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多年来坚持打电话讲真相

文: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更新: 2021年11月12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一直做着师尊让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这么多年。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我一直坚持在打电话救人这个项目中,兑现着自己的史前誓约。现在,我与同修们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体会。

一、风雨中的坚持

开始时,我是以制作真相资料、发放真相资料的方式救人。机缘巧合,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在保持资料点正常运作的情况下,参加了打电话讲真相救人的这个项目,一直坚持到现在。

刚开始的时候,我从拿起电话不知道如何讲,到会讲,再到智慧的讲真相。在这个过程中,浸透着师尊对我的慈悲加持。开始打电话时,我的语气生硬,嗓门也大,党文化比较重,给人的感觉不祥和。在打电话的第一个星期,一个同意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的人都没有,我不免有些泄气。同修们给我打气,让我坚持下去。

第八天,我鼓起勇气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没想到,这位男士爽快的同意了三退。此时,我心里非常感谢师尊,感谢师尊鼓励弟子!从这以后,我就在打电话救人的这条路上一直坚持走到现在。

打电话讲真相,对我们的心性要求是很高的。首先,学好法是基础。如果学法出现思想溜号,学法不入心时,打电话时说出的话没有法的威力,救人效果就不好。还有,如果打电话时自己的心态不纯净,救人的效果也不好。在骑车出去打电话的路上,我经常不停的发正念;在拨打电话的过程中,也注重发正念,解体阻碍世人接电话的邪恶因素。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经常更换地方打真相电话。有时地方偏远,为了能准时的打上电话,我经常是早早的就从家里出发。有时遇到一个大斜坡,我要推着自行车步行,需要很长时间。大热天里,汗水流的用手擦不过来,我就每天在脖子上放上一条毛巾。

有一次刚到地方,天就阴沉的厉害,一般我都备着雨具。到打电话的时间了,雨就稀稀拉拉的下起来了。同修问我:“下雨了,怎么办?”我说:“咱们都来了,就坚持打吧!”哪知,一会儿雨越下越大,象瓢泼似的,同时电闪雷鸣。我长这么大,还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雨。我打开带着的小雨伞躲在树下,稳住自己的心,开始拨打电话。只一会儿,就感到雨水从伞的中心流下来了,伞都漏了,我的身上也开始湿了。电话已经接通了,我就继续讲真相。当时雷声很大,电话的那头都听不清我说的话。我就提高嗓门,我说:“我是在大雨中给你打电话呀!就是希望你能退出戴过的红领巾。”对方听到我这么说,就同意退出了中共的少先队组织。

这天下的雨水把我的手机都洇透了,但是手机没有出现故障,各种功能都能正常使用。等我们到时间该回家了,暴雨也停了。我们回去的时候,看到来时的路都被雨水冲刷的不象样了,城区里都内涝了。

我们这里春天的风很大。我们出去打电话时,没有避风的地方,就顶着大风拨打电话。有一次,一个人在电话中听到我这边的风“呼呼”作响,就问我:“你是在天上飞吗?”听后,我哈哈大笑,我说:“我们这边风比较大。这个电话就是为了你好,你戴过的红领巾我帮你退了吧!”这个人很爽快的同意了。其实,有的时候讲真相也很有意思。

有时,我打电话也会遇到以前修炼过大法的人。因为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他们放弃了修炼。我在给他们讲过真相后,他们都再次跟大法接上了缘份。

有一个小伙子说:“我小的时候炼过大法,后来不炼了。以前我能经常的翻墙看新闻,后来我的翻墙软件不能用了。”我告诉他:“翻墙软件现在国内网站有的地方也能下载到,我相信你肯定会得到最新的版本。”我也告诉他:“大法弟子现在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并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高兴的说都记住了。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他们。

有时我讲真相的时候,慈悲心会油然而生。虽然我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但我感到这些人仿佛就是我的亲人,我就会不自觉的掉下眼泪。一次,一个福建的小伙子接了电话。我给他讲真相,因他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不接受真相。我生出了慈悲心,眼含热泪的对他说:“朋友,你还这么年轻,如果天灭中共时有大灾难,你怎么办呐?”或许,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最后同意退出中共的少先队组织。

去年的冬天很冷,这么多年的冬天都没有这么冷过。为了御寒,我里面穿了好几条裤子,再戴上护膝,再套上一条加肥的裤子;羽绒服我选能过膝盖长的;这些都穿上后,再穿上一双加厚的棉鞋。这样,我就要穿上十几斤重的衣物在身上。每天我出去时感觉很厚重,回来脱去这些衣服后,就感觉身上轻飘飘的。

有太阳的天还好说,因为穿的厚,坐在野外能被太阳晒的不那么冷。去年本地雪下的挺频繁,大风夹着雪花吹在脸上的时候,那感觉真是象刀子割在脸上一样疼。我想冷就冷点儿,能坚持一会儿是一会儿。打电话说话时,我冻的嘴都有点儿僵硬,舌头也不怎么听使唤。最冷的那天,我也出去打电话救人了。我想:“既然来了,那我就坚持一下。”出来就有收获,有人同意三退,并接受了大法真相。

一次,我骑车走在小区拐弯路段的时候,雪天路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连人带车摔在了路上。我的电动自行车很重,奇怪的是我摔在地上,却没有感觉到疼,电动车也神奇的滑离了我身边,没有砸在我身上。我感谢师尊对我的慈悲保护,帮助弟子化解了危难。

二、讲真相中突破消业状况

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中,我体悟到了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我的身体也在被师父不断的净化。在这个过程中,我坚定自己的正念,不断的提高心性,无论病业表现形式是什么样,我都把这些当作是好事,依旧坚持讲真相。

修炼前我肥胖,体重一度快到一百九十斤,走路都感觉呼哧带喘的。我在讲真相救人中吃苦,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我由原来的肥胖,变成现在的一百五十斤体重。身体变轻了以后,感觉走路也轻飘飘的,没有了以前的沉重感。

随着继续修炼,我的身体出现了一种病业反应,就是总感觉口渴,讲话都感觉嗓子也跟着发干,有时张嘴讲话都是一种痛苦。讲真相时,我就带上水,口渴我就喝水,甚至是讲一个真相就要喝口水。拿一瓶水不够,我就拿大容器的水瓶装水,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

有时嗓子疼痛的难忍,仿佛有人拿着刀子在我的嗓子部位割了两刀的感觉。但是我依旧张嘴讲真相,疼就忍着。有时这种状态会持续几天,然后师父就将一团白色的障碍物从我的嘴里清理出来。清理出来后,我立刻就感觉嗓子不疼了,有一种清亮感和轻松感。这样的事情我遇到过好几次,我感谢师尊为弟子清理身体。

持续时间最长的一种病业状态,就是我总是犯困。我总感觉睡眠不足,学法时犯迷糊;坐在那里讲真相,也会哈欠连天。最严重的一次,我的脑袋混沌犯困到我在马路上骑着电动车,却差点儿就睡倒在马路上。困这种感觉很痛苦。

我要求自己,如果学法犯困,哪句法没有入心,我就多读几遍。讲真相犯困,我就提醒自己,我的主元神要控制自己的嘴,用心讲好真相。随着自己不断的背法、同化法,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这种病业状态就慢慢的过去了。

三、平衡好工作、家庭、讲真相时间

我是经商的。刚开始出来讲真相的时候,首先面对的就是利益的考验。上午店里一般有客户来咨询商品,所以开始我总是怕上午出来讲真相,客户来咨询,会没有人解答,这会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意?

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

我悟到,救人是最正的事情,既然师父告诉了我们要“随其自然”[1],我就相信师父说的,把一切都交给师父。我合理安排好自己的时间,上午的时间就固定用来讲真相;用下午的时间来处理店铺客服和发货的事情。

我真正把心放下之后,我发现店铺的生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倒是销售额越来越高。需要处理的客服问题,也没有因为我讲真相而影响处理效果。即使是每年最忙的日子,晚上处理客服问题到凌晨两点多,第二天我会依然坚持出门讲真相。

我妻子一直觉的我们原有住房的面积小,没有客厅,总想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后来我们如愿又买了一套房子。我父亲帮我装修房子时,一个难题就摆在了我面前:我每天要送饭菜,上午除了要保证讲真相之外,回来后我就要急急忙忙的买菜、做饭,大中午的还要骑自行车去送。

那段时间除了辛苦,面对的压力就是家人的不理解,他们认为我讲真相的时间应该用来帮着装修房子。在利益面前,我坚定自己的正念,不随着他们的想法变动。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知道我做的事是最对的,讲真相我是一定要讲。我再次合理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尽量平衡好一切。那段时间,我抄《转法轮》,抄法帮助了我。中午,我放弃了休息的时间,静下心来抄法,大法给了我力量。我在师父的加持下,过了一个又一个心性关。

四、帮助新加入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

随着我们打真相电话、劝三退的效果越来越好,很多同修也要加入到这个项目当中。从零起步,我知道这是最难的第一步,就是一开口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就将自己在讲真相中积累的话语总结、归纳出来。在讲稿中,我将开头怎么说,中间怎么说,劝三退时该怎么说,都总结的很详细。

然后我将讲稿打印给新加入打电话的同修,这样他们就不用犯难了,同修们照着讲稿讲一段时间后就好了。慢慢的,他们就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了,他们的劝退效果也越来越好。一般新加入的同修在讲真相的时候,我就离他们的距离稍微近一些。挂断电话之后,我就跟他们交流哪个地方需要改進,告诉他们哪个地方再需要好好的讲一下。

我在帮助新加入打电话同修的同时,其实同修也帮助我修掉了很多的私心和怕麻烦的执著心。其中有一件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当时这位同修不会给电话卡充值,就把手机和充值卡给了我。我一边打电话讲真相,一边帮着同修充值。我这样做,不仅真相没讲好、也没有劝退对方,而且这个手机怎么充值也充不進去。后来我想别一心两用了,我就挂断了电话,专心的帮这位同修充值。神奇的是,一下就把钱充上了。充上钱了之后,我再打电话,就能劝对方三退了。

我悟到,我一开始的心态是一直把“我”摆在了第一位,总想着别耽误自己讲真相。当我把“他”摆到了第一位时,就达到了法的标准要求,救人的效果才会更好。从这次以后,我更注重修自己的心性,把为私、为我的想法修掉,充实自己的慈悲心。

五、世间形势变化,坚持讲真相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世间的形势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蔓延期间,我和同修们突破封城的控制,走出家门坚持讲真相。

一开始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同修将武汉的电话号码拿给了我们,我们就集中精力向武汉地区讲真相。当武汉市民得到大法真相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时,他们发自内心的高兴,非常感谢我们。

中共邪灵为了阻挡我们在大瘟疫中传播真相,对我们的电话卡進行封锁。有的电话卡没有拨打几个号码,就被封锁了;有的电话卡还没等开通,就已经被封锁了。我们放下利益之心,不计得失,坚持讲真相。

危难之时,我们心里求师父加持我们,请师尊帮助弟子,我们也加大力度发正念。电话卡问题慢慢的都解决了,我们不停的继续传播真相,告诉民众能躲避瘟疫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去年的美国大选,无疑是牵动人心的。但是我们依然坚定的讲真相、救世人。通过背诵、记住师尊的叮咛:“虽然是正邪之争,但是你们要守住自己不被干扰,同时更好的讲真相救世人。”[2]我们这个项目中的同修都悟到,不能为当前的形势所动,现在要做的就是多救人。

中共邪党搞“清零”行动,制造各种紧张气氛。但是我们依然坚持做好三件事。在中共邪党的“清零”中,为了让我签字,他们用各种手段找到了我妻子、我父母。邪党人员蛊惑说:“没有什么,不用本人签字,你们就在白纸上替他签上字就行了。”我的家人跟我一样,都抵制中共的“清零”行动迫害。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他们谁也没有配合邪党,谁也没有替我签字。

七月初,邪党人员又打电话给我妻子,问我到哪去了?说想找我谈话。这些非法要求都被我妻子正念回绝了。我为自己的家人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而感到高兴。我知道,真正让这些邪恶化为虚有的是师父,是师尊在慈悲保护着弟子。

如果说有什么最痛苦的事情,那就是讲真相救人救不下来的时候。我们打真相电话这么多年,由开始的一天能劝退二十多人,到现在劝退人数的下降,大家都感觉到了这个项目的艰难。遇到一些情况的时候,我们也是迷惑不解。

在这个时候,师尊发表了《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讲法》。师尊说:“我一直在讲啊,我们在夹缝中救人,我们的路很窄,不能走偏一点,才能完成好我们要做的。师父也是,当初做这件事情开始也是想把全世界的人都救了。可是哪,毕竟这个世界就败坏到这种成度了,救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人变异了,好坏、善恶不分了,人他自己不要了,大家也尽到了责任、做了该做的,就足矣了。”[3]

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悟到,我们就要修好自己,学好法,坚持自己该做的。要坚持的讲真相,不要退缩。我们同修之间也相互鼓励,提醒不要执著三退的数量,我们就是坚持每天在讲真相的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在修炼的路上,我们每一步的提高,都是师尊在加持我们。我的每一次升华,都是大法点悟给我的。我越修、越学这部大法,就越感到大法的洪大、精深。在我困难和危难时,是师尊慈悲的看护着弟子。在救人的这条路上,我有过失落、有寂寞、有停滞不前的时候。每到这时,师父就点悟我继续前行。弟子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继续修好自己,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
[3]李洪志师父经文:《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12/%E6%98%8E%E6%85%A7%E6%B3%95%E4%BC%9A-%E5%A4%9A%E5%B9%B4%E6%9D%A5%E5%9D%9A%E6%8C%81%E6%89%93%E7%94%B5%E8%AF%9D%E8%AE%B2%E7%9C%9F%E7%9B%B8-433258.html
1
分享 2021-11-13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原諒那些傷害你的人, 他們冒著下地獄的危險來成就您, 所以諒解並用慈悲心去祝福他們。 因為即便過錯是別人的, 業障一定是自己的。 ——密勒日巴尊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1-13
  • 浏览: 2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