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Sora 钥之所指,心之所向
苗族人,来谈一下自己的观点

苗族应该是人数较多的少数民族了😂虽然我们没有像穆斯林一样受到打压,不过我们这一代还是少了很多原本苗族该有的东西。比如文字,别看现在官方还在说传承苗语的读写,实际上现在会说苗语的人只存在于乡村,并且他们只会说,不能书写,在县以上的城市能找到会说苗语的寥寥无几,写就更不用说了。还有饮食节日等这些传统习俗现在也没剩下多少了,除了服饰能在电视上看到一些之外其他的基本上只存在于乡村。

发达国家的话我觉得苗族人和美国的关系最大,毕竟苗族人当年帮助过美军作战的,这也换来了苗族人在美国的身份认同,也就是苗裔美国人(Hmong-American)。并且有很多苗族的文化在美国得到很好的保留,比如苗语和苗族服饰,苗族在美国继承的传统习俗比在中国还要全一些。所以这也是我个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美国的原因之一吧
mef123 95后留学生
背景:我是回族穆斯林,北京人。

我父亲曾在日本的大学里面读书,后来在日本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妈妈在日本的软件企业,金融服务业都有过工作经验。
在日本的十几年我爸妈融入了日本的社会,收到尊敬,喜欢当地人的友好和礼貌。
我父亲是一个非常温文尔雅的文科呆男一个很好的人 ,寡言寡语对于他来说,日本就是他心里的王道乐土。这里治学严谨,学校不搞政治运动,相比之下他在北大期间,背后很多人指着他说,看右派的儿子。
大概是童年的阴影,我父亲目睹作为共产党高官政协的祖父,是怎么样被红卫兵侮辱,绑在主席台上,逼供某某人是三青团。我爷爷不肯,他们就去把我奶奶抓起来。这是我父亲最为一个孩子,一辈子忘不了的仇恨。
也是促成他一心坚决要离开中国(一段时间),到日本更多希望寻求知识和内心的平静。
在日本对他最关怀的是一位日本教授,东北开拓团遗孤,从小在苏联长大。所以一来二去,在这位日本教授的帮助下,我父亲在当地的朋友越来越多。
慢慢地,是日本人的热情让我父亲从小的红色恐怖阴影彻底消散。

至于后来他们为什么回国,原因可能是我爸爸放不下奶奶。本来他们也没打算要孩子,突然我妈就怀孕了,当时我妈已经三十多岁,马上过了要孩子的年龄。
所以这一家子就从'日出之国'回到了中国。
当然对于我父母那样的人,中国九十年代的落后和无秩序,对他们的心理打击非常大。

不过好在,我们作为穆斯林对前世的荣辱,贫穷富贵并不在意,这也是我们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走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
修身养性,好行乐施,超脱私我,是真主给我们的方法,抓住这个绳索,就等于拿到后世进天堂的钥匙。即使我们家从日本回到一个相对精神文化荒蛮的地方,对人性的态度依然如故。

另外题外话,日本的学者里面真的是藏龙卧虎,在我父亲就读的学校当中,不可谓没有人才,从敦煌到吐火罗,满洲文化学,伊斯兰教,汉学。用阿姨的话来讲,日本人的天花板不知道比中国人高到哪里去了。
日本人知识分子很感兴趣中国少数民族,可以说历史原因他们对满洲,蒙古,中国的回族,维吾尔的感情非常复杂,对中国人强加于我们的压迫感到同情。常常怀有大东亚共荣圈的情怀,但不包括对广大共产红色中国人的感情,红色中国人在日本光受恶评,战狼到处都丢人,你懂。很多教授拍着我爸的肩膀说,你们回回人可是跟我们日本人一样的骄傲的骑马民族。我们和你们很亲近。
ok,偏题了,题主自己斟酌我的文字。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白族算不算樓主指的少數民族呢?
如果算的話,
我挺喜歡的,每個發達國家都有可取之處。
觉得中日仇恨跟我没关系,但是听到南京屠杀和731部队又觉得很气愤,后期长大觉得汉族人对少数民族有敌意,觉得汉族人想控制一切,觉得什么都是自己的,觉得自己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因为有我们你们(少数民族)才能得以生存。说实话,我喜欢汉族人,接触过台湾和香港人,原来汉族人也有这样的人啊,说话很尊重别人,礼貌,说话没有任何敌意,老家的汉人也有不错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就是要挑拨离间,后面慢慢了解一些历史,这么说吧gcd的恶,基本上自动划给汉族人了,几乎不可避免的观点,现在虽然管的严,内心还是和汉族人保持一段距离的,在我眼里,汉族虽文化虽然很不错,尤其是品德这块文化传统很是受人喜爱,但是现在汉人太不尊重一些少数民族了,觉得汉人文化牛逼,其他少数民族文化不如汉人文化,优越感十足,觉得中国就是他们在管着,是少数民族的恩人,其实汉人也不是主人Gcd才是这土地的主人,规则都是他们定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你独立思考能力很强,你也要装傻,很多汉人虽然嘴上不承认,心里自己深知这一点,很多事情只要不发生在他们头上,真的就无所谓,反正自己过得好好的,管别人干嘛。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我前年在《自由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以日中战争为背景,讨论了回族的国家认同,全文转载如下:

一场后无来者的绝唱

一九三九年三月,二十八名回回学子为了和日本组织的“华北回民朝觐团”对抗,组成“中国朝觐团”前往沙特。年轻的马坚先生在国王面前慷慨陈词:“中华民族上下一致,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共赴国难,成存玉碎之心,不为瓦全之念,日本虽强,绝不能占我国土,制我民心。”

这次拜访有很强的政治背景。当时日中正在交战,日本认识到回教信仰和共产主义不相容,因此比较尊重回回的宗教自由,保护回回自办的报刊和学校,也帮助回回朝觐;然而,有一部分回回人相信中华民族的未来就是自己的未来,而中国也乐于借此获得话语权,於是就有了马坚先生他们的朝觐竞争,以及各种以回教为号召的抗日运动。

在那场争夺回回人心的角力中,日中双方谁是谁非暂且不论,然而马坚先生当时恐怕没有想到:中国对日作战胜利之后仅仅五年、回民支队的救国理想最终实现仅仅一年,他执教过的成达师范就被改制为国立回民学院,他的手稿“教义学大纲”也退出了课程序列,他自己也改行教阿拉伯语,并且再也不能不经中国恩準就访问圣城。

又过了几年,北京回民学校的回回孩子也像中国孩子那样,在政治课堂上念“宗教是主观对客观的扭曲反映”,在历史课堂上念“穆罕默德创立了伊斯兰教”了。过去几十年间回回兴办的所有学校莫不如成达一样,被改造成普通的中国学校,成达的火种於兹熄灭,而中国则在课堂上实现了“中华”和“蛮夷”的一体王化,这是日本人当年做不到、不想做甚至不敢想的。

一九七零年七月,马坚先生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学生陈克礼倒在血泊中,头颅被中国人的子弹射穿。这位埋头学问的回回学者在三座大山下自由生长、在国破家亡时开花怒放,却躲不过终于站起来了的中国。三十一年前的马坚先生如果预感到学生的喋血,如果预感到中华民族即将施加於回回的千古劫难,他还会不会和这个民族众志成城?

今天,北京回民学校的回回孩子和他们的中国同学一样,在这个遍地流金的黄金时代做着中国梦,在富有伊斯兰建筑特色校园里学着唯物主义“科学理论”。他们中还有几人知道马坚、知道陈克礼、知道成达?他们还有几人敢想象:被中国老师描述得阴森可怕的那片寂寥夜色,对自己的祖辈来说,其实是被中国这片乌云挡住的灿烂星空?

另外还写了三篇关于日本的文章:
执着批斗日本的中国自己应该谢罪
小英雄雨来——皇军的孩子 
光复中国人与被中国人光复
本人中国朝鲜族,对于日本算是天然有一种另一个祖国的感觉,因各种缘分现在亦在日本生活。
单从民族角度而言,毕竟文化历史都有很多交集。况且从小受到会些许日语的家族长辈的影响,加上东北地区还有隐隐约约很多日本统治时代留下来的遗产,左邻右舍赴日移民留学打工的也多,还有残留遗孤群体,部分学校也把日语设为初高中阶段的第一外语或第二外语。
总而言之,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抛开那些不愉快的历史时期,战后的日本还是很值得学习的。而且我貌似以前听说过旅日中国人当作(包括已入日本国籍者),朝鲜族能占个全体中国人的5~10%。应该算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而且中国的朝鲜族算是国内比较亲日(非政治含义)的一个群体吧。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Alan西藏那個阿蘭達瓦卓瑪就去日本發展了


蒙古人滿人很多親日的,因為日本是東北亞阿爾泰語系民族,發展又不錯,被他們當同胞了
看来不管少民还是汉人都喜欢日本。中共多年仇恨教育一点用都没有
每利坚合中国 什么?有人居然以为赵共是共产主义政党?*本号为我第一个品葱号,创建于19/1/2020
现在中国民族政策比较神奇,我只说些我知道的。
一个中国人的民族取决于父和母,可以二者随便选,比如汉族男女生的孩子是汉族无疑,A族,B族生的孩子可以在A,B中选。
我有一个同学,壮族的,(母壮父汉),本来选哪个都差不多,因为他对民族没有很强的认识。但是少数民族以后中高考加分什么的,实在是大优惠,就果断壮族了。
然而为什么要给他加分呢?难道汉族的他和壮族的他,受到的教育就不同了吗?
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给他加分。很多汉族学生家长等也经常怒问为什么加分?但一点需要认清:矛头不能指向少民,应该指向“决策者”,“错误执行者”
没错每个族都有自己的文化,但是都不能固步自封,每个人先是人,再是*族人,因此我也反对什么民族绑定宗教。推行汉语普通话为了各种意义上的方便,习俗也不应该和民族绑定。一切取决于个人是坠吼的。
有几次看到56族各族代表什么的,只有汉族的人穿现代衣服(T恤衫,牛仔裤什么的)哈哈哈真的好想笑啊
日本蒙古满洲朝鲜半岛有朝一日若能联合,将潜力无穷
在池袋的清真饭馆碰到过两个人,说的是突厥语族的某种语言
但是和老板点餐是标准的普通话,她们之间只有“xxx日元”“xxx元”会用中文说,很奇怪
肉肉仔 精日·对品葱现存管理员制度存疑
某族穆斯林过来答一波。
我们家族被汉化得相当严重,我打娘胎是个都市girl,家里宗教完全没在信的,到我这一代仅仅被要求遵守一个被桂枝黑出翔的习俗(肯定能猜到),而我的确坚持到现在也没有犯戒过。

到了日本在生活上基本没有不适的地方,我喜欢的某文化我自然喜欢得紧,在这方面日本简直是天堂;
我讨厌的人和物也有很多,最受不了樱花妹(婆)这个群体,恨不得她们这群骚货全体死光光(误)反正我平常基本不理他们便是了。要是蹬鼻子上脸过来找修理的那我一定会露出我剽悍的一面来教婊子做做人。

总之,我实在不知道少数民族的身份会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一个人对日本的看法。
因为我到日本生活之后……经常忘了自己是少数民族orz
HatredKiller 试着相信信念的力量 每日祈翠
回族在此。

城市里的汉民少民真的没区别。其实村里的汉民少民还是没区别。
特别城里的少民,其实很少关注自己少民身份,基本只有国家认同。
现在少数民族的凝聚跟民族没关系了,不存在哪个民族怎么看的问题。
所以只看你身处什么地方,那里的人大概是怎么看。
日本学者对中国的少数民族的研究不差于中国。而且研究成果国际化程度高。日本学者在这方面严谨的态度让人欣赏,不需要担负政治宣传的包袱。
作为在元朝打架过,近代诺门罕打架过的两个民族,现在早已把历史遗留问题放在脑后,可以理性的交流。
少数日本人对草原迷之向往,执着于草原生态环境和植树甚于蒙古人。
有日本民间组织想给学校捐物资,结果被当地政府拒绝。
语法上学起来稍微容易些。

怎么说呢,就是向往文明社会,美国,日本,德国,英国,可能在我感觉都差不多。作为历史上同样被歧视的“蛮夷”,现代社会文明程度高,感觉遇到那种,你的文化都是我们这里拿的,瞧不起少数民族的人会少一些。比如说,有的人会觉得老子帮你,就是你大爷,要服从他。有的人是真心帮助你。感觉小粉红的世界观第一种人就多,所以经常看到什么叫爸爸的言论,完全不懂的尊重别人。
mahjongatom 观察 帐号已弃用。品葱的朋友太愤怒,各种对于普通个人的攻击导致已无法完成理性交流。故退葱,并报以对整个民族的深深悲哀。The deep sorrow for the whole ethnicity.
是少数民族,但是出生在城市,所以我并不能提供什么有效见解。


只来过加拿大,就拿加拿大说吧。看法就是,大多数人比较友好,环境很干净,没有感受到明显的种族歧视。生活比较自由,人与人之间距离比较远,不会有人来指手画脚你的生活。政治方面,大部分内容都是透明的,民众可以当着总理的面指着鼻子骂他。相比来说,周围加拿大的朋友对政治关心程度并不高,而中国和伊朗人比较关心政治(骂自己政府)。

这些都是通过本人对周围人的观察,可能会有偏差。
DarkMatter 新注册用户 Rover
本人壮族。

我比较欣赏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德国日耳曼精神。本人读书少,不知道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这两名词能不能划等号。

日本这个民族有些很突出的品质,比如忍耐力,日本人的忍耐力很优秀,比如本人现在在看的某部漫画,已经连载了三十年还没写完,不知道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看完,虽然说我比作者年轻,但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连载几十年的漫画还有不少,据我了解最长的一本漫画连载了将近六十年,近代中国大陆我是没听说过哪本书作者写了几十年的,港澳台不算。
紅鷹同蒼狼 ? 我反对一切形式的政府和有头组织,我的一生本该是和所有的政府的作战的一生
本混种蒙古人脚着世界上所有的主权国家都是狗屎,支美英法俄狗屎不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7
  • 浏览: 5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