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香港运动有哪些地方值得内地人学习?

上品葱已经有些日子了,看着大家的讨论和观点的交流特别兴奋。这和以往翻墙只是为了翻新知识了解真相的经历完全不一样,感觉有行动在证明,而且对比64的青涩,感觉到社会运动更多成熟的东西。

一时无法自己来总结学习到了什么,比如去中心化的“BE WATER"、文宣策略、物资保障、对外交流…………很多很多东西。但是通过香港的这次运动,我自己作为一个内地的年轻人真的是看到了希望,不管是加速也好,还是自己对身后社会海面下的暗涌的体会,真的,一次巨大的变革也许就快要发生。

香港人加油!感谢并致敬!

PS:这次对香港人真的是十分佩服一改观点,自己以前背包旅游的时候结伴而行过几位香港大学生朋友,也聊起过政治话题,那时感觉他们仿佛并不十分关心,更在意的是市井生存,所以一路上找酒店、砍价的事情都交给了香港朋友去完成,总能获得性价比最高的方案。十分理解他们在最高楼价下对生活的精打细算,以为他们就是象我们内地一样以世俗金钱为信仰。但是这一次真的佩服这些香港人,也见证了他们的信仰。
已邀请:
这里分享一个7月左右我写的一篇个人思考的其中一部分

【分散性抗争模式,一个大胆的假设】

无论从戴雅门,还是不少西方观察者、香港的一些网络评论者来看,他们都曾经提出过:不能让暴力抗争“污染”了和平抗争,港人抗争者的策略选择一定要谨慎。。。如此等等评论。

这种看似很合理的评论,我不否认其合理性,确实引入暴力抗争会带来很多的问题,但这类评论最令人迷惑的一点就是:香港人,是否还能去“选择”自己的策略?

让一群没有选择的人去选择,这就是“戴雅门式”的策略选择理论最令很多人费解的逻辑谬误。

当然,在这里说“港人没有选择”并不止是道德含义上说,而是有学术意义在里面。

是啊,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港人没有选择”?

激进的抗争者冲击了香港立法会后,现场写下的一句标语:“是你教会我,和平是没有用”(大意),十分刺激着很多人的神经。但这句话只能说是一句道德感召,并没有点出为什么港人没有策略选择的原因。

从Tilly的政治过程理论、资源动员理论,到Goffman的框架整合理论等等一大堆不同的社会运动的分析模式里去看,多数传统的社运研究,都倾向于认为,社会运动总会有一个核心的领导者或者组织(香港人叫:大台),即使是初期没有,中后期都会有。

不同理论的区别只在于,这些“大台”所运用的资源的方式,或者是在意识形态与真实之间的侧重的策略不同等等。总之,社会运动过程中,总会有一个或多个核心人物对社会运动的策略、走向等进行“博弈”与“选择”。

而香港当前的情况是:每个分散的个体,都在做自己的选择——没错,人人都在选择,而一直都没有一个统一的“大台”去整合这些选择。于是,也已经有很多社会运动的研究者发现,香港目前这次的抗争运动,极具分散性,没有很明显的核心领导,也因此不具有一个特别统一的策略。

“无大台”、“无中心”的抗争模式,是“香港之春”模式的一个重要特点。

所以,到现在这一刻,还在幻想着,或者在网上评论着让香港示威者统一自己的行为,不要去使用暴力(或者是更多地使用暴力),基本上都只能停留在口头呼吁,因为每个人都在自行选择自己的抗争方式,而且没有制度性的约束。

【Be Water】
Goffman的框架整合理论里提到,社运的组织者,会尽可能将不同人的诉求,整合到一个框架里进行表达,而这个框架往往是社会不公义的现象及其评论。

比如说收入不平等,就是官商勾结的原因,然后就应该要引入自由民主。而另一边,女性被歧视,也是弱势群体得不到制度性保护,然后也需要引入自由民主。总之,尝试让不同的人在一个大旗之下去统一行动,是框架整合理论的一个经典表述。

这个理论,既把目的当作手段,又把手段当作目的,争取自由民主既是目的,又是实现其他目的的手段。

而这次香港之春的抗争模式当中,也有这样的框架整合的现象发生。只不过,这个框架整合的过程,是分散性的,每个运动参与者,都有自己独有的目的与行动方式,然后都以自己的方式去跟“反送中”这个小框架和“争取双普选、民主”这个大框架去进行不同程度的整合,整个过程,都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者去进行规划。

在过去,我们都习惯用一个常见的手法去分析示威者的行动,比如我们要达成一个目的,然后去选择相关的手段,但从框架整合的模式来看,一个示威者之所以是激进的,那是因为本身他就想以激进的方式表达诉求,然后借用了框架来作为理由。

同样也是在一些议题选择上,有人说,示威者把港独、本土议题等等其他诉求捆绑到反送中议题上,这会影响反送中这个目的。但事实上,由始至终,对相关示威者来说,这都是相互作为手段与目的的两件事,密不可分。

而由于在香港抗争运动中,这些过程都是分散的,所以基本上没有办法要求每个示威者都统一地以A为手段,以B为目的去行事。
(你会发现,一旦引入这个模型去分析很多香港的抗争策略现象时,很多之前不解的难题也能解决了。)

这个现象,反映在香港示威者普遍推行的“不割席”这个做法之上:就是也许你不认同对方的行动策略与目的,但你也不表示反对,只是可以选择不参与。

而正是这个分散性的框架整合过程,大大的扩展了香港抗争者的抗议深度与广度,这也是目前香港示威者取得关键的阶段性胜利——条例被宣告“寿终正寝”的主要原因。
(我把这个叫做“胜利”,并不是说我对此很满足,而是说原本这个条例是在被通过的边缘上,而香港抗争者的抗争,导致了这个条例没有被通过,这可以说是180度式的逆转。)

这种分散性的框架整合,让本来就只是单纯想反送中的人,也能自己选择自己的策略——和平游行?还是持久静坐,抑或是激进反抗?也让那些原本自己有诉求想要表达,比如想要实现双普选、自由民主、反共的人,也找到了“反送中”这个“武器”。

这就是香港抗争者至今的一个致胜法宝:Be Water的核心。抗争形式的多变,直接让早期镇压者吃下了很多败仗,其中,6月12日的“六一二事件”中警方和政府的惨败,可以说是把香港的自由法治从悬崖边救回来的一战。

框架整合的自由分散,使得抗争的深度、广度以一个前所未有的极大程度去扩大化,比如6月9日的百万游行中,我们看到了和平示威者站了出来,而在游行结束后,我们还有静坐抗议者,再还有激进一点的堵路抗争者,你会发现从和平到激进的手段,在这个日子里都有所展示。

参与抗争,不再有门槛,你平常要上班?你甚至可以下班之后去静坐去围观,这都有你的舞台。互联网也大大地扩展了这种抗争的场景与形式。总之,在港警面前,是几乎全香港稍微有抗争意识的人组成的“人民海洋”。

除了人数占优,策略的多元化也是另一个特点。

这种白天和平与激进结合,晚上激进为主导,然后和平者进行道德舆论“助攻”的全天候立体战略(并不只是在6月9日出现,6月9日只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不但让警方疲于奔命(累了自然就容易犯错),也让警方的情报失去了准确性。

可以说,至今,香港警方作为镇压者,也没有想到太有效的方式去镇压这种细水长流式,持久战式,同时又不乏有激烈波浪的“Be Water”战略。

6月12日,香港警方错判了示威者的韧性与激进性,在和平示威者面前大肆开枪镇压,动用相当强大的武器,但事后又基本上找不到任何示威者动用武力的直接证据(港府多次修正“暴徒”的说法),这使示威者获得了最根本的道德胜利。

同时,示威者的强大韧性,也成功阻挡了林郑政府狂妄的强推条例二读的计划——无视6月9日百万人上街游行,在6月12日强推条例的这个原罪,是林郑政府至今挥之不去的阴影。

那么为什么港警在6月12日明明看到示威者很成功地以较激进的堵路行动阻碍了条例二读,但当警方去激烈清场时,不但十分失败而且还遭到大规模的道德谴责呢?这就是因为示威者的行动多样化,有一定的迷惑性,使得警方的情报出现了误判。

比如,有示威者去撬地上的砖头出来,是不是代表就要扔人呢?当时这个举动,也让很多坚持和平理性的人都很担心,会不会有人太激进了,在道德上输了。但因为“不割席”,他们也没有阻止。

最后这些砖头并没有扔人,只是随意“洒”在地上作为路障而已。但这种迷惑性的行为,导致了警方在后边政府催促着要清场、赶着进行二读的压力下,错误判断了示威者的激进性,使警方用与示威者极为不对等的武力进行清场,引起了舆论(包括国际)的巨大谴责。

至今,港府对示威者的定义都模棱两可,就是因为示威者的面貌与策略太多样化导致的,以至警方无法判断合适的行动策略。

最近港警似乎又做出了错误的策略:拒发“不反对通知书”。但事后元朗确实发生了游行,这就等于是警方自己宣布了这个荒唐的“不反对通知书”政策,已经名存实亡。

这也直接导致了示威者更大胆地采用游击战的策略,不需要固定地点,分散性地冲击香港政府的各种“G点”。

综上所述,抗争的广度、深度与持久性、多样性,以及由此引起的抗争策略的迷惑性等等一系列的客观效果,都是只有在“无大台”的分散性抗争模式之下才能孕育出来的。

【把良心留给自己】
看到这里,很多人肯定会产生很多疑问,正如戴雅门也担心,会不会有激进示威者裹挟了整个运动而导致运动失败?

无可否认,确实存在这个可能。但即使在统一组织领导,“有大台”模式下的社会运动,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风险。

分散性框架整合式的抗争,确实会让很多想要“浑水摸鱼”的人尝试混进其中进行破坏,毕竟他也是有权享受“不割席”福利的人。

但是,正正是因为分散性抗争的模式,让每个人更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因为你的选择代表自己,如果你要让别人与你一起行动,则你要提出让人十分信服的理据与逻辑。

相反,在统一的领导下,很容易有人借着组织的名义去行动,而较少在道德上负责。这往往就是民粹主义为什么容易被鼓动,容易走向被激进主导的原因。很多人都说,民粹主义的本质,就是威权主义、精英主义,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虽然并不是所有统一领导下的社会运动都会被民粹控制,但我提出这一点只是想表明,有统一领导下的行动,同样也有被错误策略裹挟的风险。所以不要一看到香港示威者有激进行动,就说要呼叫“大台”来控制局面,这是一种惯性思维的判断。

当人把自己行动方式的选择权与其他权利都让渡给一个统一组织,就有献出自己良心的风险存在,这是毫无疑问的。

不得不承认的是,目前香港的分散性抗争模式,得益于香港的民众素质较高,多数有独立思考与判断的能力,因此他们能够发挥出分散性抗争模式的优点,(暂时)也能够避免一些可能的缺点。

分散性抗争模式的优点在于,由于每个人都是经过自我选择的,即使有所妥协,这个妥协都是内化于每个人的心理当中。所以这个运动虽然很分散,但却突显出高度的团结性。

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在这个运动中的定位(而不是一个统一组织者来替你选择),更容易让人从身体到意志都投入到运动当中,又能在一些行动前,保持必要的理智(因为你是代表你自己,没有组织来替你背书)。

“不割席”的做法,也使得激进的想法更容易被拿出来公开、公平的讨论,让大家能够很公开透明地了解一些策略的得与失(在很多示威现场,都有示威抗争者集体讨论下一步行动的决策过程,你们多看一下直播就会发现这些细节)。

相对于一个权威来告诉你:“你的策略不太好”,公开讨论更容易让每一个人都口服心服。这也是分散性抗争机制的好处。

有人可能也会质疑,讨论策略这一“共和”过程,可能会拖延了行动的时机,但这又在另一方面使得,运动的持久性、持续性变得更长,每个人都能更好地投入其中。有时候,即使你当机立断选择了正确的策略,轰轰烈烈地完成了壮举,但每个参与的人似乎都一知半解时,这个效果就未必如“持久性抗争”来得好。

目前香港人“不割席”的做法,在运行的情况来看,已经能够充分排除了大多数的极激烈的做法,比如某一次我看直播,当时激进派要求要上去包围礼宾府,但现场的人立即开始了大讨论(其实是本土派立法会议员在主持),最终多数人都放弃了这个极为激进的提议,而改为在立法会现场继续表达诉求(次激进策略),也有人提出“择日再战”(温和策略)。

其实,分散性抗争的模式,基本上都能使得很多本身比较激进的人,选择了次激进的策略,平息了他们的勇武,又让他们有所发挥,不至于憋在心里,以后变得更为激进。

于是,每个人都在运动中会主动修正自己,但又让自己的行动诉求得到了充分满足(无论是激进还是理性)。这一点正是当前港式示威者达到的良性状态。

总结一下,对外,分散性的抗争模式客观上达到了让行动的策略多样化、持久化、动员得更深更广,也一定程度迷惑了对手;对内,分散性的决策使得,共和的进程深入民心,每个人既团结又保持着自己的个性与诉求,不会感到迷茫。
守法刁民 光復大陸,時代革命!五族行憲,缺一不可!
香港同胞和大陆民众最大的区别就是大陆民众缺乏香港同胞那种社会共同体意识(今天不为别人发声,明天就没人帮我发声),大陆民众属于精致的利己主义(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別人瓦上霜)。
waliesi 我看到底是誰鬧得歡
勇武战术+去后台,都可以借鉴,但是大陆的条件是:社交软件都被监控,要怎么做才能无大台?在监控密集,身份信息都掌握在朝廷手里的大陆,要如何让自己既能上街又能保障自身安全?
韭菜地里一根葱 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接着他们追杀社会民主主义者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之后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还是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要追杀我 但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人种不一样,学不来的。香港人有骨头,我们没有,放在哪里都是一滩一盘散沙,怎么扶也上不了墙。
习废帝 光 时 五 缺
流水是最值得学习的,无法完全收网。
觉得bewater结合1984里那个说说而已的兄弟会,虽然不存在,但是组织形式可参考,即一人只与几人联系,即便首脑被抓也没有清单,可以如野草般疯狂生长。
最主要是,hk抗争没有大台,人人仅为信念,互不相识又凝聚一起,这一个很值得学习
魔幻社会主义 觀此一書,則賊中不為無人
你一说信仰,我觉得让手足打出信仰的名号,可能效果不错。毕竟墙国人没有信仰。
香港运动持续时间之长,参与人数之多,造成的影响之广,运动形式之新,都是前所未有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对我们有怎样的启发,在这个章节,我们通过运动的一些特征来分析一下,其背后的因素是什么。这对我们认识现代社会的社会学研究,民主运动研究,新情况下的社会治理等或许很有意义。

香港运动有什么特征,这些特征会引发什么效果,我们就以目前运动中比较显著的公认的特征着手展开分析。 即“无大台”、“如AI进化”、“Be water”、“不割席”、“FC” 等进行深入讨论。



第一节 “无大台”

无大台是指的在一个组织中,各个成员之间没有上下从属关系,整个组织都没有具体的领导人物。

具有这种无大台现象的组织,就称为无大台组织。无大台这个词源于粤语,英文可译为no leader 或 no boss。 中文无领导、无头头、无负责人等等都没有无大台这三个字贴切,因此,无大台将成为这种组织形式的专业用语。

在第一章中,我们讨论过组织的进化问题。 也讨论了组织形式特征及如何建立高效组织、组织生存、组织与成员之间的利益等问题。

在第一章的第五节,我们介绍了一个组织要有很好的执行力,必须实现严格的层级管理,例如军队。这是到目前为止,人们对组织管理的基本认知。

那么,反过来,通常人们认为没有严格层级管理的组织,是难有很强的执行力。

香港运动“无大台”的组织形态,在国际社会中还没有得到广泛的认知。BBC老牌的主持人在连线采访陈方安生的时候问她:“你领导的运动到底要达到怎样的目的”,“为什么林郑月娥以及宣布撤回条例了,你不带你的人离开街头”。陈方安生解释了自己不是领导着,但主持人说“可他们说你是四人帮之一”。

在美国参众两院关于香港法案的两次听证会上,议员们提问时,也没有特别关注这次香港运动的无大台现象,他们可能认为参与听证会的人就是能够领导运动方向的人。

所以,在本小节中,我们专门讨论关于“无大台”这个话题。


一 是否真的“无大台”:

艺人何韵诗多年来一直参与各种在香港的抗争运动,包括占中运动、雨伞运动,这次她也是积极投身整个运动,先后出席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发言,美国众议院听证会发言。 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表示:“这次运动无大台真的很好,大家都积极参与,不像占中运动中,大家会为了一个很小的细节而起争执。”

众志秘书长黄之峰在运动爆发的第二天刚出狱,就走到了抗争前线,当天拿起话筒演讲时,他注意到,这场运动,大家并没有很在意他的角色,于是,他很快适应了这种无大台的模式。

在连登的论坛中,发起讨论的话题时,常见的利申是,无大台,自己不是想做大台,没有从属关系等。

但凭这些,就一定可以确认这场运动真的没有大台么?

认为一定有大台的人士通常有如下两个原因。一是认为如此大规模的行动一定有大台,二是从“斗争”需要出发,承认无大台等于置自己于人民为敌的位置。对第一种情况,主要是局限于已有经验的认知,这种情况很普遍。而第二种情况是无法讨论的。所以我们只讨论第一种情况。即用学术和理性的方式讨论无大台的问题。

香港这场运动无大台,对学术界来说也是一种很重要话题。哈佛大学一个在读政治博士研究生(博士候选),在一次电视讨论上提到目前学术界对组织的无领导人这种现象没有太多的研究。他介绍了一位教授做的一个相关研究的实验及成果。

这个实验是这样的,请了一位国际象棋大师,和一万个人对弈,这一万个人通过讨论(是否有讨论环节不详)投票,每24小时下一步棋。最后的结果是,通常人们只在几个回合就会输掉,这场对弈最后还是这一万人输了,但持续了三十多个回合。这个实验说明,集体决策比个体决策有更好的效果。这算是对无大台的这种组织形式的一个比较接近的研究了。

无大台的组织如何运作是人们无法想象出来的,因此也没有人能创造出一个无大台的组织。历史上人们常见的组织都是有层级结构即上下级关系的,所以,当香港运动出现无大台这种新型的组织时,人们无法理解。但是,上帝是万能的,在这个偶然又特殊的时刻特别的地点和环境下,一个有近200万人参与的无大台的组织出现了。

也就是说,反送中运动的组织是一个真的无大台组织。

在后面的几节中,我们将详细介绍我们对这个组织运作模式的观察分析,在这里,我们先介绍这种组织出现的意义。

二 无大台组织的意义

1 组织与成员的关系发生改变

传统组织是个人对组织负责,组织维护成员利益,而无大台组织中的个人无须听从组织指挥,而是个人依据组织目标以及个人的最优选择来决策个人的行为。组织中省掉了所有的管理人员。

在法律层面,组织对个人的行为没有任何利益与保障承诺,个人放弃了对组织的一切回报要求。

这种组织中的成员完全是自发的参与,无条件的奉献,既不对组织是否有回报自己有任何要求,也不要求其他成员对自己有回报。

这是比宗教组织更有奉献精神的一种组织。


「你是運動一部份,運動所有成敗得失,你冇辦法切割、輕言邊個領袖搞柒咗。場運動是collectively own的,所有人都要一齊承擔。」(梁繼平)


2 每个成员不谋求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

由于组织是公认的无大台模式,因此,任何人不能要求其他人服从自己,真正实现了组织成员的人人平等。

“无我”是佛教中的一个概念,意思是思考问题、看待世界要能鉴别出哪些是自己的欲望即“我念”,哪些是自己的认知即“我见”,然后排除这些,才能更好的认知世界和融入世界。

“无我” 很难修练,但参与运动的人可以在这个组织中很快适应,因为在这个组织里,“我念”、“我见”都会被忽视,让人们能很快提高“无我” 界的水平。

3  组织效能最大化

一个组织的效率能力发挥除了组织目标需要导向外,最主要的是能让组织成员有充分的积极性,而在没有任何来自于组织的物质激励机制的情况下,成员自愿参与组织行动,就证明其积极性达到最高。

组织要发挥好最佳效能,还必须充分发挥成员的各种专业特长及成员的资源,而无大台组织的成员是自己决定自己的行动,自己对自己的特长、资源了解最充分,因而每个成员的效能得到最优发挥,总体就体现在整个组织的效能发挥到最优。因此,无大台组织比任何其他形式的组织都有能优的效能表现。

这种例子在这次香港运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例如高壮结实的勇武,创意无限的文宣,催泪弹下的画家,激荡撼心的音乐家。还有银发族的静坐,叔娘的爱护孩子,这些例子数不胜数,最大的特点就是各自用自己最专业、最擅长的技能,来选择自己所从事的抗争行动。



4 更强大的防组织瓦解能力

传统组织有层级结构,只要瓦解了核心领导人员,或者胁迫或者逮捕,组织的效能就会大大降低,甚至整个组织就被瓦解消亡。这种关系是以数量级别差异表现的。

传统组织情况下,只要逮捕百人左右的领导层人物,组织就基本上瘫痪了。但这次香港已经逮捕了近3000人,已经是一种大规模人道危机的状态了,但整个组织的效能降低的很少,甚至还在加强。

这是因为,在无大台组织里,假如组织人数是一百万人,逮捕1000人,也只能降低组织效能的千分之一。而这千分之一的效能甚至还可以由其他成员来弥补。因此,靠逮捕对付这种组织不会有任何效果,逮捕的方法只能适应于传统组织。这次运动的初期,港府及中央政府没能对无大台这么模式能及时察觉,以至相关针对所谓“四人帮”【】“幕后黑手”等打击行动都以失败而告终。


5 机动灵活:

传统组织有层级关系,虽然在近代管理理论体系中有扁平化组织和矩阵型组织,但组织成员仅属于一个或多个职能部门。当组织中的成员由一个部门到另一个部门时,需要进行组织调整,会带来风险,急原有部分可能会

无大台组织的成员的行动由个体自行决定。当组织整体的某个局部目标出现缺口时,组织中的其他功能部门的成员会自动充实到缺口的部门。但无大台组织就完全没有这种需要重组调整的风险。

这种特性在这场运动中有许多体现,例如既勇武、又和理非,同时还是文宣组成员。

“十一國殤,六區開花,街道上有不同小隊手足逕自行動,哨兵、運輸兵、通訊兵、勇武子、滅火隊、魔法師,以為分工有道,其實是各有各做、自行補位,無大台的行動以流水式運作,就是這個模樣。”(􏲾􏰬􏲇􏾆􏾇􏾈 􏲾􏰬􏲇􏾆􏾇􏾈苹果记者,王秋婷)




6 社会进步与管理创新

无大台组织的出现,是人类进化的一个重要成果。 这种组织形态虽然很新还要观察其后续的各种演变,但已经为社会学研究、行为学研究、心理学研究、管理学研究提出了很好的问题。 特别是管理学研究方面,无论是宗教组织、政府组织、社团组织、企业组织,都应该研究并重视这种无大台组织的新特征、新效率。为组织管理、组织发展思考新模式、新方法。

反送中运动整个策划、行动几乎都是完全公开透明的,在网络上可以找到很多的相关资讯,运动人士中有专门收集、发布、记录整个运动的大大小小的各种过程,这为做为研究提供了第一手的完整、真实、详细的资讯。是一个宝库。
民众的团结、Be water、勇武抗争、和理非与勇武互不割席、国际连结
大量香港年輕人寫了遺書
不怕死 不怕坐十年監

他們知道今天不出來
再沒有以後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我觉得一个现代社会要像以前那样搞运动就要走人民群众的支持,大陆要产生变革就需要从人民群众到共党高层都有其支持者,这需要一个很大的理由和很多的条件,至少自媒体主动脱离中共干涉。
勇气,敢死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如果你們有反賊的心就先組織小隊,
(商人和退休軍人優先)
有空就多聚聚沙盤推演,
因為在牆內只能很血腥的革命,
一定要想辦法搞到槍不然想想就算了,
在香港給牆內唯一的借鑒就是利用上網溝通聚人,
因為國情不同都學了也沒用
mtw1994ja 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國。
中国的監控太。。。

內地的革命大慨要等到經濟下滑,大多數人有"造反"的決意。
問題是, 敢嗎? 軍警人數絕對更多, 除非軍警也反了。
香港是個特例,大陸學不了。只有不割席可以學習,就是統一戰線的意義。
看到標題後就想到兩個字
勇氣!!!!
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其他都不用談了
huangguanxi 墙内IT
我学习到的是小组织网络的威力
就是小队/小组织为单位组织行动
各组织没有从属关係,只有联繫,在需要合作时才共同行动
只能等经济衰退兔子派系内乱,否则民众起义永远以卵击石。
Ryou sbpc
目前這個局勢還遠談不上成功,更遑論藉鑒學習了;

HK人民目前需要認識到的是,這場運動本質上是一場無產階級運動,最終目的是爲了推翻傀儡政權,建立起HK人民自己的政權;

所以,目前的局勢遠比想象中要來得複雜,歐美各國在援助HK的時候,其實同時也在警惕HK,爲了防止HK向外輸出革命,所以現在歐美對HK的援助大都是口頭上聲援以及一些背後的支援,明面上的人權法案也是利弊皆有;關於這一點,HK人民在與歐美各國打交道的時候,尤其需要注意,你們真正的團結對象是那些同情你們的世界各國的人民,而各國政府與你們的關係是相互利用,你們在他們眼中僅僅是籌碼而已,而籌碼終歸是有價格的;

另外一點,幸運或者不幸的是,現在的二共是走資派當權;幸運的是,走資派的二共在HK涉及的利益太深,所以這裏面就可以有很强的操作性,這點從港股就能看出來;不幸的是,如果一共當權,那麽現在的情況將會完全不一樣,你們這場運動會得到中央以及人民的支持,甚至是主動支援你們打到倒當權派,不過最終結果可能就是沒有特區的存在就是了;

總之,HK人民需要時刻保持頭腦清醒,在瞭解到自己的優勢的時候,也要充分認識到當前的不足,同時也要警惕被當作籌碼拿去交易,注意不要讓群衆内部的矛盾擴大,及時處理那些可能已經被分化收買的投降派,隨時注意國際局勢的風向,不要被口頭上的承諾所迷惑,做好長期運動的準備。
itsufei 弄潮儿
抗争运动组织的经验和教训,这是运动到目前为止最大的突破。
ThinkTank64 土共早日寿终正寝
可以学皮毛,但整体上香港人的人类发展指数排名比中国高太多了。示威不是简单粗暴仍几个汽油弹那么简单,特别是对付土共超级维稳机器,整个过程需要市民整体智慧和独立思考能力很高,分辨真假新闻,揭穿敌方心战伎俩。参与者也需要大量高素质专业人士,从各方面提供专业知识和执行。国际战线需要高素质文宣,外交游说人才,地缘政治专家。本港战线需要筹款能力,有信用的信任型社会,不怕死的勇气派,专业尽责的记者,和最主要的人民整体面对土共各种阴招各种心战的集体正确决策的能力。
higygh552535 90后学生
值不值得学习是一回事,学不学得会是另一回事,就大陆人现在的状态(当然部分人是清醒的理性的),到时候怕不是把中国变成叙利亚
有些地方是能學的

更多的不能學的地方要注意
沒有了外國勢力束縛
共產黨殺人可不會偷偷摸摸

最重要是行動力
只說不做,永遠都沒有用
還有就是什麼能做
什麼會即時送死
许骏宏 森海诺经理
学到了不能完全沉默,沉默的话是自己很安全,但是某天就会被当猪宰了。
学习香港的影帝出场精神,演苦肉计,只要出演了,不管真假,都会有收获的
豫章书院的受害者和志愿者,以及事件的讨论群众,明摆着痛恨豫章书院,却支持把香港抗争者送进豫章书院。
和共匪讲诉求是讲不通的
必须用实际的暴力运动让共匪看见民意的可怕
wtkh 观察 理性讨论不情绪化
《基層之聲》(61)取得初步勝利之後的香港時代革命
無套褲漢2019-09-05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2MzU5

港府反動派特首林鄭月娥2019年九月四日宣佈正式完全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因此革命人民要求的五大訴求的第一項得到了滿足與初步的勝利。特盜集團偽政權和港府一旦開始了對五大訴求讓步,它們對其他各項的讓步將是指日可待的。但是革命鬥爭不會因為五大訴求得到了滿足就因此會停頓下來或所謂見好就收,而必然見好之後更加積極地進行革命鬥爭,不達到完全的勝利——聯合內地革命群眾徹底推翻特盜集團偽政權在兩地的法西斯專政,建立無產階專政下的繼續革命政權,就不會停止革命鬥爭。

有人猜測特盜集團之所以答應第一項訴求是因為美英兩國施加壓力的結果。這個猜測是不成立的,因為上個月在法國召開的七國會議(G7)關於香港局勢的聲明,是輕描淡寫、沒有重點的、毫無針對性的馬後炮;美霸總統特朗普更為狡猾,對香港的革命運動竟然使用“暴亂”來對特盜集團進行恭維和敷衍,同時又對香港革命人民進行污蔑。那種意圖拉攏帝霸(帝國主義、霸權主義)以求對付修正主義和自保的“美英港盟”機會主義派現在大概會被聲勢浩大的革命運動的初步勝利驚醒了吧。時代革命必須建立在自身和內地人民群眾的力量上,並號召世界愛好和平正義及進步人士方面積極伸出援手,建立革命武裝、推翻反動政權並建立自己的革命政權,然後才能立於不敗之地,經過艱苦奮鬥和長期鬥爭最後才能取得革命運動的偉大勝利。

下一步的香港革命鬥爭將要求特盜集團撤退駐深圳和香港偽軍和偽武警並不得重犯,如若拒絕,香港人民就自然擁有全民武裝的權力,予以驅逐出境,任何人不得干涉或阻止。

然後,香港革命鬥爭將要求反動港府改組——把那些特盜集團的資本和政治附庸撤職查辦,把他們貪污所得和害港犯港的罪行公之於眾並加追討與退賠。如果敵方拒絕改組香港反動政府,革命群眾將成立臨時革命政府,以兩個政權並立的方式與之對抗,直到推翻港府偽政權,然後成立革命政府(以老中青三結合革命委員會的組織形式——包括人民武裝指揮權在內的決定權由人民群眾做主,而不准許律師或法官、行政官僚做主;落實四大自由,取代有名無實的資產階級法治、自由與形式民主及其清談館議會等)。

估計在這些戰略要求提出和進入拉鋸戰之後,隨著內地官買資產階級由於面臨總危機而不能照舊生活下去,內地二次文革將會及時爆發,內地革命群眾將積極支援香港的時代大革命運動,聯合起來共同全殲兩地之敵。

為了完成這些任務,香港的勇武派和和理非派必須團結一致共同對抗兩地兇惡的敵人而不稍懈。尤其重要的是儘快動員基層群眾,特別是工人階級為首的勞動群眾;並成立第二、第三、第四革命梯隊┄,前仆後繼,不惜犧牲性命來創造香港人民群眾的新時代歷史並完成歷史所交付的使命。

偉大領袖毛主席說:“總之,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們面前困難還多,不可忽視。我們和全體人民團結起來,共同努力,一定能夠排除萬難,達到勝利的目的。”見《毛澤東選集》(第四卷)《關於重慶談判》(1945年)一文的結尾。

[Mark Wain 2019-09-05]

写在港陆内战爆发的前夜

无套裤汉2019-08-17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1MzEy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826

邓小平搞一国两制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由于当时邓小平团伙还没有巩固好特色改开教的普遍传播和强迫国人接受复辟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条件,所以使用一国两制来倒逼改开,使之不会失败即被文革势力所击败。一国两制所以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妥协产物。四十年后的今天,情况有所不同,改开教被人们在无可奈何之下被迫接受,所以不再需要一国两制这个妥协、退让、带有国耻色彩的罪恶声明继续下去,所以从前年开始,特盗非法伪政权拒绝承认中英联合声明的合法继续性而要重新规定和伸张对香港的主权,例如把香港作为特盗集团伪政权的一个七百多万人口的集中营,比照新疆的再教育营方式处理香港事务。志大才疏、反动、反革命透顶的吸金贫于是才要派伪军前往香港镇压香港人民民主革命运动和群众,才有血洗香港以小时计的世界危机。

当此港陆内战爆发的前夜,怎样正确对待香港事变以及怎样即时阻止血洗香港不幸成为事实的可悲、可叹和可恨的下场,成为全世界爱好正义人士、特别是进步人士的责任和义务。

呼吁和讲求理性地处理香港事变问题对特盗法西斯集团非法伪政权来说,是无效的,因为经过六四血洗天安门事件三十年之后而没有被人民群众推翻,这个法西斯伪政权愈发嚣张与跋扈起来,它要把法西斯专政在全世界普遍完成,暗地里以中华纳粹党的名义推动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把当年希特勒千年帝国之梦予以完成,做没有希特勒的希特勒,没有德国纳粹党的中华纳粹党党魁,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不能不引起世界广大人民群众的反对和斥责,因此它不得不稍加收敛,把法西斯镇压对准了内地和香港的人民群众,而把对外实行投降主义对准了美霸。特盗集团伪政权是世界所无的反革命法西斯主义和复辟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并对美霸投降的非法篡夺最高权力的法西斯专政、大资产阶级专政即由几百个盗国大家族组成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的独裁统治。

要立于不败之地,只有创造存活下去的基本条件;如果幻想以不设防为前提,感化特盗伪政权的“良心”使之不入侵香港,避免香港群众的伤亡,那么结局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是将要以巨大伤亡以及大规模逮捕先进与激进人士为代价,以失败告终。

正确的抵抗战略和策略才会产生有利于革命的胜利条件。最基本的战略和策略就是坚决抵抗到底,绝不幻想妥协,香港人民群众必须发挥不怕牺牲性命的革命精神来对付当前的事变,如果稍有迟疑或畏惧战争的想法,必败无疑,而且后果不堪设想。对待法西斯专政的特盗非法伪政权绝无以妥协退让来换取和平退兵的可能。一旦退让和妥协,香港人民群众的鲜血必然浪费掉而无实效,换来的将仅只是对香港最野蛮、最残忍、最惨无人道的法西斯镇压与大资产阶级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独裁统治。

只有拿起武器反对伪政权及其伪军的入侵,才能有以战止战的可能性;手无寸铁的革命群众是不可想象的,对待那种敌人会放弃入侵香港——群众生长的地方的传言只当蠢人的幻想,切莫当真。

对于敌人忽然答应实行真双普选一节,尤其要小心这个毫无信用可言、以指鹿为马为生的谎言世家加反革命党的特盗集团的阴谋诡计和缓兵之计。要根据事实,揭穿其愚弄革命和群众的黑帮计谋。

对于外国资产阶级势力的运用,要谨慎从事,他们随时会见风转舵,从援助香港人民民主革命迅速改为反对香港革命,全以厉害为转移,没有多少正义可言。要进退自如,做好他们随时会背叛对革命做出的承诺的准备。

真正可靠的外援来自内地而不是外地。在血浓于水的天然关系上,内地群众永远是革命的支柱和最可靠的援军。那种怀疑他们的态度是错误的,应尽快改正过来,把他们当成友军对待才是有助于革命的正确观点。

应当立刻准备成立革命政府,以取代特盗集团的傀儡——港府及其反动派和所谓建制派(其实应当译作当权派才是正确的)。

港府最高层极有出逃的可能性,革命政府应当在边境设防,把外逃的当权派捉获并绳之以法,追讨其贪污受贿、搞乱香港的阴谋诡计。

注意财政问题,把民生特别是基层群众的生计问题尽快和比较彻底地解决,争取基层对革命的向心力是极为重要的任务。当前革命群众上街的以大学生为主,这个现象需要调整,应当注意动员基层群众,协助革命的社会化和阶级化,使革命扎根在基层,这样革命的阶级斗争性质就会强化起来,准备将反法西斯专政的革命运动推向并过渡到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与内地二次文革大军互相配合与支援。

总之,把当前血洗香港的危险转化为革命向前发展到一个新阶段——以阶级斗争为主导的革命斗争是把坏事转化为好事的革命辩证法的基本观点。转化的办法就是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发挥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协调并进,决不气馁。[Mark Wain 2019-08-17]

*

附:

0. 文革的時候,江青提出文攻武衛。文攻要不遺餘力地揭露、批判,在理據聲勢圧倒敵人,且䏻爭取群眾。武衛要及早預防對方的瘋狂,且能引起群眾的關注。當今香港反修運動,更多的是需要文攻,看到有人遊說國際,但勿忽視對內地群眾的爭取。注意在白色恐怖較薄弱的地方突破。[J]

1. 不要迷信双普选
无套裤汉2019-08-04

不要迷信双普选会解决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总危机,不但不会,反而将迎来另一伙同样腐败、同样独裁的大资本家为后台的政治代表,结果使危机的解决换汤不换药,得不到解决的正确办法。危机来自社会制度问题,所以更换社会制度才是根本之道。怎样更换社会制度?那就是通过人民民主革命的道路,要用人民民主来取代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独裁统治的所谓选举民主,实际上的假民主、真独裁,因为这些人一旦上台,就把愚弄选民的昔日承诺忘得一干二净了。所以,香港的左翼(不带引号的)要登高一呼,身先士卒,带领广大的香港劳动群众起来进行民主革命即时代革命并取代当前的民阵的运动领导权。[Mark Wain 2019-08-04] 

Mark Wain1 second a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yvNPWrOrZo)
阁下所言欠妥。挑动群众斗群众是第一次文革期间走资派的发明,是毛席所反对的。毛主席主张: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走资派的最爱,也是当今邓江胡习四修的信条和统治基础);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即著名的《三要三不要》指示)香港革命群众唯一正确的出路就是按照《三要三不要》的要求联合内地群众一起发动二次文革来推翻这个搞修正主义、制造港陆人民分裂和群众斗群众阴谋诡计的特盗四修伪政权,实行毛主席继续革命路线以进行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并敢于艰苦奋斗、排除万难、争取胜利。[Mark Wain 2019-08-07]

参看:

《基层之声》(52)为香港人民的时代革命欢呼 无套裤汉2019-07-28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0MjA2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709 (in part)

《基层之声》(51)香港未来的根本出路在于实行革命社会主义的一国一制 无套裤汉2019-07-24;26日增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0MDI5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696

《基层之声》(50)怎样正确对待独立运动? 无套裤汉2019-07-22;26日增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zODM0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677

《基层之声》(47)写给香港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人士的信 无套裤汉于2019-07-07七七事变八十二周年纪念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zMDM5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551

《基层之声》(43)香港反送中群众运动的实质 无套裤汉于2019-06-17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xNzU3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323

《基层之声》(53)风雨飘摇中的特色党盗国集团伪政权 无套裤汉2019-08-01;即前中国真共产党建军节纪念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0NDE5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731
和其他有益的观点和看法。请注意:不要上了特色党盗国集团虎狼般的伪政权设在境外的暗桩和监视人员的当。要小心啊!

2.
Mark Wain1 second ago  replied
香港反法西斯专政的人民民主主义革命群众亟需进行武装自卫,Molotov cocktail 无法达到目的,而自卫武装战斗目标应该是夺取警察的军械库和弹药库,并尽快成立工人武装部队,守护香港,保家卫港。特盗法西斯伪政权派遣到香港的伪军人数将不会少于十万,很可能在二十万以上,也就是说三个伪集团军左右。香港人民武装因此必须装备百万人左右的武装力量才能有效抵抗,才能有击败敌人后取胜的物质条件。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保家卫港游击战计划。如果到时候,敌军入侵香港而我军不能有效阻止住,那么就将进入长期巷战的时期,那会因为香港地形地物不利于装甲车和坦克车进行郊外的运动战,战斗将在市区内进行,我方就会占据优势,因为人多势众,能够使用全民皆兵和发挥不怕死精神压倒敌方。

估计双方进入长期巷战后,内地革命人民会发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和起义,成立工农武装力量,来支援香港的保家卫港战争。特盗集团伪政权及其伪军受制于港陆两个方面的进攻压力,将被迫采取守势,由于保全内地优先于占领香港,有撤出入侵香港的伪军的可能。一旦撤出香港,保家卫港部队应及时调转前锋进入内地,希望能够和内地革命武装力量会师于内地多处,全歼敌伪反革命武装,然后解放全中国,一如当年毛主席率领的解放军解放全中国那样。

在对外关系方面,香港我军的军备、军需、补给、医护、财政等必然要仰仗国际援助和内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援助。怎样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已经成为生死存亡和间不容发的任务。香港革命政府领导层宜于及早筹划,多方联系,派代表与国际和内地组成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讨论香港保卫战的援助问题。香港革命政府应当欢迎外地、外国的志愿参战和援助人员的协助,赞扬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并给以鼓励。

保卫战打响之前,就要做好群众总动员的教育、训练等战备工作,进入备战状态,并对内地敌军和敌人中下层人员进行喊话和瓦解他们士气的工作。心理战、宣传战、舆论战、信息战都是战争的重点目标。估计由于特盗集团伪政权长期不得人心,腐败无能,伪军的战斗力相对于我军必然低下很多,而且他们入侵香港、屠杀香港人民都师出无名,而我军则相反——不但师出有名,尤其是一个协助内地革命人民推翻特盗集团非法伪政权的正义之师。

[Mark Wain 2019-08-15]

________


3. 內幕:北京放任港人加碼 等待時機抓人

社論 2019年08月17日

川普總統日昨推文,提議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面對面談香港局勢和貿易談判,並強調北京必須「人道地」處理香港問題。香港局勢日益嚴峻,北京港澳辦表態,指示威者「出現恐怖主義苗頭」;官媒不斷發布深圳武警公安集結在香港附近演練,距香港僅50公里,暗示隨時「進軍香港」。美國想介入、北京加強恫嚇,各自背後目的日益顯現,知情人士也透露一些內幕。

川普想介入香港問題有兩大原因:一、美國兩黨議員和媒體批評他無視香港人權危機,川普推文只說情報顯示北京在陸港邊境部署大量軍隊,卻避免批評中共,是變相「縱容」北京和港府鎮壓民眾,川普不得不改變模稜兩可態度,想降低批評和不滿。二、美中貿易戰導致全球經濟乏力,美國股市大跌,逼川普暫緩對中國其餘3250億商品徵10%關稅,川普想見習,顯示他比習更急於想達成貿易協議,想藉香港使力。

從當前北京系列言行看,習近平不可能接受川普的提議見面,否則等於「接受美國干預內政」。北京一直聲稱,有一套有效應對香港亂局的方案。據傳,習近平在北戴河下達指令,「不動用軍隊,但要以嚴刑峻法盡快平亂,寸土不讓」。

北京一位現職大員近日就香港問題說,目前高層對香港有兩種意見。一種是絕不能武力干預,「港人治港」是上策。另一種是要維護黨和國家威望,不能縱容港人反共,必要時應採霹靂手段。習目前傾向於前一種意見。主張採懷柔政策的聲音,在黨內有很廣泛社會基礎。因為香港是為數可觀的黨內高官個人財產和親屬進出西方的通道。對他們而言,哪怕放任香港獨立,也比用武力把香港變為直轄市更強。

在中美貿易問題上,消息人士說,堅持對抗損失的是黨國利益,而非個人利益,所以強硬派占上風,沒人出頭反對。但香港問題的處理將影響許多人切身利益,所以強硬派主張受到強大阻力。此外,武力干預香港肯定會引發一系列難以預料的後果,給目前中美對抗的險惡局勢增加巨大風險和不利因素。這也是高層的重要考量。

另外,廣東公安内部消息指,廣東從省內抽調萬餘名會說粵語的警察在深圳集訓,第一批便衣警察很快進入香港,偵察有無內地民眾參加香港暴亂,如發現除法辦外,將吊銷港澳通行證。第二批派出的警察到香港後,著香港警服參與平暴。港人參與香港「暴亂」將吊銷回鄉證。福建方面也進入備戰狀態。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6日在深圳座談會,據稱香港代表大多數表態,香港能自己解決問題;反對派也發表聲明,不是要搞「顏色革命」。

據傳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說,就是中央動手也不會改變一國兩制,因為基本法規定香港出現顛覆國家政權、分裂主權的情況下,中央就要出手解決。消息說,這次中央準備很充分,如果動手就徹底解決問題。抓到的人全部要押送回內地審判,在大陸服刑。「處理了你,香港還是一國兩制,特區政府繼續管理」。

消息還稱,深圳座談會是警告會,500位與會者「也有動亂後台,就是香港房產金融大亨,他們對中央及特區政府擴大批地,增加住房供給,打壓房價極端不滿,從倒董建華、梁振英,一直到現任特首,一步一步演變到現在」。座談會給香港人交底,要求收手,不然人大可宣布緊急狀態,將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意味香港法律制度停止運行,香港大財閥的損失肯定極大。

近日因不敵北京壓力,國泰航空英籍執行長何杲辭職。地產首富李嘉誠刊登廣告,表達「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及對「一國兩制」的謙和而珍惜心聲,説明上述消息確有一定程度真實性。

由於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對中國經濟的不可替代性,中共官僚階層在港的自身利益,加上國際社會嚴重關切與壓力,北京處理亂局會盡量避免出動軍隊,代之以增強港警打擊力度和司法懲治力,並告誡和脅迫香港財閥們就範。

但如港府和政經界無力解決,北京也不放棄動用軍隊。現在北京好像在讓「港人鬥港人」,讓香港亂下去,才有理由動用基本法相關條款,宣布緊急狀態,必要時動用駐港部隊和大陸武警「平定亂局」,對企業、組織和個人制裁、管控和大量抓捕等,以恢復秩序。這些訊息,值得港人警惕。


4.  Oscar Lee1 day ago
支持解放軍勇敢面對美軍

Mark Wain1 second ago  replied
解放军?早在1976年10月06日北京一场军事政变就被走资派颠覆了毛主席建立的革命党及其政权和军队,从此以后军队跟解放军没有任何关系而是邓江胡习四修法西斯伪政权乱华的雇佣伪军。现在他们的雇佣军即伪军是被雇来内战内行、镇压群众的杀手,伪军自己都不能从特色党盗国集团的法西斯伪政权解放自己,怎能解放被剥削和被压迫的人民群众呢?所以不要再叫伪军解放军了,对他们而言,合适的称呼应是特盗伪军或雇佣伪军。真实的解放军要等二次文革发动起来,成立了革委会及其工农武装才会出现,现在为时尚早。

此外,称窃据中国政权的当前特色党盗国集团为“中共”也是一种不明真相和事理的表现。任何反对或偏离马恩列斯毛主义的所谓中共都是假中共,必须跟他们划清界限并予以反对。只有坚持毛主席继续革命论及其伟大实践的政治派别才能够称为中国的共产党或其兄弟党。当前对内实行法西斯镇压、对外实行投降主义的特色党盗国集团是一个背叛中国共产党的叛徒集团,是一个假冒中共的名义反对真中共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毫无自称中共的任何具体事实,而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假中共、真反共、真反人民的盗国集团,一个货真价实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法西斯双重专政的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最凶恶的敌人。

[Mark Wain 2019-08-17]

5. 「不主張港獨」黃之鋒促習近平到香港對話
香港新聞組╱香港18日電 2019年08月18日
習近平。(中新社資料照片)

黃之鋒呼籲習近平親自到香港,聆聽示威者的訴求。(路透資料照片)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昨天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表示自己並不主張香港獨立,尋求的只是香港的自由選舉。他同時呼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到香港,聆聽示威者的訴求。

黃之鋒向美國之音表示,香港年輕一代看到了中國對基本人權的壓制和打壓,所以他們並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他說自己並不主張香港獨立:「但我們害怕北京。香港的未來應該由香港人決定,例如決定我們的領導人是誰,而非由北京指定。」

他說,香港的林鄭月娥指是代理人,真正的決策者是習近平。「習近平主席應該到香港來與示威者會晤, 不僅僅是與我見面」,他應該走到示威者中間,與他們對話。

對於中國派出大量武警在深圳集結演練,黃之鋒認為此舉並不會讓示威者心生恐懼而噤聲,但他也警告,天安門事件很可能在香港重演。

黃之鋒呼籲習近平親自到香港,聆聽示威者的訴求。(歐新社資料照片)

黃之鋒:我不主張港獨 但天安門大屠殺可能在港重演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