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粤语歌歌词为何用词那么偏官话?

感觉粤语和中文最大的区别其实是在用词上,尤其是日常口语的用词差别非常大,也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粤人用形声法造了许多方言字。但这些词汇在香港粤语歌中似乎很少,感觉只是用粤语汉字音把官话念出来?基本看不到粤语字?
yyw 大熊維尼
黃子華:「真心話用外語講,真心好多」

同一樣的歌詞,你要我用日語聽,可以,用廣東話大概會尬爆。

我想這大概是含蓄的表現?
请区分书面语与官话。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Chchoi 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
那是因為你不夠理解粵語歌,你可以去聽LMF的歌,要多口語就有多口語。另外就算是書面語,即你説的官話,跟大陸的用詞也有不一樣的地方
粤语的书面语就是你所说的“官话”。 

粤语是标准的“言文脱离”的标本。其实中国本来也是如此啊,历史上少有的白话文(水浒、金瓶梅),大多数的书都是文言文。即使现在,新闻联播里的文字和平时餐桌上的文字也不一样。
很久以前是有一些真粵語歌的
但近幾十年基本上都是採用官話句子用粵語念出來
可能是中文教育(書面語)的影響?
身為一個香港人
最直觀的感受就是一般覺得書面語比較文雅吧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因為很多人都有種偏見粵語口語作詞是粗鄙,書面語較文雅,現在口語作詞的粵語歌大多走向「市井地痞」的創作,而不是主流。我認為是有點可惜啦。
cansinlej 香港獨立
樓主如果不是粵語人,那麼你的觀察力很好。

就是因為這樣,我不怎麼喜歡聽林夕開始之後的粵語歌。

粵語中文創作,詞源大概可以分三種:粵語獨有詞彙、文言、官話白話文。我特討厭含有大量官話白話文詞彙的歌,聽起來就彆扭,就像普通話歌用粵語唱出來一樣。

我喜歡黎彼得那種風格。
语言陌生化产生高级感
许冠杰也有文邹邹的歌,根据主题不同,也会选择不同的辞藻
随着香港人的平均学历的提高,再加上资讯发达,多了日韩欧美歌曲的冲击,就更加压缩了半斤八两那种口语化的,市井歌曲的市场
所以结论就是市场的选择导致现在的这种风格,人们需要一些不那么生活化的语言表达和装饰他们的情感
百分之十啊 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会”,但我们仍要不停地追问。
几年前在知乎看到过一个关于粤语是否是汉语体系下的方言的讨论,结论是粤语是和其他地区(如川贵)方言同级别的二级方言,所以你之前提到的生活化口语化的词汇是不会被作词人采用的,有一个例外是初代歌神许冠杰,是他用粤语方言词汇写出的歌曲引领了粤语歌的兴盛,但其实在他的作品以及其他所有粤语歌曲中占了主要地位的是中文词作。
上个世纪香港的繁荣,其实主要依靠的不是本土人士,而是包括大陆与台湾的整个华人世界的支持。当其他地区的人到香港后,只会学习口音与口语,主要书面与正式交流,一直都还是最正宗传统的中文。
当时从市场出发来说,口音分为台湾与大陆正式采用的国语,与香港与广东的粤语,但整个学识体系还是处在中文之下的。香港作词人使用中文作词,最后国语与粤语歌的区别只在韵脚上,粤语发音更多通常更好听一点。

更新,知乎上的这个讨论值得一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19568039
楼主,粤语歌很少北方官话用词的,大多用的是书面语,古汉语的书面语,全东亚通用,你看香港议员辩论,也是很偏向书面语的,上次看有个议员骂林郑,出口成章,真的畅快淋漓,感染力太强了,比北京的那些土鳖不知高多少倍。
包括粤语在内的很多南方方言是区分文读音和白读音的
粤语本来就是古代汉语,古代汉语也是文言和口语分离。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中文的书面语,是超越所有方言(普通话实际上也是以北京话为主体的方言)的存在,以前是文言文。五四之后是现代文。
这是为什么以前读书人要学文言文,才有资格进入知识界的圈子。这就好似以前欧洲读书人要学拉丁语的道理。
你如果觉得说普通话比说粤语更文雅,可能是你接触得不广泛。比如孔庆东和陶杰,谁说话文雅?
至于歌词,林夕和王伟文都是大学霸,文字功夫当然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7
  • 浏览: 3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