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新加坡模式”?

知乎相关问题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009232
相关文章
https://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473
观察者网
https://www.guancha.cn/MattSchrader/2018_04_04_452593.shtml
已邀请:
说点个人想法~
概括写在前面:比较认同新加坡模式,但是考虑到小国寡民和高度城镇化的先天条件,对于中国大陆的确借鉴意义不大。但是我想提问的其实主要不是实现手段,而是高效清廉的极权政府能否得到认同。
我没有得出一个有效的结论,希望得到更多批评建议~

我可以被认为是典型的“奴隶”。
据我对新加坡有限的了解,我会抱怨政府的只有对于内容方面的审查,但是在经历过墙内审查的情况下,我认为新加坡的审查已经很合理且克制了。
让我在“自由但是较可能没房子住”和“不太自由但是大概率有房子住”里面,毫无疑问我会选后者。
从上面这个立场看来,我并不反对极权,我反对的仅仅是“滥权”,即不受约束的公权力。我对于“自由”也没有那么高的需求,促使我走上不同政见之路的,仅仅是“既不自由也没有高福利更对于普通人权利没有保障”。

如果极权的前提下,没有以权谋私,没有尸位素餐,没有官僚作风,那我为什么要反对这个极权呢?政府横竖都是要为人民服务的,只要这一任领导者的思想没有出问题,那么这个政府对于人民而言就是可信任的。
我认为这种极权政府的潜在风险在于,当他们失去了一个头脑清醒的领导者,甚至误选了一个心术不正的领导者,可能会将繁荣公平与法治毁于一旦。而且即使在强制投票,以及公民教育程度高,相对文明的情况下,新加坡人也和国人一样表现出顺从与麻木的一面。
然而另一个方面看来,这反而是令新加坡模式成功的原因之一。当一个有着80%正确率的政府得到人民100%认可的时候,它就可以发挥出90%的效率。而一个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原则下的政府,可能有90%的正确率,但是由于权力受限,可能只能发挥出80%的效率。

然后是一些思考:
1、新加坡和大陆的文化基础是类似的,也就是同样的顺民文化。但是两个极权国家却有截然不同的法治程度,说明中国法治问题的根源不在于文化,也就是说大陆人民不愿意去维权和仲裁,的确是法治的执行程度的问题。
2、新加坡的主流文化是真的感恩政府,认同者从内心里认同这种极权。虽然新加坡的爱国主义教育比起大陆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有舆论管控,但是毕竟新加坡没有网评员,也没有大陆这样多的官媒节奏,而在这样多的节奏下大陆的人们其实很多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并不是真心的认同和维护,小粉红比起新加坡真诚的认同政府者的比例太低了。所以在大陆的,思想上的反抗其实也不完全是来源于极权和舆论管控,而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不独立的媒体,愚弄公众的公权,和现实中的经历等等。(顺便说一下很可能会被反对的一个观点,我认为官方辟谣是很有必要的,假新闻罚款也是有必要的,只要这个官方的出发点能令人信任,辟谣和罚款也都是有法可依有理可循的,那辟谣和预防假新闻就能够极大程度地减少对公众时间的浪费。只要不是我什么都不说先下架你一个月你自己琢磨,亏多少钱怪你自己不够诚心维护党的领导的模式,并不坏。它的危险在于,极权政府掌握了辟谣的权力,就有可能会被滥用)
3、承接2,新加坡政府是认同精英而且保护精英的,所以新加坡政府得到公众认同是靠自己的作为而不是消灭那些不顺从的可能性。不是消灭可能识破他们谎言的人然后对所有人说谎的模式,所以我找不到拒绝的点,也无法不相信这个政府的确是服务大众的,也无从指控它滥用公权力。

总结下来,我认为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会给一个国家带来什么样的效应。

然后一些对于这个模式未来的担忧,也是对于极权体制的担忧。
第一,不是每个人都是李光耀,他的继任者能否真的像他一样恪守原则,不滥用公权力。而在人民已经如此顺从的情况下,可能无法及时制止野心和恶行。
第二,精英模式所造成的阶级固化,虽然我认为这种阶级固化的程度比起其他发达国家要轻,但是也是不可避免的。
新加坡有什么模式?
威权政治+法治社会?这种口号性的东西离了具体的实现方式还怎么学习?
高薪养廉?这玩意共产党不是搞过么?
贪污调查局?中国还有纪委呢,而且我也相信习近平肯定不希望下级官员腐败。倒不是说他有什么良心,而是因为下级官员的腐败会影响他做大锅梦。
但这里确实有一点不同:新加坡确实只要有个贪污调查局就够用了。纪委就不行,纪委贪污谁来管?在纪委背后再建一个纪纪委?
反贪你学不了,其实就等于说法治也学不了,因为你连执法机构的公平都保证不了。
制度学不来,那说经济吧。
墙内有二货把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归因于马六甲海峡,这肯定是胡扯,马六甲海峡总不能比巴拿马运河和苏伊士运河还重要吧,也没听说巴拿马和埃及成了发达国家。
其实除掉中国这个造假大国不算外,发达国家都是自由市场经济国家,其中包含新加坡——所以,很显然,这也不是什么“新加坡模式”。
非要说新加坡有什么模式的话,就一条。
香港警察在街头镇压香港居民,大家都在怀疑香港警察已经被中国警察替代掉了,这个猜想很合理,毕竟本地警察和香港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他们去打自己的亲朋好友也下不了手不是。
新加坡就没这能耐。前些日子李显龙在香港问题上给中共站台,我总疑心他是在羡慕:我们咋就不能给反对派扣上“乱坡分子”的帽子抓起来呢?
不过也活该,谁让你爹没能力建立一个大一统帝国呢?
所以说:新加坡的威权政治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完全没有学习的必要,如果你觉得还过得去,那完全是因为威权政治的危害被狭小的国土面积抵消掉了。
新加坡实际上昭示了,诸夏国家在没有被中国侵占的平行世界里,本该拥有的光辉未来。甚至可能是不太好的未来,毕竟它没有民主。
新加坡模式有成效的前提在于新加坡是个城邦,体量极小。这就意味着其组织结构可以扁平化,从而避免威权体制容易出现的利维坦病。这是中国所无法复制的。
伊朗废青金日成 暮霭晨晨楚天阔
说明了法治的重要性,甚至可以一定程度上克制威权主义的毒害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没啥好说的,过渡中的政体,最终目的是民主制。目前是半威权半民主,已经有完备的宪政。
新加坡500万人口的小城市,人口只有香港的7成,和卡塔尔模式、迪拜模式那些一样,学不来的,什么模式对中国意义不大。
奴隶们最喜欢的开明专制,暂时有饭吃有房子住即使没自由他们也过得很开心
维尼杀手 枪在手跟我走杀维尼抢城楼
以前我以为1000万的风险控制跟1万的风险控制是一样的,毕竟是概率而已,结果发现根本不是一个事情。新加坡也是一个道理,当总统的权力值10个亿的时候大家还能勉强保持和平,即便已经有出现李光耀儿女争权的事,但是当总统权力值1万个亿的时候,没有制度制衡的话,我要有机会上位为了上位我也杀人放火。量变产生质变,好的集权撑死就是新加坡的规模了,再大的地区专制一定是争权杀人破坏经济
总有人拿新加坡给专制开脱,可是新加坡已经是发达国家里民主指数最低的一个了(和香港差不多,但新闻自由没香港高),就不能和新加坡好的方面比?像是新加坡政府清廉高效世界闻名,比得了吗

再说说新加坡专制也是和西方比,比中国还是不知道高到哪去。要是中国能改革成新加坡那样,有反对党有网络自由,司法独立法治社会,已经谢天谢地了
美游的哥哥是妹控 已退职の一届国代。不再发言,静看葱友再造品葱新共和。
最  美  专  制              
我想说新加坡这点花架子工业,怎么老有人觉得他厉害。新加坡连个二流工业企业都经营不好,这个经济体的工业实力明显低韩国和台湾一个档次。
pc9666489336 乘风破浪终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套着民主模式的专制社会而已,不伦不类,因为大陆政治生态严峻导致导致大批华人精英流入新加坡梦想着构建出一个他们的伊甸园。凭借着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完善的法律秩序从目前来说是比较成功的,但是有朝一日大陆政改成功,新加坡的没落在所难免。
华人没有法治观念,没有法治的民主自由就是一场灾难,新加坡模式,适合华人社会。
一样是个随时可能倒的专制政权,被吹过头了。来一个不会搞事情的总理分分钟亡国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關於新加坡應該承認其是一個缺乏自由的民主國家。

但新加坡模式兲朝學不來,共匪基因裡沒有法治只有人治,沒有法治新加坡模式就無從談起。

趙紫陽提出的政治改革方案,實質就是黨政分開,黨依法從政,被打成了和平演變終身監禁。而且兲朝已經錯過了那個時間窗,如同大清錯失了戊戌變法,讓清朝成為君主立憲國家一樣。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我的马哲老师跟我说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学新加坡的,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赞还是在贬。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4
  • 浏览: 3690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