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平价美分、皇汉、社民、西马和轮子?

我先说下我的看法吧,抛砖引玉。
美分:美分在我看来其实就是自由派,被五毛扣上了美分网特的帽子,当然傻子才会信这个,我当了这么多年反贼也不知道从哪儿领美金。美分其实是国内的民主派,咱们的盟友,我觉得被称为美分挺光荣的,愿意自称美分。
皇汉:对这个群体了解不多,好像就是想复兴汉服和反元朝清朝少数民族的一群民族主义者。我对皇汉采取中立态度,而且我觉得皇汉如果知道我国汉民是最下等人应该会积极反共啊。不过好像没看出来,也没看出来匪共对皇汉啥态度,有时候支持有时候反对更多时候不表态。
社民:这个我接触过,他们也很反对马列苏联这一套,也支持西方民主自由。我觉得他们其实和自由派大同小异,也很容易被扣上美分的帽子。我支持社民,他们是我们的手足。
西马:我不清楚西马怎么看待共产主义罪行的,如果他们洗地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五毛同类。如果他们支持自由民主反对共产主义,还是可以联合的。不过我对马克思主义真的印象不好,觉得马克思主义必然导致苏联中国发生的一切。
轮子:这是被党国严重污名化的群体,其实他们只是想练功而已,而且还顺带弘扬了中国文化,还是不错的,我不认为他们是邪教。不过也不信他们,因为我是无神论者。至于那些说轮子是在野共产党的,我想说,轮子根本就没打算执政!它不是个政党啊!都是党国的敌人就不要再互相伤害了吧!
已邀请:
waliesi 我看到底是誰鬧得歡
虽然皇汉和我,都是民族主义(都支持汉人至上),但是他们是以血统为标准,而我是以文化为标准,无法达成共识,直接割席。

美分,我表示应该都进化成反贼了,美分已经成为历史了当年自干五给自由派的帽子,当时还没有广泛流传反贼一词,故为当时流行称谓,对了,现在粉蛆称反贼为恨国党了,所以美分这称谓彻底成为历史了
其他称谓不懂,没听说过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以我的了解,皇汉都是精神赵家人。基本上不会有反共的情况,他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

皇汉比工业党多了一丝愚昧。

工业党是支持高科技奴隶制和中华蓝星帝国崛起的那帮人,但他们不一定会强调汉族是优秀民族。
北美carl 军事 摄影 日落海边 电音 爱好者 你是一个 一个一个 反贼 啊~
鬼知道我无非说了句f35比j20好 就变成美分和牧羊犬了 说实话美分还是可以接受的😂
泽渡真琴 退职老法统。不再发言,静待葱友再造品葱新共和。
几乎都已经变成扣帽子的常用词了,差别不大。凡是非中共意识形态的,粉红都瞧不上。

不过还是想提醒一下题主,之所以站美国这边是因为他的民主制度,也因为要借他的力推动中国民主化,但他终究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而战的,所以不要迷信他做的一切都是好的,不要有这种先入为主的思维,不要反共反到另一个极端上去了。
itsufei 弄潮儿
不知道你对自己的定位是啥。按你里面写的话我是一个社民+半个马克思主义者。

其实大众对马克思的误会很多,因为名气大也被很多跳梁小丑借了老马的名声。我认识一些研究老马原著的学者,老马本身实际上是一个自由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者,他是不可能支持无产阶级专政的,包括经济决定论和资产阶级会因为经济危机灭亡也是恩格斯以及之后考茨基和列宁等人的思想和老马无关……

我其实高中的时候也是因为认识到了土共的狼奶,对左派深恶痛绝而一下子变成了新自由主义极右。但经过后来对欧美等国的观察发现,新自由主义者实际上这几十年把那几个国家搞得一塌糊涂,遂又反思因反共而反左的正确性。

实际上土共这些年来只有个共产党的表皮,完全没有内核,反而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资本主义的国家之一。就这么一来回自己反而观点这几年越来越左了,只是在国内我觉得左右之分是个假问题,只要支持反极权就是我的盟友,至于民主自由之后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那就民主之后大家公平竞争就行了。
Alisatang 恨不抗共死,留作今日羞
人无善恶,善恶全在尔心,非常反感给人贴标签,我反对共产主义,经常在网上被骂美分,但我不会攻击对方是五毛之类,个人受教育程度、人生经历、所处位置等等使得大家政治观点不同太平常不过,动辄人身攻击还是文革那套,要知道共产党最喜欢的就是分化大众,以人民斗人民,事实上这些年国内外反共民主力量不成气候甚至每况愈下,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内耗严重。
我是卢森堡主义者,信仰共产主义但是反对列斯毛,毕竟历史已经证明了那一套极权威权统治完全行不通的。没有民主的社会主义不过是换了个名字的暴政。
以前是苏联,现在是中国特色法西斯,他们一直把持着所有有关共产/社会主义名词的解释权,把所有有关共产/社会主义民主的概念先偷换再污名化。
这里我直接放卢莎卢森堡《论俄国革命》的原文:
如果这一切都取消了,现实中还剩下什么呢?列宁和托洛茨基用苏维埃代替了根据普选产生的代议机构,认为苏维埃是劳动群众唯一真正的代表。但是随着政治生活在全国受到压制,苏维埃的生活也一定会日益陷于瘫痪。没有普选,没有不受限制的出版和集会自由,没有自由的意见交锋,任何公共机构的生命就要逐渐灭绝,就成为没有灵魂的生活,只有官僚仍是其中唯一的活动因素。公共生活逐渐沉寂,几十个具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和无边无际的理想主义的党的领导人指挥着和统治着,在他们中间实际上是十几个杰出人物在领导,还有一批工人中的精华不时被召集来开会,聆听领袖的演说并为之鼓掌,一致同意提出来的决议,由此可见,这根本是一种小集团统治——这固然是一种专政,但不是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一小撮政治家的专政,就是说,纯粹资产阶级意义上的专政,雅各宾派统治意义上的专政(苏维埃代表大会从三个月召开一次推迟到六个月!)不仅如此,这种情况一定会引起公共生活的野蛮化:暗杀,枪决人质等等。这是一条极其强大的客观的规律,任何党派都摆脱不了它。

如果无产阶级取得了政权,它应当创造社会主义民主制去代替资产阶级民主制,而不是取消一切民主制,这是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但是社会主义民主制并不是在乐土中才开始的,那时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已经创造出来,社会主义民主制将作为现成的圣诞节礼物送给曾在这一期间忠实支持了一小撮社会主义独裁者的恭顺的人民。社会主义民主制是与废除阶级统治和建设社会主义同时开始的。它在社会主义政党夺取政权的那一时刻就开始了。它无非是无产阶级专政。

是啊:专政!但这一专政是在于运用民主的方式,而不是在于取消民主,是在于有力地、坚决地侵犯资产阶级社会的既得权利和经济关系,没有这种侵犯,社会主义革命就不能实现。但是这一专政必须是阶级的事业,而不是极少数领导人以阶级的名义实行的事业,这就是说,它必须处处来自群众的积极参与,处于群众的直接影响下,接受全体公众的监督,从人民群众日益发达的政治教育中产生出来。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3
  • 浏览: 1374
  • 关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