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墙国一年一度的汶川大地震纪念时间

转点维基和旧闻。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1%B6%E5%B7%9D%E5%A4%A7%E5%9C%B0%E9%9C%87

捐款去向、挪用和审计

中国民众起初涌跃捐款,惟发生多起捐款使用的争议后,2009年起普遍质疑灾区重建资金是否真能用到灾区老百姓身上。下分五类说明:

针对巨额善款被贪污、被违规滥用,中国官方有几个数字:国家审计署2010年报告指出,58.19亿灾后重建款被违规使用;2013年四川省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披露,灾后重建共查办涉灾职务犯罪343人。

捐款去向方面,清华大学邓国胜团队《汶川地震善款流向》报告指出,截至2008年11月,全国捐款总额652亿元只有23%被交代了明确去向,估算约80%捐款最终拨入有关部门,但缺乏细目。

对口援助的重建工程被政府挪用方面,《财新网》爆出香港政府资助的绵阳紫荆民族学校2010年3月激活,到2012年5月被拆除改建成“万达广场商住综合工程”,引起一遍哗然。其后香港立法会一直追讨四川方面的审计报告,2008年汶川地震时香港涌跃捐款,至2010年甘肃舟曲泥石流、2013年雅安地震时因为四川审计报告未交出,香港舆论自此对捐款冷淡。

捐款被中国红十字会挪用是一大关注点。100多名艺术家义卖作品募得8,472万原先定向捐给某市用来盖艺术学校等,被挪用至红会自己的“博爱家园”项目。还有郭美美事件等相关丑闻。

捐款被政府奢侈使用方面,有《北川国家地震遗址博物馆整体设计方案》初步预算总投资为23亿元,北川县政府于震后采购110万豪华越野车以及组织资助20对新人海南免费欢度蜜月之旅,汶川县威州镇政府采购万元笔记本电脑等(注:事件均发生在2009年,2009年中国人均GDP为19902元人民币)


https://zh.m.wikipedia.org/zh/%E5%B7%9D%E9%9C%87%E6%A0%A1%E8%88%8D%E5%80%92%E5%A1%8C

讨说法的家长

民间对川震校舍倒塌的调查以及维权活动普遍被禁止。一些家长因为上访而被政府抓捕。

2008年5月25日,绵竹市五福镇痛失子女的家长游行抗议豆腐渣工程。

2008年6月3日,都江堰市的学生家长抗议校舍质量问题,但得到公安回应法院不会受理家长的诉讼。

原定于2010年3月1日在成都举行的民间问责中国地震局研讨会,会场亦被警方毁坏。

2012年1月11日,北川县的遇难学生家长来到县政府前请愿抗议。

部分发动或参与校舍倒塌情况调查的民间人士被当局抓捕,其中包括:

黄琦,“天网”网站创办人,在大地震后积极参与救灾活动并为地震中死亡学生家长提供帮助,并在网上揭露“豆腐渣”工程,后被抓捕,2009年11月23日因“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何洪春,北川县遇难学生家长代表,因向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咨询赔偿问题,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起诉,2009年7月9日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谭作人,四川作家,曾于2009年2月起草《5.12学生档案》的倡议书,发起民间对地震遇难学生校舍工程质量进行调查,后发布《四川大地震死难学生调查报告》,继而被拘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媒体报道(被禁)

据钱钢对川震校舍倒塌媒体报道的搜集调查,媒体报道被禁之前,校舍倒塌共有三波较大规模的报道:

第一波,2008年5月19日到21日,全国哀悼日期间,包括《南方都市报》“学殇”系列报道。
第二波,因五福镇小学学生家长请愿而引发。
第三波,媒体开始报道关于校舍倒塌原因的调查文章,如南方周末《东汽中学:惨剧或可避免》,《财经》杂志《校舍忧思录》等。
第四波,多个媒体发布纪录片报道,如TVB的《星期日档案·𣎴能说的真相》,HBO的《劫后天府泪纵痕》等。
政府对媒体报道在前三波报道潮中愈发加紧控制,后全面禁止报道校舍倒塌相关新闻。地震发生一个月后,媒体上几乎已无校舍倒塌报道。此后的第四波的纪录片与新闻也被政府列为禁片,在网络上查询不到任何踪影。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E8%89%BE%E6%9C%AA%E6%9C%AA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大批校舍倒塌致大量师生遇难,校舍建筑品质遭广泛质疑。震后四川省人民政府拒绝公布地震死亡的学生人数和名单。

2009年3月,艾未未在网络上发起5.12地震公民调查活动,召集志愿者前往调查512大地震遇难学生名单,数百名志愿者报名参加了公民调查,38人到受灾地区实地调查,其中25人45次被四川警方控制。公民调查覆盖了受灾最严重的14个县区,最终调查确认了5196名遇难学生的年龄、地区、学校、班级等完整信息,涉及153所学校。艾未未在新浪博客里陆续公布地震死亡学生名单,但遭删除。2009年5月29日,艾未未新浪博客被强行关闭,博客迁址。

2009年10月开始,公民调查向中央、四川省级、县市级的教育、建设、财政、民政、公安部门以及基金会等100多家不同政府机构申请公开5.12完整信息,包括灾情核查、捐款使用明细、坍塌校舍调查报告、以及遇难师生姓名等近万条信息,但至今未得到任何一条正面回复。

2009年8月12日,艾未未应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的律师邀请,作为证人前往成都出庭。当天凌晨在酒店遭到成都公安破门而入,一名搜查人员用拳头重击了艾未未脑部,之后艾到成都中医院进行就诊,并被非法拘禁至谭作人案庭审结束,该过程被拍成纪录片《老妈蹄花》上传网络。同年9月14日艾未未在德国慕尼黑美术馆布展期间,陷入昏迷,诊断为“外力导致的脑出血”,进行紧急脑部手术。2010年4月6日,前往成都金牛区西安路派出所报案,要求警方对殴打事件立案侦查,但警方无理由拒绝立案。8月12日,艾未未与律师到成都公安索取报案回执,再次遭到金牛分局暴力对待。
0
分享 2022-05-12

18 个评论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3945981

当时中国人捐款所能想到的第一渠道便是中国红十字会。多数人印象里,那是著名的全球性民间救援组织。但中国红十字会并不像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多数红会那样独立运作,它由中国政府代管,员工参考公务员待遇。

汶川地震一周年后,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江亦曼在《中国红十字会汶川地震救灾应对及思考》中写道,截止2009 年 4月底,红十字会系统(包括港、澳、台红十字组织、国际联合会及有关国家红十字会)共募集款物达191亿元人民币。
在媒体和公众的不断追问下,红十字会开始承诺建立信息公开平台。 地震三年后的2011年7月,中国红十字总会的捐赠信息发布平台(fabu.redcross.org. cn)终于上线试运行。但目前BBC中文记者无法登陆该平台。
2011年,该平台发布了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捐赠收支和资助使用的有关情况。但2010年1月11日以前的捐赠信息仍不能查询。
过去十年中,中国红十字会经历“郭美美事件”,再到北京大雨呼吁捐款被网友抵制齐声喊“滚”。即使红会连发声明澄清与郭美美无关也无法挽回公众信任。

中国红十字会的失信于民还源于“挪用”救灾款。

香港《南华早报》曾透露,中国红十字会承认,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曾挪用上百名艺术界人士筹集的用于修建一所艺术学校和资助其他建设项目的逾8000万元善款,用于其它项目。
但中国红十字总会对此进行的辩解是:虽然挪为他用,但与捐款人的意愿总体上是一致的。

根据中国民政部发布的《2011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2011年中国红十字会获得的社会捐赠比2010年减少近六成。

经历危机的还有海峡对岸的台湾红十字会。

汶川地震之后三个月内,台湾红十字会募到14亿新台币(约3亿人民币)。而台湾红十字会发给BBC中文的数据显示,9年后的四川九寨沟地震,该会仅为灾区募集到不到19万新台币(约4万元人民币)。
如此强烈的数字对比,台湾红十字会会长王清峰解释说,大陆地区经济发展快,实力强;加之中国近年来在救灾、备灾和防灾体系的建立与完善,以及灾情发生时居住在大陆的台湾民众和台商直接在大陆捐款,较少再通过台湾红十字会,以及现在的民进党执政,两岸关系冷一些,也可能影响捐款。

在捐款救灾向来积极踊跃的香港,募集到的捐款数量同台湾一样,呈下降趋势。

香港红十字会称,1950年创会以来,汶川地震的捐款是其处理的最大一次捐往外地的救灾款——13亿港币(约10.5亿人民币)。2013年的雅安地震募集资金则只有汶川地震的十分之一。
香港红十字会国际及赈灾服务部主管刘冰说,如果我们用2008年(地震捐款)来做一个标杆的话,这个标杆可能有点过高。

香港人捐款前关心捐款方法、当地的救灾进度和救灾需要,捐款后,香港人还关心钱的流向和用途。

前香港无线电视和有线电视中国组首席记者吕秉权是汶川地震后首批到达地震灾区采访的香港记者,08年地震采访归来写文赞扬一方有难,八方支持“非常支持人性光辉”。
但2009年重返灾区跟进报道的所见所闻,让他公开呼吁香港社会理性捐款,不要给中国官方捐一分一毫。
“我和家属继续跟豆腐渣工程。 有一天在(四川)德阳给(国保)抓了。我们都习惯被抓,照常应对,希望尽快脱身。当时灾区还是很多人没吃好,没住好,好多人住板房和帐篷。国保拉我们去一个山庄吃饭,我们只有两三个人。他们四五个人。国保点了他也知道自己跟你也吃不完的菜,不停地点,大鱼大肉。又喝酒。”
“我当时跟他们说,我们这样做对得起外面的灾民吗?他们没吃好,没地方住。还有对得起捐款的人吗?赈灾的款不是这么用的。然后他们不在乎,跟我说,灾区没有你想象中缺钱。非常嚣张。然后还不停手。”
吕秉权重返灾区还看到从震区绵阳通往北川十多公里两房有刚重建好的房子。后来官方要求把道路从原本的二车道拓宽到四车道,在刚修好的房子一旁画了符号要求拆房。
“我们去责问,采访了这个事。没有人为这个事负责。白白浪费了重建款,也是不了了之。”
2008年港府共捐赠过百亿港元,中国媒体《财新网》、《环球网》和香港媒体之后爆出,香港政府资助重建的绵阳紫荆民族学校落成不到十一月后被改建万达商场,陷入用地争议。
吕秉权说:“种种迹象显示,官方对捐款不太珍惜。”

2013年雅安地震,香港立法会在一片"不捐一分"的反对声中通过了向雅安捐款1亿港币(约8200万人民币)的决定。
巴蜀独立,唯一出路。
所以...“众志成城”、“人定胜天”的诱惑有那么大吗?难道不害怕这些记忆被连带着唤醒吗?
>>巴蜀独立,唯一出路。

我相信侵吞乡镇校舍建设资金的绝大多数官员都是当地人。
当年影帝还能第一时间跑去现场,不管作秀还是怎么样,98年洪水的时候蛤蟆也坐着冲锋舟拿着喇叭在江上喊口号,现在你不可能再看到有主席总理第一时间跑去受灾现场了
>>我相信侵吞乡镇校舍建设资金的绝大多数官员都是当地人。

那些官员是中国殖民统治的执行者,是巴蜀民族的背叛者。
>>当年影帝还能第一时间跑去现场,不管作秀还是怎么样,98年洪水的时候蛤蟆也坐着冲锋舟拿着喇叭在江上喊口...


上海严重去海南,河南严重,西安严重时忘了包子跑哪去了
已隐藏
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举国哀悼,挺住,坚强!没隔多久,映秀灾区就变成观光点了,一去到那儿的人微笑着,举着剪刀手,快乐的定格在相机中。周边纪念品已成为牟利的工具,那废墟不再是沉痛,不需要哀悼,因为当痛苦变成售卖。

当年我都有捐钱~~几蚊,捐几次都几十蚊。随着阅历的曾加,以后凡是捐款我都会捐条毛算了,大中国发生天灾人祸,捐钱的不是政府,而要民间资本,各政府机关,捐了多少钱?也许有的,早上捐100,下午组织个今夜都是民川人座谈会,吃饭唱K大保健一条龙。

这就是国情。
毛敬塘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feefee
>>巴蜀独立,唯一出路。

汶川位于阿坝自治州,应该属于吐蕃,共匪压榨吐蕃自然资源的力度和压榨巴蜀不相上下,不过吐蕃人民族发明相当成功,以后支那大洪水独立是顺理成章的事,只怕巴蜀将来又是张献忠的人肉粮仓。
《老妈蹄花》经典,浦律师和艾未未怼的那帮狗腿子无言以对,这也是中共官僚下的现实缩影。
汶川地震调查系列纪录片,就普通人都很容易通过现有证据调查推断出当地建筑质量存在很大问题,肯定也涉及了贪污腐败收受贿赂等问题。倒塌的建筑在那,水泥钢筋标号拿出来测一下全明白了。
可人家说你非法,千方百计阻挠。说你寻衅滋事,说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如果他不是艾未未早就被劳教了。
后来人家也看开了,我尽力了,就这流氓政府,没有道理可讲,再您妈的见,走了。
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 震到寡人的笼椅还是笼床? 
死了的已经死了,  活着的要么上贡, 要么出力,其他一切404 。
wuling 新注册用户 回复 三代风流人物
>>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举国哀悼,挺住,坚强!没隔多久,映秀灾区就变成观光点了,一去到那儿的人微笑着,举着...

呵呵,我一分都不会捐的。
>>当年影帝还能第一时间跑去现场,不管作秀还是怎么样,98年洪水的时候蛤蟆也坐着冲锋舟拿着喇叭在江上喊口...
是的,失去才会懂得珍惜,而我珍惜你 (包包)
汶川大地震應該是香港人最後一次自發的做傻子。
台灣當時捐了一大堆錢
全被支十字會吞掉了

之後中國每次重大災害都得宣導不要捐給支十字會
helloWinnie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汶川之后我貌似就没再捐过钱了,除了乌克兰
你就看这次上海疫情封城,全国捐了那么多物资,结果宁愿扔掉,烂掉也不发给居民,人民最后还是要高价向团长买东西,你高知道共产党是不可能让物资直接送到需要的人手里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