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现在是什么状态?是否已被赤匪成功收买渗透为赤色伪国际组织?

只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已经沦为邪恶政权群魔乱舞的“联合国无人权理事会”。请问联合国整体及其下属的各职能机构现在是什么状态?

是否被严重渗透甚至沦为赤匪的走狗?
已退葱的陈士杰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联合国这个组织本来就不应该存在,联合国的设计是非常荒谬的。

民主的原则就是票票等值。但是联合国除了五常有特权之外,其他的国家都是重量相同的一票。13亿人口的印度和人口只有一万多的图瓦卢都是一票,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联合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混在一起,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都拥有一票。

在民主国家,虽然是一人一票,但是监狱犯人是不能投票的。但是在联合国,只要是一个国家就有投票权,朝鲜和加拿大在联合国里面的权力是一样大的,中共和普京都有一票否决权。这就导致朝鲜、中国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里面混,卡扎菲还当选过人权委员会的主席,邓朴方还获得了联合国人权奖。这些专制国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里面的存在,是对人权最大的侮辱。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有识之士都曾经批判过联合国,胡适就一直抵制联合国,到死都拒绝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索尔仁尼琴生前,也对联合国多有批评。
世界卫生组织都有渗透,一个关注人类健康的组织,居然因为政治因素拒绝台湾人参加,并且在武汉肺炎上替中共当传声筒,可能存在不实信息
roctw 尼特王
名存實亡,裡面藏汙納垢,ISIS崛起毫無作用,美國也退出人權組織,人權組織都是專制國再把持,最近維和部隊又在海地姦淫幼女
MadrasMutt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联合国是国际法的建构而非国际法本身,联合国只是一个器,而国际法是道。讲得通俗一点,联合国就好比瓦特蒸汽机/狄塞尔内燃机/特斯拉电池,国际法则是物理学本尊。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联合国、WTO等国际组织,只有将成员限定在威尔逊世界才能正常运作。如果让不守规则的国家加入,这些组织会陷入无休止的扯皮。

刘仲敬:美國和加拿大之間能夠搞仲裁機制,是因為它們都是英語國家。英語國家最完整地保存了過去封建自由司法統治的遺產,因此司法體制的權威在英語國家也是最大的,所以它們搞這一套容易搞得比較順。如果它跟非英語國家也搞司法仲裁的話,那麼別的不用說,現成的例子就是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貿易組織跟聯合國一樣,都是威爾遜主義的創造,它的憲法可以說是美國人一手設置的。仲裁機制在紙面上是完全符合美國的理想的,但是實際上卻搞成無限期的扯皮。簡單地說就是,如果你和你的鄰居品行都非常好的話,有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老說兩句話就能解決糾紛,但是如果你們兩個人當中有一個是無賴或強盜,動不動就要搞各種陰的,那麼像阿凡提這樣的鄉下小學教師出身的業餘法官就沒辦法跟你糾纏得清,因為他既不能打你,而且說理的話他的學問也不高。那麼你們就非得一方面去找軍事專家,一方面去找法律專家,把你們的鬥爭升級,鬥爭升級就意味著成本升高。原先按照阿凡提式或者英國太平紳士那種對德性很高的人適用的仲裁機制,在這個情況下像聯合國一樣力不從心,做出的仲裁執行不了,而且引起的無數糾紛的案卷堆積如山,你那幾個可憐巴巴的小法官一百年都處理不完,於是整個機器在流氓太多的情況下就陷入癱瘓。孔子所謂的德治其實有一點跟西方的保守主義是相通的,就是說,只有人民品德很高的情況下,憲法才能執行,如果人民全都是無賴和壞蛋的話,你不執行專制是不可能的,不執行專制就會直接進入無政府狀態。

英國國家等於是一個秩序高地,在英語國家行得通的仲裁機制,到海外世界就行不通了。到海外世界,你通過經驗就會發現這種狀況:要麼你撒手不管;要麼你還得按照過去霸權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常用辦法,開著你自己的軍艦去強制執行。美國在作為一個中立國的時候,一直在抨擊英國和其他歐洲國家不應該這麼搞,但是其實這就是看人挑擔不覺沉。他以為他在自己的美洲大陸能搞得通這一套,在全世界就能搞得通。結果美國人強制解散了大英帝國以後,立刻就出現在冷戰時期的大面積赤化,因為政治真空一旦出現以後,共產黨員就進來了。共產黨走了以後,情況也沒有變得多好,還是一片混亂,還是沒有強制力就動不動要搞出大屠殺來。比較一下,像英國人那種動不動開幾槍、殺上幾百人的做法反倒是最仁慈的了。因為沒有殺這幾百人,動不動就要死上幾百萬人。而你為了制止死這幾百萬人,又必須死幾萬人去鎮壓他們。這就是仲裁性的機制在缺乏習慣性默契的地方行不通的原因。

可以說,共同體是有層次的。高信任度的共同體內部,習慣性的默契很高,所以業餘法官的仲裁機制都可以起作用;然後在各方的信任度很低、甚至是人人互為敵國、懷有很深的歷史仇怨和深度的不信任的情況下,你要麼接受無政府主義,要麼接受專制主義;當然,在這兩個極端之間,還有階梯狀的、更接近於這一站或者更接近於那一站的各個層次。在比較高的幾個層次,仲裁手段行不通,但是更硬的羅馬法式的司法還能行得通的;再往下就只有外交和軍事手段才能行得通了。那麼既然世界是分層的,而威爾遜世界只能適用於最高的一層,那就是說,要麼世界貿易組織不能擴大到威爾遜世界的範圍之外,要麼就是它已經擴大了以後,就會像聯合國一樣變成一個完全癱瘓的組織。於是你還是必須找幾個能夠信得過的內部人,在自己內部建立仲裁體制,體制之外的人就要憑權力政治的邏輯說話了。這個經過不是你設計出來的,而是你經過長期嘗試,例如從凡爾賽會議到現在這一百多年的嘗試,發現情況只能是這樣,因為沒有別的什麼辦法,你不得不接受這個角色。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联合国本来就是威尔逊主义的结果。美国如果想从全球问题中撤出不做罗马做瑞士,联合国的作用又会回来。今天真正的联合国是美国国会,因为美国实在太强大了。所以像Ilhan Omar, Rashida Tlaib这样的议员出现,大家也不要感到奇怪。
KyriosKyrios 古典自由-美式保守;基督新教;西方史、政治
“这里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轻微您有何贵干?”
“请帮帮我们,我们在经历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请问该危机是否和以色列有关?”
“不是。”
“那么请滚蛋。”
联合国的黑历史源远流长,渗透的不只中共一家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这种状态

https://i.imgur.com/Alt2LyS.png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基本上就是中俄德的一言堂
維和部隊也爆出很多問題

接下來以川普的個性搞不好會退出聯合國
甚至各個國家陸續退出後淪為名存實亡的聯合國,別名:ww3邪惡軸心也是可能的
联合国本来就没屌用,会员费都不够用了,最好关闭掉
英国可以脱欧,其他国家就可以退出联合国。
无论是WHO还是UN,这些国际组织都是全球化的产物,到了需要逆全球化的时代自然而然就会表现出其负面作用,然后在对整个人类造成等同于它曾经做过的贡献的伤害之后,退出历史舞台。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聯合國早就背叛世界人權宣言了,建議自由世界成立新的國際組織。
联合国如果有用,还需要北约干什么?

联合国如果能真起了作用,北朝鲜还能活到今天?南越还能沦陷于北越? 乌克兰还能被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

我倒是建议台湾不管别人态度如何,先争取公投把加入北约写入宪法。这样至少锅就甩给被人了。
 联合国分部门,曾经和环境署(UNEP)和发展署(UDNP)的中高层员工聊过,她们说这些部门对老共没什么用,因此中国政府并没投入太多精力和资源,这两个部门还是美国控制的。
自由大鷹 愛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完全西化羅馬希臘派,支持中華帝國解體,各民族自決,建立歐盟那樣的東亞聯邦,反對儒家思想,鐵桿自由主義者。
聯合國的作用至關重要,發揮了構成現代社會人類文明的偉大作用,不可替代,是西方人類人道文明集中代表,沒有聯合國和國際組織國際體系,就會有無數大國侵略干涉小國,人權基本權利被侵犯,種族滅絕生化武器核擴散迫害人民經濟迫害暴行等等違反國際法的東西普遍大規模出現,聯合國無用只是美國為了取代聯合國而讓他無用,還有就是被中共紅錢滲透逐漸紅色化,個人認為聯合國加利秘書長的“強制和平”時期是聯合國最好的時期,關於中共滲透可以去看聯合國-中國和平與發展信託基金,一共10億美元,由中國政府組織,聯合國秘書處和聯合國秘書長辦公廳參與,聯合國有20億美元資金缺口,中國控制經社理事會也是這麼來的,聯合國收了十億美元中國紅錢。
這個東西成立之初蘇聯就躺在裏面,現在還説什麽滲透不滲透,兒子繼承父親的股份罷了。
brfee Freedom Number 1
联合国在常任理事前面就是个不存在的挂名组织。

跟赤不赤一点关系都没有。

任何涉及到常任理事国之间的纠纷,都是常任理事之间一对一的单挑出胜负的。

联合国就是个制裁小国弱民的组织。
這東西有俄共和支共在裡面,你說呢?這組織就是一個笑話,而且還會反過來傷人
地球联合国 We will take control of the entire Galaxy!
要说,只能怪当年德国投降后盟军没去消灭苏联,导致联合国这个组织的作用被极大削弱了。安理会下面挂名的军事参谋团至今也没指挥过一兵一卒。
要是当年直接消灭苏联,今天世界各国再怎么明争暗斗,公然践踏人权的行为肯定是会被美帝为首的一大票民主国家直接灭亡掉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粪蛆心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赤清终生荣誉史官(野);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1
  • 浏览: 9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