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国人,平均而言,比1989年的国人素质更低吗?

最近一两个月我和很多其他人一样,被简体中文网站上铺天盖地的五毛粉红声音惊呆了。

这让我回忆起1990年代互联网刚刚出现的几年。当时能上网的都是所谓高知,大学生都不多,多是大学老师和研究生,而且肯定没有拿钱的五毛。即使在那个人群里,网络上论战64屠杀,双方的声音基本是4-6开,同情学生4成,大部分支持中共杀人。记得当时议题,有论证学生杀人在先的,有论证学生死亡全是军人对天鸣枪子弹落地误伤的(有人还专门做了流体力学模拟来支持军队误伤说)。。。如果放在今天,照样是魔幻气氛。

我想说的是,有人惊叹为什么现在国人的素质似乎比90年代还差,其实未必是30年前国人素质高,而是我们忘记了。国人素质也许从来没高过。现在不高,30年前也不高。只不过现在党有了五毛大军、有了网络长城、有了AI实名追踪,而且各种低素质人口都能接触互联网,所以网络上的声音更加一边倒而已。

任重道远,路漫漫啊。
已邀请: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在没有办法分辨五毛和言论自由下,这个问题无法回答。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80年代中国人还信气功呢,64的时候党媒也做了大量文宣抹黑啊。
所以我反而觉得以那个年代的全民素质都能搞出64,没理由现在不行吧。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目前高中毕业人口比例大概30%(斯坦福罗斯高的研究)比三十年前有了很大的进步。军队文盲比例应该远远达不到当年27军一半的水平。这也是我对党国💊谨慎乐观的原因之一
玻璃美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六四以后铺天盖地的宣传啊,解放军烧焦的尸体天天上新闻,除了北京老百姓亲眼/亲耳看见听见,又有多少人能知道真相呢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文化素质高了很多 但公民素质差了很多 同时言论自由差了更多
这三点都是中共需要的
更高的文化素质确保经济建设 
更差的公民素质制造五毛粉红
更差的言论自由使得正义失声
总体来看 就会觉得遍地是蛆 而中共稳如泰山

刚才说的是消极的一面 积极的一面是
更高的文化素质使得更多人有能力识别中共的邪恶并形成具有影响力的组织
更差的公民素质使得墙国人底层互害 更多的觉醒并问责社会和政府的问题
更差的言论自由使得五毛粉红频频被赵弹击中 在铁拳下纷纷临阵投敌成为反贼

你们认为哪一种更为真切?
其实从当时抗议现场的照片看标语口号大字报的文宣水平,他们的认识和理论其实并不差,甚至超出全球中位水平吧

现在因为没有同样的表现场景所以不好判断国人的真实实力,大众互联网普及导致低端受众不成比例地制造噪音这是事实,楼主的观察没错,而且不只天朝,欧美论坛社区社媒大部分水平也稀烂,质量远远不如阿桑奇斯诺登阿伦斯瓦茨们成长的年代。

问题是,高端的水平是不是也在衰退?观察米蒂天朝政治学界和政策分析届,这种趋势还很明显啊,这个时代有无论凯恩斯哈耶克甚至摩根索凯南同等份量的么?看看台面上都是神马水平的真替他们捉急。原因?一是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力气,思想水平或政治谋略是要在经济军事硬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才有能发挥作用的,现在是力量极其不平衡而且越来越不平衡,直接行动比给分析合理化行动更要紧,更多时候来硬的就好了还废什么话啊,有肌肉这些显眼的东西还要神马脑子。二是粉丝拉低偶像,大部分受众终身停留在小学扫盲阶段,很少有人能升级,无论三十年还是一百年翻来覆去喂给他们的都是同样的东西,老是面对水平低很多的人,教的人自己也麻木了,比如周保松这种。三是天朝更明显的,也是我觉得平均而言这代精英今不如昔的,当然还是互联网这种传播交流方式,线上这种随到随撤的讨论环境远远不如面基群聊锻炼思想团结感情,深入又专注的讨论需要在问题意识背景知识相似的人群中进行,流动性太大稳定性太差的环境怎么可能?无恒心嘛。
虽然是个人感觉,但线下反贼交流的过程很容易模拟出当年前辈的思想状态,你就知道差距是怎么来的了。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是更低,在讨论教育水平提升的时候,不要忘了中国的教育机构是极权洗脑设施。89年的時候,经历过狒国建国前的租界岁月的人还大有人在,例如蛤蟆,是在中国亲身经历过西方开放社会什么样的。
Patrick_tz 爾識真理 真理釋爾 反姨 宪政至上
受教育水平提高了,但是在中共的政治紅線,和長期的洗腦教育下,良心和基礎價值觀念未必比以前更進步。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主要是幸存者偏差,三十年前能上网的而且能成为第一批”意见领袖“的基本上都是既得利益者(在学术界里起码也是个高层研究员、教授类的)让他们和公家作对然后支持学生肯定不愿意,毕竟在国内这个奇葩的体制下,能混到体制内的中层以上还保持着正常人的良知的,几乎没有;而一些中间派学者即使愿意支持学生,也担心在这个情况下会被抓走清算,至于公开支持学生的人,当时要么能安全离开,要么就进了监狱甚至已经吃了枪子了。至于当时线下的情况就更不容乐观了,邓矮子后期~江蛤蛤前期国内大搞气功等玩意转移群众的注意力,再加上没有网络,他们对重大事件的记忆力怕是还不如今天各位葱油所鄙视的只有三天记忆的墙内网民,尽管国内的互联网有墙,但是互联网的出现还是对民主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尤其是当时墙还没有这么“墙大”的时候。
国进民退……四个字代表我所有的话语,文化程度高了但是思想依旧是大跃进时代,甚至更傻
現在更低吧,和90年代比就覺得更低,很多人連“在”和“再”這兩個字都分不清。也可能是因爲社交媒體的普及導致低文化水平的人都出來現眼了。
另外學歷有inflation,單從學歷來判斷文化水平高低可能不夠客觀,比如今天的博士可能還沒有30年代的本科生水平高。
個人認為沒有變過,以前是沒有資源,要作惡也做不出多大的惡出來。

現在有了技術有了錢,地溝油,皮鞋果凍,各種你想不到的花樣。

經歷文革那一群,可是連自己父母師長都可以下得了手的人,和今天為了房產棄養老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我覺得為了自身利益,可以加害至親的,已經是到了人類道德不能再低之下限了
nonsugar 寻人启事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021 联系方式twitter@nonsucre,先说明我是被监控的,可以来推找我,但自己保证不了安全的别
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政府(暴力持有者)允许的就敢,不允许的就不敢。政府在发现这个以后,就渐渐地什么都不允许了,只要暴力在手就行。中共一直在摸索人能被奴役的底线,直到触碰到了神的底线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