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语言的起源理解、预测真理部的语言污染

    语言是一种高级的行为,文字更是专属于人类的发明。它的出现得益于人类演化史中快速发达的大脑皮层,其基石是抽象能力。抽象能力的应用很普遍:一个小粉红声称自己抽象能力差数学不好,这个过程起码ta试着理解过抽象概念”抽象能力“和”数学“这两个对象,与之相比抽象能力较为自负的笔者,一个做题家,其实没有什么优势。
    语言的出现一般认为是基于联合性学习的复读模式。A将事物1给B看,给它起名“1”并假设B看到的事物1和自己理解中的是一致的,以这种模式构成一系列词语,我不妨称之“元语言”。它们的特点是抽象程度低,所指具体,因此按照信息论观点信息量更大。缺点就是它的优点——为了解释下一个对象,就需要发明下一个。这种古代词语非常常见,汉语的马字旁一众,阿拉伯的几十种骆驼,芬兰的十一种雪。它们信息量的确大,但和外界交流起来实在是太累了。现代语言在普及识字的那段时间越来越分析推测就是这个原因。
    现实世界的事物通常是很复杂的。某原始人捡到一块石头把它打磨成了石斧;另外一个人也捡了一块石头,发现这个石斧更硬更脆,颜色也跟第一个人不一样。俩人一研究,认为第二个人的“石头”更适合作为武器。于是一件事物“石头”分裂开来,从此它们石头多了一个标签“硬”来解释更适合做武器的特性。注意这里的“硬”“适合做武器”都是不必定属于现汉的用法,语言的这种特性被抽象为“流变”。他把这个现象叫流变,我也拿来用,用的多了就成了“标准用法”。
    一个人自幼习得这种语言,主要是习得语言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对应关系变化是相对比较缓慢的,当我说A的时候知道你可能也知道什么是A。自然状态下,语言依赖于抽象能力,其演化遵循这个原始的规律。但第三方权威的引入则会改变这个体系;长期的不恰当使用,会直接会污染这个体系。也会毁掉Perception,“对应关系”,因为这个对应关系变化更迟滞。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负面抽象情绪,假设可以表示为“愤怒、仇恨、不共戴天”,不妨将其分散在一维坐标轴上。此时假设一个刀笔吏在炮制黑皮文章,领导授意其对某人/对象进行攻击,那么他为表示坚决会倾向于使用更接近正方向的词,仇恨不够领导也许不满意。由于掌控宣传机构,其语言会饱和冲击原有语料库造成挤出,社会上人们的仇恨表达就显得更加极端,就像原点被移动了一样,吓人一跳。更严重的例子在最近,为了避免瘟疫爆发冲击早就在下行的经济,真理部妄下断言,几易其口,什么可控,有限人传人,都是些信息污染。使用什么名词描述虽然可以影响不在漩涡中心的人的‘Perception’,但描述脱离了实际就失去了可靠性。一个心智正常的人会主动选择可靠的信道,除非他没得选——这就是墙的意义。它构思的确非常缜密,真是不可思议的奴化工具啊。
    但有必要为CCP开脱一点,它不是第一个,或者唯一一个制造这种污染的人。春秋笔法使用减弱语气的词来修饰封建君主,其实是伪造历史。雄才大略,实则好大喜功。开疆拓土,或为穷兵黩武。汉武用掉了汉朝的国力,征高丽加速了隋的灭亡。中世纪天主教会的复读,冲淡了普世价值多神教罗马的成就,直到千年以后其精神才被人捡回来。
    一个人群并不自然的会理解一些抽象概念。共和是一个纯罗马的概念,民主则非常的雅典,斯巴达人都不大搞得懂雅典的这帮人在搞什么鬼。假如要将这样的,本地没有的一个抽象概念引入,官方机构或者甚至是该文化群体的一种无意识可以骑劫它,令其按照自身需要的意义去解释。民主和全过程民主,女权和被污名化的田园女权,cult和‘邪教’等等。使用这些残缺的语素,真的能够达到交流的目的吗?如果离开这个同温层它们被理解的意义就不一样,那恐怕答案是否定的。这也是真理部一直在做的——人民民主专政(独裁或者寡头),谣言和“假.jpg"。一个没探头出去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很难自发意识到自己词汇的污染,面对现实一点,一个稳定社会相对保守的人总是多数,在大陆的孩子从小就被教狼嚎,自然而然的会变成小战狼。
    当然有必要说明的是,不是所有的理论都建立于科学方法。哲学,包括神学数学这些东西,是先验的,和现实中别的理论不太一样,其可靠性来自于预测性。数学作为工具是自然科学的基础;神学对部分领域的预测失败,导致其从这些领域退出了。语言的污染之所以有害,是因为它根本上的动摇了人获取到的信息的可靠性。流沙上盖不起大厦,基于谎言的推理结果也不可信。
    主要来自于阅读收获,请各位加一粒盐再吃。
参考文献/书目:
《Ab Urbe Condita》, Titus Livius
《比较文学》
《神经生物学》,寿天德 等
Mem Cognit. 2020 Jan 23. doi: 10.3758/s13421-020-01016-6. Bialystok E, Dey A, Sullivan MD, Sommers MS.



-----------------------------------------------------------
修改于未知时间
真理部骑劫现代汉语的例子之“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疫情,抽象概念,应当指瘟疫爆发之后的扩散传播等情况
“就是”句型是强调句,一般表示1)前者是后者2)后者表现为前者。1)如“我就是维尼”2)这就是斯巴达!
那么习禁评这句话应该表达1)还是2)呢?一个抽象概念不能是命令,命令应该是如何做的指令,不是1。(我)命令,然后瘟疫爆发,嗯...莫名的贴切呢。
当小学生偶然拥有了权威,那么他使用、推行的语言也会疯狂发孝。
46
分享 2020-02-26

28 个评论

根据我的观察, 党对语言的污染大概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  以抽象代替具体,以宏观代替微观。
比如:
路人问道: 小明,你昨晚吃的是猪食吗?
小明: 不!我吃的是社会主义营养!

党通常用更抽象的名词来阐述, 抽象至少有两个好处, 第一是令人捉摸不到其内涵,无法辩驳,
第二是越抽象,则包含的范围越广, 可以从包含的范围中提取对自己有利的情况做辩护。
假如抽象还不行,党会发明新词, 新词更加优秀, 它连定义都没有,它的定义在党的脑中。
如何反驳一个甚至无法定义的概念?  完全没有可能!


第二类是词汇的情感转换。
使用情绪做决策是人类作为动物拥有的一种重要的决策模式。
动物倾向能引起正面情绪的行动。

比如 我国在武汉肺炎的战役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对于武汉肺炎,我会想起什么? 我会想起本来准备开开心心过年, 没想到突然封城,全国封小区,各种驱赶人口,控制人口,让整个春节跟坐牢一样。 我会想起党的隐瞒导致这一切, 引起强烈的负面情绪。
即使这句话是对党有利的表述,但是其中的名词引起的情绪反映对党非常不利,所以整句话宣传效果并不好。

于是党将武汉肺炎替换成  新冠肺炎 。
“我国在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这时,词汇引起的负面情绪消失了, 变成了中性的情绪。 句子中存在胜利这样的正面情绪词汇, 整个句子整体而言是能引起正面情绪的。

所以总而言之, 为了引起正面情绪,  要消除句子中能引起负面情绪的词汇,并增加能引起正面情绪的词汇。 对于表达负面情绪也是一样。 
假如党可以给武汉肺炎找到一个正面情绪的词汇替代, 我们甚至无法批评党了! 
我们无法通过正面情绪的词汇表达负面情绪!

最后总结一下党在语言上的行为:

第一通过将词汇替换成更为抽象,更为含糊的新词, 令他人难以批评自己。
第二通过改变词汇, 替换词汇所关联的情绪反映, 令表述朝对自己有利的情况发展, 并努力使他人用情绪而不是理性作出行动决策。
第三禁止使用这些旧词汇,令他人难以表述对自己不利的观点。
太长不看版:
1.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迫真
2.人的思想表达受到其本身学到的表达方式的限制
3.真理部该死
你爲什麽要說「我的君主雄才大略」其實是僞造歷史,因爲這位君主其實只是好大喜功呢?
可能我的確看他是雄才大略,因爲我喜歡他,而且這沒有任何僞造歷史的。這一句話表明了兩重意思:「這位君主很有野心(中性詞)」「我很喜歡這個君主,這是我的立場,你最好瞭解了我的立場再聽我説下去」
語言不是僅限於人類的,相反,任何群居動物甚至部分非群居動物都有某種程度上的語言。語言不過是一種個體之間的溝通方式,人類個體或部分群體能對語言造成的影響是有限的。一旦英社消亡,語言又會快速回到傳統的舊世界英語
正如柏林墻一倒沒幾年,兩邊人都只説西德的用詞,東德詞除了極少數,大多變成了時代的眼淚,未來人可能只能在考古時看到它們
真理部是該死
1984早就說過語言的替代是共匪的手段了
而整個淪陷區最經典的案例莫過於

為人民服務

這可不是一個騙人的口號
他只是沒告訴你,你不是人民
他們修改了人民的定義
記得新華字典的內容也改了

只有黨承認的革命同志才是人民
你們何時被黨承認過是人民了??

事實上,包子的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
說的是輸出紅色革命,征服世界

面對共匪,千萬別想當然的用我們自己習慣的語言用法來描述世界
因為他們的語言,跟我們的語言
壓根不是一回事

你以為他們為什麼要把文字破壞成這個鳥樣子??
因為破壞文字,就是破壞文明的開始
而漢族,是第一個被種族滅絕的
中國人已經跟自己的文化脫鉤

更可怕的事情是
這一切他們都渾然不知
因為他們表面上使用的還是相同的東西
只是改了內容而以
很不喜欢楼主这种中国风故弄玄虚的行文,不知道楼主有没有意识到你写下的这些东西已经被中国文化给严重污染了?
语言污染的问题主要问题在于词汇/表达方式/表达内容的贫乏。
费拉阶级由于自己没有创造力,通常也无法理解新的思想,所以他们习惯于给自己看不到但是字数特别多的文章点赞,同时也会对其他费拉点赞的东西跟风点赞。
这样逐渐造就了中国人以废话为主九曲十八弯的文风。

建议:不要使用抽象的汉语成语,不要举例子,试着用最平常简单直接的逻辑直接说事儿。
楼主说的问题就在于汉语的抽象表达泛滥。另外就是费拉文化的从众效应导致的表达立场先于表达事实的倾向。
你爲什麽要說「我的君主雄才大略」其實是僞造歷史,因爲這位君主其實只是好大喜功呢?可能我的確看他是雄才...

那个是举个例子。不见得所有这么描述的都是春秋笔法,但春秋笔法导致了这些好词被滥用,这会冲淡之前的,同样词的表现力。考虑到东亚大陆上史官的独立性其实经常被干预,而且加上儒家价值体系不重事实重说教的考据习惯…
虽然动物有各种各样的交流方式,但让我们现实一点,最发达的黑猩猩和人相比语言表达能力显得的可怜呢。
最后是,我想我同意你的说法,这种新话都是在没有竞争的环境才横行无忌,我不必悲观。
那个是举个例子。不见得所有这么描述的都是春秋笔法,但春秋笔法导致了这些好词被滥用,这会冲淡之前的,同...

黑猩猩可能是離人類最接近的,但現實一點,靈長類裏最接近的親戚關係不代表他們語言能力就比較發達了。鳥類會有表達意思需要先後順序的基本語法、海豚不僅有各自的名字還有同一品種不同族群使用截然不同的方言
不説個人喜好,史官的記錄也可以是間接透露這些信息,包括背後的國家利益等等(比方説中共國貌似就很崇尚漢武帝)
本來史書就是有感情的人寫的,就不會是絕對客觀的,索性你知道他不客觀了,他主觀一點反而也不會有多大問題
语言本身不是骗局,只是一个客观现象。但是语言太容易用来欺骗了。
钱袋子,坦克的分布,人和政府的决策,宣传口径(aka划线的艺术,欺骗的艺术,“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etc)等等这些现实政治比字面本身重要得多。
太牛逼了卧槽
黑猩猩可能是離人類最接近的,但現實一點,靈長類裏最接近的親戚關係不代表他們語言能力就比較發達了。鳥類...

我回头看自己写文章的思路,当时应该是下意识把文字和语言混为一谈了,使用的论据本来是佐证人类抽象能力的。应该把这部分抽了。
不错不错
既然你因为太长而不看那你得出来的3个结论就跟文章没关系,说出来干嘛,污染评论区?看标题得出来的?送你...

我是文章作者,那是我自己给总结的。写完之后觉得可能有人嫌太长不看…
感谢这位充满正义感的网友(?)
我是文章作者,那是我自己给总结的。写完之后觉得可能有人嫌太长不看…感谢这位充满正义感的网友(?)

对不起我错了,没注意到作者“太长不看版”里的“版”字。

给自己开脱下哈,最近新闻有点多,有时候看新闻没有注意过作者的ID,也很少注意过文章发表时间,好多回复也没有看清楚每个字。改进,一定会改进。

谢谢楼主!!
中共洗腦,國民黨的那套也有洗腦的成分,皇帝在的時候的書,也很多是洗腦。

說到底,中文圈的上限相比英語圈低太多。
台灣媒體語文也不行,喜歡說氣炸,燒成火球,券讀成卷
早講了 要徹底廢除中文字體 英語為母語
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用语言来思考的,对一门语言的改造足以深远的改变人的思想,1984中描写当新话普及,自由的概念就再也不会存在。可以说大陆的中文是一种被污染的语言。污染方式有一下几种。
1.删除复杂词意,用最最最伟大,一起苗苗苗这种简单直击人心的词,代替复杂词背后的语境,让人说话不过脑,坚决服从命令。
2.修改词意,如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
3.简单词连用和并,如构建和谐社会,坚决贯彻落实领导,坚持加强建设,坚决杜绝等,将背后词意抽象,让人无法联想到它本来的意思,发现语境中的矛盾。
对不起我错了,没注意到作者“太长不看版”里的“版”字。给自己开脱下哈,最近新闻有点多,有时候看新闻没...

啊哈,没事啦。
说回来,品葱是匿名社区,真假消息都会有,信誉是没有人背书的。要在这里看新闻,作者信誉(过往消息准确率/质量)还是重要滴。
dfgaefqwe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不同意复读机, 不否认有些人是复读机
思想中非语言、文字形式的, 个人体验应是根据关联度不同受到不同程度干扰, 语言、文字干扰严重
若说真理部污染沟通手段该死的话, 发明、设立真理部的更该死
已隐藏
h381508529 黑名单
关于语言和真理的关系,来参考一下伟大的尼采的意见吧。世界上应该不存在比这更优秀的。至于他究竟想说些什么,可能没多少人有兴趣,不过这无所谓。下面本人来摘抄一些东西:

定言令式(这个东西体现了康德对道德的信仰)作为一种特殊的先验综合判断,它是以先天的理性为根本的,这也就是说它不以个人后天的经验为转移(虽然它与经验有一定的相关性)。而尼采的分析的出发点则正是令先验判断成为可能的假定前提。对尼采来说,康德的批判哲学是一个典型,在这个体系当中,存在的领域(真正的世界)与生成的领域(虚假的世界)被严格地区分开来,而这一区分的根据则是超越性自我的概念。所谓的超越性自我,是与在思考、行动、感情当中所表现出的偶然性的、后验的自我截然不同的必然性的、先验的自我。在康德那里,先验综合判断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这些判断记叙了名为意识(理论理性的先验综合判断)或意志(实践理性的先验综合判断)的纯粹自我的内在结构。因此,尼采不仅要令这个非历史性的超越性自我的概念失效,还要说明究竟是哪些条件使得对于超越性自我的信仰成为了可能。而关于此问题的考察,则是以尼采关于语法的哲学理论为中心的。

尼采是这么说的。“在语言当中……隐藏着一种哲学性的神话。”(《人性的,太人性的》)。人类语言的结构不仅不是中立性的,而是正好相反,由于“相同语法功能的无意识支配和指导”(《善恶的彼岸》),语言开始发挥其作为解释世界的先驱者的作用。对超越性自我的信仰以及对其附属品的存在的领域的信仰正是因此变为可能。

“语言诞生的时代,是心理学还远远没有发达起来的时代。当我们人类意识到语言的形而上学,或者说理性的根本前提的时候,我们就掉进了原始而简陋的巫术的陷井之中。这个东西无论何时何地都在将作用者与作用本身割裂开来。即是说,这个东西相信意志是一种原因。这个东西信仰着‘自我’,将自我其作为一种真正存在的实体而信仰着,并将对其的信仰投影到一切事物的身上——‘事物’的概念正是在这个时候被创造出来的……无论何时何地,存在都被当作一种原因而被硬塞到思考的过程当中。由此开始,‘存在’的概念才从‘自我’这个概念当中派生出来。”(《偶像的黄昏》)

在这里,尼采很明确地指出,人类语言对主语/谓语的区分所强制造成的作用者/作用本身的区别正是“自我”以及“存在”的信仰的根基。拿“电闪雷鸣”来举个例子,在这个表述当中,“首先是‘电’与‘闪’被割裂开来,然后是‘闪’被当作‘电’这一主体的活动或者作用被提炼出来。”(《道德的谱系》)。在这里,主语/谓语的区分将同一件事物给二重化了。也就是说,一个现象(电闪)即是主体兼原因(电),又是行为兼结果(闪)。尼采认为,这种由语法结构导致的物化现象无时无刻不充斥着人类的语言行为。在最典型的例子“我思故我在”这个命题中,“思”的活动也被与它的主体兼原因割裂开来,而这种割裂则暗含着以下的主张。首先、“譬如,是我在思,必定有某种东西在思,思是一个存在物的活动,这个存在物被视为原因。”(《善恶的彼岸》),这便是作为超越性意志的自我的建构过程。其次、“最后,己经确定了思指的是什么——我知道什么是思”(《善恶的彼岸》),这便是作为超越性意识的自我的建构过程。

使得对“自我”以及“存在”的信仰成为可能的根本条件是由语言的基本结构导致的物化现象。不过,要让这一观点成立,必须假定语言与客观世界之间存在着必然性的对应关系。而尼采对先验综合判断的可能性的批判正是借助了这个机会将此问题从认识论的领域给转移到了谱系学的领域。此问题的论证要经历两个阶段。首先,是要说明语言的本质是具有审美性的工具,其次,则是要说明意识是一种历史性的现象。

可以说,尼采对此问题的说明,起始于他笔锋一转,基于浪漫主义的立场开始对康德进行抨击的那一瞬间。比如说,赫尔德曾经论证过比喻是语言的起源,而谢林也认为语言的本质特征是审美性。但尼采在引用他们观点的时候却彻底地改变了他们的初衷。浪漫主义者强调审美的优越性是基于审美的直接性,而尼采则正相反,他强调审美的优越性是因为审美经由价值作为媒介而构成了现实。换句话说,尼采以比喻的概念为武器,将语言与世界之间的对应关系给破坏掉,并进一步强调语言只是我们拿来创造新世界的一种审美性的工具而已。我们都相信关于世界的知识尽在语言之中,而尼采用一则寓言说明了这种信条如何产生。“把某种未知的东西归结为某种已知的东西,这使人轻松、平静、满足,此外还给人一种权力感。未知之物使人感到危险、不安、忧虑——第一个冲动便是要消除这种令人痛苦的状态。”(《偶像的黄昏》)

对尼采而言,语言是由审美的工具性而构成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将未知的东西翻译为已知的东西的最佳手段就是比喻。但是,这种翻译性的创造行为并不能完全消除对未知事物的不安。反过来,假如我们承认比喻所确立的审美性的话,那么比喻与被比喻的对象始终是非同一的。不仅如此,“每一个直观的比喻都是很有个性的,很难找到同类的,因此总会成为分类工作的漏网之鱼。”(《哲学与真理》)。每一有个性的比喻,都会对适合构成因果关系的同一性与物化性的逻辑产生破坏性的后果。但是,“第一原理:随便哪个解释总比没有解释好。”(《偶像的黄昏》),正如尼采所说,人们通过因果性的说明来逃离未知的恐怖。就这样,“被名为恐惧的感情所引发并制约的”(《哲学与真理》)寻找原因的冲动开始压制比喻的审美性,并强制将它封印到概念的世界当中。“只有将那个原始的比喻性世界扔到脑后,人们才能略感安心,才能抓住某种程度的确切性,才能活在一个前后一致的世界当中。”(《哲学与真理》)。尼采认为,对语言魅力的合理化的意义正在于将未知的事物转换成已知事物的结果,以此创造出一种克服对未知事物恐惧的因果关系。人们必须通过此种忘却和物化的过程,才能克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心理。

在对语言进行了定性之后,尼采又紧接着说,求知的过程“不过就是创造自己所喜好的比喻的过程而已”(《哲学与真理》)。那么什么是真理呢?尼采认为,真理就是“隐喻、转喻、拟人等这一类的东西,也就是人们之间各种关系的总和在被用诗歌化的修辞手段升华之后再经过转用、修饰以及惯用的过程后,变成的那个对某个民族来说坚不可摧的,类似于规范的,看似很有拘束力的东西。即是说真理就是早已被忘记是错觉的一种错觉,是被用得太多已经变得软弱无力的比喻,是表面上的花纹图案已被磨掉,只能当成金属片来使用的旧硬币。”(《哲学与真理》)

先验综合判断实际上只是作为一种真理,一种为特定的生活形态所构成的被物化的比喻而存在。尼采正是通过设想了这个比喻的概念来说明了一个事实,即在构成因果关系说明的社会活动之中,“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除去对未知的、新鲜的、未曾体验过的事物的感情的说明——人们最为习惯的说明”(《偶像的黄昏》)始终最为受人喜爱的原因。在这种活动当中,“某种特定的原因设定开始变得越来越有市场,它开始被集中为一个体系,直到最后,它一边攫取支配地位,一边将其他所有的因果关系与说明都排斥掉,然后出现在我们面前。”(《偶像的黄昏》)

通过强调语言的工具性功能,尼采一方面论证了语言与世界之间并无对应关系的论点,另一方面又解释了为什么人们需要这种信仰来“把另一个世界从头到尾都改造成自己可以掌控的形态”(《人性的,太人性的》)。在尼采的康德批判中,语言工具性的论证具有双重的重要性。第一、此论证将主语“我”、谓语“思”以及由主谓结构所建立起来的因果关系这一系列虚构的东西全都打回了原形,证明了康德的二元论不过只是比喻的物化而已。第二、这就导致尼采需要采取不同于康德的形式来重新解释意识的本质。

在尼采看来,意识的物化不仅是康德的错误,而且是哲学家经常都会犯的错误。“他们在‘永恒的位相之下’将事物去历史化——他们坚信,把一件事物转化为不朽的木乃伊可以为它增添荣耀。”(《偶像的黄昏》)。康德的批判只是在历史的特定阶段之下,人类妄图将意识转化为超越性的不朽物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尝试而已。而且很不巧的是,尼采式的批判与康德在三大批判之后的著作实际上并不产生矛盾。这是因为康德既然承认了启蒙的问题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那他就必须承认意识具有历史性的一面,这就意味着康德的批判并不是关于意识本身,而是关于启蒙后的意识的一种自省式的结论。而正如我们所预想的那样,尼采对意识现象的解释方法完全不同于康德的“批判性”的去历史化。

在探讨意识的问题时,尼采的立足点是“意识为何而存在”,即一种功能主义式的问题。对尼采来说,意识的特征并不仅仅是可以进行自省——“一个生命整体,哪怕不需要照镜子也是可以存在的。”(《快乐的科学》)。而他推断,意识产生并发展的真正目的可能与交流的必要性有关系。“意识,本来就只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络网——除此以外它不可能作为其他的什么东西而出现。也就是说,一头避世的野兽并不需要什么意识……人类是世界上最有生存压力的动物,无时无刻不需要救助与保护,无时无刻不需要同类的协助,因此他们必须学会一种表达自己险情的手段——为了上述各种目的,人类必须拥有意识,也就是说,人类需要‘知道’自己有什么不足,需要‘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需要‘知道’自己现在正在考虑什么。”(《快乐的科学》)

由此推论,意识并不是人类个体生来就有的特征。正相反,它一定是社会的产物,而且是同语言一同发展起来的。“能够想出记号的人,同时也一定是对自身有着敏锐认识的人。”(《快乐的科学》)。借由为意识提供一种自然主义式的解释,尼采终于有了充足的理由将康德的认识论问题转换为历史性问题。第一、批判的问题如何才能作为一个认识论的问题而被提出,第二、为什么它同时还必须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通过对尼采的观点进行摘要,我们已经可以得出结论了。

尼采认为,康德之所以将批判的概念给明确化,是因为受了语言的形而上学的诱惑。由于受了此种诱惑,康德才不由自主地提出了先验综合判断如何才成为可能的问题,并通过虚构出超越性的自我这一概念来解答这个问题。而尼采对批判的深化发展则立足于对语言的形而上学的批判之上,只将语言定位为意识发展过程中的工具。因此,尼采提出了人们为什么需要先验综合判断的问题,并解释道,先验综合判断只不过是意识用来祛除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之情的一种手段而已,只不过是不得不依赖于意识才能生存下去的“世界上最有生存压力的动物”的一种心理学产物而已。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尼采认为,意识是一种通过排除其他形式的先验综合型真理的方式来构成特定的先验综合型真理(或被其构成)的历史现象。但是,人类为何需要先验综合判断这个问题并不仅仅是一个一般性的问题。它还将我们导向了一个特殊性的问题,即为什么我们需要的是我们现在所知的这些先验综合判断而不是其他的先验综合判断。正是在此时,必要性的问题才被价值观的问题所取代。因为只有先提出其他的先验综合判断的存在可能性,我们才可能去比较这些先验综合判断与另外一些先验综合判断的价值。
>> 早講了 要徹底廢除中文字體 英語為母語


所以新加坡沒被中國垃圾文化污染
刘鹤 派樂迪
镰刀斧头除用来杀人、胁迫、绑架、强奸,长长久久地收割韭菜才是它的主要用途,阉党们心里跟明镜似的。
世上只分民主體制和非民主體制。
非民主體制就是專制,或是宗教主義專制=崇拜體制。
所以…用社會主義=中共,資本主義=美國,西方;這是錯誤的認識。
一筆糊塗帳~
美國,西方,臺日韓=民主體制。
中共,北朝鮮,伊朗,委內瑞拉,二戦德日義,前蘇聯=崇拜體制。
崇拜宗教主義與獨裁者=類似邪教的組織=△剝削體制(奴隸體制)披上宗教主義的謊言糖衣來壓迫人民,人民還高呼萬歲的"邏輯錯亂"現象…

崇拜納粹主義丶軍國主義丶社會主羲丶法西斯主義丶共產主義丶伊斯蘭教(或其他宗教)…有何不同?都是一樣的,只不過是詐騙集團換一套說詞來騙取你的"相信"罷了…。也可以用"愛"來行騙,騙財騙色,一様的原理只不過擴大到整個國家規模罷了。
所以古人說:聖人"崇拜"不死,大盜不止。(崇拜是人類的原罪)
希特勒?普京?習近平?金正恩?正在扮演的角色~




就是騙....連自己都騙的騙~
当代学术界如何看待萨皮尔-沃尔夫假说? - Chris Xia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810457/answer/26839697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