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辱】〈讨赤匪檄〉

庆丰二年四月


  为传檄事:
  匪酋毛泽东、习近平称乱以来,于今七十四年矣。荼毒生灵十四万万,蹂躏华夏五千馀里。所过之境,街道无论大小,人民无论贫富,一概收入墙中,电幕防伺。其虏入贼中者,先献终生,再献子孙,科学上网试图翻墙者,黑狱伺候。

  男子月给俸三千,驱之挑灯送货,驱之无偿加班;妇人月给俸三千,驱之朝九晚九,驱之七日休一。民有言赤匪之过者,则立封其号以示众民;人有依法维权者,则黑狱拘留以示众人。赤匪自处于安富尊荣,而视我神州大陆被胁之人,曾犬豕牛马之不若,此其残忍惨酷,凡有血气者,未有闻之而不痛憾者也。

  自唐虞三代以来,历世圣人,选贤举能,讲信敦睦,君仁臣忠,父慈子孝,秩然上行下效、各有本分。粤匪窃马列之绪,崇社达之教。自其商賈富户,下逮兵卒贱役,皆以韭菜视之,赤匪皆可收割,此外赤匪党员,有权无责;匪外黎民,有责无权。农不能自耕以纳赋,而谓田皆「公有」之田;商不能地摊以售货,而谓市皆「公有」之市;士不能诵孔子之经,而别有所谓「辩证」之说,《毛语》之书;举中国数千年礼仪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中华之祸,乃世界历史万年之奇祸,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原,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

  自古生有功德,没则为神,王道治明,神道治幽,虽乱臣贼子,穷凶极丑,亦往往敬畏神祇。李自成至曲阜,不犯圣庙;张献忠至梓潼,亦祭文昌。赤匪焚曲阜之孔墓,毁杭州之岳庙,十哲两庑,狼藉满地。嗣是所过郡县,先毁庙宇,即忠臣义士,如关帝、岳王之凛凛,亦皆污其宫室残其身首;以至佛寺、道院、城隍、社坛,无庙不焚,无像不灭;斯又鬼神所并愤怒,欲雪此憾于冥冥之中者也。

  本国军奉总统命,统师二十万,水陆并进。誓将卧薪尝胆,保卫中华,救我被威之宝岛,拔出被胁之灾胞。不特纾君父宵旰之勤劳,而且慰孔孟人伦之隐痛;不特为千万生灵报枉杀之仇,而且为上下神祇雪被辱之憾。是用传檄远近,咸使闻知。倘有血性男子,号召义旅,助我征剿者,本国军引为心腹,酌给厚禄。倘有抱道君子,痛马列社达之横行中原,赫然奋怒以卫华夏者,本部堂礼之幕府,待以宾师。倘有仗义仁人,捐银助饷者,千金以内,给予实收部照,千金以上,专折奏请优叙。倘有久陷贼中,自拔来归,杀其匪酋,以城来降者,本部堂收之帐下,奏授勋章。倘有被胁经年,发长数寸,临阵弃械,归顺中华者,一概免死,纳为公民。

  在昔汉、唐、元、明之末,群盗如毛,皆由主昏政乱,莫能削平。今总统忧勤惕厉,敬天恤民,田不加赋,医疗报销,以自由法治之道,讨残仁害义之匪,无论迟速,终归灭亡,不待智者而明矣。倘若神州儿女,甘为粉红,抗拒中华,渡海之时,尸首喂鱼,亦不能更为分别也。

  本国军薄能鲜,独仗忠信二字为行军之本。上有日月,下有鬼神,明有浩浩长江之水,幽有前此殉难各忠臣烈士之魂,实鉴吾心。咸听吾言!檄到如律令,无忽!
0
分享 2023-05-26

2 个评论

这是模仿曾国藩讨伐太平天国的檄文吗?
>>这是模仿曾国藩讨伐太平天国的檄文吗?


确实,因为我总感觉赤匪、长毛的本质是相同的,一个成功一个失败罢了

都是一个无耻文人,打着崇高的理想,煽动无知农民去送命,己则坐享高楼华屋,做「远距离革命家」。而且都是利用神权统治,大搞卡里斯马权威,毁灭中华文化,做个秩序破坏者却又没办法重建新秩序,把中华民族带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井中瞭望西朝鲜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5-26
  • 浏览: 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