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國家與專制國家面對緊急狀況的應激反應

對武漢肺炎目前現狀,一些個人的想法。

在應變緊急狀況時,專制國家的反應速度及手段會比民主國家來的快,因為只有少數人做決定,所以找到正確方法,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推行。

民主國家在找尋正確方法的同時,需要面對「法條」的界線,如何不觸動法律的界線而採取行動,對於政治家來說很困難,在採取行動時還需要考量各個層面的利益糾葛,以及對手的爭論,更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與心力。

但是當災難過後,專制與民主國家會進入同樣的環節:反思與改善。
專制國家和民主國家同樣都會開始制定法律,建造新的機構和研擬下一次的對策。

當第二次災難發生時,專制國家會因為當政者害怕背上讓災難發生的責任,而開始壓新聞,想讓事情平息下來,若是平息自然好,爆發就得整個緊急應變的方式得要重走過。
武漢市之前還辦理過mers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和mers發生的演習,武漢本身應該是有法律和機構能夠處理武漢肺炎初期的狀況,但因為執政者的不作為不啟動,才導致現在的疫情蔓延。

同樣民主國家發生災難時,當政者的第一個反應不是壓新聞,而是去啟動前一次災難時所訂定的法律,再來慢慢研擬應變措施。當政者只要遵從法律和前面的規範,就算無功也不能稱為有過,而前面留下的法條更為執政者爭取尋找正確方法和調整策略的時間。只要執政者做的比上一次好,不犯下上一次的錯,他就算是政治上的成功。

這次抗疫的亞洲前三名,臺灣、香港和新加坡(新加坡不算民主國家,但絕對是法治國家),如果去翻2003年的SARS疫情,就會發現這三個國家都是重災區。而同屬亞洲民主國家的韓國跟日本則沒有被SARS侵襲,所以在面對武漢肺炎時反應更慢,疫情也更嚴重。
(越南和北韓的數據我就不是很相信了,暫不討論)

我很慶幸這次是民進黨執政時遇到這種狀況,他們同時也是對應2003SARS的團隊,陳建仁副總統甚至是當時的指揮官之一,他清楚了解該先啟用哪些法條和緊急措施來爭取時間,也吸收了上次政治超越專業的教訓,而給了疫情指揮中心很大的權限,新聞大家都在關注陳時中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堂堂總統蔡英文只能去巡視酒精工廠口罩工廠刷點存在感。當然這並非貶義,而是真正把專業交給專業處理的正常狀態。

至於專制國家…習近平: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結果一次都沒上電視說怎麼指揮怎麼部署,也拜託不要他部屬,真把事情交給外行人就……

以上是我的一些想法,當然各國的國情不同,也會造成疾病的蔓延,不過我覺得法條是很重要的一環。
19
分享 2020-04-21

20 个评论

總統蔡英文只能去巡視酒精工廠口罩工廠刷點存在感。 哈哈。这两个地方都很重要也是防疫总指挥没有时间去的...


其實我反倒覺的蔡這樣願意把光環給實際行動的下屬,是個很好的老闆啊..公衛不是她的專業就專心做後勤補給調動。我不會因為她不搶鏡頭就認為她不關心這件事,她和蘇貞昌真的是要錢給錢要人給人的支援防疫中心,操碎了心我覺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Daredeer 观察

國民黨現在只要靜靜不作怪,就可以等民進黨自己爆炸。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2-22
  • 浏览: 13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