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从文化历史民族性集体心理角度分析下中共国现状和未来的趋势

中共国的人种以东亚黄种人为主体,黄种人的种族特点是在严寒地区打猎产生的,忍耐性强,神经的直接反应很敏捷,暴力倾向高,保守性高,自发责任感低,语言和抽象思考能力不算强,明显优势是可以忍受艰苦痛苦的环境,残酷的现实而保持工作和战斗能力。显然,法家和中共朝鲜等国的一些变态政策只有在黄种人身上才能实现,但是某种程度上也是在abuse这个忍耐力强的民族,黄种人对肮脏,痛苦,杀戮的忍耐力非常强,但是黄种人也是知道善恶美丑的,不代表他们就应该生活在痛苦,艰难,劳累,人吃人的环境里。

历史上看,除了东亚美洲和太平洋东南亚各岛屿,其余地区的黄种人都是非常少数,可能和黄种人繁衍能力较低,不抱团排斥异己的话,在自由生育上的竞争力比较低有关。中国古代的天下大概就是黄种人的疆域范围,中国就是黄种人天下中心的意思。

客观说,不像阿拉伯人,白人普遍信一神教,东亚黄种人普遍还没有意识提升到一神教的高度,黄种人的原始宗教萨满教是一种自我意识降低的泛灵崇拜,也是道教神道教喇嘛教的基础。也就是说东亚大部分老百姓,日韩中,还处于人类学研究中的原始人心理状态,分析primitive minds的书籍对这些人研究的很充分了。

所以为什么民主困难,因为民主的基础是参与的人有独立的意识,独立的思想,认同国家是由独立的人为了共同利益组成的联盟,可以通过共同讨论得到最好结果,讨论的过程应该杜绝暴力压迫,尊重每个人的想法。

而黄种人很多人的存在状态是,他们的心智其实是被一个周围的暴君夺舍了,控制了,或者处在对这个暴君的极大恐惧中,那么让他们投票没有意义,因为暴君的欲望就是他们的欲望,暴君的意志就是他们的意志,这也是解放后一致举手,大跃进,的心理来源。你让一些心理完全被暴力和压迫洗脑的原始人,去独立自由思考,这不是荒唐么。

当然,你也可以从这种集体心理控制的角度去理解黄种人历史。

最早期,黄种人心理是被自然控制的一种浑沌状态,而最早总结出文字的人,带上家族就可以控制一大片疆域,这就是文明开始控制心的起点。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是实际控制,而是一种心的认可,黄种人政权历史上也往往只要求边缘部落服,这种服气就是心的臣服。所以黄种人政权认为国家的边界就是心的边界。

这从修长城就可以看出来,首先,通过心的统治就可以控制大量人当奴工去修长城,是惊人的能力,其次长城也是农耕和游牧心的隔阂的象征。到汉武帝更是用一人的愤怒唤起一个国家的力量去无意义地干损匈奴毁自己的事情。

所以,下位者无条件被统治者的意志洗脑是黄种人政治文明的本质。

当然,这个洗脑体系有内生的矛盾。

第一个矛盾是,谁做这个输出意志的劳心者。

所谓人无二主,在东亚体系下,两个有独立意志,输出意志的人,要是接触了,那么必须有一个人放弃自己的意志,成为下位者。
为了弄清这个人是谁,东亚搞出了各种理论,儒家体系,礼教体系,其实本质都是一点,如何解决两强相遇的问题。

解决不了,按照东亚逻辑,就一定要死一个,所以最终就必须有一个任何两个人见面都要弄清楚谁是主子谁是奴才的系统。

当然,并没有那么容易,所以东亚社会有时候的冲突是极大的。

就比如春秋战国的贵族内斗,再比如每次继承人的决定。

当然,就算是内部统一了最高领导人,东亚国家的外部矛盾也依然存在,国和国的矛盾就是两个主君的心的控制范围的矛盾。
所以东亚一直把大臣比喻为妻子,因为大臣对皇帝的效忠就像妻子对丈夫一样,而换国家效忠的大臣就像淫妇一样。

所以东亚社会的矛盾,从春秋战国的诸侯地位矛盾,到大一统以后就是服不服皇帝的矛盾,到后来就是各个部落民族和汉族谁服谁的矛盾,最终是如何让西方服自己的矛盾。

这其中有几个大变数。

一个是法家思想的崛起,本质上,法家思想是服不服思想走向极端的产物。就像父亲看小孩实在不听自己的话,决定把小孩打残废打傻,于是小孩终于服了一样。法家奠定了中国主流思想反社会,反生命,反人类的基础。

不过法家思想统治下的人民会更加疯狂,所以法家导致了流民文化和献忠屠杀主义,因为想比法家再极端一点也只能是无脑屠杀了。

当然滑坡到献忠以后,文明也就完蛋了。

于是中国文明引来了第一个补丁,那就是佛教的崛起,佛教至少部分控制了中国人炽热的欲望,而是让他们认识到生命痛苦的普遍,但是当时的佛教也带来了对生命的悲观,消极、甚至恐怖感。

所以佛教的缺陷是情感上,推崇佛教的隋唐依然充满了对暴力的推崇。

这就需要再讨论下中国古代对暴力和权力的态度,首先,中国鼓励的无底线的效忠,理论上说应该不取决于暴力,但是法家是以暴力为纲的,从战功时代开始,中国人显然是迷恋暴力的,只是统一六国的绞肉机,以及之后游牧民族的劫掠让受害者叙事开始兴起。

不过安史之乱以前,加害者叙事是主导,安史之乱以后,中国其实陷入了普遍的受害者心态,所以开始变得自闭,麻木,悲观。

于是最终三教合流产生了灭人欲的理学,理学除了存天理灭人欲,还有一条就是性善情恶论。

情恶论,认为感情是个邪恶的坏东西!

到此,中国传统思想否定了欲望,也否定了情感,其实就是走上了反人类的道路。

而暴力和权力的关系也开始混乱,蒙古统一中国其实消灭了所有封建道德原教旨主义者,因为如果你真的相信三纲五常,相信存天理,你就应该自杀也不应该被蒙古统治。然而,自杀的人会被冷酷的生物达尔文主义基因淘汰。这也是中国传统思想反生命,最终背离生命,终将被生命淘汰了的结果。

但是理论破产的结果,当然就是混乱,矛盾,冲突,闷声发大财,说一套做一套,没有任何Integrity。

于是聪明人都是伪君子,嘴上骂别人没有道德,不该活着,自己坏事做尽。

所以思想就先不用提了,看看实际。

那就是从明到清五百年,其实战争频度烈度比五代宋元是远远下降了。

中国用达尔文主义淘汰出来的人,知道怎么保存自己的生命。

这是好事。

当然坏事也有,就是大航海时代,中国对西方文明的崛起毫不关心,只关心西方的银子。
当然银子也很好,没有银子堵住既得利益者,统治阶级,中国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就会很快带来大的战争,死亡。

不过也同样,这个时候,没有银子,再没有汉武帝时代的万众一心了,没有银子,明朝就得完蛋,李自成想杀人,他也得滚蛋。

但是中国文明在精神上确实已经是僵尸了,是非好坏混乱而浑沌,真要达成共识,马上面临矛盾和疯狂。

所以最终熬到被各国打,划分势力的时候,才算醒来。

不过在文明上已经是猴子没有下树的处境了。

所以鲁迅说铁屋子的人,说要被消灭。

不过惊喜的是遇到了西方最为人文乐观的时代,还要建设中国。

或者不算惊喜,算笑话。

于是清朝完蛋,暂时各个势力都有。

不过西方在放弃上帝以后也是脑抽了,思想进入了混乱时代。
有马克思放弃西方精神传统鼓吹暴力和物质,但是还好,马克思鼓吹生命和人文。
但是还有在蒙古统治下和蒙古差不多野蛮的俄罗斯人,虽然精英西化了,但是本质上还是比中国核心的人更野蛮一点的这些人。
把马克思思想继续野蛮化实践。

当然,中国加入有好处,那就是分了沙皇留下的财富工业化了。
不过工业化也是双刃剑,可能和给小孩真枪差不多。

于是共产党统治。

共产党把中国历史上的心学一脉的人文思想,佛道儒思想也抛弃了。
又结合了西方思想里的机械理性和马克思的暴力思想,受害者叙事。

问,这时候中国人的思想库里还剩下什么?

有法家的功利暴戾本能,有性善清恶论对感情的否定。中国人的功利思想,暴力崇拜,受害者叙事思想进一步加强。


问,中国人会不会打台湾,打第一岛链,打世界?

答,鉴于中国的受害者思想明显比日本重,因为来自几千年的亲身经历,读书是代替不了亲身经历的。中国打全世界的动力小于日本,甚至也小于颇有游牧民族风气的俄罗斯。再加上中国人现在残存的理性大概局限于两点,一个是不找死,一个是干什么都要有钱,无脑对世界开战的概率较小。

至于会不会打台湾,打第一岛链,取决于中国未来挑动受害者叙事的强度和成功度。

目前看来,初步看来中国是打不动这些地区的。

问,中国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

答,本质上,清朝的崩溃是因为茶叶丝绸被国外掌握,开放不下去了。中国被共产党统一以后很快和苏联闹掰,进入了五百年来第一次不开放的时代,于是很快共产党高层的内部矛盾成为了主线,只能再次开放。

中国本来在隋唐有进入中世纪状态的趋势,但是安史之乱后宗教势力被官方摧毁,之后中国底层向原始农业社会退化。
残唐五代宋金都是多少的乱世,元明清进入暴力统治压迫的怪圈,文明只能说早就僵尸化了,一点星火还在而已。

中国的改革开放,本质上只开放而没有改革,只是把丝绸茶叶换成了工业品,没有改变底层原始农业社会的管理架构。本质上现在的中国是第二个大清。然而丝绸茶叶是垄断的,是不能没有的,而工业品的可替代性高多了,被放弃的可能性也很高,还让中国人集体成为了现代工业的奴隶工人,成为世界性的最下贱的人。

文化思想上,中国和大清一样开始排外,开始控制人的思想。但是可笑的是现在的中国依赖的思想是被粗糙引进的西方思想,中国现在就像邯郸学步学到只会爬的人,回回不去了,继续学又不愿意了,只肯爬。

而中国灌输的思想是古今中外反人类反生命思想的低端大集合。

所以中国人的恶最终先伤害自己,小孩普遍抑郁,年轻人拒绝婚姻,污染遍地,各种怪病。

思想的恶当然会导致无法组织,经济崩溃,贫穷和悲惨是未来。

普遍的仇中也是未来。

中国人的状态就像现在经常看到的一些画面,一个中国老人拼命地骂街,从早骂到晚,不停地宣泄自己的仇恨和戾气。

中国人的实际存在又和黄种人的野蛮状态一样,在追求心的征服,所以复兴就是要征服西方人的心,所以中国现在希望让西方人服我,不服不行。

这就像小孩闹着让大人们陪他演大闹天宫一样。

不过小孩被傻子塞了机关枪。

问,要对中国怎么办?

要控制中国的话,显然,需要控制中国的受害者叙事,这是唯一的变数。

而中国继续下去的话,很快会被自身的恶影响,人口继续下滑到没有希望是挡不住的。
不过,根据中国人的状态,一旦经济困难,是没有人会免费劳动的。
中国人残存的理性会让没有饭吃的时候发生一些变化。
劳动军应该是做不到的。

但是总体来看,用缠足阉割就可以折磨中国人几千年的国家,
工业化以后的力量完全没有展开,
未来的景象应该还可以很美。
而污染的环境也不适合逃荒了,随便就可以死大量的人。

魔鬼都难以想象,生活在工业化的大清的结局。

当然目前状态并不是可以发展的,一天天下去文明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个大清一旦覆灭,估计它控制的愚民是会彻底抛弃现在这套不三不四的体系的。

总之:内循环能不能搞起来?

不可能,闭关锁国会急速加剧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从而生变。

同理,经济崩溃也无法让中国回到闭关锁国或者军国主义,只会导致政治改变。

从这个角度看,改变估计比想象的快。

这是中国五百年来的历史文化路径锁定的结果。
2
分享 2023-03-08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