这宇宙中众神都羡慕的称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弟子只有做好,唯有精進,更精進! !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以上是自己在这段时间内打专案的所得,不在法上的地方,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师尊!
谢谢同修!

https://www.zhengjian.org/node/256926
2
分享 2021-10-09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09
  • 浏览: 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