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慈悲救度邪党体制内众生。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时我是有名的“药罐子”,曾患有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心律不齐、心肌缺血、腰椎间盘突出、颈椎增生、咽炎、脚气,脑血管也有问题,经常头晕、失眠,瘫痪在床已经有半年了。每天二十四小时,全身没有不疼痛的时候。说生不如死很确切!

丈夫在邪党体制内工作。一九九六年,就在我失去生的希望时,省内某县的县长对我丈夫说:“让嫂子炼法轮功吧。”并给丈夫介绍了什么是法轮功。当初为了求生,我有幸修炼了大法。

修炼时间不长,我的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苦不堪言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不再需要别人照顾,相反,我能照顾全家人的生活起居。不但身体好了,整天乐呵呵的,心情愉悦,就连做梦都在飞。

我结束了病休,回到单位正常工作了。此时的我,不但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学法,我的心性也不断的升华着,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工作上,认真负责,得到单位领导的认可,全单位的人都知道是法轮功救了我,这也给日后我讲真相、劝“三退”打下了基础。特别是“三退”大潮到来后,单位有些人很容易的就退了。

我平时出门,有时步行,有时骑自行车,有时会打出租车。我不但自己不用丈夫的公车,也从不让家人报销出租车费,一点一滴,都尽力实践真、善、忍。

一次,儿子对我说:“妈,给你一千块钱坐车用,我能报销。”我说:“我不要,我是修真、善、忍的,不做这样的事。”儿子感慨的说:“我觉的我的思想境界比起周围的人已经够高的了,我妈比我境界还高!”儿子跟他爸说:“我可比不了我妈。”

师父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我在大法中受益,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我的母亲和姊妹看到大法的美好,也都先后得法了,其他未修炼的家人都认可大法好。儿子从小身体很弱,后来他也看了大法书,非常认同大法,现早已长成一个高高大大、英俊的男子汉,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救人没有分别心 得救的众生敬佩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一时间,谎言铺天盖地,黑云压顶。我心里非常难受: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被诽谤、被诬陷,那么多的世人被蒙蔽,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来告诉人真相,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实际我也是这样做的,给直接迫害我的派出所警察讲真相,给遇到的民众讲真相。这里,就只讲讲如何利用有利条件给体制内的人讲大法真相的。

由于丈夫的原因,我经常能接触到一些体制内的人员,有的人因某种原因到家里来,有时丈夫让我和他一起与某些人一起吃饭。当然体制内的人也是什么样的思想境界、什么样道德水准的都有。

师父说:“你不要看他的职位如何,当年师父传这部大法的时候,也是只看人,不看其在社会中的地位,不看任何团体组织形式,也没有工作贵贱之分,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你不要把他当作什么高官,你是在救他命。那都是常人这儿的工作而已,他们今天叫他干了他是官,他们明天不叫他干了他也就啥也不是了,所以度人、救人是不看这些的。”[2]

师父也告诉我们:“现在的人是很难救了,你得符合他的观念他才愿意听,你得顺着他的心讲他才愿意听。也就是说你救他还得有个救的条件。”[3]

所以只要能接触到的,我就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分别讲真相、送资料、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刚开始,丈夫不允许我给这些人面对面讲真相,极力阻止,不让我说,不是对我瞪眼,就是吼叫。没办法,我只能见机行事。有时大家一起吃饭时,丈夫有事暂时离开,我就赶紧讲。饭后分手时,抓住时机送资料,劝三退。

某局的一个局长,为人很正,不贪不占。他们夫妻俩来我家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我为什么一直坚持炼法轮功,并送给他们真相资料及真相光盘、《九评共产党》等。他俩明白真相后,真诚的对我说:“嫂子,你说什么我们信什么。”两人都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退出后不久,这个局长就高升了,官当的更大了。

邪党体制下,现今的官场有几个不贪污腐败、不做见不得人的事的人?太少了!一次,我得知一个政法部门的官员在表面的大形势的压力下,感到非常害怕,怕自己被查。我对他说:“以后改过就好,但你要真正相信法轮大法好,向大法师父忏悔,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就不用害怕。”他说:“你说怎么着,我就怎么着。”我给了他一些真相小册子和真相光盘,他看完光盘后激动的对我说:“我可看见活佛了!”他一家三口都退出了中共组织。

某县一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遭了大恶报。这事影响很大,后来派谁去这个县当官,谁就出事,没有善终的。后来这个人被派到该县就职。他不但没出任何事,几年后,还提升到市里当官去了。明白真相得福报,真实不虚。

很多明白真相的官员都在底下谈论和提醒熟人:“共产党不行了。”

我谨记师尊的教诲:“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5]

一天,一个副省长等一行人来到我家。由于人多,我没机会单独接触这些人。我给带副省长来的那个局长两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本给他,另一本让他转交副省长,说都看看有好处。这事被丈夫看到了,当下就对我瞪眼,那个局长连忙对我丈夫说:“你不也是嫂子救的吗?”并对我说:“我一定转交副省长。”我问他:“副省长‘三退’了吗?”他说:“没有,你帮他退了吧。”我说:“这事别人不能替做。那得他本人同意才行。”局长说:“行,他一定会同意的。”

我知道这个局长与副省长的关系很好,他们都是比较年轻的。这个局长后来也升到省里去了。

一次,丈夫住院了。一个局长带着省领导来看望他。我给了他们三张真相光盘。那个省领导一边说:“我看看他(指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把光盘接了过去。那个局长赶忙说:“嫂子,还有吗?也给我几张看看。”

一天,我找到这个局长,给了他一个下载了许多真相资料和明慧网刊登的传统文化音频的MP3播放器,并请他转交同样一个播放器给那个省领导。后来那个局长告诉我,他和那个省领导已经自己上网做了三退。一天,那个省领导的妻子突然自己来我家,对我说:“我是特意来谢谢你的!”

有个乡的乡长身体一直不太好。自从我给他讲了真相,他看了更多真相资料后,做了三退,也经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不久,他不但身体好了,精神状态、工作态度、说话办事与他以前的自己完全不一样了,像换了个人似的。乡政府机关的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念“法轮大法好”才变成现在这个样的。

那次,多个朋友在我家吃饭,一个市委副书记也来了。我给他讲了真相,并给了他几张真相光盘。一天,他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你家的饭最丰盛了!”我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我家有师父法身,这个空间场让来到我家的人都觉着有说不出的舒畅;我家里有大法弟子,有真相,有缘人来到这里,能够得救度,我家办的是一席席心灵的盛宴啊!

世人的状态不一样,但救人就不能有分别。有一个局长,很多人都说此人光想当官,为人狡猾。我想:不管这个人在人世的表面什么样,不管这个生命表现的如何,我都要为这个生命负责,都要给他明白真相得救的机会。还真是的,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马上就明白并同意三退了。

我听说有一个副局长病重,就托人转告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送给他一个装了许多真相信息的U盘。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副局长身体好了,一见到我就庄重的深深向我鞠了一躬,表示感谢。我告诉他要谢的不是我,要感谢的是大法师父!

来到我家的都是有缘人,没三退的和没讲过真相的,我都会不断追踪,给真相资料,直到三退。一位局长的妻子,她的丈夫早就三退了。我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不退,但她接受了真相光盘。过了一段时间,夫妻二人一块来我家,这次她退出了中共组织。

我周围知道大法好的人很多。有一个大老板经常跟别人说他最佩服我了,说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确好。一个市委副书记的儿子也说他很佩服我。其实我心里明白,众生在表面上说是佩服我,因为是我在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实际上他们是真心的佩服法轮大法、敬佩大法师父!

过去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还常常被家人说我不会说话。但现在当我讲真相时,我的智慧就象泉水一样源源不断。师父说:“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2]是师父在加持我。

讲真相中的连锁反应

师父说:“你们讲清真相的作用,必然会起到一种连锁的反应。当一个人一旦明白真相之后,他知道了,“噢,原来是这样的,原来大法这么好。”明白了真相的人有的可能会动念要修炼,有的人会很同情,有的会用行动来支持。这些讲真相中所带来的反应,也是人传人、心传心的扩充着。”[5]

我见证了师父讲的法,就是这样的。迫害刚开始时,一次老乡聚会吃饭,聊天中,有人说到法轮功,有一个当年才三十多岁的正局级干部说了些不好的话,因为一块吃饭的人不少,我当时没说什么,但记在了心里。那时候,邪恶的谎言宣传到处都是,毒害着众生。一天,我去公园,看那里摆放了由当地党、政、工、团联合搞的一次大型的诬蔑大法的邪恶展板。我想,不能让这些邪恶的东西在这里毒害众生,这是犯罪!我立即去找到那天一起吃饭的那个才三十多岁的正局级干部。

见面后,我真诚的对他说:“你是我们老乡中的精英,你不能不明白真相。我今天来是为你好,为了你的未来负责。”我给了他几张真相光盘与真相资料,并简单讲了我的修炼体会。他明白真相后,把那些邪恶展板都撤了。

后来,我又几次不断的、更深入的给他讲真相,他还把他的家人带到我家来听真相。之后,我陆续送给他们破网软件、《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他和他的家人明白真相后都做了“三退”。这个人后来也是一路高升,现任一个地级市的市长。

一次,我去他的原单位找他,见到他的接任者,告诉我,他已调走了。我就对这个接任者说,我是某某,并顺势问他:“你知道法轮功吗?”他说知道点,并说,他的前任曾保护过本单位的大法弟子。我就抓住机会跟他讲了法轮功基本真相。我给他真相资料,他开始不敢要,后来经常来我家,彼此就熟了。一到我家门口,就喊:“阿姨!是我,你开开门吧。”因为来我家的人常常会带礼物来,我不让他们送东西,也不接受礼物,为此,有时就不开门。他来过几次后,彻底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后来也升官了,现任某县县委书记。

有一次,丈夫与朋友们一起去爬山,我也去了。一个县的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问我:“你怎么爬的这么快呀?”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嘛,修炼后,变的身轻体健。你可知道我过去什么样,是个瘫痪在床将近半年的废人,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炼法轮功炼好了,是法轮功师父救了我。师父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还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和人生的意义。心性提高了,身体不就更好了嘛!”

他说:“哎呀,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县里曾经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家人为这事找过我,当时我没管,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啊。我要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帮他的!”于是,我更深入的给他讲了真相,还给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和一些真相资料。让他看完后,给其他人看。那天,不但他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连他的司机也明白了,退了。

有一天,这位县委副书记给了我一张折起来的纸。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十多个人的“三退”名单。显然是《九评》及法轮功真相资料让他明白了更多真相,彻底醒悟后,把自己的亲友劝退了。

还有明真相的有缘人也在与我们大法弟子一起讲真相救度众生。迫害初期,我回老家时,认识了那里的一个学校的校长。当时这个校长还很年轻,他称呼我们夫妻为叔叔、婶婶。我刚给他讲大法真相,他就完全接受,很认同大法。他常说:“工作上,我按叔叔的要求做,在内心我会按婶婶讲的真、善、忍做,我的娃们(指学校的学生)在这里(指学校)保证不让他们学坏。”

我想大面积发真相资料救度老家这一方众生,因为那里是山区,交通不便,村与村之间相距很远,靠走路是不行的,徒步或骑三轮车,只能在附近发放,发不了多少份,远处我就去不了。那个校长得知后,多次半夜开车,带着我去远处大量发真相资料,有时他和他的妻子也跟我一起给各家发。有时周末还开车把我送到当地的集市上,把车停在附近等着我,等我在集市上做完讲真相的事情后再开车将我送回家。

这位校长还独自发过大法真相资料。一次,我想给学校的学生发真相资料。他说:给我吧,你不知道怎么发,我知道放在哪里学生们能看到。

这个校长也是一路高升,妻子与孩子都明白真相,退出了中共组织。他妻子一见我面,就对孩子说:“快给奶奶鞠个躬!”校长的孩子现已考上了好的大学,家庭生活很幸福。

这些众生都给自己奠定了最美好的未来,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

“法轮大法好”在我丈夫心里扎下了根

我丈夫在邪党体制内被污染的也很严重。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来到世上的人都是有来头的,每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珍贵的。我想:丈夫这世与我成为夫妻,也是缘份所致,我只是做到在常人中对他好是不够的,必须得讲真相,让他了解大法的美好,启迪他明白的一面起作用,他才能真正的得救,这样才是真正的对他好。通过不断的、深入的讲真相及我本人修大法后的变化,丈夫对大法的认识很正面。我对他说:“你就是和我一块从天上下来的,就是来配合我救度众生的。”

丈夫现在真的是变了一个人。有一次,他对我说:“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我说:“是共产党害了你,现在我救人当中,也有你要做的。这些当官的,表面上都是因你而来的,实际是来得救度的。你要帮助我救他们。”

丈夫也看过《转法轮》,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对共产邪党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做了三退。虽然没有正式走入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好”在他心里扎下了根,也在大法中受益了。

结语

师父在讲法中讲到国内退党大潮时说:“退党人数持续的增加就是邪党的解体过程。不久在中国这个社会就会出现一个状态,比如互相之间坐在办公室里、在工厂里、在商店里或坐在酒桌上、甚至是在家里朋友聚会时,大家就会说:“你退了没有?”(众笑)“我早就退了。”“哎呀,你们退党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众笑,鼓掌)大家想一想,中国社会到了这一步的时候,邪党还存在吗?坏人以为有了所谓的强大的专政工具就行了。在这无形中就解体了这个邪恶,面对民众的选择,恶党什么办法也没有。”[7]

“真相是救度 真相是希望 这是洪大慈悲的胸怀 新纪元正在洪恩浩荡中翻开”[8]

写到此,我感慨万千:师父的心里装着世上所有的人。师父是如此的慈悲伟大,洪恩浩荡!

是师父和大法把我这个昔日几近废人的病秧子变为一个满面红光、走路一身轻、家里家外什么都能干的健康人,是师父和大法使我成为一个时刻想着讲真相救众生、助师正法、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感恩救人的大法!

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要继续修好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三件事,圆满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们知道〉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https://m.minghui.org/mmh/articles/2021/11/9/433160.html
2
分享 2021-11-09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1-09
  • 浏览: 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