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别再拜师华山派——解读剑宗、气宗到底争的是什么

剑宗重 “剑”,不表示放弃了 “气”,即便是刚入行的菜鸟,拿剑、挥剑的基础气总还是有的;
气宗重 “气”,实际上放弃了 “剑”,它偷换了概念,把拿剑、挥剑的基础气,抬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冰箱里放满了各种食材,一块面包、半瓶牛奶。你下班回家,你是直接吃面包喝牛奶,还是生火做饭?
剑宗表示:我先啃口面包垫个底,然后随便做点东西吃。如果口味不行,下次改进。
气宗表示:吃饱喝足休息好才有力气干活。我应该先躺沙发上,一边啃着面包喝着牛奶、一边学食谱,然后看老子大秀厨艺整出一桌满汉全席来。

剑宗肯定能活下来,而且厨艺也会一天比一天更好;
气宗要么啃面包啃得不想做饭了,要么啃完面包,半饱不饱,一边意淫着乌托邦般的满汉全席,一边还要意淫剑宗一定是饿着肚子在做饭、最后还饿晕在了厨房。

剑宗很是实用;
气宗爱走形式,但却老喜欢污蔑剑宗功利。

看起来剑宗貌似求速成,实际上剑宗从没放弃过基础,最后人家两不耽误;
看起来气宗貌似重基础,实际上气宗才是真正的功利,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剑宗行走江湖,要么砍死别人、要么被别人砍死,这是江湖人的宿命;
气宗毕生练 “气”,只会被人砍死,或者没等把 “气” 练到一定境界、寿命却到了终点,或者由于不懂 “剑”、玩剑时自己砍着自己。

剑宗是经济基础,在这之上一定会发展出属于自己的上层建筑;
气宗自诩为上层建筑、宇宙真理,却是没有经济基础的空中楼阁,它一旦活不下去,只能去抢别人的经济基础,直接把自己的上层建筑强行扣到别人的房子上、把别人的整套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强行变成自己的经济基础。

剑宗直接给 “剑”、间接给 “气”,你通过努力,最后两样都是你的;
气宗许诺给 “剑”,至于什么时候给,掌门说了算,你不知不觉就进了圈套,成了别人的 “剑”,等你反应过来,已成废人,只好再用同样的把戏去忽悠下一代人做你的 “剑”。

气宗不是在 “以气御剑”,而是在 “御人”——没本事与人光明正大竞争的货,才爱拿听上去仿佛很玄乎的东西,同有本事的人抬杠、装X。因此才会说:各练十年,剑宗占上风;各练二十年,难分上下;各练三十年,气宗完胜剑宗。
不知道在气宗学徒 “剑术大成” 之前的这三十年里,应该靠什么生存;不知道气宗学徒里,有没有出过一个练满三十年、混成剑圣的成功案例。
显然,气宗不是真的想要弟子们 “修身养性”,而在是用修身养性的名义,忽悠弟子们踏实地当奴隶、紧密团结在以掌门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你死在了 “三十年” 里,就是你自己学艺不精,而不是 “主义” 错了;你熬过了 “三十年”,却没混成剑圣,你就该在内部搞肃反、把师兄师弟全害死,自己当掌门,那么你在徒弟面前直接就是 “剑圣”,是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华山众弟子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而如果你敢怀疑 “主义”,你就是被肃反的对象。

于是,时至今日,大家仍然在坚持着气宗主义初级阶段,三十年不动摇。

职业骗子最擅长在两样东西上作文章:
1、已经死去的人,死无对证;
2、看不见的未来,给你画饼。
显然,华山掌门都是同时掌握了两种骗术的高手中的高手。

你辛辛苦苦瞎忙活了几十年,一无所有,才发现华山派一众成员里,只有掌握最高权力的那个人能够真正实现 “气宗主义”——如果岳不群也算是 “人” 的话。

我想知道:当一群傻子高呼 “赶魔超嵩”、“大派崛起” 的时候,任我行、东方不败、左冷禅真若对华山下手,岳不群将如何抵挡。
会不会告诉对方:请搁置争议,“三十年” 后再来进攻。
就岳不群那两下三脚猫功夫,连十五个强盗都对付不了,能不能打得赢封不平都够呛。

当然,《笑傲江湖》是1967年的作品。如果晚几年再写、或者老蒋早几年去世,估计书中不会出现封不平借嵩山派之力 “反攻华山” 的剧情。封不平的所有戏份,可能都会被加到风清扬这个前朝遗老的头上。而剑宗余党,怕是得被内部一群更加 “民主、进步” 的新人给架空,然后以 “剑宗” 的名义宣布独立。至于霸占了华山的岳不群,则会天天嚷嚷着坚持 “一个华山派” 的原则、一边鼓吹 “一派两宗” 却一边叫嚣 “武统” 剑宗。

后边的剧情倒是挺准:岳不群为了抢左冷禅的蛋糕,向所有人展示了十长老留下的剑招——实际上,这就等于是把所有人都带向了自己反了一辈子的 “剑宗” 之路。
是的,作为一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老岳也可以觍着脸说这是 “有华山派特色的” 气宗主义剑法。毕竟 “规则” 这种东西从来只能对守规则的人有效,而从来就管不住那些擅长对 “规则” 自定义的流氓。

紫霞神功,与少林派的易筋经有本质区别。
易筋经是真的在提升 “气”,紫霞神功所提供的只会是杀气、戾气——说白了就是 “灌输仇恨”。
而所谓的《紫霞秘籍》这本书,估计就只是在《韩非子》、《商君书》、《君主论》之类东西的外面,包上了一层 “紫霞秘籍” 的封皮而已。它并不真的是什么讲武功的秘籍,而是一本教你怎么驭人、玩人的书。否则,劳德诺偷走这玩意这么久,内力为什么毫无起色?“紫霞神功” 所带来的,实际就是 “权力”——前掌门一蹬腿,新掌门的内力不管处于什么水平,只要不是零,直接就能无师自通地掌握这个所谓的 “紫霞神功”。而华山众弟子,就是华山掌门因修炼 “紫霞神功” 后,多出来的 “内力”。
所以,老岳只要不被别人从掌门的位子上给拽下来,劳德诺就算把书偷走也没用,它什么也练不出来,除非自立门户。这就是劳德诺为什么恨老岳、为什么觉得愧对左冷禅的原因——因为劳德诺觉得自己上当了。

在反动的 “气宗” 统治下,华山派就是个光有人口数量、却没有核心技术的门派。其实力就像清朝一样,是靠人口总量堆出来的,根本不敢平摊计算。大家学习苏联妈妈,每个女人都七、八胎地猛生,而现有资源与生产力,充其量只能勉强维持这些孩子的基本生存,至于教育想都别想。这样的生命就是为战争而准备的,不是送进工厂造子弹、就是推上战场挨子弹。所以华山派才要灌得众弟子满脑子都是扭曲的意识形态,要大家 “不问是非、拔剑便杀”。
魔教和嵩山派确实不敢惹华山,因为别人的人命金贵,如果不打仗,那些弟子还能转行干别的;而华山弟子,如果不拿去消耗掉,迟早会变成隐患。当今华山派内部人吃人的现象,都是拜此所赐——因为那一代人长大了、掌权了。若是不想看着垃圾生出更多垃圾、看着戾气生出更多戾气,只能搞强制计划生育。
↑↑↑看懂就行了,别抬杠。我也知道魔教与嵩山派都不是好东西。

只要华山派还咬着 “气宗主义” 死不撒嘴,它就永远区分不开戾气与内力。尽管 “强制一胎化” 确实释放掉了一部分戾气,却同时也失去了内力,导致走不动路、拿不动剑,于是不得不自我打脸,开放二胎,把奴隶续上......
然后你就会发现,气宗离不开这个、它的呼吸只能靠这个:吸多了怕被撑死、毒死;吐多了又怕被累死。还时刻徘徊在军国主义的边缘。
估计岳大掌门扛得也挺辛苦的。

所以,投胎时眼睛睁大点,下辈子别再拜师华山派。
23
分享 2020-06-10

32 个评论

其他金庸作品里,除了短篇越女剑之外,练剑的比不过练气的,就不用说了。笑傲江湖世界里,一流高手东方不败...


东西方的 “左”、“右” 概念不一样——
东方的 “左”、“右” 才是是真正的左右,无论谁得势,后果都是一样的;
西方的 “左” 同时包含了东方的 “左”、“右” 属性,但好就好在它增加政府权力的同时,好歹还是会增加对等的政府义务,而西方的 “右” 则是在减少政府负担的同时、也放弃对应的政府权力。

我原文只是讽刺而已,没说过一方全是圣人、另一方全是中国人。
但话也不能说得像你这么绝对。比如在东方,无论左还是右上台,下边的是不是好人不好说,至少上边的一定都是混蛋——左派上台,增加政府权力的同时却不增加对等的政府义务;右派上台,替政府甩锅的同时,却又不肯吐出政府权力。这就是秦晖老师讽刺的 “尺蠖效应”。

如果你知道心理学家科尔伯格的 “三习俗期,六阶段” 理论,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小孩子会认为 “一方是好人,一方是混蛋,一方正确一方错误”。最顶端的人照样也是以 “是非对错” 为判断准则的(但我认为其实是兼顾 “是非” 与 “利弊”);恰恰最低的、以及中间那些倒高不低还自以为是的,才凡事只看利弊。
如果连 “好人”、“混蛋” 都区分不开,不知道我们这个世界该以什么来维持秩序。
只有犬儒才会觉得 “天下乌鸦一般黑”、觉得 “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这种人恰恰最不成熟,反智的同时,偏偏还极度充满基于幻觉的优越感。
獨孤九劍沒教內功,按照獨臂楊大俠來看,要吃蛇膽才能練好氣力


金庸老爷子的历史、哲学功底很一般。历史功底差的问题,就不吐槽了,穷小子请女朋友吃顿饭,居然能花出去二十两银子,金老爷子怕是对 “银子” 的概念有什么误会;至于哲学功底,金老爷子最多只能看到 “道家”、还是老庄这种害人的伪道家,而看不到更高层面的东西,因此一直很鼓吹 “无”(后期不知道纠正过来没有,反正如果一直宣扬这个,容易步向犬儒的不归路)。
在《笑傲江湖》里,“独孤九剑” 与 “紫霞神功” 其实都脱胎于 “葵花宝典”——只不过一个是净化,一个是恶化。风清扬所谓的 “独孤求败”,要么是自己也搞不清楚、被自己的师长给忽悠了,要么就是瞎掰出来忽悠令狐冲(《笑傲江湖》没有时代背景,不能用金庸的其它作品来证明《笑傲江湖》里的独孤求败存在)。华山派爆发剑宗、气宗的分歧,就是因为两位前辈偷看了《葵花宝典》,正如有些国家能够爆发激烈的 “资本主义” 与 “射秽主义” 的血腥冲突,就是因为害人的《共产党宣言》。所以,气宗得了 “紫霞神功”,剑宗得了 “独孤九剑”。这就是金老爷子的问题了,“资本主义” 怎么可能脱胎于犹太神棍?
葵花宝典(辟邪剑谱)、独孤九剑,都追求 “快”——前者的 “快”,是先发制人,在你可能根本没有敌意、甚至连反应都没有的前提下,向你发动突然袭击,剑招不用 “剑”,却用 “针”,不知道这与偷袭有什么区别;后者的 “快”,则是后发制人,是在你已经做出攻击行为、或暴露出攻击意图后,克死你的破绽。很明显,前者是小人行为,后者则是真正的 “君子剑”。
都到品葱了 其实也就没必要玩那一套墙内审查文化下畸形的隐喻那一套了 把话说的明白些 大家也好讨论。很多隐喻其实都是看似好理解 但是会诱导日作出并不符合实际和逻辑的推论。其实这种逻辑和概念上的似是而非 也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审查 言论管制 想要达到的效果 从而阻止民智的开发。
笑傲江湖的确是部很好的小说。
寫是寫不錯,但金庸體系氣宗比劍宗更利害,以氣馭劍更高明

獨孤九劍沒教內功,按照獨臂楊大俠來看,要吃蛇膽才能練好氣力
金庸老爷子的历史、哲学功底很一般。历史功底差的问题,就不吐槽了,穷小子请女朋友吃顿饭,居然能花出去二...

嘛,你這觀點我是沒意見啦,不過葵花寶典被「華山」雙賊偷窺(持有者是莆田紅葉禪師)辟邪劍是紅葉禪師是弟子想學,但是紅葉不給,於是找上華山雙賊說我幫你們「糾錯」然後偷抄,再破門而出練了神「宮」之後才開了福威鏢局,才傳下了闢邪劍法
寫是寫不錯,但金庸體系氣宗比劍宗更利害,以氣馭劍更高明


金老爷子讽刺政治比我狠多了,比如有人考证出了黑木崖的坐标就是 “西柏坡”;但就金老爷子那点历史和哲学功底,看看就行了,别较真。
而哥们你所指出的东西,我不认为金老爷子真是这么想的,我原文一直就是在谈我的理解。气宗真若这么厉害,岳不群何苦要把弟子往思过崖带、让大家去学魔教十长老留下的剑招,干出这种自我打脸行为呢?
其他金庸作品里,除了短篇越女剑之外,练剑的比不过练气的,就不用说了。

笑傲江湖世界里,一流高手东方不败,方正,任我行也是以内功心法为主,招式为辅,这也不用说了。

华山派是很特殊的例子。剑气两宗实力非常接近,差距就是一个顶尖高手,剑宗有风清扬则胜,无则败。从武功上看,可以说剑宗略胜,但总体上是各有所长。

以政治讽刺而论,剑气之争明显是讽刺左右之争,这是各个国家都有的。大陆反右不用说,美国两党争了几百年,香港日本当时也是左派在搞造反夺权。成熟的人,包括金庸,都会认为双方各有所长,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任务。只有小孩子才会觉得一方是好人,一方是坏蛋,一方正确一方错误。
都到品葱了 其实也就没必要玩那一套墙内审查文化下畸形的隐喻那一套了 把话说的明白些 大家也好讨论。很...


宋朝还是哪朝的妓女,即便工作的时候,肚子附近还会缠一圈线,表示自己并不是 “一丝不挂”;这种思路传到日本,现在日本的合法毛片,照样也是关键部位有马赛克的。
如果按你的思路,既然都脱光了,为何不坦荡点呢,遮遮掩掩多没意思。

希望你能体谅,这只是一种艺术风格而已。
而不是因为作者怕死、习惯了隐晦。
你要知道,它们都是中国人,如果它们做贼心虚地认为你在骂它们、且刚好它们在你面前拥有 “权力”,那么无论你讲得多隐晦,你也照样会被删帖。
寫是寫不錯,但金庸體系氣宗比劍宗更利害,以氣馭劍更高明
有深度,好見解! 受教了
嘛,你這觀點我是沒意見啦,不過葵花寶典被「華山」雙賊偷窺(持有者是莆田紅葉禪師)辟邪劍是紅葉禪師是弟...


是的。
打个比方:如果原版《葵花宝典》是刮民党的 “青天白日满地红”,东方不败练那版就只是 “青天” 这么一小块,辟邪剑谱则只是 “白日” 这更小的一块。
如果原版是《道德经》,东方不败练的就是《韩非子》,辟邪剑谱则是《商君书》。

林远图的记忆力够好的,偷偷记,居然还能凑成一本秘籍。

需要纠正哥们一个细节:福威镖局的辟邪剑法没传下去,否则怎么可能被余沧海这种货色给灭门。
六  神  磊  磊  读  金  庸
金庸受了一輩子學歷歧視,於是81歲還去劍橋考研讀博
很特別的文章٩۹(๑•̀ω•́ ๑)۶

話說金老封筆後,曾答應會出版的歷史類新書,好像到過世也沒兌現承諾。
金庸受了一輩子學歷歧視,於是81歲還去劍橋考研讀博


真若这么干的话,那才是真自卑。
郭德纲学历更低,但是没人敢认为郭德纲没文化。
讓我想起某個以前常在天上閣看到他文章的人。六神磊磊
來模仿一下好了。

晶片這東西好比武功
就說七傷拳,這玩意本來是堪稱絕世的拳法,崆峒派祖師木靈子憑此稱霸天下。接著後面一群傻子以為自己是木靈子,拿出來對敵的除了一個張無忌,其他幾乎都是敵人沒倒下自己先倒了。

是那群人不夠努力?
當然不是,要是不夠努力也練不成,更別說練到內傷;
那是張無忌太幸運?
可以這麼說,但人家木靈子不是主角,他怎麼就成了?


說到底,這世上想成功不外乎兩個方法:
練基礎、靠老天。

練基礎不外乎就是:每天早上先蹲馬步再扛水,中午劈材打樁,下午站樁練拳,晚上練內功。
這很枯燥而且進步會比烏龜走路還慢,但要是能堅持上三十年,不說打贏主角,但總有與主角一戰的能耐。

靠老天就容易了,在做死的邊緣瘋狂來回試探,要沒死那證明擁有主角命格,此生必成高手,死了就當我沒說過

練基礎太難,倒不是基礎有多難,而是難在人心。
很多人都想成為高手大殺四方,又不想老老實實練幾十年苦功,但知道自己沒有主角命,於是就自以為聰明想了個折衷的點子:
「我不練基礎,直接練七傷拳,練成後豈不立刻成高手?」
於是好好一門絕學硬是成了傷人先傷己的爛招,更慘的是還不一定傷的到人


這告訴我們一件事,你要不是主角,那就別想走捷徑,老老實實下苦功。
三十年後你未必能打贏主角,但總有能耐跟他一戰,那時誰勝誰負還不好說。

不過世上最缺的剛好就是這種老實人跟主角,最不缺的就是那種自作聰明的蠢人,而最慘的就是那種蠢人還是門派掌門的時候,那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唯一的方法只有改投他派。
因為他沒有被學者和文人放大鏡式考究罷了


如果学者、文人偏要拿着放大镜去考究圈外人,我觉得这样的学者、文人也够糟糕的。
就像男人打女人一样:打赢了也不是,打输了更不是。
有趣的文章谢谢分享。
讓我想起某個以前常在天上閣看到他文章的人。來模仿一下好了。,就說七傷拳,這玩意本來是堪稱絕世的拳法,...


谢谢。
我特意去搜了下这个人,标签就是 “擅长借武侠的壳来讲时事、社会现象”,难怪这楼里已经有两位用户把我跟这个人联想到一起了。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037739

从光明顶到黑木崖的惊人变化 - 知乎



龙辰

公众号:孔见。



1 年前 · 来自专栏 知止斋


1


明教于明初被禁,若干年后,又以日月教身份复兴。日月教保留了光明左右使头衔,证明与明教前后一脉。


我在前文谈及日月教重建后改造组织管理结构。


但这只是技术层面,与明教相比,日月教最大变化在思想层面。


2


在日月教的思想教育与组织层面,宗教因素完全消失。


宗教与世俗组织的最大区别是:前者信奉不存在的偶像,后者只崇拜现实中的领袖。


历史上有些民间组织借宗教旗号起事,虽非宗教团体,但也抬出一些偶像:白莲教奉弥勒,五斗米教奉张天师,太平天国奉上帝,义和团则不拘男女古今啥都奉。


明教信奉明尊,比上述这些即学即用的组织更虔诚。众人虽奉教主如神明,如韩林儿对张无忌,但这种态度更多是尊敬而非匍匐在地式的崇拜。


日月教虽有宗教狂热,但无宗教因素,将在世教主奉为“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并不是宗教崇拜。


圣教主对教众的重要性超过教众本人的父母、家人、朋友和亲属。


童百熊孙子才十岁,十条“圣教主宝训”背得滚瓜烂熟。更可怕的是,杨莲亭跟他说:“你爷爷不读教主宝训,不听教主的话,反而背叛教主,你说怎么样?”


那男孩道:“爷爷不对。每个人都应该读教主宝训,听教主的活。”


爷爷在圣教主面前与路人没有区别。这在明教时不能想象。


汉娜·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写道:同其他一切政党和运动相比,极权主义运动最显著的外部特征是个体成员必须完全地、无限制地、无条件地、一如既往地忠诚。。。他们没有其他的社会联系,例如家庭、朋友、同志,或者只是熟人。


但圣教主跌下神坛后,却还不如路人。东方不败刚倒台,教众便七嘴八舌告发他生前“劣迹”,连一顿饭吃几头牛几口猪几只羊都编出来。


这不是宗教、不是信仰,而是投机、是利益。


3


明教教众有信仰支撑,在六大派攻上光明顶时,个个要以身殉教,宁死不降。殷天正明明破教而走,也率天鹰教回光明顶护教。


到日月教时,教主要靠三尸脑神丹控制教众,靠装神弄鬼吓唬教众。


教众根据不知道理想信念为何物。


没有了宗教信仰,日月教在教众选择上就不择优劣,全以扩大实力为宗旨,广收各类江湖人物。(此点可参见江湖散人篇)


4


没有宗教因素后,奋斗目标自然发生转变,从解救世人悲苦、挑战朝廷黑暗统治,变为赤裸裸争夺权力的斗争。


明教能统率天下群雄反元,除张无忌因素外,一个潜在原因就是其长期以来为民发声、反抗暴政。如书中特别提到“方腊方教主”起事的事迹。


而日月教则毫无这方面追求。


是否有政治追求,对大型门派很重要。如我在“剑桥简明丐帮衰落史”说的,丐帮经历了支持政府到反政府的过程。明教则从有政治追求,到没有政治追求。




5


明教是波斯总坛的分部,紫衫龙王黛绮丝是总坛圣女,小昭也回总坛做圣女,六支圣火令是波斯总坛传来的。


故在明教年代,尽管其很长时间独立运作,但仍是波斯分坛,明教领导层对此并不否认。


到了日月教时期,为消除宗教因素影响,日月教与外部势力彻底脱钩,与总坛再无关系,否则不会提出“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这样的口号,视总坛于无物。


圣火令变成了黑木令,组织总部从西域昆仑山光明顶搬到河北平定州不远的黑木崖。


这一向东数千里的搬迁,不但拉远了与波斯总坛的地理距离,也彻底割断了与总坛的心理联系,最终目的是摆脱“明教国际”对日月教在中土发展的干扰。



6


日月教抛弃了“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的宗教性口号,抛弃了火焰这样的宗教符号,也没有了光明顶的不熄圣火。一切与宗教有关的因素都去掉。


从这点看,朱元璋当年禁绝明教,除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外,防范明教以宗教力量鼓动造反也是重要原因。


而朱禁明教与明教(日月教)抛弃宗教因素又互为因果。


在反元斗争中,朱元璋篡夺了革 命果实,又反过来取缔做出突出贡献的明教。这令明教广大教众产生被欺骗、被利用的感觉,进而彻底抛弃宗教因素。


所有革 命,都会经历类似过程。


革命初期,乌托邦式的理想带给广大参与者无限激情,支撑着革命完成。革命成功后,激情消退,更重要的是,革命并未消灭不平等,现实与理想的反差带来幻灭感。即使物质繁荣与富足也不足以消除这种幻灭感。


革命队伍、特别是广大中下层教众难免产生失望、冷漠、甚至犬儒主义等不良情绪。


英国哲学家约翰.密尔说:在被统治者方面,当他们一旦意识到,自己在冠冕堂皇的旗帜下实际上处于被愚弄被压迫的境地,很容易转而对一切美好的价值失去信心,尤其是在试图反抗又遭到严重的挫折之后。


从明教到日月教就是这样。


解决这一现象的最有效、最便捷办法,对上层而言是重建领袖的世俗权威,对下层而言是确立世俗的奋斗目标,如追逐金钱、地位、权力等。



7


在这背景下,重建明教必然充满着世俗化与利益化。


所以,日月教将对明尊的信仰改为对教主个人 崇 拜,将解救世人的崇高理想变为追求一统江湖的目标,更不再联系波斯总坛,致力于建立一个有中土特色的世俗组织。


这个组织以宗教为外衣,行事却与江湖门派并无二致,在重建过程中改进组织机构建设,将权力集中于总部手中,将分支机构牢牢建在省级层面及以下,形成一种退可争霸江湖、进则觊觎江山的格局。


8


在“笑傲江湖年代新考”中,我将笑傲故事发生推定为1592年,那时日月教复建最长已有150余年。


在这一百多年中,日月教走过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由弱到强,由被朝廷打压到能与少林和武当争雄,最终其实力可与所有正教门派抗衡。


若非任我行暴毙,在五岳剑派基本覆亡的情况下,以少林、武当为首的正教诸派根本挡不住日月教一击!


方正与冲虚上恒山定下埋炸药之计,但这只是战术层面。从战略上讲,任我行不会上恒山,他是这么算计的:


不攻恒山,却出其不意的突袭武当,再在少室山与武当山之间设下三道厉害的埋伏。


武当山与少林寺相距不过数百里,武当有事,自然就近通知少林。这时少林寺的高手一大半已去了恒山,余下的定然倾巢而出,前赴武当相援。


那时日月神教一举挑了少林派的根本重地,先将少林寺烧了,然后埋伏尽起,前后夹击,将赴武当应援的少林僧众歼灭,再重重围困武当山,却不即进攻。


等到恒山上的少林、武当两派好手得知讯息,千里奔命,赶来武当,日月神教以逸待劳,半路伏击,定可得手。


此后攻武当、灭恒山,已是易如反掌了。


日月教有这个实力。


9


此前,日月教已凌驾地方官府。


捉拿童百熊时,四匹马从长街上奔驰而过,马上乘者大声传令:“教主有令:风雷堂长老童百熊勾结敌人,谋叛本教,立即擒拿归坛,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只听得马蹄声渐远,号令一路传了下去。瞧这声势,日月教在这一带嚣张得很,简直没把地方官放在眼里。


这个地方是河北,在京城附近。日月教都能这么嚣张。


待日月教扫平正教诸派后,下一个目标顺理成章地应该是“千秋万载,一统江山”!


如果列位认为太扯,请参见日月教在《鹿鼎记》中的影子--神龙教。


神龙教实力不及日月教,只据守一岛,但争天下的野心毋庸置疑。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那个鸟位,似乎并不那么遥远。


10


光明者,奋斗理想之目标也;黑木者,现实权力之缩影也。


从光明顶到黑木崖,不是简单的地点变换,更是一个组织从神圣到世俗的转变。


理想与神圣,终究不是世俗与功利的对手。


对圣火的尊崇,终究要变为对圣教主的崇拜。


张无忌这样的人物,在明教时期尚可勉强当教主(其实也很勉强,否则不会被朱元璋所篡),在日月教时代根本没有机会。(赵敏和任盈盈还行。)


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还有江山!


(喜欢请关注公众号“江湖种树书”)

编辑于 2018-05-04
笑傲江湖确实有讽刺意味,但是又因为金庸确实政治水平有限,所以气剑之争只是在讽刺红卫兵互斗而已。不可能有什么更高的解读了。气剑之争争的明显就是权力,但这话不能明说,明说的话你让别人怎么支持你?所以必须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气剑之争,但在未涉争斗的人比如岳灵珊看来:一个学术问题你们至于搞到你死我活吗?
不能说因为剑宗出了风清扬和令狐冲就认为他们一定是对的。那宁中则还是气宗的呢,性骚扰宁中则的丛不弃和一旁看戏的封不平又是什么好东西了?
至于岳不群归气宗完全是剧情需要。全书前半截岳不群的形象越伟光正,后面反转起来就越好看,那从塑造人物的角度来讲,岳不群的武功显然应该和萧峰郭靖杨过张无忌保持一致,也就是气重于剑。
金庸老爷子的历史、哲学功底很一般。历史功底差的问题,就不吐槽了,穷小子请女朋友吃顿饭,居然能花出去二...
郭靖这种隐藏的土豪就别提了,全宋朝就两匹汗血宝马,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给妹子,轮到现在,就是直接给偶遇的妹子送空军一号,我觉得这样的土豪,吃顿饭花十几万简直是小case。
笑傲江湖确实有讽刺意味,但是又因为金庸确实政治水平有限,所以气剑之争只是在讽刺红卫兵互斗而已。不可能...


这才是正解,“红卫兵” 互斗,说穿了就是狗咬狗而已,远远没有上升到楼上某位用户嘴里的 “左右派之争” 的高度。
因为正常环境的左右派,争的是大局的前途,或至少也是一边替自己牟利、一边也不损害大局;而另一些环境的所谓 “左”、“右” 派,往往只是在争权力。
充其量,正如我原文所说,剑、气之争就是国、共之争。两个都是有苏联背景的流氓,谁也不比谁高尚,哪分得出谁左谁右。

至于剑、气两派对理念的所谓坚持,也不是真坚持,而就像最近,习胖子派系 “反地摊” 一样——李克强提出摆地摊,本身就是政府的自我打脸;而习胖子派系的好些人,甚至可能就是靠清剿地摊而上位的、这是自己的业绩,如果同意李克强,那自己以前的工作就全打水漂了。
再比如某些网络平台的管理员,一口一个 “规则”,然而你真翻出规则原文,它们也照样会对规则自定义……
这种人,从来就不是真心在捍卫 “主义”,而从来就只是在捍卫自己。哪怕明知自己错了,也得坚持错下去,否则自己就没执政合法性了。
妙哉 妙哉
郭靖这种隐藏的土豪就别提了,全宋朝就两匹汗血宝马,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给妹子,轮到现在,就是直接给偶...

汉武帝,十万人马西征,到了大宛,哈萨克斯坦,也不过是得十几匹汗血宝马,这要花多少钱
还有魔教教主宋山木的正能量,也是如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