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党政体制问题的若干看法--- ”,;-( 认认真真写的,自认为是一篇最有价值的文章却没人看

本文本来只是回答某葱油一个关于“推翻习后谁来领导”的提问,没想到一下写了这么多,干脆开一篇文章贴出来讨论:

只要通过真正的民主选举,有宪法制约权力,有媒体和在野党监督,干不好可以弹劾、辞职,下届另选一个,就算是选一个共产党员身份的人当领导人也可以接受啊,我国的根本问题不在于让哪个贤明的人来领导,而在于没有让合适者来领导的政治体制;

我们首先要分清党务和政务两个系统,我国的管理实行的是双轨合一制度,如同希特勒和苏联,党务指挥政务,政务配合党务,而政务人员绝大多数是党成员,那么就形成了书记权力大,市长升书记算一级,加上军队属于党,这样持续下去就会形成事实上的独裁,必然和民主渐行渐远;
而民众的赋税承担了军队、政务、法务三项社会管理支出外,还承担了支撑党务系统运作的支出,更荒谬的是这四项支出都是用来加强对自己的强权统治,这一点如果有一天民众琢磨明白了就会怀疑统治的合法性,我曾经画过一幅不能发表的政治漫画,画面右边是一只穿着星条旗的鹰,站在三个分别写着国防、政府、法律的手掌上,看着左边一只被两根写着党、政的粗绳子勒着脖子的公鸡,两支脚被“法”拷着,下面还拖着一个秤砣“军”,翻白眼了旁边还要用个喇叭喊着:一定要拥戴领袖,估计这幅漫画是不会有杂志敢发表的。

历史实际上给过共党很多次机会,让他们可以在政治、经济成果最佳、政党名声最好的时候实施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党政分离,以他们这么大数目的党员群体和人才储备,必然可以连续获得选举,也可以通过选举将团队中不合格的那部分剔除出去以保持自己政党的先进性;如果等到失去民心了,想要获得民众支持就没那么容易了,这个时候一旦进行民主选举那是必败无疑,那要想保持统治就只好依赖于武力和高压政治,前者风险大,因为军力介入有可能最后受益者是某个掌握军事的野心家变成军管政府,无论是党务还是政务都很清醒的认识到这一条路的危险性,而后者则需要行政体系的支持,如果不支持,组织自己的体系对现有的行政体系进行抢班夺权,这就是强人政治,比如毛通过文革红卫兵、邓通过中顾委、江通过政法系统维稳;

事实上我认为当今共党面临的问题远比89要严峻,因为89年中国经济确实经过改革十年有成果,而且还很明显处在高速成长的趋势中,当年学生运动的口号是“反腐反官倒”,诉求是希望党能够及时自我纠正,及时遏制住政党腐败退化的苗头,对于共党统治的先进性、合法性是认可的,而现在的情况则是经济的必然颓势,导致群众对统治的合法性先进性产生了怀疑,在如何延续统治的方法上产生了分歧,党务一派认为应该采用强权统治,而政务一派认为要直面民众的质疑进行选举优化,在高层,政务一派认为强权政治会导致暴力革命,而党务一派则认为选举优化会被淘汰,这样就出现了政务系统和党务指挥不同调的现状,习就想通过强人政治来解决政务不同调问题,采用下放到社区基层的党小组结构通过防疫来抢班夺权,事实上是和文革红卫兵夺取政务是一个套路。
15
分享 2022-11-29

17 个评论

好文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中共这么玩不只是一个人的问题,上到毛腊肉下到习2b
这是从毛开始一路打造的体制
体制裹挟着小学生,小学生也在铸就体制

帖主的党务政务双轨合一是我一直以来欠缺的认识
感谢,姿势水平提高了

这里再次批判一番什么习下啊,上面的本意是好的啦那一群人

习包子个人的能量固然很大,但同时,这种体制亦裹挟着他
之前的选择性反腐还没看出来吗?合他意的,留,不合者,杀
只能说上面的本意是坏的,幸好下面执行出来偏差
GplayerGod 🤬不友善用户
这个话题太过高端, 就像我一个月转3000 ,你问我有100亿美金以后 我要怎么花一样。 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一点的希望,继续努力吧。
GplayerGod 🤬不友善用户 回复 GplayerGod 🤬不友善用户
发错地方了, 不好意思
认认真真写的,自认为是我在品葱上发的最有价值文章却没人看
确实是好文,但是楼主如何看待“地域性政党”这个问题?中国党政分离之后如何避免地域性政党实现各地协调发展?
(说我想太多的不用回复我默认你的想法对)
>>确实是好文,但是楼主如何看待“地域性政党”这个问题?中国党政分离之后如何避免地域性政党实现各地协调发...


您关于地域性政党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非常复杂,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彻底消弭地域势力之间博弈的完美方法,美国的联邦制算是好的了,但是其采取了联邦制并不是解决因素,同样的问题在其他联邦制国家问题非常严重,而地域性问题不仅仅是指政党,在政务、学术、经济等各个领域都会存在,所以算是一个普世问题,有人说宗教解决了,实际上以我的了解,宗教和政党一样存在地域性博弈和裙带问题,只是没有在明面上而已
问题的根子其实出在毛身上。

匪共就是个农民党啊,这个连苏联都无数次说了,苏联一直都瞧不上匪共,觉得匪共就是毛泽东带着一帮山贼趁着乱世搞机会主义。让毛抗日争取民心,毛也不抗日。周恩来、彭德怀等一大堆人都叫毛抗日,毛一律不听,谁要阻碍毛搞农民党,毛就发动宣传武器批斗谁,然后把对手给搞死。所以,30年以前,苏联就看出毛要搞独裁了。

某种意义上,共匪比天平天国更加荒诞邪恶。这种党派,谁tm给你讲自由民主?王明从莫斯科回国传播马列,结局大家都知道的。毛就是一个原则,不抗日,只是拉人,抢地盘,等日本和国军相互消耗。他们彼此不消耗,就写文章,吹国军不抗日,发动小粉红攻击国军顺便给自己拉人。延安以后吸引了一大批煞笔青年补充进匪共。

再后来就没人能管住毛了,任何人都知道毛是独裁。匪共窃国以后,大炼钢、大吃饱,毛搞死几千万小粉红,政权受到威胁。那他的独裁垮了吗?没有。小粉红是基本盘啊,写点文章洗洗脑,再杀几个党内高层的怂蛋。还有谁能阻它?如果还镇不住场子,没事,全社会大家一起相互斗。

这种农民党,一直都看不起知识分子、有钱人,连有地的农民都要挨批斗(30年以前就开始了)。这tm不是逆淘汰?这种政党,最后就是一群大奸大恶的合集。你给他们讲民主,他们给你讲江山。鸡同鸭讲!

单单是习下台是没用的,共产党也必须下台。

按照民主的理论,共产党也有资格参选,不过以他们的德行,谁觉得以后它们还能选上?

民主之后的中国,正经人谁还加入共产党啊?
刚看到我也认真地回答一下吧。

首先,“推翻习后谁来领导”这个问题根本没办法回答,因为这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不确定性,想到的想不到的加起来的可能性太多了;

其次,也正如你所说也是很多葱友广泛认同的一个观点,就是今天的习共(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面临的问题会非常严峻,就是在执行层面也很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比如这次有的地方说放开,有的地方却在继续收紧,给人的感觉就是所有人都在猜习近平的意思,而习近平可能也是头大搞不清到底想干嘛,所以乱象频生;

与胡锦涛时代相比,胡的理念就是不折腾,政治左经济右。反正大家都有饭吃不太闹事就行了,他干完他拍拍屁股走人,但那时候整个中国大陆就已经积攒了太多问题,就像客厅里有很多垃圾胡锦涛只是把垃圾扫进了沙发下面,到今天垃圾已经馊了已经开始腐蚀地板和其他家具了,那小学文化的习近平也没能力处理,或者乱处理。

正确的做法就是赶紧进行政治改革,进行土地私有军队国家化开启民智等一系列措施,这样做当下收益肯定是最小的,但是这才是真正的千年大计。如果一直这样拖着中国大陆迟早就像高压锅一样要爆炸的,李自成、张献忠未来要是遍地走都是可以预见的。或者各地方独立,又是新一轮的军阀混战960万平方公里处处民不聊生也不足为奇。

最后,党内的党员看似那么多其实都是乌合之众,我可以这样说90%都说不清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对他们来说不过一张皮。政府、法院和立法未来必须分开,共产党必须解体并宣告是违法组织,军队就是国家化而不是党卫军。好的步骤就是共产党能意识到这些,中间的就是各地区分分合合的状态,最残酷的就是溃而不崩,共产党的招牌破破烂烂、摇摇欲坠,习近平躲在深宫之内,但是下面呢?横尸街头、身边随时都会发生血腥的事件而人人都已麻木,整个中国大陆就像一个地狱。
我告诉你为什么没人看吧,像推翻习之后谁来领导这种问题我都不会浪费时间点进去,意淫的太远了,跟现实生活脱离了联系。靠意淫获得快感这个技能我知道很多人有,但我不具备。
感谢,还是学习了一些认识
>>认认真真写的,自认为是我在品葱上发的最有价值文章却没人看

有的,就是这个推荐法特别不靠谱
在民主体制已经建立之后当然是如你所说。但是过渡的过程确实可能存在走向新威权的可能。旧官僚可能会假装拥护民主,掩盖自己的野心,迅速取得权力,然后再施行独裁。如白俄罗斯的卢卡申科。白俄是存在全民总统选举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即便人们普遍怀疑选举结果并发动全国性的运动,也没有很容易地把独裁者赶下去。

中国党务和政务我感觉没必要区分,一回事。各级书记实际上就是本地最高行政负责人,那个名义上的政府首长遇到重要的事务都需要向书记汇报。把中共所有党务组织取消,除了没那么方便洗脑以外,几乎不会有什么影响。无非书记改称总统、常委会改内阁、中宣改新闻部、纪委改秘密警察......
楼主,问题在于这个推翻后如何达成所述“只要”?
咱们只是有个大概理想在,就可以不管不顾去专注推翻了吗,当年所有被野心家利用的红军都是这么想的。
马克慢慢看
给楼主科普一下,我是体制内啊。
党政分家是邓小平提的。
以前党什么都管,80年代建委还是党委工作机构。
从邓开始到江胡都是一路开分。
但是这个仅限于职能,核心的东西没分,就是人事任命权。
比如你现在是政府财政厅副厅长,当厅长需要省委常委会研究,省委书记主持的常委会,研究完了去人大开个会假装任命一下。
这就换汤不换药的。
包子上台以后觉得你分职能分的太细,又改回来合并了,本质上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中国现在的问题是,人大组成人员就是快退休的干部,人大代表都是党的人,整个机构是个空橡皮图章。
从体制上就不可能给你票选的权力。
幼稚阿,难怪没人看
>>给楼主科普一下,我是体制内啊。党政分家是邓小平提的。以前党什么都管,80年代建委还是党委工作机构。从...


上世纪末我也在体制里呆了一段时间,比较清楚这段党政故事,确实如您所说分合变化动表不动里,邓小平那一代有朦胧的党政分离意识,但是底子里是看重党的统治权的,加上阻力很大,只在明面上搞一下,而在台面上的政务系统、底子里是党务人,江朱在位的时候为了放手搞经济给了政务系统一定自由,甚至规定班子里要配民主人士和无党派人士,而身在政务系统的人也开始不去强调党人身份,这一点在98年前后很明显,而在1999年后开始发生转变,据说是轮子的原因,维稳派上来挤压了政务系统的空间,虽然经济主路没有改变,政务系统中贪腐、瞒上欺下的行为也越来越重,党务约束再次回到高层,2001年以后朱的发言很明显有转变,至于胡以后只能说能守住经济方向就不错了,以不折腾的借口拒绝了温关于在任期间完成政治改革的建议,执行政左经右的政策,至于自己有没有这么想过很难讲,以下台裸退的举措来看应该至少是支持放手政务的,下一代能推就推,不能推则保持这样政左经右的和谐局面也是不错的,没想到成这结局,只能说,49年后中国应该是尝遍了各种模式,但是党权最大这一条始终没有变,这些模式最后都被下一次试验取代了,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人大一般是政务系统的人无法从党务提升了,就走到人大去,权力还是有,毕竟宪法规定最高权力机构是人大,但是其本身就是落败者,自然也是有什么把柄小辫子在别人手里,尤其是这几年查贪腐调离岗位都是先调到人大去,导致看起来人大尽出贪官,所以这些人胆敢用宪法赋予的权力不听话回头就有办法整你,我的看法是在全国人大这一层先行改革是有机会的,至少解决国家层面的政务系统不要落入党务当权者手里,进而掌握基层人大代表的遴选权,释放基层民选空间,彻底架空省市人大这一层官僚组织,当年汪洋支持乌坎民选算是一点尝试,行不行很难讲。
党从内部分裂是必然的,至于会不会在强人政治下搞出清剿托派这样的事那就很难讲,如果这一天来了,千万不要盲目的听从宣传成为当权者的走狗,因为另一派被清剿了,苦日子就来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