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权与善意的“谎言”

我想每个人都有一些小秘密,不能与身边的人分享,甚至是不能与生养自己的父母分享,原因大概是让父母知道了反而对事情无益,或者至少是要隐瞒一段时间,等到合适的时间再解释。有时候我们也称为善意的谎言。有些其实根本解释不了,一辈子也不会告诉父母。

由此有一个有意思的推论,公民的知情权是不是也中了这个逻辑的圈套?

个人与父母,政府与公民,其实我这样类比是觉得政府是靠征公民税完成基本运作的,好似我们个人需要父母养育一样,虽然我知道这样说不太确切,只是就事论事。

有些政府作了恶,它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让公民知道,这是恶意的谎言。这种做法在中国。

有些政府作没作恶我也不知道,它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让公民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谎言?我想其他国家的公民知情权也是有限的,比如对外星人和太空的探索,一些涉及伦理道德的基因实验,以及对自己国民的监控,可以称之为善意的谎言吗?

公民的知情权有没有边界?这个边界应该由政府单方面决定还是立法走司法程序界定?我想会有人说西方媒体自由什么的,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媒体目前触及不到的,比如军事,高科技领域。为了国家安全等等所谓的说法,想到了一句俗话,有些事我们还是不知道的好。但真的是这样吗?

这个问题产生的逻辑链在我脑海里是这样的,有些家长其实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知道了有些事情反而让事情更加糟糕,容易听亲朋好友的话被带节奏,反而是不知道的好。无意洗地,可是这个逻辑很熟悉,就是一些优越感很强的人士觉得国民素质低不配拥有知情权容易被带节奏,因此防火墙很有必要。

家长没有知情权→公民没有知情权。更适用中国目前,说法比较绝对。

家长拥有部分知情权→公民拥有部分知情权。更适用其他国家,说法较为柔和。

我的观点可能让各位见笑了,我不太清楚民主关于知情权这方面的法律,但是公民仅拥有有限的知情权这个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希望想给我推荐书籍的朋友可以概括一下书籍的核心思想,评论的话尽量有自己的思考轨迹而不是干巴巴的三言两语。
16
分享 2020-03-16

31 个评论

其实,善意的“谎言”是不存在的,所谓的善意只是撒谎人自认为的善意,嘴上的善意而已,客观上不可能是善意的。本质上就是官僚作风,大家长作风,什么事情都是撒谎人帮别人做主的行为。

知情权是人权的最核心权利,如果没有知情权就等于被洗脑,被洗脑是什么结果?大家都看到了,看看传销组织便知。当然如果不是人类,自然不需要知情权。


實際操作時,知情權必定是有限的
比方説間諜戰,一些機密作戰就連政府和軍方也只有部分核心人員知道全部信息,因爲知道的越多失敗的風險就越大,爲了達成目的是不可以讓人知道的
再比方説戰時的前綫具體戰況,如果真實數字會打擊士氣,那大多數國家都會選擇把數字壓下來,不然士氣不振能贏的戰也贏不了
有時讓人知道真相無傷大雅或者有益,那就應該保證知情權。但在一些例子中讓人知道可能有害,那是不是還要保證知情權?

順便説一下,除非外星人方面如此要求,否則我不覺得任何國家的政府有隱瞞這方面研究的需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