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陈秋实的观点?:“我坚决反对中国实行一人一票式的普选制度,我们应该实施代议制”?

https://youtu.be/UeaaxoKHrN0
上面是视频链接

如题,可是前半句的观点,不就和五毛粉红们“中国人素质低下,所以中国不适合实施民主制度”这样的论调高度重合了么?

至于各位对他的“中国的代议制需要改良”这一观点又有何种看法?可是在整个人大都是橡皮图章的情况下,三读“没有”通过,仅对中国现有的“代议制”做出改良真的有用吗?

即使改良手段真的去到修改法律甚至宪法的地步?(但共产党依然保持执政优势?)

欢迎各位讨论讨论一下,期望有个大佬能给个高质量答复
末代皇帝习禁评 黑名单 品葱药丸。
朕早在一个月前就说过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d-7328

要是明天民主了,下个星期举行大选,猜猜谁会当选大总统?

还是我啊,投票率90%的话,我的基本盘是10亿。

为什么啊,因为中国多的是愚民啊,
共党说
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中国就是共产党
中国必须由共产党领导
没有共产党这个国家就会完蛋
习近平伟大

。。。。。
那些人是真的信了,而且还不少。

你看看周围的人们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你不觉得孤单?
中国有一亿反贼吗?
没有,你不投我,不投共产党就是不爱国!

民主需要自由。

言论自由
批判共产党的自由
批判那些历史上的错误,那些荒谬的政策,那些残暴弱智的领导人。
撕下警察法庭高官的面具,让他们丑陋的嘴脸曝晒在青天白日之下。

新闻自由
让媒体和记者把那些被屏蔽的声音,被掩盖的人事物狠狠的挖出来,让真相重见天日。

让像刘晓波,王全璋,陈秋实这种敢说话的人可以继续说话,让法律保护他们的人身自由,让他们唤醒更多的人。

中国不能只有一把声音,没有自由的民主是假的民主。

---------------------------------------------------------------------

秋实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当然他说得更好,律师就是律师啊。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他讲的虽然反对美国式民主一人一票制度,但另一面也指出了人大这个形式上代议制的问题,其实人大是被架空的,他没直接说出来罢了,大家也都知道。

这大致还算有一些道理,但解决方法也没有谈,所以最终也不知道是落在什么地方,图什么呢?图个表达嘴快?这样反而没什么意义了。

素质论有无法避开的问题。如果素质低,就不能民主,那么怎么改变素质呢?实际上法学界早就说了,素质低是不民主的结果,你让他们一直灌毒药,他怎么可能不是愚民?因此,素质低愚民多恰恰是需要建立民主的理由,而不是拒绝的理由。

与其纠结在形式上,不如谈点实质的东西,实质就是愚民并不是民,要建的是民主,而不是被毒害形成的愚昧之主。
ThomasYan centre-left gay
看了我都觉得尴尬。
避重就轻,关键问题不谈,基本政治概念还搞错。
  1. 美国不是一人一票。美国是选举人团制度,这离一人一票十万八千里。
  2. 美国就是代议制,公民选出自己的议员,在议会中行使权力这就是代议制。
  3. 补充一句,现在国家的政体基本上都是精英政治和大众政治的结合。都在极大程度上即避免独裁又避免多数人的暴政。

陈秋实还是多读点书吧,也不贵。
先别谈那么深的,我不管你代议还是普选,请公开每位全国人大代表的联系方式,安排他们定时与选民见面、接受选民监督。这个不需要你对现行法律或者理论作出一丁点的修改,仅仅是人大代表履行其本职的最基本、最卑微的要求。

什么?这也做不到?整个毛线的意识形态、路线、民主制度设计问题,先把帝制和独裁者推翻再来说话。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现代国家压根不存在古希腊式的那种一人一票直接民主,都是代议制的混合政体。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某些人拿2000年前的民主制来混淆当代混合民主政体,非蠢即坏。
此外这句废话的主要误区是人大不是代议制,而是独裁者的遮羞布罢了。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我開始覺得他還沒被自殺是有原因的,他的言論越來越像controlled opposition,把一些理性反對的人圈起來再誘導去其他軌道上。壞到根裡的,被蟲蛀透了的,就不要說有甚麼能改革它了,不是樂觀主義認為匪國還有救就是中共派來圈養理性反賊的。匪一天不亡,甚麼制度都是同一結果。

你們怎麼看?
我的伟哥 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阳光下相聚。
关于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冲突。
一人一票的选举,大部分的民众拿个遥控器器估计就认识个电源键+音量+频道键,每天最关心的内容是吃不吃得饱,你让他去理解公平与自由的权衡?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很容易被洗脑,选举宣传过程中可以影响的方面太多,竞选资金/抹黑/空洞承诺大过能力 这些都是很客观的问题。
如果对选举人进行筛选,比如通过某项专项考试过后证明具备一定程度和认知能力才能拿到选民资格,这样又会将特定阶层的人排除在外,导致竞选人和当选人不在乎这批人的利益和声音。

回到民主本身,民主绝不应该是少数服从多数这么简单,而是“利益各方在有效沟通的平台上达成大家都能接受的妥协”,既然是妥协,那必然是有你来我往的沟通协调。因此,“最高领导人选举”也不应该是“一轮定音”,先由全民选举,之后再由代议员或者有知阶层选举,两轮选举都过半才能当选。如果第一轮两次选举不能达成共识,则一段时间的沟通协调后进行下一轮的选举,直到某轮的两次选举都通过才算完。如果前一任期结束而后一任还没有正式产生,则这一由这一轮选举产生的两名得票最高人共同行使最高领导人的权限,享有平等的权力,任何命令的下达,任何文件的签署都需要两人达成共识才能生效。长时间的共同执政肯定会造成效率的低下,但是这也是“协商”和“妥协”的一种形式,直到两方让步达成共同意见为止。
索多玛艺人 ? Коронавирус: здрасьте ,支人 支文化 支党 属于自然界三种互利共生的毒物,谁也离不开,谁也别想逃离责任
这人打一开始就说一些只要是正常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都完全掌握的社会常识、政治常识,从而旁敲侧击给墙外难民墙内异见人士和粉红统一的刻板印象 就是好敢说啊 ,等到这人继续活跃还没有被和谐的时候有一部分人大脑回过劲了,是不是在钓鱼啊,或者是不是白区党的套路啊,同时被他圈粉的低龄民小把他的话视为逆耳良言去传播,导致他又重新的开始包装自己,我寻思只要受过大学教育多看一两本西方政治学书籍 应该知道他说的都是废话
白区党用文明世界的废话钓鱼都能这么有效率,我看没救了。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偏左/反对康米/剿灭列维坦
毕竟肉身在墙内,不知道是不敢说还是真不懂
反正国内的“民主集中制”是官僚极权的幌子,连不少粉红都清楚这一点。
https://i.imgur.com/oSg63dK.png

https://i.imgur.com/aiPeIWd.png

反對美式選舉,卻又主張代議制。

鑒於此刻的他處於精分狀態,我只有默默祈禱他早日康復。
Publius 時代革命,光復中華。
有些人提「中國人素質低,所以現在不能民主」是真實的擔心,也有一些是真實的反對。但是兩者有一個區別,那就是:前者不反對實現部分民主,逐漸實現全民普選;而後者,則必然反對。

從「沒有選票」一步到位到「一人一票」是一種激進主義。而激進主義在歷史上成功寥寥可數,結果基本是暴亂和恐怖的延續。「治大國如烹小鮮」,國家的重大變革,一定要循序漸進,才不會導致一小部分人太「先進」,拖著大部分人向前走。先不論結果與過程是否好和正義,這本身亦違背民主憲政的核心 - 自由和自決權。

美國用了近兩百年歷史才實現18歲以上公民普選(之前不包括黑人和女性),而franchisement的過程中伴隨了很多社會變革。能否實現是第一個問題,能否維持是第二個問題。制度本身是實現民主必要而不充分的條件。而制度的運行需要「人」去維持和完善。目前中國知識分子是具備投票的決策能力,那為什麼不實現代議制民主?

一直以來有很多人探討中國到底是先憲政,或是先民主。個人愚見:

  1. 中國首先要實現憲政,「成立有限權力政府」。三權分立,特別是司法獨立。然後軍隊必須獨立於政府。否則任何的選舉制度都不能保證公平地實行。
  2. 由法學專家制定一個「基本公民知識考試」。難度不能太大,知識不能太專業,但一定要考核到投票人對現代政治和公民權利與義務的認知和判斷能力。人民必須符合資格考試(例如:公民,18歲以上,和高中學歷)並通過考試才可以有選票。
  3. 推廣憲政。義務教育中必須教育和考核「公民意識」。年滿18歲而不具備資格參加考試的公民(不具備高中學歷)可以參加成人大學的短期證書課程,通過後可參與考試。


Publius
黄丽满牌水饺 “江主席!~”
那很明显了,陈秋实充其量就是个改良派,对他来说最容易的路线就是把人代会制度落实,一人一票选代表,但是代表来选主席

奉劝持这种想法的人复习一下胡耀邦赵紫阳任内推行的基层民主最后是怎么黄的
一毛不拔 自由党 + 联邦党 + 先秦复兴党。驱逐黄俄,光复中华,建立以地方自治为基础的中华联邦。
代议制在没有网络、电视等现代科技,交通也不方便的旧时代是很有必要的,原因很简单:距离太远公投普选的技术难度太大,所以古希腊只有城邦。

但时至今日公投的技术难度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我是赞成公投普选的。

但我同时也不赞同成年就自动拥有选票的制度,投票这事是个技术活,不比开车简单。既然开车都要考个驾照才能上路,投票权也应该通过一个考试才能获得,这样可以保证绝大部分选民有相当的逻辑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并对民主制度有一定的了解,这样的选民才不容易被政客忽悠,应该能使民主制度更健康吧。
sading 观察
这个本身就是合适的。一人一票只适合人数少的欧洲国家,美国也是代议制啊。你想一共十四亿张选票,你怎么统计,怎么能保证每个人都是在信息平等的情况下投票?不可能的。别说中国人都是愚民,就是英国脱欧脱的还不搞笑嘛?人本来就不是理性的动物,非常容易受到各种资讯和观点的干扰。怎么控制群众做出自己想要的选择还让他们以为是自己做出来的这种事情,在相关的业界早都有一整套解决方案了,你只要花钱就能买到。所以别傻了,大国不适合一人一票。btw其实中共本质上也是代议制,只是这个代议制实行的…………啧啧啧……
钓鱼大师陈实秋,用隐晦无关痛痒的批评声做诱饵钓鱼,他却故作姿态的被监控又毫发无伤地继续完成中共的钓鱼任务,换做别人早坐黑屋吹冷气去了
你知道陈秋实为什么可以不被逮捕了吗?这就是原因。
Ambulance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西方哪个国家我没去过?哪个不是实行代议制的?你们这些人啊,不看视频就把他批判一番,naive!

其实他讲的是一个选举制度的技术问题,实际的观点是中国适合大部分欧洲国家采用的议会制,而不是台湾这种简单多数直接选总统的方式。

比如说,欧洲国家的议会制是把全国分成x个选区,当地选民选区代表,每个区通常会有几个主流党派,或者独立候选人竞争。所有的区代表进入议会,然后政府由多数党组阁执政,如果一个党派未到半数,需要联合其它党派执政。国家元首通常是多数党的党魁,而多数党的党魁由党内部选举决定。这种办法如果放在今天的中国,可以实现比较良好的过渡。也是中国民主派渐进改良的一种思路,即从省、市一级的人大直选开始,逐步选出国家政府和领导人。

实际操作起来这种做法是否适合中国,有很多讨论空间。但我发现这个帖子下面大多数人的水平其实远远不如他。

当然他这种讲法是很适合共产党胃口的。不过嘛,共产党允许他这种人说话也是传播大义觉迷录的骚操作。任何对民主改良有幻想的人,最后都会变成坚定的革命者。
看来陈秋实先生只是一个律师,不是政治家甚至不是社会学家。

撇开代议制和普选制的区别,我们先看选举的实质。

选举是什么?选举是一个人群集合用以解决人群当中发生分歧和矛盾的一种途径和形式。

人类社会解决矛盾和分歧,从来只有两种途径五种形式。两种途径分别是文明的协商途径和野蛮的暴力途径。协商的最高级最文明形式是谈判,其他的协商形式是投票选举,委托第三方裁决,还有射箭赛马下棋抓阄抛硬币或其他类似形式。不管哪一种形式,都是一种协商的模式,以事先协商好的机制规则进行。暴力则只有一种野蛮形式,打。

由此可见,选举是一种文明的解决分歧和矛盾的协商途径。

一个国家的选举,就是国家之内所有合资格国民行使其权利解决国家内分歧和矛盾的一种途径。如果国家仅由部分国民组成,则仅有这部分人拥有参与国家公共事务的权利,其余国民不拥有这权利;如果国家由全体国民组成,则全体国民都拥有参与国家公共事务的权利。这个权利即公民权利之一,也就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一条第二款:人人有平等机会参加本国公务的权利。

(关于国家的定义,请参考本人在本网站中的留言,此处不再赘述:反共的人们是否有必要了解“马列毛邓三科习”以及相关的各种理论?以及我对一位葱友的回复 - 新·品葱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0175?notification_id=819833&item_id=159574)

而国家公共事务选举权就是法律赋予一个国家公民参与国家公共事务权利的最高形式。在公民社会里,一个公民参与公共事务可以有多种形式,可以写文章,发表言论,出著作,演讲,参加组织各种合法组织,参与各种合法活动,但这些行为对所参与的公共事务并不具有法律上直接的强制形式,即使打官司,也是借助法官之手。而选举权则具有法定的直接强制性。一个国家的公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所有意志,意见,观点,立场,最终都在选举权中体现。全体公民(即具有参与国家公共事务权利的国民)在国家公共事务上投票选举的最终结果对国家事务的执行具有强制性的效力。取消一个人的选举权,也就是在最终结果和最高形式上剥夺一个人参与国家公共事务的权利。

假如我没有领会错陈秋实先生关于不赞成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的意图,他在这里表达的意图并非指选举形式的设计,而是认为某些人群不应拥有选举权,也就是就是应该剥夺他们参与国家公共事务的权利,应该排除这些人群在国家公共事务之外。

看到没有,尽管我们有许多人自称民主人士,但在这样的问题上依然和中共的独裁有着同一种思维。假如我们只是因为不喜欢某些人群的行为或言论或观点立场就认为可以剥夺他们的公民权,那么中共就更有理由对他们不喜欢的人群剥夺其公民权。其实两者没有根本区别,区别仅在于一方在台上,另一方在台下。但一旦换个位置,做法是相同的。

(待续)
njknjnmn 新注册用户
没钱的时候不要纠结是吃牛排还是吃鱼翅                                      _
有就比没有强,北洋议会没兵没钱,但是曹锟想当总统还得贿选。
已隐藏
美国至今仍是代议制选举,总统由选举团选出,但普选和选举团投票结果基本一致,美国历史上只储蓄拿过几次,最近的一次时2016年,希拉里普选结果胜出而川普在选举团的投票杰锅中胜出。
只要选举团是真正由民主方式选出,代议制选举也完全可以代表民意并且纠正民主制度的许多弊端。
kanyoudu1029 国贼亡后,建新天
我支持他的观点,等中国人口下了10亿,就全民普选,在当前,代议制是最靠谱的。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我坚决反对中国实行一人一票式的普选制度,我们应该实施代议制


民主的代议制的實現就是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兩者一點沒有衝突。所以陳的認識上有誤差,或許其想說希望議會制而非總統制。

無論議會制還是總統制,都是民主制度,這個是基本常識。陈秋实一個認識不清的表述,被立馬拿來陈秋实立馬扣上五毛的帽子,是不是在替共匪製造反共陣營內的矛盾?
稻德天尊_隆平 没有老子的杂交水稻,牛顿都饿死了
重点在于要落实落实落实,现在人大代表跟党中央穿一条裤子,或者说是上下级的关系,人大委员长在常委序列。美国也不是一人一票啊,这不是重点吧。
野貓喵喵喵是好喵 从海边游过来玩的潛水貓,这只喵很乖,请爱护抚摸喂食赞。。
民國時期的國大代表也是代議制,好像本來就是這樣。

只是頂著代議身分出來的那個傢伙到底是否足以代表人民?
或是超過半數的民眾根本不想給他代表?

其實一群會舉手鼓掌的驢也可以組成民主的形式。
就形式。
北美carl Pretend
让现在没有民主概念的中国人民主投票选人 怕不是结局v字仇杀队
岁月静好疫苗 给我住口!我都没民主,你也配有?还不快老老实实的做奴才吧,再晚一点不带你玩了哦
先取消党禁和一党专政再说吧。

就好像讨论火星住北半球好还是南半球好,是喜欢山景还是坑景一样。
首先需要自由的环境和公正的法治,当然很重要的是公民教育,当中国人总体上能够有真正独立判断的能力和人文价值观念, 所做出的选择才能真实地反应在开放环境下的民意

因此我认为他是在委婉地说,虽然他支持最终的更民主自由的选举,但现在的中国五毛粉红战狼太多,基本盘大概还是共产党的,选出来的也还是维尼之流。。
我认为应该先确保法治,紧跟着确保言论自由,这个时候人才有机会接触到充足的信息来做出正确的判断。
我不否认很多洗脑过的人依然会做出“错误”的选择,但目前的法治和言论管制环境,你首先就根本没有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所以确保了上面两点之后,再开放普选是可行的。而普选实行之后,大概再过个两代人,大部分人才能慢慢的学会站起来。
Nofer 就是Nofer啊
這個人能高調地在國內拍這麼多這類影片
還能發佈海外廣為流傳,整個人看起來也精精神神(沒有傷之類的)

得小心。
已隐藏
看了,感覺是為免小粉紅炸毛而說在前頭的話。重點還是後面說憲法裡的民主得不到落實。
首先,代議制跟民選總統不是一個概念吧。

其次,就他這個觀點,我部分贊同,贊同的部分為不支持一人一票的直選,因爲可能帶來多數人暴政。目前我認爲選舉人制度是選舉制度中各方平衡做的最好的。
这一点我同意,在西方国家生活,看他们一人一票的选举感觉真的很不公平。有的人成天喝酒作乐,对政治经济一概不知,一年甚至一本书也不读,这样的人给他选票做什么?让这类人决定国家的未来,无异于给猴子一把机关枪。

我觉得应该对投票者的学历有个要求,同时,学历达不到要求,但是想投票的人,需要参加一个认知水平的基本考试。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能有多愚蠢。哪怕是英国这样一个民主化多年的国家,由于首相的软弱和逃避责任,在脱欧问题上错误的让民众来裁决,导致巨大的国家损失,最终受害的是全体国民。

中国更是不适合一人一票的民主,当然我也不同意中共现在这样的极权独裁。精英代议制其实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如何定义精英,就值得商榷了。
gerry 观察
五毛粉红不可能说出“中国人素质低下,所以中国不适合实施民主制度” 这种话,如果他们说得出这种话,就等于承认你支是傻逼,星辰大海是笑话了。这种人脑子就算比较正常了,再启蒙启蒙就能开窍了。

“中国人素质低下,所以中国不适合实施民主制度” 这种话其实不是五毛说的,有两种人会说类似的话:

一种人是共匪里面的改革开放干部,和白区党,说这种话的对象是外国人,比如邓屌平对基辛格,江蛤蟆对老布什很有可能说过类似的话,目的是争取美国爹对专制统治的理解,类似的 话还有“中国乱了,会放出几亿难民,涌到你们国家去”。

第二种人,就是我这种真心觉得你支傻逼的人。确实,民主的含义就是自治,支人自从暴秦以来,就是专制帝国统治下的懦弱,残忍和狡诈的费拉,如果没有西方世界输入秩序, 真要民主化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当然民国时代有西方秩序输入的地方,民主都搞出了萌芽,1948年还行宪了一把,选出了国代。所以有西方秩序输入的前提下,就还有点希望。

回到主题,这人明显是个傻逼五毛。共产党作为国际恐怖组织的远东残余,在东亚大陆的统治没有任何合法性。一个恐怖组织的橡皮图章改良改良就能冒充资产阶级国会? 笑掉大牙。 这样ISIS 改良改良也能冒充民主国家了?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從一開始他去HK蹦跶完回來還沒事就知道是什麼性質了
和你們可以打我了一個道理,真的暴動說這種話可能活得下來嗎?但是墻內人就信這是暴動了
可以把他这段话加入中英文维基百科。既然他反对民主

那么将来西方国家都可以不给他旅游签证和移民签证,让他一辈子呆在他热爱的代议制国家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