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奇,台湾政治民主化之后,白色恐怖威权时期的普通警察,他们的下场如何?

台湾1990年代实现政治民主化,2000年第一次实现政党轮替之前,党国威权主义体制时代的国家暴力机器,成千上万作为恶法执行者的那些普通警察,他们的下场如何?


从1945年日治统治结束,到1988年台湾开放党禁,1991年废止戡乱状态法,台湾45年的白色恐怖时期,侵犯人权行为,亲自实施酷刑甚至谋杀的警察和特工,他们的罪责被追究了吗?
你看国内这么多蒋经国粉:

https://twitter.com/pingdaoxiahai/status/1216984881890234370

就能知道中国人这种追究的文化真的不太盛行。。。

恐怖统治、特务统治的奠基人、白色恐怖集大成者蒋经国都能吹成世纪大伟人,你还期望他们去惩罚小警察?

正如上面有人评论说的:转型正义这条路很艰辛。
MadrasMutt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二二八的元凶很多都得以善终,可见一斑。转型正义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中国人以和为贵的思想往往是阻碍正义彰显的一个要因。
如果在追訴期內當然可以追訴,就像西德對納粹謀殺案件的追訴是20年延長30年再到刪除期限,台灣也在2018年取消致死罪等重大刑案的追訴期(原為30年),但台灣的轉型正義遇到的問題是往往只有受害人沒有加害人,就現在有轉型正義促進條例去查檔案,有幸能知道是誰也已超過追訴期,所以能做的就是平復司法去補償或公開檔案,追溯期修法後還能再追訴的必須是修法前的案子還在追訴期內,修法後超過的就不能再追溯。
大部份都沒有追究。這個問題主要是關於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該如何實施以及實施到什麼地步的問題。

老實說這個問題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因為有些例子是轉型正義進行得很徹底,最後整個國家完蛋的。
也有轉型正義只作一半,結果威權復辟的。
日本和德國對於二戰罪行的轉型正義處理方式也天差地遠…

嚴格來說轉型正義理論的歷史,是先有清算的需求,再來發展理論的。也因此理論的目的性太強,邏輯建構不完整,導致實行起來有許多問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最後變成東廠然後不了了之。

所以…根據每個社會不同的文化傳統與組織結構、當下的時空背景,轉型正義可以有各種不同的面貌,而不會有標準解答。
光KMT這個政黨還存在就可以知道啦,當然沒事啊。

台灣民主化的過程沒有流血是幸運也是不幸,其他透過暴力革命從獨裁變成民主的國家都會清算過往獨裁政權相關的所有人,那怕只有一點點關係,捷克、波蘭、德國都是好例子。

當你在那樣一個龐大的體系,任何一個與之有關的行為都是在助紂為虐,就算只是當個警衛也一樣。
台灣沒有經歷過那樣的過程,所以你可以看到現在全球最有錢的政黨依然是KMT、與KMT有關的人總是莫名其妙的有錢、幫KMT發聲的媒體依然過半數、還有一大堆也莫名其妙很有錢的附屬組織。

要照我的觀點,光KMT可以存在這件事本來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你在做了那麼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之後,惹到了美國人被強行"主動"民主化,然後現在你要拍拍屁股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嗎?就每年不痛不癢的道個歉就算了? 你他媽還有臉說別人一直消費這個議題?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50年代白色恐怖的執行者不是警察,是保密局、軍情局或後來的警備總部,當時連軍警也是白色恐怖肅清對象。警察負責查這些受害人或家屬的戶口,造成被害家屬困擾,每個月查一次,國慶典禮查一次,元首下鄉到附近又會查一次,不勝其煩。解嚴以後才不必再對這些政治列管戶查訪。
一定要清算,
第一,共匪喉舌,像华逼和耿几把,帮助邪教蛊惑人心,打击反对声音。包括宣传部、电视台、党媒记者编辑、网信办、网安之类。这批人要受斩舌割喉之刑;
第二,共匪党卫军。现役一个不留,党卫军不属于国家武装力量,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全部集体处决。退役的看醒悟程度加以处罚。包括PLA,预备役,武警。
第三,共匪狗腿子。公安、国安,包括各种协警临时工,根据对人民的迫害程度加以区分对待。对禁毒这种专业化程度非常高的可以区别对待,能和共匪切割干净的不予追究。
第三,共匪荼毒下一代的组织和个人。包括高校的各种政工组织,学生会,团委,教授马克思主义等歪理邪说的教师,中小学的语文、历史、政治教师加以甄别。
第四,共匪体制下迫害人民健康的组织和个人。包含各种吃人的医院,尤其是中医部分,对外科等专业化程度高的加以甄别,能和共匪切割干净的不予追究。
第五,知乎管理团队。知乎的管理层、大股东、成都删帖封号基地的一群狗腿子,通通死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16
  • 浏览: 4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