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否已經進入不可預測的混沌狀態?

新疆大建集中營,據說穩住了。香港遊行已經半年,遲遲沒有落幕,武漢爆發瘟疫,湖北封省,美國法國撤僑。

國慶閱兵後,如果任何一個人說,不管是哈佛的教授,還是研究所的報告,中國專家,中國通,中國如果爆發sars,會封一個省,只會被認為是精神病。就算有sars,厲害國解決起來也是小兒科。

擁有兩艘航母,自信心爆棚的中國,怎麼會落到現在這樣?

有一種古代皇帝,天下大亂的時候,不理朝政,天天在後宮取樂,醉生夢死,破罐子破摔了。感覺包子像這種人。


我為什麼還是沒有聲望,不能回覆樓中樓。
吳樂天 不如高臥且加餐
大清朝也曾經自信爆棚啊       如今安在

看起來很強       跟實際很強是兩回事         真遇到災難       才看得出一個國家的底蘊
舉個例子      日本遇到災難       災民依舊可以排隊領取食物       為何?      一是民族性       二是對政府有信心

至於混沌狀態       三五年後的事不敢講      三五個月會發生什麼         品蔥上的眾人        眾人合力也能推演個大概來

現在就是昏君在位        維穩第一        其他的事無人負責          荒腔走板        等到危機四伏
再使用一刀切的方式         斷尾求生      為了維持統治        犧牲多少人民已經不在乎了
不過n2不改名 所謂的自由,不是你可以做任何事,而是你可以不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多年以后電影,末代皇帝習近平                                                    
Pinchia 年轻人都去了城市,年轻人没有去广场。
切尔诺贝利到苏联解体,四年。很多人认为切尔诺贝利是导致和加速苏联集体的关键事件。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是中共的切尔诺贝利。真可怜惨的都是民众。
習亡國的危機處理就是硬挺不處理
一直拖延

實在不行了就做點什麼
然後繼續拖
有時候這和劇中人物沒有關係的。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諾基亞早幾年宣布被微軟收購的時候CEO說:”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但不知為什麼,我們輸了。”

當然他們可能也沒做對什麼。 我認為這就是一種勢,一種物競天擇下的自然選擇。當中共要做任何不管好的壞的決策,結果都是一樣的,因為它們失去了”勢”。

玄之又玄。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近代以来,利维坦往往是在“看起来还行”的状态下,由于某只黑天鹅而突然土崩瓦解。

沙俄、满清、苏联,不外乎如是。
黑兔走入青龙穴,欲盡不盡不可說~就是現在這種狀態了
肩扛麦子走山路 扛着麦子,唱名著,走在弯弯的山路上
国家机器开动了,现在武汉新的动态基本没了,大批网络水军出来洗地,国外各大社区,tg很多群已经开始洗了,韭菜们又能安省的1茁壮成长了
Nakula ? 反共不反華
早就沉渣浮泛群魔亂舞了。只不過大廈崩塌,過去是牆壁裂縫一直掉灰,現在牆磚紛紛落下了
diabeticwinnie ? I don't like the drugs but the drugs like me
估计悬了,关键是习包子也看不出他现在什么打算,整天游山玩水,开欢庆会,底层民众还怀着指望他的想法。搞不懂。前面目前看是凶多吉少
没有,支共的政权依旧固若金汤

粪坑虽然做过很多蠢事,但从来没有犯过原则性的错误。

匪共如果内部不乱,目前来看基本上没有颠覆的可能性
說真的 去年12月

你跟我說北京 武漢 會封城

我是不信的
中国很大,中国人忍耐性很强,中共组织性很完备,所以还有的折腾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拒绝面对现实,不一定要通过醇酒美人,醉生梦死。

天天做白日梦也是一种途径。习近平那个梦是不是叫做大中国主义,是没有关系的。

其实底层中国人一样天天在烟酒自残中做白日梦,只为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潜意识愿望,就是要死轻松点。结果当然是反的。
hotdog 70後的中年大叔
感覺已經沒招可施,頭疼醫頭,腳疼醫腳,毫無全盤以及整體的解決方法,目前只能聽天由命,祈求奇跡降臨.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還不到不可預測的程度

要碼是趁亂鎖國,朝鮮化
不然就是累積民怨一舉攻向台灣。(用來提振國內士氣跟發洩怨氣,再割點台灣韭菜補貼內部)

攻台的條件基本上已經集齊了:
瘟疫陸客團被遣返的怨氣,經濟下滑
接下來暖冬後的夏天缺水糧食減產,如果再來個地震,

再在國內煽動言論,不出口口罩的台灣罪該萬死,都是台巴子的錯,完美!
还行吧, 不可預測的混沌狀態?这完全谈不上,武汉的事情说起来多严重,从公布的死亡人数和群体应该最终不会造成较大规模的伤亡。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瘟疫并不会影响共的统治,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死了一批韭菜而已,


    
古拉格氣象學家 在天寒地凍的古拉格燒著錫 一面盼它早日融化 一面細聽風起之聲
庚子年傳說誠不欺我,但若要撼動小刁政權,怕是有點難度
教子暮年 鲁迅的理想我来完成
现在还没有到那么严重的程度 习改了宪法的总统任期 如果他再连任几届 在他后期随着年龄的增大 虚荣心完全膨胀 看不到自我的那个时候 有可能会乱出政令 那个时候有可能出现混沌
hkgusa 小熊維尼
不說遠的2個月前也沒想到會疫症大爆發死這麼多人
以後會發生什麼真的不好說
最少是一定不會穩定發展下去
應該算是混沌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