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问题,不在于哪一个集团,而在于文化中糟粕太多。

从清末到现在,仅仅100多年的时间,中国大陆已经经历了清政府、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共产党政府这四任政权。可遗憾的是,不管谁执政,只要得到了权力,他就会幻想永远把持权力,死后传给自己子孙,从而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这种心态其实秦始皇开始就是如此。

幻想很美好,可是又有几人能做到呢?当年权倾一时的爱新觉罗家、袁家、蒋家、毛家,早已退出了政治舞台,既失去了当年的影响力,又失去了当年的财富。而反观美国,自从200多年前建立以来,政权一直岿然不动。在这期间,美国出现了众多政治家族,包括亚当斯家族、罗斯福家族、肯尼迪家族和布什家族,他们目前依然活跃在政治舞台上,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

通过比较中美的政治生态就能看出,中国的文化有着巨大缺陷,从而导致政权永远不稳定。从中国文化中产生的政治家,或者说当权者,没有足够的政治智慧,他们永远不懂得共赢的道理、永远不愿意与其他人分享权力和利益、永远只想着独吞,从而结果就是,不管当年他们曾经拥有多少,不出几代人,最终必然是一无所有。什么叫做政治智慧?没有智慧的表现就是“我全都要”,一点也不给其他人,最终反抗者将其一切全部夺走。有智慧的表现就是,我只要一部分,但是这一部分我可以一直传给子孙。

这是中国文化的悲哀。中国文化中的很多内容早已经不适合现在的社会,如果不将中国文化中的很多糟粕内容摒弃,政权将永远不稳定,长治久安对中国大陆人来说永远是一句空话。

后话:当今社会有很多人担心阶层固化问题,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中国社会已经存在3000年了,如果要固化,早就固化了,还轮到现在?中国3000年来的历史变迁已经证明,只要中国文化中的那些糟粕不除,不管你现在拥有了多少财富,北上广几套房几十套房也好,最多也只能传几代人,几代人之后,这些财富都会灰飞烟灭,你的子孙一定不可能拥有和你同样的阶层。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不是没有人有智慧“共赢”,而是有这种智慧的人都在这种社会结构下被淘汰了。秦制社会里你不去“全都要”,那就都被别人拿走。权力欲稀薄的皇帝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出现过,并没有导致出现民主,而是他抓不住的权力直接被那些抓得住的皇族、外戚、权臣、军事统帅等抓住,然后你的生命就危在旦夕了,往往就改朝换代,让那些够狠,够集权,够懂得“全都要”的人登上了帝位。

那是因为太统一的缘故吗?假设中国如欧洲那样国家林立,是不是就民主了呢?想象一下中国假如现在四分五裂,像民国那种情况,那么多军阀,大家实力都差不多。但是你怎么保证自己的邻居不会来打你,你怎么解决各国间的利益龃龉,怎么更多地攫取利益和保护利益呢?假如你的社会还是原来的结构,你会发现,更多地从国民手中征敛到财富,更多地动员到兵员,你就更有能力实现这一些。那些生性怜悯,愿意分权的人会发现,自己稍微征点粮征点兵老百姓就不愿意了,而自己的邻居特别集权而残暴,老百姓被打得奄奄一息服服帖帖,没有乡老来抗租,也不需要向地方豪强求去兵员,他的钱粮兵员就特别充足,然后他发动战争也没有人可以制约,那么自然地他就会征服你。最后,就跟中国历史上最多两百多年一定发生一次的分裂和战争一样,最集权最残暴的人掌握政权。

那是因为各国没有发明独立民族的原因吗?发明了是不是就可以安全地过本民族的好日子了?作为“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之产生是需要建立边界的,如何建立边界,需要一个“他者”,与“他者”的对立构成边界。所以新民族产生所必然发生的就是和“非我族类”的互相敌对、仇视甚至战争。这个可以直接看欧洲。各国建立民族国家之后并没有导致各国的其乐融融,而是开始了拿破仑战争,乃至后来的一战二战。各国以民族为大旗,打击封建贵族的势力,建立强大的军队动员体系。民族主义强盛的国家往往更加去贵族化,也更加集权,更加好战。所以前面的逻辑只会更加严重地发生。中国历史上的多国体系也很多情况下是多民族的,中亚民族入主中原的过程中发生了大量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争、仇恨,甚至屠杀和种族灭绝。反正非我族类嘛。

那怎样能走出这种 专制 -》 衰亡 -》 大分裂 -》 大灾难 -》 专制 的循环呢?我觉得分裂论者所谓国小而专制弱的思路还是有一半可取之处的,就是“专制弱”,尽管我并不觉得一百个官僚系统更精简更加明察秋毫的帝王会比一个官僚系统庞大冗余腐败严重的君主要对民间更加宽松。中国民间之弱并不需要一个超大的帝国才能镇压住,而只需要他们每个都能碾压你,他们就能保持专制而互相吞并。但是王朝的末年是有机会的,历史上也往往是民间结社自保的好时节。在农民学研究来看,这个时段也是中国历史上建立绝大多数灌溉水利的时节,既证明了专制政府毫不提供服务,也证明了民间力量是有效地成长起来的。

假如能在王朝衰落的过程中,让民间力量成功地生长强大起来,则上选可以直接制服专制权力,实现大范围的民主,力有不及则可以征服分裂军阀,实现部分地方的分裂化自治。而假如民间力量依旧贫弱,则无论你在大共同体(民族、政权、国家、政治制度)范畴如何施为,都将无可挽回地滑向专制。


(稍微添加了一些内容写成了文章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51,大家也可以去看完整版。)

Pepperoni ? 已停用 人间失格
只有面对如此复杂问题,说不出来的什么的时候,才需要把一切归结为文化,因为毕竟文化无所不包……

期盼某当权者获得某种智慧/道德/文化/特殊性或将其他国家的成功归因于智慧/道德/文化/特殊性,才是你所说的“不断传承”的文化根源,专制之温床,并使此种自轻自贱之词源远流长。

而何以明明有更先进的文化,更系统的对人性,制度,社会的解释摆在面前,不愿看,不愿学,不承认学的会,偏偏要陷入如此玄而又玄的循环逻辑? 又是谁在鼓吹这种逻辑,谁在顺从这种逻辑呢?
chobe ? 已停用 b
这篇文章的问题在于“不在于……在于……”这个格式。
把锅全都甩到一个因素上本就是不合理的,这恰恰就是文章自己反对的“全都要”心理的表现。当然是所有因素都要一起背锅的。
yichangfeng 已停用 https://blog/
所以公民教育很重要 https://github/

以上只是抖个机灵

题主描述的现象的确存在,而且民主社会的运转就是建立在权力制衡check and balance上的。而权力的来源除了制度之外,更重要的还是知识和信息的自由流动。

中国两千年的专制统治秘籍都来自《商君书》,参考鲍鹏山的讲座
中共尤其是毛腊肉把这些东西一条不落的全部用在了包括中国共产党员在内中国人身上。
当然,这种政党体系是来自苏俄,国民党黄埔军校时期就是孙中山对革命党进行苏俄化的改造。
国民党在台湾的那些事儿,特别是基层,跟大陆发生的事都差不多,很多故事如果名词替换一下,你根本看不出来到底发生在台湾还是大陆。

最恐怖的是这种社会能够自我繁衍

要改变两千年的积弊,看上去很难,你做了任何事情都貌似都看不到效果。
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去做,因为做这件事本身就是对自我的保护、保存。
推墙本身就是正收益的事情,无论你身边是否有可见的改变。
参见我们在墙外的讨论有什么意义

引用编程兄的话

成功不必在我,但成功必定有我
上行下效,政府在文化方面倡导和改变的力量有多大,读读中国现代史就会知道,中国文化有糟粕也有精华,汉武帝时良家子弟们自发跟随汉军出塞远征,知识分子们纷纷投笔从戎,宋代对武将钳制太过,导致将士们纷纷附庸风雅,不少将领都会吟诗作对,知识分子以参军为耻,以练字、钻研词章为荣,甚至金朝方面都受到影响。

政治引领社会的一切,因为它可以对社会进行赏罚。
渴望统治者拥有某种道德或者超常能力来改变国家的心态恰恰容易滋生暴君
比奇堡老社畜 绝赞加班中
那文化又是怎么形成的呢?(疑惑)
这种把文化与制度的关系强行归类到先有鸡后有蛋还是先有蛋后有鸡的做法不可取
craneshadow 自由派/海外党
当然是民主宪政啊,美国和中国差不多大,种族更复杂,不照样好好的
至少中共相对来说算靠谱点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2-27
  • 浏览: 4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