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友们,如何看待知乎一哥张佳玮写了篇文章《反正归咎于外因黑手,总是没错的》?

原文:
大人物遇到大不顺心事时,该怎么造句?

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里,用段绝妙嘲讽反话,给我们做了个示范:


“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商是妲己闹亡的;周是褒姒弄坏的;秦……虽然史无明文,我们也假定他因为女人,大约未必十分错;而董卓可是的确给貂蝉害死了。”


我擅自学学鲁迅先生这逻辑,则大人物不顺心时,也不妨假定是为外因之故,那就没错了。




唐宗宋祖。咱们说唐宗遇到的事。

《资治通鉴》里,玄武门那事前夕,李元吉、李建成二位,明显地跟李世民不对付了。

于是不断勾引贬斥李世民麾下诸将: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送东西的送东西,调岗位的调岗位。

眼看哄不来他们了,于是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会突厥郁射设将数万骑屯河南,入塞,围乌城,建成荐元吉代世民督诸军北征。
上从之,命元吉督右武卫大将军李艺、天纪将军张瑾等救乌城。
元吉请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及秦府右三统军秦叔宝等与之偕行,简阅秦王帐下精锐之士以益元吉军


突厥打来了。是为外患。当然要抵御,保家卫国嘛。

太子推荐李元吉,代替此前战无不胜的李世民北征。

李渊也听了,要让元吉去。

元吉就要李世民的人: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秦叔宝——好家伙,等于把李世民的王牌抽干了。


这时候李世民给是不给?

大义上来说,外军犯境,不能不给。

这叫善用时势,李元吉和李建成也很懂得借势生事:军权、人,我都要。

趁着保家卫国一致对外时,乘机搞私货。




唐宗宋祖,说宋祖。

众所周知,赵匡胤登基前,很需要有个借口带兵出去。

于是显德七年的春天,按《宋史》:


七年春,北汉结契丹入寇,命出师御之。


北汉契丹一起来了,赵匡胤要去御敌。

下面一段就是:


次陈桥驿,军中知星者苗训引门吏楚昭辅视日下复有一日,黑光摩荡者久之。夜五鼓,军士集驿门,宣言策点检为天子,或止之,众不听。迟明,逼寝所,太宗入白,太祖起。诸校露刃列于庭,曰:“诸军无主,愿策太尉为天子。”未及对,有以黄衣加太祖身,众皆罗拜,呼万岁,即掖太祖乘马。


这就是著名的陈桥驿黄袍加身了。

后面老长一段,简单说吧:赵匡胤带兵出去了,到了陈桥驿,就黄袍加身了。回去就即皇帝位了。宋朝建立了。

您一定注意到了个问题:

那北汉和契丹的入寇,哪儿去了?

不知道呀。


《宋史·本纪第一·太祖》里,太祖本来要出兵,陈桥驿回兵后,就一直在忙着爵赏、大赦、告祭、立太庙。

只有太庙立完之后,补了一句:


镇州郭崇报契丹与北汉军皆遁。


外敌打过来,赵匡胤出征;到一半,回家登基;登基完,对面跑路了。


我觉得契丹很识相,居然没打就跑路了,真好。

就去翻了翻《辽史·本纪第六·穆宗》:前一年冬天,他们在干嘛?


冬十二月戊寅,还上京。庚辰,王子敌烈、前宣徽使海思及萧达干等谋反,事觉,鞫之。


辛巳,祀天地、祖考,告逆党事败。
丙申,召群臣议时政。
十年春正月,周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废周自立,建国号宋。


前一年冬天,契丹那边,穆宗忙着平乱、议事。一转年正月,赵匡胤立宋了。好像契丹也没来得及干啥。

说好的契丹和北汉一起打过来呢?又一起遁了呢?

算了算了,不深究了。




突厥打来,李建成和李元吉乘机就搞李世民。

赵匡胤想当皇帝,契丹和北汉就会准时地来,倏忽而遁。

大人物遇大事,总能方便地找到外因。


美剧《老友记》第六季里有一集。

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的Ross,自己在大学宿舍里抽叶子。被爸妈发觉了味道,就随口推说,是自己好哥们Chandler在抽叶子。

等后来Chandler要当自己妹夫了,不能继续拿这事坑人家,被妹妹妹夫逼着去跟爸妈坦白,Ross就琢磨:

“那我跟爸妈说是谁抽叶子呢?”

妹子急了:“说是你自己呀!”

Ross于是又转念盘算:“那我跟爹妈说,是谁唆使的我呢?”


大概,当惯优等生、又有其他压力时,就会自然产生这种倾向:

凡事都是外因所致。

先找个外人挡一挡,再说。


比如我在家手笨,打了碗盏,就先扯嗓子怪我家猫猫:

都是它忽然突袭我脚踝,害我失手了,它才是第一黑手!

不信,你看,它的整个左手都是黑的!!
昭明万邦 老法师
他叫张佳玮(指正)

张先生的文章一向是零碎散淡,小资平和,大杂烩一锅端,天马行空纵观古今,有情调有韵味,但“丝滑有余,而粒感不足;纵横有余,而张力不足”。

说的就是他的文章缺少深度,尤其是对于针砭时弊的方面,软绵绵的缺了劲道,法国黄背心时候也看过他的文章,大意是说生活依然很美好。

他骨子里是崇尚西方人权、民主那一套的,不吃中国的爱国文宣,也不喜欢谈强国、民族之类的话题。

但如今的国内舆论环境,实在让他的文章在很多话题里没法说的太露骨。

就这次的文而言,一如既往是软的,但全文从一开始是定下了“讽刺一出事就怪罪境外势力”的基调,而且由于他没有点明具体讽刺目标,可以轻易拿去关联华为、新疆、香港等等,实在妙。

值得点赞。
郑欣迪 观察 武汉理工大学 实名出道 370205
张佳玮这人我记得在两年前中国诺奖得主去世的时候,在知乎发了几句话那么长的悼念文章(写的很隐晦)。几分钟后就没了。之前看他的nba球评比较多,文章基本不涉及政治。从那时他纪念刘晓波开始我就知道 他也是个隐形的反贼
我记得前两年官媒大肆炒作台湾人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那件事的时候张佳玮也在知乎写过一篇文章跟风附和过,当时对这个人立刻失去好感
稻德天尊_隆平 没有老子的杂交水稻,牛顿都饿死了
张公子一句华为都没提,不过我们都清楚他应该在说华为,但是他这一不提吧,容易让人联想到香港事件,新疆事件等等,真是耐人寻味的一篇文章
zhenxiang 黑暗更强大,还是光明更强大?流氓的最大问题就是丧心病狂加不要脸。可惜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到底什么能治不要脸?什么能治无敌?
反正所有流氓都不会自己走进牢房,极品流氓喜欢把受害者关进牢房里。最无耻的流氓丧心病狂,罄竹难书,强奸别人的身体,还要强奸所有人的思想,喜欢长篇大论,嘴里永远念念有词
jinpingaini 8964 六四 天安門 新疆集中營 大撒幣 饑荒 文革 毛臘肉 维尼 甴近平 辱華 乳包 連登 阿支哥哥 hker 香港赤化淪陷區 中華已死 現在的只是共產黨
蠻收着的,但敢在這個時候寫,勇氣可嘉
會喝茶嗎
乔治奥威尔 我也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那么低,竟然拿1984当说明书。
算是非常隐晦了,惯例无法评论,这种文章真理部看了必定不喜,还能发出来也仅仅是因为底下的人水平太低没看懂,看看能存活多久吧
我看了,这篇文章怎么没评论,知乎可以设置为不准评论吗
合着证实了我们说的那点,出了什么事皆可怨美国
其实这件事已经很清晰了,不需要抖机灵炫知识,有点正常思维能力和国际关系认知的都不可能信那些鬼话,大v们估计也实在看不下去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帅锅,未必是反贼,可能更多是恨铁不成钢
丰都庆帝 扛着武仙北冕座长城,倒着走30光年山路不换肩
这哥们胆子不小,敢在正月十五拿元宵(袁消)嘲讽包子修宪,嘲讽这个也不奇怪
https://xw.qq.com/partner/hwbrowser/20190603A098X1

https://www.douban.com/note/719646571/

https://zhuanlan.zhihu.com/p/65610407

这厮人设早就崩塌了,就是你支典型的那种小骗子。别再「张公子张公子」了,鸡乎臭虫而已。

这样的文章只是无耻蹭热度,打擦边球又不 take clear stand,犬儒之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老子的杂交水稻,牛顿都饿死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9
  • 浏览: 8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