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武汉肺炎,是否很多人一开始就没有选对方向?

凡是有一些与他人合作共事经历的葱友,应该明白,谈恋爱尚且有不小的可能双方互相喜欢却因为各种原因吵架冷战乃至分手,那么具体到政府治理,涉及的人数大了n倍,达到愿望的难度自然会几何级数增长。

以肺炎为例子,有人说当地官员瞒报,我认为不大可能,第一,瞒报,说明首先要官员知道大体的实情,其次才是官员选择瞒报,比如你知道成绩考了不及格,或者考前根本没复习,考完就知道不及格,向爸妈说考了九十,这叫瞒报,你觉得考的不算好也不算坏,成绩出来前说考的好,这只能叫失控或者失察。

以武汉为例子,我相信当地官员一开始也是不知道详情的,原因很简单,新型传染病爆发,和基于无爆发性疾病的常态的卫生监控体制根本不兼容,除非有特殊症状,或者过于强烈的增长,冬季本来就是发热的高发季节。另外,葱友们作为推墙派,自然希望内部的灾难可以引起变革,那么就自然会由于期望发生而主观上夸大事实,以鼠疫为例,品葱上起初也是一片期待,但后来显然没有爆发,这就是期待偏离了事实。

其次,隐瞒疫情对官员自身有无益处?所谓杀头的生意有人干,赔本的生意没人干,有人提出,是否官员抱着侥幸心理觉得万一我能不动声色的扑灭疫情可以得到嘉奖,万一我如实报了结果到头来虚惊一场岂不是我要受罚?看似有道理,实际不然。

能"不动声色中扑灭"前提是至少上级要知道,这个事情本来已经很严重,结果下面的人办事给力,这就存在一个问题,上面都知道了疫情严重,那么公开还是隐瞒,至少不会再取决于基层。同样,尽量把疫情夸大,反而有利自己,真的出事了可以说事情本来就很严重,不出事则可以邀功说你看幸亏我办事得力。如果上头本身就不知道疫情严重,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抑制了,能得到嘉奖?上头闲的蛋疼去听你的分析"事情原来可以更糟糕幸亏我如何如何",这招管用?真以为上头没见惯夸大任务难度来邀功的?

所以我认为,疫情爆发,本质上是一件"所有人都没想让事情更糟,但偏偏更糟"的管理学问题,中国的体制,几千年来没有脱离秦政体制,这种体制下,合法性与现实过多的挂钩导致很多事情变复杂,你要承认风调雨顺没有疫情是制度优越的证明,你就要承认出现疫情天灾肯定是你的制度出了问题。那么对于疫情这种很罕见但一旦出现就必然要命的问题,从上到下就必然都不会积极(虽然不会明知爆发的情况下再隐瞒,因为那样瞒不住还会让自己背锅)

此次疫情后,可以肯定共党会基于宁可信有不可信无的态度来对待新发现疫情,焦点在于,一个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国家,媒体会做完前期的疫情工作,当然会造成不可避免的一些误报和夸大,但在媒体受管控的国家里,你就算好心去报道,恐怕政府三分嫌你报道晦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封杀,七分嫌你居然敢脱离我的管制–报道了什么尚且在其次。古代以来首先报坏消息的不都被斥责"不要胡说"吗?

总之就是,疫情的爆发不能说刻意瞒报,而是整体运作体制已经无法迅速应对这种无明显预兆,但一旦爆发就不可收拾的危机。

即使预兆已经变得明显,如果没有先例,天然的惰性和惯性也会使机会一再延误。

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谁也不可能每天去按照危机爆发时的标准去盯着。那么这种情况下,尽可能的不受管制的去报道征兆,即使会造成虚惊,也比武汉强。

鼠疫得到控制是因为属于一级传染病,整体戒备等级高,而肺炎这样没有先例,或者先例有却不明显的例子,体制的落后就体现出来了,中国为什么要成为基建狂魔?为了应付其他制度下不会出现的疫情
burleigh 好好说话
说不定所谓瞒报只是对民众瞒,官员内部还是清楚的。
但是官员知道也没用。而且他们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也不知道这些消息到底意味着什么,因此在传递消息(尤其是对官僚系统以外的人)的时候可能会有疏漏。从一些小道消息看来,早期时有医护人员都不了解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以至于自己受感染的。甚至那个“可防可控”的专家,也说不定中了他们的招。
(当然可防可控是一句废话。欧洲在14世纪时还渡过了黑死病呢……多大代价而已)
而且这种重大疫情,光靠政府,就算加上所有医疗专家和人员,也是没法解决的。解决只能靠发动民众做好卫生和预防措施,全社会一起才能消灭疫情。但是这一次为了所谓的“避免恐慌”,政府发布消息时,不断地downplay这件事的重要性(也许是无意的,毕竟他们总是期望无事……),因此民间没有被早早的动员起来。
当然,至于为什么政府这么怕民众的“恐慌”,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现在想想北京鼠疫还会早早通知不接触旱獭,发动民众灭鼠,这大概是因为官员们知道鼠疫的厉害,不至于让内心的期望蒙蔽了对现实的观察吧。)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瞒是肯定会瞒的,因为这牵涉到考核和升迁。如果官员不知道实情,抓那几个whistle blower干嘛?

不过现在的危害性已经不是瞒不瞒的问题了。因为各省都有病例,国外也有。你要瞒的话,各种数字配在一起不能让人看出太大的漏洞。

另外,政府也采取了最极端的措施。如果一个小灾就搞出这么大损伤,说不过去的。

鼠疫,天花,霍乱是连名字都不敢直接提的灭国性瘟疫。这个一爆发,你根本消灭不了,只能尽量隔离,防止扩散,中招的人各听天命。SARS肺炎一样是一级传染病,怎么能说没有先例。这次爆发的根源和湖北政府早期的掩盖是脱不了干系的。

在这谈基建那就属于城门楼子胯骨轴子了。谁防疫靠基建的?划出一片隔离区,提供些帐篷有什么难的?关键是仪器和医疗资源跟不跟的上。现在的口罩荒还不打脸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7
  • 浏览: 3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