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方脸“邪共类清论”:从痛骂日本废水看民族主义狂潮的可能性~兼论我的生化危机启蒙观

多伦多方脸前几天有一期节目我非常赞同,就是现在的邪共和大清末年高度类似。
而这种类似导致未来的走向,很有可能是再次发生类似“义和团”的,排外民族主义运动。

认为这次全民如丧考妣一般地痛骂日本拍核废水/核污水(免得有被国内洗脑的人来抬杠),就是这种民族主义运动的经典预演。

为什么时至今日,看上去信息、科学和传媒比大清那时发达了无数倍,怎么还会发生义和团呢?

我的观点是:当前中国大多数人口的认知范畴和能力,不足以支撑他们去认清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社会整体陷入经济困境和物质条件下降。就像他们不能认识到日本排污基本无害一样。他们既没有认识事实的知识背景,也没有求真的意愿和找到可信信息的能力。

从这一点上来说,邪共欺骗他们说日本排污有害,和将来欺骗他们说中国的危机都是由西方欺负我们造成的,收获的效果基本上是大差不差的。

说白了,以民智的角度来说,现在的中国比文革时期,比抗战时期,比清末,并没有本质性改变。

甚至,民智发生普遍改提升的难度,还远高于了清末时期。

因此,只要像当年忽悠那些义和团拳民一样,说一切坏事都是洋人带来的,一切问题都是洋人欺负我们造成的,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下层人都会义无反顾。


这里我个人预先提出常见的反驳,并作出解答:

第一种反驳:中国人不是再顺民,你看不见这几年那么多站起来反抗的人?他们不会共产党说什么就信什么的。
答:拜托,清朝白莲教都干进紫禁城去了,对社会进步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反抗就算进步的话,有一说一你眼中这些年站起来的人比群人家清朝老百姓都费拉好几倍。

第二种反驳:中国人觉醒了!你没看网上那么多反贼,那么多阴阳怪气?社会越来越不好的话,中国人一定会站起来针对共产党的!
答:我承认在网上看到的反贼越来越多,甚至连品葱最近人都明显变多了,随着疫情恶心人和经济下行,跳反的粉红肯定也会越来越多

但是,我要说但是了。一个社会的全面进步,尤其是邪共国这种专制国家能不能进步,重点要看大多数人口。如果大多数人口都会接受邪共的洗脑,那么反贼群体增大一部分,也只能代表着未来清算的时候,被当成“假洋鬼子”“五反分子”和“大右派”的倒霉鬼们增加了不少罢了。
不幸的是,在网上嘲讽、阴阳怪气的人增长的再多,终归在中国是少数群体。因为我们从互联网上感受到的舆论氛围,其制造的主体其实远远不能覆盖大多数人口。中国14亿(或者12亿人),刨掉14岁以下的,65岁以上的,中间这部分15-65岁人口里,你猜猜有钱、有闲、有兴趣、有动机、有能力、有资源,去整天在网上对喷和嘲讽的人占多少?你以为的“阴阳怪气的变多啦”又是由其中多少人制造出来的呢?
何况,这些阴阳怪气的人里,面对邪共抛出“中国危机都是因为西方打压我们造成的”这种大杀论调时,又要反水多少?

也许有人会想到:那你说中国人都骂核废水不也是从网上看来的?我的回答是:我确实是从网上看来的,但是也是从现实中体会到的。因为现实中的不怎么上网的中下层人群,其实比上网人群更容易受舆论引导影响。这是一个长期观察和复杂推理后得出的结论,我就不多赘述了,只举一个反例:
你去问问小卖部老板,烧烤摊摊主,出租车司机,工地里的包工头和民工,工厂里的工人,去看看他们一张张为生计奔波而变得沧桑和麻木的脸,你觉得占人口大多数的他们会怎么回答你关于核废水的问题。

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将来面对中国经济危机、大家的生活困境,是不是由西方欺负中国而造成的答案。


最后再次重申,我说中国民智未开,不是说中国不适合民主,不是说我们要放弃中国。

就像很多葱油嘲讽的一样,我是主张救中国,救中国人的。不是怀着政治思想,而是怀着宗教思想。无论是基督教里的博爱,还是佛教里的慈悲,我觉得人性里根植着这种对同类的爱,哪怕这些同类现在处在丧尸一样的状态。我们应该去承担《生化危机》里散播解药的角色。当然前提是保全自己的情况下。

但是我们也不能做无谓的努力,彻底丧尸化的就不要再浪费口舌了。我们应该挽救的是具备基本良心和智商的粉红或者上当群体,这一点我相信在初步接触以后就能感受到,对方是否有这个资格。

人类如果没有了博爱和英雄主义,基督教就不会传遍全世界,民主自由就不会成为文明世界的主流。我觉得人如果在个人生活富裕安定、拥有余力的条件下,是应该做一些为了个人幸福之外的,他人幸福的事情的。

我支持的加速主义,也只是一种不破不立,作为实现进步的手段的加速主义。因为彻底丧尸化的人只能让他们自我毁灭。但是在此之上,能救一个是一个。
6
分享 2023-08-25

10 个评论

方脸的中共清末说的理论的最大问题在于

清亡了中国也没民主呀

甚至更现代化都很难说

就是从一个极权到了另一个极权

啥也没改变

中国是不可能民主的

另外我赞同你的观点,现在极端民粹就是这个国家的大多数,甚至是全部。只是海外反贼很难看到这一点。
看明珠小清新扣8964字声嘶力竭喊舅舅中国我们要民主节目效果真是爆炸 你们的存在就是中国每次尝试民主都会失败的原因
重点要看大多数人口

不同意,很明显这不符合事实。

满清末年,大多数民众觉悟程度能高到哪里去,但是还是发生了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等社会变革。从满清到民国的社会进步并不是以大多数人的觉醒为前提的。
>>看明珠小清新扣8964声嘶力竭喊舅舅中国我们要民主节目效果真是爆炸 你们的存在就是中国每次尝试民主都...


求给个提示,点拨一下这个判断的内在逻辑
>>方脸的中共清末说的理论的最大问题在于清亡了中国也没民主呀甚至更现代化都很难说就是从一个极权到了另一个...


受教育程度越高,反贼比例越高。

中下层人,基本上还是新闻联播说什么就信什么的情况,只不过现在由新闻联播转变成营销号和网红了
>>不同意,很明显这不符合事实。满清末年,大多数民众觉悟程度能高到哪里去,但是还是发生了戊戌变法、辛亥革...


所以中国没了皇帝却出了还是想当大总统的孙大炮想当皇帝得毛腊肉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中国社会的变革最终都会成为野心家上位的梯子
你我都不相信民主,你却相信“是否进步要看大多数人口”,还是受了某种“人民史观”的毒害

不错,政治经济最后是要驱动大多数人口才能运作的,但是驱动力本身并不需要来自大多数人口。
你說的這些其實我覺得剛好近期一個叫北靜不靜音管主的視頻標題就能總結了,支那人的三個國民性“對真相的不可知論;對權威的奴性盲從;對自我的荒謬扭曲”,我覺得沒有什麽比這三點更貼切了

支那人隨著未來經濟的繼續惡化和下行只會變的更加殘暴和野蠻,現在社會各處已經開始有一些端倪了。我其實對於屠支這種事大多數時候更傾向于大家在口頭上的發泄和疏解,但照著這種無限輪回的愚昧下去,看來不殺支那人這片土地終將也很難迎來光明,甚至光根本就不會照進來
>>不同意,很明显这不符合事实。满清末年,大多数民众觉悟程度能高到哪里去,但是还是发生了戊戌变法、辛亥革...


但是民众的觉醒程度决定了社会变革可以走多高多远 少数精英主导传导不到社会普通大众层面的变革是注定要失败的
>>你我都不相信民主,你却相信“是否进步要看大多数人口”,还是受了某种“人民史观”的毒害不错,政治经济最...


这里有一个小的逻辑叠加,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大多数。

我也信奉精英史观而绝非人民史观。

我之所以说看大多数人,是因为他们会受少部分人的引导。精英群体里会有两种势力,一种是进步势力一种是落后势力。

而大多数人的愚昧性决定了他们更容易选择落后势力的欺骗。所以说取决于大多数人。但这并不等于大多数人会起到引导性和开创性作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