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欣赏《幻兽帕鲁》的设定理念

最近,墙内流行起来了一款类宝可梦游戏,《幻兽帕鲁》

咱还没玩这款游戏,但哥们看着这游戏,总感觉很“膈应”

游戏中,玩家可以收集名为“帕鲁”的幻兽,派遣它们为自己从事生产和工作。


光看着这段描述,并通过网路上现有的gameplay来看,这段描述是属实的,而这也是我认为很膈应的关键点

咱姑且不论这游戏是否抄袭了宝可梦,我想这和本贴主题是无关的。咱就说这游戏里潜在的设定。

在我的记忆中,宝可梦类游戏的设定,宠物(数码兽、精灵……不管是什么)一般都被设定为“训练师的好伙伴”。宠物与训练师的羁绊与成长,通常是浓墨重彩的描写角度。虽然显得有点“子供向”,但这种“童真幻想”也是宝可梦类游戏引以为傲的魅力,这是老少皆宜的。

而我看到的《帕鲁》,似乎并不打算从上述的“一般角度”出发。看了看年轻人的描述(调侃)中,《帕鲁》似乎更着重于描绘宠物的工具性、可利用性。也就是说,“帕鲁”们不是主角的朋友,而是区区一个打工人。

游戏中的“帕鲁”让许多玩家与自己打工人的身份和境遇产生了共情,并开始以此玩梗。


与“打工人身份产生了共鸣”,那说明事实上,这款游戏非但没打算描绘一个梦幻的幻兽异世界故事,反而因为幻兽“能为人类打工”这一设定,揭示了一个很尖锐的现实话题。

可是,玩家们真的需要在游戏里直视这“血淋淋”的事实吗?“朋友”和“打工人”的身份定位,哪个更有温度,哪个看上去更冷漠,我想不需任何赘述吧?明明是最能体现人文关怀的题材,为什么能塑造得隔阂不断?

因此这便是我不太欣赏《帕鲁》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只是潜在的抄袭嫌疑,还有这看上去就膈应人的世界观设定。
2
分享 2024-01-27

32 个评论

帕魯最魔幻的一點是連NPC都能抓,所以玩家是一個(角色)呢?還是不停壓榨生命的老闆?
山寨遊戲就不要討論了,無恥地拉高這些垃圾的聲勢只會同時助長大陸惡劣文化壟斷世界市場,對於劣幣驅良幣就是真理的傳統,只有大陸人能認世界第一,本來大陸就是吃屎吃得最多最開心的市場文化,鬥無恥鬥假冒偽劣最後誰都不是跟他們的競爭對手。
BR只有一間廠商能出
FPS和RTS也是
这个游戏互动做得不是很好,新手需要学习各种操作和案件,又有日系游戏的通病:诘屈聱牙
笑死。當年pokemon的時候,我就認爲pokemon是一個十分殘忍的游戲。他要玩家使pokemon之間互相殘殺,然後不斷用扔球,砸到服從爲止。爲了對戰搏命孵蛋,將不合格的統統流放。還爲了進化去將pokemon傳來傳去。爲了自己精靈的努力值,專門挑某種pokemon進行種族滅絕。既然你能認爲pokemon是子供向的話,那麽其實幻獸帕魯也不怎麽樣。這在游戲裏面是很正常的,認爲影射打工人,這完全是過度敏感了。


新增:

我用生活舉個例子。你試試把你的狗拉到野外去咬其他的狗咬到殘血,然後對著那隻狗扔球扔到抓到爲止。然後帶回去進行配種,將不合格的統統流放。然後帶你的6v精英狗去練習,專門挑某種狗去咬,練滿努力值。我看你會不會被人報警帶走。

只不過游戲和現實,人的感覺不同。同樣在奴役游戲裏面的生物,這個時候,人默認這是一個扮演游戲。游戲中死亡是不會使生物受傷受苦的。人在游戲裏面用的是另一套思維。這和小孩子看到灰太狼吃喜羊羊是好玩是完全相同的。
游戏就是游戏
像文明这种游戏,1人口等于10万人,那攻占一座城下来就是死几十万.
呈现在电脑屏幕面前的你的效果只是城名字左边的数字减少了,生产力下降了.
怎么没有人说这游戏怎么怎么残忍了呢
地上的兵种,再怎么牛,末日机甲也得按照我说的去哪就去哪
反观palworld,要睡觉的你拦都拦不住,说不干就不干
>>这个游戏互动做得不是很好,新手需要学习各种操作和案件,又有日系游戏的通病:诘屈聱牙


这游戏还在抢鲜体验阶段,看后面的版本了
要是從這個角度
那神奇寶貝世界不是更黑暗
主角讓『人類的好夥伴』戰鬥,平時關在球裡,最多出來吃吃飯露個營
NPC還很多讓『好夥伴』們打工的
動畫版還有讓格鬥系去做體力勞動搬磚,讓超能力系挖礦,礦開完再遺棄掉的描寫
MEGA進化還很多圖鑑都寫到『因為MEGA能量太強而很痛苦』但是為了訓練師要MEGA只能MEGA
以大蔥鴨呆呆獸為首的很多還被人類吃
還不如帕魯世界直接說『他們就是奴工』至少不立牌坊
>>山寨遊戲就不要討論了,無恥地拉高這些垃圾的聲勢只會同時助長大陸惡劣文化壟斷世界市場,對於劣幣驅良幣就...


然而《幻兽帕鲁》开发商是日本的,而且火爆是全球性的,Steam同时在线人数已经破了两百万,史上第二高,仅次于免费的PUBG
>>然而《幻兽帕鲁》开发商是日本的,而且火爆是全球性的,Steam同时在线人数已经破了两百万,史上第二高...

如果你要鼓勵這些山寨垃圾大行其道,那你們為什麼不玩那些叫賽亞號大陸垃圾遊戲,還有好幾個版本,牠們不是一直浪費更多國家財政投進去嗎?牠們像原神一樣也佔了大陸垃圾市場很大一份額就吹噓成世界級遊戲,但沒有pokemon的更新,牠們就不會更新了。垃圾山寨文化就應該封印在大陸這片土地,不能讓牠們污染外面的自由市場,總不能讓自由世界的人習慣吃屎。
>>要是從這個角度那神奇寶貝世界不是更黑暗主角讓『人類的好夥伴』戰鬥,平時關在球裡,最多出來吃吃飯露個營...


好吧,如果你这么说,我便服了

果然我还是欠思考了啊🙏
>>如果你要鼓勵這些山寨垃圾大行其道,那你們為什麼不玩那些叫賽亞號大陸垃圾遊戲,還有好幾個版本,牠們不是...


但是《幻兽帕鲁》的核心玩法已经和宝可梦非常不同了,更准确地说是缝合了多种玩法而不是抄袭,这在游戏界是正常的,而且缝的水平还不算太差,所以才会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热潮,已经冲到了Twitch上直播第一,我头次听说这个游戏还是被西人同事安利的
>>山寨遊戲就不要討論了,無恥地拉高這些垃圾的聲勢只會同時助長大陸惡劣文化壟斷世界市場,對於劣幣驅良幣就...


《幻獸帕魯》(日語:パルワールド,英語:Palworld)是由日本開發商Pocket Pair推出的一款動作冒險生存遊戲。
~~~~~~~~~~~~~~~~~~~~~~~~~~~~~~~~~~~~~~~~~~~~~~~~
所以牆內直接拷貝程式玩盜版嗎?
>>笑死。當年pokemon的時候,我就認爲pokemon是一個十分殘忍的游戲。他要玩家使pokemon...

你太晚發現了
從CS到後來的PUBG才殘忍,
我用生活舉個例子。
你試試~你跟你同學拿著AK47互射試試,然後再裝炸彈炸毀學校,看看殘不殘忍。
虛構作品裡出現的情節或設定不等於作者支持或認同該現象
《幻獸帕魯》被玩家玩成血汗工廠只是反映現實與人性
不 996 也不是不能玩, 就是發展比較慢 (對應中國低人權優勢 vs 歐美高人權劣勢)
那只能说你没经历过宝可梦的黑暗面: 5v, 6v, 严选, 大葱鸭的葱, 呆呆兽的尾巴等等
缝合游戏何必在意设定呢?

缝合游戏的特点在模仿成功三A大作的要素,赚取快钱。palworld是目前最成功的缝合游戏,有这点就足够了。
>>笑死。當年pokemon的時候,我就認爲pokemon是一個十分殘忍的游戲。他要玩家使pokemon...

宝可梦也是支性的产物
在游戏中寻找现实感的都是可怜虫。

照这么说,除了GT赛车,动物之森的其他游戏就都别玩了。连超级马里奥都会一言不合就把别人踩扁,你这思想警察跟习近平一个水平。
游戏还是要注意价值观,越来越自由越来越堕落,不行
就抄的啊

美術風格抄寶可夢
建造生存抄ark
加上老闆最愛的槍戰要素,鏘鏘☆究極縫合獸就此誕生

所以會說「這才是我想要的寶可夢」的,一堆都是已經十幾年沒玩過寶可夢作品,現在只看二創還有跟風的雲玩家
批评帕鲁才一个赞,吹捧帕鲁的五个赞,品葱也屌丝化了,竟然喜欢这种下三滥的游戏
自由派认为法无禁止即可为,合理化无节操行为
看到卡通画风的帕鲁们在生产线上没命干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反差感带来的视觉冲击太强了。
社會實驗見人性
給某些人一點表現機會,讓你知道他們不去剝削勞工當黑心老闆,只是沒有資本而已
mwyfvui001 新注册用户
《幻兽帕鲁》的做法却与这种“缝合”不同(或许用回“融合”更合适)。根本上来说,《幻兽帕鲁》有自己想做的东西,制作团队有明确、独立的设计目标。
mienjiemsejil 新注册用户
虽然使用了很多眼熟的机制,但制作团队是依据自己那创造性的核心体验而使用素材;并追求丰富度和变化,以便玩家在游玩中不断演进玩法、不断被新东西吸引。
当诸多素材基于同一理念被使用,一起发挥作用,它们共同聚焦的部分就会被强化,直到玩家感到:这里有什么太好玩了。
山寨的確是問題
但樓主主要的問題是覺得遊戲闡釋內容不對吧?
那就是想多了
先不提遊戲開始宣傳的還是可以跟帕魯共同生活
是玩家玩成那樣的
但沒事不要擔心虛擬影響現實
不是說不會影響
但很多時候影響真的沒那麼大
wwicdsonnuopt 新注册用户
《幻兽帕鲁》的长线目标一开场就很明确,通过一块5毛Pad上写道:高塔即为关键之钥,巨树秘藏一切真相。
有时玩家会忽视游戏名义上的目标,为自己设定游戏目的,比如“为了获得心爱的\最强的\最稀有的帕鲁”“为了可能开放的PVP做好准备,成为传奇帕鲁训练师”。这是有些模棱两可的说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