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墙辩护,中国也许根本没有被洗脑的存在,共产党不想让小粉红看的,也正是小粉红自身所排斥的,所以说是中国人选择了中共?

     香港的这次运动无疑在中国民主运动中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似乎也宣告了民主中国的破产,短期内中国势必变得更加独裁专制。
     香港事件发生后,凡是涉及有关于人权的的求救接二连三的404,凡是发布有关于香港真相的内容不是被屏蔽就是被删帖,更有一大批人被封号喝茶,而为了稳定,我相信势必还会有更多的花样和手段出来。
    而共产党极其喉舌也越来越明目张胆的不加掩饰展现他们的恐怖,CCTV主播和外交发言人几乎全部李春姬附体,自媒体人和所谓专家学者也都偏于纳粹口吻,学校管理机制也受到了严格审查。
     香港百万游行的第一天我发圈说“是香港改变中国,还是中国改变香港?”并配上了游行图片,几乎除了香港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在国外上学的人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下面回复问我“这是哪里?,更有广东人人说我入邪教了,香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他经常往返香港,离香港还近,我一定是被洗脑了”
    我一开始对香港游行抱有很高的期望,希望借此机会,中国政府能好好反思一下自身的法治问题,并在未来几年能有所改善,也希望中国人能借此机会学习一下什么叫公民意识。
    但是,事情的发展与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大陆新闻没有一丁点关于香港的报道,时间快过了一个月,突然在抖音里看见了几个有关于香港的视频(都是断章取义的那种),我当时感觉政府压不住这种声音了,只能尝试用民间的声音来试探内地人的反应,结果可想而知。
   我紧急在朋友圈向大家说明抖音盛传的视频是断章取义,内容不全,发出去几秒就被屏蔽了。
  好像记得是距离百万游行过去一个半月,中国政府的官方报道终于出现了,当然大部分都是黑白颠倒,很多人才恍然大悟,香港真的乱了,很多群组里的成员自发的组成了粉卫兵小队,凡是替香港人说话的,他们都会追查,群起而攻之,我看此状况,也只能低调再低调,头像换成国旗,签名改成热爱中国共产党,才没有被拉去批斗,期间我加了好几个被他们挖出来说是港独的人,后来他们也都先后喝茶和封号了。
    直到有一次我发现朋友圈有个人说希望小行星撞地球能撞香港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说了她一句“小粉红行为”,然后我就被冠以港独,被粉卫队实行了网络暴力,因为我们共友很多,且认识时间比较长,虽互删好友,但是他们也算手下留情,没有举报我,而是拉了个讨论组,给我做爱国主义的教育课,还拉了个自称什么是港大研究生的人。
      我很无语,现实社会里面也是,单位的同事老问我香港事情的进展,还会和我一起看有关于香港的报道,因为他们不会翻墙,我给他们看了说了,他们又是和我抬杠,最可气的是一个老头,他很讨厌共产党,但是他始终认为香港就是在搞港独,这是他的底线,留岛不留人也从他嘴里说了出来,后来我几乎也不和他们说话了,觉得烦。
     不用共产党给他们洗脑,他们很自然的已经把共产党新闻里即将报道的内容早已陈诉了一遍,什么都是美国的阴毛,什么本质上就是暴徒之类的,新闻还没有洗脑,他们已经自我意识到了。
     随着新闻的歪曲报道,和香港问题的不再遮掩(当然除了真相),小粉红大军迅速感觉扩大了十倍不止,我几乎迅速停掉了国内的一切的社交软件,希望能在Facebook上说说正常话,希望能唤醒更多同胞,墙外的,也许好切入一些。结果。。。比国内还惨,发了一条声援香港的内容,几乎被洗版,可悲的是很多人还身处于民主国家。
     我的感觉就是,中国人普遍对中国共产党都无比信任,无论身处国内还是国外,对于民主自由他们潜意识里蹦出来的名词就是西方渗透或者不适合中国。
     中国人大多数已经接受了共产党的统治,而且感觉很幸福。
    也许这就是中国人的选择。
     而我,也在悄悄地做出选择,存钱,移民,不做中国人。
      
    
     
已邀请:
Juria 日语能力退化中......
我觉得如果一直都没有墙,现在的环境绝不是这个样子的。上次选举很多粉红都看傻了,毕竟还是有些人知道自己被骗了。甚至有些人才知道国内媒体都是统一口径的人。。。

我感觉他们更像是羊群效应吧。真心拥护共产党根本不多,有些人自己都会骂共产党,但是别人骂就是不行,大概是真的吧共党当自己爹妈了罢,然而养你的是父母不是共党,共党没了人民也会自己赚钱,和他有半毛钱关系?

我刚翻墙出来就是看黄的,这次香港反送中我最初也是理解但是不支持,可见共党洗脑。
泯灭人性的洗脑教育下大部分人其实是没什么同理心的,利己主义,你过得什么样关我屁事,老子有钱就完了,为了钱当狗都行。

笑贫不笑娼

正是因为这样子,再加上从来不告诉你作为公民的权利是什么。根本无法理解那些游行示威三罢的,然而这是人民应该有的权利。甚至还会笑那些人傻逼,吃得饱没事闹政府干嘛?运气好少点钱,运气不好命都没了。有思想未免也是个悲剧吧。

我很久之前就知道八九六四了。我当时哪怕看到了杀人,我也没什么想法……可能是因为年龄小不去想深的吧。

扯多了,我认为现在情势还是挺不错的,虽然唤醒的慢,但是也急不得吧,慢慢来。岁月静好好好聊,还是可以讲讲的。但是不要一次就想让他反共,反共绝对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反的。细水长流吧。

小粉红反向把我唤醒了,他们那些反人类言论我看到都怕了。我永远站在良知那边 哪怕背叛。o(´^`)o
crazycoco 我也想拥有公民权利。
中国人从小就被赤化过的教科书洗脑,先不说近代史那些显尔易见的历史问题,
就说说学秦朝历史的时候对「大一统」的评价的时候,有多少人在此时脑中就开始种下了统一这个种子
统一几乎是很多中国人心中的底线,中共也非常了解这个事实,所以只要碰到问题,就开始用「独立」这个词,中国人就开始暴躁,神经不正常了

太多被共产党污化的名词,扭曲的历史,致使如今的中国人如此般

历史教科书到底骗了我们什么?(比较台湾高中历史课纲)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0839

至于未来中国人是否会拥护共产党政权这事,我无法确定.
人大部分是利己主义者,倘若经济不好,伤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当然会不满会反动

还有就是如今你在互联网所看到的那些人,已经是被筛选过的,家里经济不会那么穷困的人,真正穷困的人真的会满意共产党的领导吗?
问问真正底层人民自然所知.
粉红围城 死城里出来透口气
这确实是一个很让人困惑和沮丧的问题,尤其是在形势挫折,心情低落的时候。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忍不住地想,愚民和共匪本就是相得益彰,天作之合。高墙困住了大多数的粉蛆,让他们无论是肉身,还是文墨,都很难出来恶心正常人,这也未尝不是匪的功德一件,如果没有墙,世界将会恶心和疯狂成什么样? 

所以,何必要殚精竭虑地开启民智,赴汤蹈火地反匪灭共? 人不自救天不救,就让它们在那片被诅咒的土地上相爱相杀,反复轮回去好了。

不想跪着苟活,世代做奴的,就竭尽全力肉翻出来,逃出来,避出来,在一个有自由空气和温暖阳光的地方独善其身吧。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样的简单,魔在日益壮大,鬼爪已经开始伸向世界的各个角落,欧美的民主法治已经被渗透得千疮百孔,自由世界里的败类和匪日益勾兑,民主国家的绥靖和软弱终将引火烧身。

今天我们逃了,岁月静好了,但又能静到什么时候去呢?静得了一时,静得了一世吗?这个世界终将逃无可逃啊。

所以,努力唤醒民众,其实并不是为了拯救愚民,而是为了自救,发出自己的声音抵抗共匪,这是使命的召唤,逃不了,也不能逃。

共勉
题主00后?
如果你有足够的资源,有足够的人脉,
你可以详细了解一下80后,85后,90后,95后,00后世界观的不同,你就知道这墙是不是洗脑了。
你还可以详细了解一下95年后,00年后,05年后,10年后,15年后的社会舆论,网络舆论,你就知道这墙到底干了什么。

多说无益,事实胜于雄辩。不要以为自己的世界就是世界。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樓主的話題是很值得思考的。只不過,樓主可能不知道,在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的樣子,墻内某些論壇裏出沒的“愛國憤青”(當時被蔑稱為糞糞,糞青,傻糞,糞奴狗,也就是今天的五毛和自淦五)發帖子的畫風是這樣子的:

【跪求】求求你們愛一愛這個國家吧!

【强烈呼籲】不要被美帝國主義騙了!

【海外華人冒死向祖國報告】克林頓當局陰謀肢解中國!!!求轉發

以上都是我親眼見過讀過的帖子,鏈接早已找不到。但熟悉那個年代的葱油應該一眼看出大概是哪裏的帖子。

我想說的是,在當年那個環境,網上自由爭論的氣氛就算不及今天的品蔥其實也差不多。五毛還沒有職業化。墻也沒有真正的大數據化,也沒有和警察的數據直接相連。所以五毛的聲音也相對較弱,有的時候甚至卑躬屈膝大有爲國甘受胯下辱的感覺。

究竟是墻造就了粉紅還是粉紅造就了墻,不言而喻。
北美carl Carl kovacs (卡尔·科瓦奇) 静静的来 静静的走
我在想 有人担心未来的中国人不懂民主 不会民主 不接受民主 甚至会选出更惨的人 那为什么不让这些不愿接受未来的人跟着共产党一起消失呢 

剩下精英 真正有希望的人 重新建立国家 分配资源 

为什么要让不喜欢民主的人 拥有来之不易的民主  

让反贼 真正希望 期待 有信心建立民主的人留下来 把握新国家 建立守护来之不易的民主 

未来的世界与国家 没有这些放不下共产主义的人的容身之地 未来没有共产主义生存的土壤 这也是川普总统说过的  让那些害我们这些人漂流海外 背井离乡人的痛苦 也让他们好好体会一下
试问谁还未觉醒 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启发民智,全民觉醒。我的个人博客 https://whosnotawake.blogspot.com/
清初:吾頭可斷,發不可剃!

清末:吾頭可斷,辮不可剪!

不是中国人选择了中共,而是被压迫太久产生斯德哥尔摩症了
毕竟跪了一两千年,有下跪的惯性。但我不赞同这样的人“不配民主”,粉红就不提了,我对它们的恶感过于强烈影响判断。就说那些浑浑噩噩事不关己的底层普通人,也是应该享有民主的。比如说农村不让烧煤甚至开火做饭这事,如果这些农民手里有选票,可以选出一个对他们负责的议员,起码不至于为了这种蠢事年年挨冻。
我觉得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舔共百利而无一害
反共百害而无一利
墙内墙外都是如此,所以粉红遍地走
ccp就是,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
世界和平就疯狂嘴炮。真的打仗了比拳头硬的时候ccp就怂了。
如果资本主义都对小粉红重拳出击,那海外战狼就会少很多了。
当你舔共付出的机会成本要比反共多的时候,小粉红就会闭嘴了。
要是真的有骨气,像你拉登爷爷一样搞个自杀式袭击?可惜小粉红没有的,其实粉红比谁都胆小。
不是共匪太强,实在是国军太软。
多看看陶杰的节目吧,自从看到大陆对香港反送中的言论和身边人的反应,我觉得陶杰说得有道理,五毛小粉红是一回事,但很多中国人多多少少都是支持中共的,如果没有那么多中国人的支持,中共政权早就倒台了。
中国人就是中共这点你到2019年才弄明白吗?对中国人有幻想是不现实的


2.10新加:虽然以前话是这么说,但习上台前网络是各种反贼已经潜在的反贼是不少的,以至于很多时候是能够压倒五毛的。每当有天灾人祸发生时,网络上也是不少质疑政府的声音。
有一个习惯在豆瓣写日记的女生叫小杭,她家住武汉,疫情期间她的日记被网友们在朋友圈疯狂转发,知乎上也有转,结果今晚点开收藏链接一看,全被删除了,这就是我所处的国家,这个国家有太多的不允许,光这次疫情事件,国内只准报导抗击疫情的正面消息,而不给人们去看民间的眼泪,一有眼泪就马上抹除不留任何痕迹。
再有就是香港,他们早在去年12月底就开始报导武汉发现不明病毒,全港都引起了重视,人们陆陆续续开始戴上了口罩,而内地在干嘛,官媒说这是谣言,他们说病毒不会人传人,直到1月20号才正式宣布要抗击疫情,武汉还有近一半的人没带口罩暴露在大街上。新闻自由,资讯自由是有多么的重要,这次事情让我开始更加依赖墙外的信息。
而我的父亲呢,一直在说党有多么好,全世界只有中国能把几亿人关在家里来控制疫情。我质问他当初为啥不引起重视,他一直强调政府不可以发布未定性的新闻,你这个傻瓜,新闻自由了这种报导不会引起社会恐慌吗。那我又说要是这件事发生在我们这块区域呢,我们染病了,不给确诊排不着床位没有支援你会怎么看。他一句话让我彻底绝望了,你不服有本事你飞出去啊。我的确没本事。
Zazulovemyworm 唯勸後人,勇敢且愛
桂枝人自己沒有點頑劣性那是不可能的,畢竟兩千年都過來了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大错特错!看看知乎控评没跟上的时候!我现在严重怀疑五毛粉红的人口占比!
选择蓝色 江城瘟疫起 端午除恶习
希特勒是有很多真正忠实的追随者的,请问包子有没有愿意和他一起死的队友?
何方刁民状告本官 最开始,五毛被打倒了。接着,温和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然后,资深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最后,所有人都被当成五毛打倒了。这一切似曾相识,不是吗?开始,不爱党爱国的被打倒了,然后,不说话的被打倒了,最后,连爱党爱国爱得不用力的也被打倒了。
有什么样的宇宙就有什么样的银河系
有什么样的银河系就有什么样的太阳系
有什么样的太阳系就有什么样的地球
有什么样的地球就有什么样的亚洲
有什么样的亚洲就有什么样的中国
有什么样的中国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说来说去还是宇宙的错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教科书根本不提什么三权分立,普选,加上长城网络封锁,舆论管制,大多国人都被忽悠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为何狂热崇拜大一统?
答: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方,你跟一个旅游团一起去旅游,假如去的是一个陌生而有可能有危险的丛林,而且你也和团里谁都不熟悉,结果你肯定会倾向于大家都要一起走,就算团里很多人你都看他们不爽,就算有很多利益冲突,甚至有过较大的过节,你还是会更倾向于和他们在一起的。

但是假如你和你的一大家子都在团里,你就更有可能愿意脱离旅游团自己一家人一起玩,你有一群好哥们也会更可能和哥们一起,你有一群钓鱼的同好,就很可能你们一群人一起跑去钓鱼。在这些情况下,和所有人在一起就没那么重要了,只有在一起利益更大时才会选择在一起。

另外,假如你们去的是一个大城市,有着便利的公共交通、便民服务,有商店有旅馆有医院有警局,你可能一个人就敢脱团到处去玩,好吧也许没有那么多人敢,但比去丛林更容易和家人、哥们、同好在一起。


中国人为何有大一统情节呢(这里不置褒贬因为问题没有问)?因为中国就是一群人跑去丛林里旅游,而又互不相熟咯。
想控制一群人其实很简单,两点做好你就可以统治地球,第一,不允许言论自由,第二,不允许新闻自由。没有这两大基础,10000亿的平民也没有丝毫作用的
中共一旦放松控制五毛只是个零头数字被攻陷…
你们觉得中国警察多吗?似乎随便哪里都有条子,但是查查比例,其实中国条子的比例是很小的,只是他们能够各种运动,各种抛头露脸的。    中国五毛粉红也是如此,看似很多,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小撮人。
圣锹游侠 你怎么能为了吃饭而吃饭呢?
曾经总有人问,中国年轻人为什么普遍不关心政治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同时又觉得有点好笑,就像看到一群太监在叹息自己性功能下降,言谈间好像自己有老二一样。

明明自己藏着掖着盖着身上的烂疮,谁敢多瞅一眼就跟人玩儿命,结果反而抱怨别人不关心自己的病情,是什么道理呢?于是我明白了,他们说的关心政治就是做一个不安静的小粉红。

在中国这就是普通人唯一的关心政治的方式,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呢?
那一块红布是真的能蒙住人眼蒙住天的。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共匪之恶,的确是所有中国人共同纵容并且参与的。
我朋友圈里有些清华北大的小粉红,转发了香港警民对抗的视频,说香港警察太弱鸡,比不上大陆城管,还信誓旦旦派些城管过去给暴徒一点颜色看看
NZRdlClr5 刷葱上癮了不想寫作業,救命
樓主這是一個典型的邏輯題,現在開始我將用數學邏輯解釋這個問題,如果樓主還沒學到請聽好,以後數學課一定會考到的
首先,iff(全稱if and only if)意指「當XX為真,且只當XX爲真」,implies意指「當XX爲真」,兩者是不同的
iff可以理解成傳統數學上的等號,當我說「A iff B」的時候,意思就是「如果A爲真,那B必定為真。如果B為真,那A也必定爲真。如果B為假,那A也必定爲假。如果B為假,那A也必定爲假」
翻譯成日常用語舉例的話:他是貓 iff 他是神。如果他是貓,那他必定是神,如果他是神,他也必定是貓。如果他不是神,他必定不是貓,如果他不是貓,他也必定不是神。這就是貓咪唯一神論
而implies是另一個意思,僅指「當XX爲真」
舉例的話:下雨天implies我撐雨傘,因爲下雨天所以我撐雨傘,我撐雨傘未必是下雨天,這是一個單向的邏輯
這兩種邏輯,我再説一遍,是不同的
樓主説的「中共不想給小粉紅看的,正是小粉紅不想看的」,這個正是,在這裏應該屬於哪一種呢?
樓主在這裏犯了一個錯誤,就是把應該理解成implies的邏輯,因爲不夠嚴謹的中文用詞,而誤解為了iff。由於iff是一個可以倒轉的邏輯,所以因果關係就會混亂
先要理清楚因果關係,不難發現這不是一個可以倒轉的邏輯,因爲不是小粉紅不想看中共才不想給他們看,而是中共不想給他們看他們才不想看所以這裏是個implies,中共是不會因爲小粉紅不想看才幫他們遮起來
理清楚這個因果關係我們再來看,小粉紅爲什麽不想看?
先要知道,小粉紅不是一出生就粉紅的,而是後天因爲環境因素漸漸變成粉紅的,如果他在民主世界長大,他可能會成爲傳播「自由」的傳教士
所以小粉紅必定是受了中共影響才變成小粉紅的,因爲小粉紅是中國特色
那只要拔掉中共,讓中共從世界上消失,就不會存在小粉紅
而且,小粉紅沒有選擇看什麽的權利,中共告訴他們你應該看什麽,不應該看什麽,他們就看
wishXiLongLive 拥护习大大 谁反对他我跟谁急
其实我个人觉得不值得同小粉红辩护

等他们出来社会后吃上赵记铁拳后自然脱粉了

有了惨痛的经验后就会思考他们所深爱的国家为啥会这样

在墙内直接拿这种敏感问题冲塔少人的话基本上是以卵击石,比李文亮去世翌日拿64冲塔危险的多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这话说得很深刻啊,企业和雇员是双向选择,确实很多人觉得墙有必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所以,自然是中国人中国历史、文化选择了中共,它最符合中国文化贪婪的一面,共产党能把坏的一面发挥到极致。好的一面全部压制下去。所以,是的,别拯救那些90%以上的中国人,让他们陪中共去,我想把一千万人到一亿人救出来而已。大家想想办法,发动发动全球力量,这才是应该的。

你知道被强奸的人有时候还很享受呢!这些韭菜就是喜欢锤子的硬、镰刀的锋利,気持ち~,知道吗?
骨子里就是这样,文革很多人是受害者同时也是施暴者,就是那么讽刺
这个墙也是大家一砖一瓦堆上去的
yryhs一树梨花 中国我有1/14亿
又是一篇洋洋洒洒的丧气文,以移民作为全篇终结。很理解但也很失望。想起为了中国得以改变,刘晓波们付出了生命,王丹们付出了青春,王炳章陈秋实们至今还被关押着,还有微博微信众多不惜被封号喝茶也要坚持发声的人……
追求统一这一点在国人心中太根深蒂固,追求民主化不能以这一点为敌,负责不可能成功。
我知道这里很多人都是分裂派或者姨学家,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以指路人自居,中国民主化是个大潮,不是海外民主派能主导的,我们都是小人物,你支持什么观点可以在民主之后大家投票决定,在此之前大家都只有一个目标。
EricChan 略懂經濟,略懂金融、反賊一枚
看到墙,很感慨,以前老人在位的时候,没有墙,那时能上YOUTUBE,GOOGLE。墙外的新闻资料随时看,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在网络与人争辩,第一选择是上GOOGLE查资料,当时的互联网很自由的,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出现了很多神贴预言贴,大家集思广益。当时也有粉蛆,但因为没有墙,被反驳的时候他们自己去GOOGLE查资料,查完了就闭嘴了,还扩充了知识。如今?粉蛆只认识百度微博,百度微博没有的一律是假新闻,是谣言,GOOGLE的资料都是假的,是西方势力抹黑我们编辑的。面对这种环境,你让不同的思想如何交流,对碰?
错,没有墙的话,就 没有那么多粉红的,关起门来天天给你看一种声音的新闻和资料,你不被洗脑才怪。你之所以看到那么多粉红,就是洗脑和墙的结果。共产党怕的,也正是这点。
认知失调(英语:Cognitive dissonance)是一个心理学上的名词,描述在同一时间有着两种相矛盾的想法,因而产生了一种不甚舒适的紧张状态,后续为了改善紧张状态而改变自身行为或想法,使自己相信理念与行为间没有冲突。

如时薪过低劳累而相信自己热爱工作、被众人指责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内心感到愧疚不愿承认而故作轻松、对遭严酷考验而进入的团体更有归属感,都是认知失调的作用案例。

更精确一点来说,是两种认知中所产生的一种不相容的感觉,这里的“认知”指的是任何一种知识的型式,包含看法情绪信仰,以及行为等。

认知失调理论是费斯汀格在1957年的《认知失调论》一书中提出,只要个人发现到有两个认知彼此不能调和一致时,就会感觉到心理冲突。因冲突而引起的紧张不安,转而形成一种内在动机作用,促使个人放弃或改变认知之一,而迁就另一认知,藉以消除冲突,恢复调和一致的心态。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08
  • 浏览: 8894
  • 关注: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