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严控权力,阻碍中国更有力地提振经济

习近平严控权力,阻碍中国更有力地提振经济
华尔街日报 于 2023年9月11日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强调中共对国家治理各个方面的领导。 图片来源:TINGSHU WANG/REUTERS
 Lingling Wei /
 Stella Yifan Xie 
2023年9月11日12:30 CST 更新
过去10年,习近平让中国经济在更大程度上处于中共和他自己的掌控之中。如今,面对多年来最严重的经济放缓,他的集权做法拖住了中国出台应对举措的脚步。
知情人士说,负责日常经济事务的官员们最近数月越来越紧迫地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应对不断恶化的经济前景。
知情人士说,尽管中国一些知名经济学家建议采取更大胆的行动,但中国高层官员一直无法推出重要刺激措施或作出重大政策调整,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权力这样做,经济决策越来越多地由习近平本人掌控。
据知情人士的说法以及习近平的公开讲话,在经济形势愈发黯淡的情况下,这位最高领导人却几乎没有表现出对经济前景感到担忧的迹象,似乎也无意支持推出更多刺激措施。
最近几周,中国一家房地产巨头濒临违约,使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贷款和其他债务面临风险,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政府扩大了刺激购房的措施。在此之前,中国政府在过去几个月里还采取过一些零敲碎打的措施,比如温和降息。
今年春天,在中国东北部的一个烂尾的豪华住宅项目工地上,一群牛在工地里漫步。 图片来源:jade gao/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经济学家们认为这些措施可能会有一些帮助,而且之后政府可能会出台更多刺激措施。但是,这些举措仍未达到许多专家所称的全面稳定经济所需的程度。
在习近平没有作出更明确指示要重振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官员担心他们可能会因政策失误而被追究责任。据一些经济学家称,许多地方政府官员的坐视不管,加剧了在解决经济放缓问题方面的拖延。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助理Logan Wright在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中国政治制度的中央集权削弱了除习近平以外的任何人在传递领导层有意改弦易辙这种建立信任信息方面的可信度。”
负责处理媒体对中国领导层询问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
周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重申美国正在寻求稳定与中国的关系。拜登说:“我不想遏制中国。我只是想确保我们与中国的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拜登还说,中国面临着“困难”的经济形势,“如果中国经济发展得好,我们都会受益”。
闭门会议上弥漫着对经济的“焦虑”
在新冠防疫措施放松之后,中国经济今年年初经历了一段短暂的复苏,但之后陷入了增长乏力的困境。工厂生产活动出现萎缩,投资增长放缓,消费情绪疲软。曾经繁荣的房地产市场也陷入危机。
据知情人士透露,早在今年6月份,中国高层官员的紧迫感已经在持续增强,他们原本期待着在习近平的“动态清零”政策结束后,中国经济能出现更强劲的反弹。
中国政府的各个部门,从最高经济规划机构到负责财政和住房的部门,至少与经济学家举行了十几次闭门讨论会,征求他们的意见。
其中一位参加了6月份的两次会议的经济学家说,你可以感受到房间里的焦虑气氛。这位经济学家说,受邀参会专家的共识是,政府必须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来刺激经济增长。
前上海市委书记李强今年早些时候就任中国总理。 图片来源: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但在之后的几周里,几乎没有什么动静。若要采取任何重大政策举措,中国国务院领导的政府机构需要得到习近平的首肯,这与前些年的情况不同,当时国务院和作为国家二把手的国务院总理在制定经济政策方面拥有更大的自由度。中国国务院负责经济的日常管理工作。
尽管中国房地产市场已成为拖累经济增长的最大因素,但对于放宽习近平在过去几年里实施的抑制投机性购房和惩罚扩张过快开发商的政策,中国政府仍继续采取谨慎试探的态度。
许多经济学家表示,中国实质上需要救市,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开发商重组债务,完成未完工项目,同时通过给予直接补贴来增强购房者的信心。
一人之治的危险
身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看来不愿意采取这些举措,知情人士认为部分原因在于他在意识形态上倾向于紧缩政策。习近平的这种态度让本就越发担心中国政府可能已把首要任务从促进经济增长转向国家安全等其他问题的公众感到震惊。
一些人士指出,中国政府加强了对外国公司的限制,此前还对民营科技公司进行了较长期整顿,导致经济增长疲软。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兼季刊《中国领导人观察》(China Leadership Monitor)编辑裴敏欣称,习近平的集权引发了一场毛泽东去世引发纷乱之后、自1978年以来所未见的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危机。裴敏欣呼吁习近平下放更多权力,以重振经济活力。
裴敏欣称,要让人们重新对中国的前景充满希望,习近平需要像自邓小平以来的那些中国领导人那样,放权给那些懂经济的官员来制定政策。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开启了中国长达数十年的繁荣,他引入了集体领导制度以防止一言堂,给予了资本经济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并且中共在经济等事务上向政府官僚机构让出了一些控制权。
在新冠防疫措施放松之后,中国经济今年年初经历了一段短暂的复苏,但之后陷入了增长乏力的困境,消费情绪疲软。 图片来源: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习近平则打破了这种传统,巩固了他的一人统治,限制民营企业发展,强调中共对国家治理各个方面的领导。
今年早些时候,当习近平钦点的总理李强上任时,一些投资者和企业家曾认为北京方面可能会向更加亲商和支持经济增长转变。这位前上海市委书记在投资者眼中是一位务实派。
然而,李强和他的团队对于习近平的“政治挂帅”议程鲜有违逆,许多人的这种希望自此破灭。
中国政府传递的讯息指向不一
到了6月份,糟糕的经济数据不断出炉。中国经济界的一些知名人士开始公开呼吁,称有必要采取更加果断的行动。
曾担任中国领导层高级经济顾问的尹艳林在一次公开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正在明显走弱,应该毫不犹豫地采取更有力的政策。他警告称,不要搞“挤牙膏式”的调控。
曾为政府提供建议的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刘元春在由中国人民大学智库发表的一份联合报告中警告称,创下纪录高位的中国青年失业率可能会引发严重问题。他和报告的合著者呼吁政府向家庭提供现金补贴,并采取措施重振民营部门。
随着经济忧虑的加剧,中共中央政治局于6月30日召开了会议,习近平主持会议。但这次会议似乎并没有把重点放在宏观经济问题上,这让一些为政府提供建议的中国经济学家感到沮丧。
新华社发表的关于此次会议的官方报道着重强调了支持习近平打造雄安新区的政策规划,习近平计划将位于北京以南的雄安新区建设成环境友好的高科技中心。习近平在2017年首次宣布雄安计划时将之描述为中国的“千年大计”。
几周后,习近平与一群知名的中共支持者举行座谈会,要求他们加强对民营企业家的意识形态和思想引导。这一表态被公开解读为习近平希望对民营企业严加约束的信号。
虽然习近平承认中国经济面临问题,但他强调了积极的一面。
习近平表示:“我国经济恢复速度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处于领先地位。”中国经济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长5.5%,不过这一结果是受到了今年年初强劲经济活动的提振。习近平说:“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7月2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一次讨论经济问题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此次会议的官方声明没有宣布重大刺激措施,而是指出政策的总体连续性,并发出了将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来支持经济增长的信号。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中央政治局的此次声明没有重申习近平“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口号。该口号此前一直被用来传达中国政府希望通过严格的购房规定来抑制投机行为的意图。
这句口号没有重申为下级官员和地方放宽购房政策留出了空间。但这些官员对大幅度改变政策方向仍持谨慎态度。
中国央行和地方政府采取的最新措施包括下调房贷利率和降低最低首付比例,以刺激购房。不过,购房的诸多限制依然存在,比如中国大城市限制家庭购房数量。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说,要确保经济复苏,还需采取更为积极的举措,比如拯救大型开发商。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现在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如何在不助长另一场资产泡沫的情况下提振房地产行业。
官方报纸《经济日报》(Economic Daily) 8月23日发表的一篇文章警告不要再次鼓吹房地产泡沫,这引发了关于中国政府拯救房地产市场承诺的新一轮争论。
这篇文章中称,“房住不炒”须长期坚持,还强调中国不能“重走过度依赖房地产市场、房价过快上涨的老路”。
1
分享 2023-09-11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