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总统,反对党控制了国会绝对多数,并且拒绝和你合作,你会怎么办?

如果你是一个总统制国家的总统,反对党在今年举行的国会选举中赢得了立法机构绝对多数席位。


该国的立法机构为一院制,根据宪法,总统不能解散提前国会,必须等待国会任期届满,才可以举行新的选举。

反对党赢得国民议会绝对多数席位之后,立刻发动针对总统的弹劾案,但由于缺乏宪法所要求的三分之二绝对多数弹劾案最低门槛,无法成功将总统弹劾。


该国政治已经陷入极端两极化,政治对立十分严重,控制国会的反对党拒绝和你进行合作,拒绝任何政治妥协的可能性,否决了你的多项重大社会改革法案,内阁部门主要的人事任免和本年度财政预算案,行政部门和立法机构之间陷入了旷日持久的政治僵局。
已邀请:
sky26qq 新北電子科相關
我跟你說,鬧的僵人民也是有眼睛的,你強推幾個社會普遍認同的法律

就算被反對黨檔下來,你看看那些反對黨下次選舉怎麼辦

國民黨不就是這樣子一步步輸下來的嗎?

台灣現在最恐怖的已經不是國民黨當反對黨阻擋法案了

現在最可怕的是民進黨還會一黨獨大4年,而國民黨做為一個反對黨可以說是不合格的

比如宗教法、礦業法,國民黨至今不敢帶頭打民進黨,反而在旁邊當既得利益者

只要中共和民進黨漏一些肉末給國民黨,國民黨就乖的跟狗一樣

反觀時代力量、民眾黨都能很快針對民眾不滿執政黨的地方進行攻擊

比如最近的小明法案,可以說是民進黨失分了,嚇的連夜改變立場,上演一秒變臉

結果國民黨還傻傻的去挺民進黨那個被罵爆的舊東西,活該被人民拋棄

要知道現在國民黨死忠支持者幾乎都在50歲以上了,未來國民黨只會越來越小

老人會死,青少年會長大領到投票權,票型結構會越來越不利國民黨

如果不能站在人民那邊替人民著想,你起點再高,最後都會摔下去
这不就是美国经常发生的情况吗?总统本来就没有立法权,不存在国会否决总统提案的问题;国会拖延内阁人事任命,总统可以依据宪法或现行法律指定临时替代人选;美国的内阁阁员免职无需国会批准,如果需要的话(在楼主的假想情况里),总统可以指定人选处理阁务,绕开现任阁员。总之,在当前预算年度,政府完全可以在没有国会支持的情况下正常运转。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在预算问题上总统和国会之间死锁。死锁的直接后果是政府关门,这样的话双方都会受到相当的压力。国会的压力主要来自于选区的选民,总统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他在政府停摆期间无法行使行政权力。最后的结果,好的情况下双方妥协通过预算案,坏的情况下国会累积到足够多的赞成票弹劾掉总统。就楼主假想的情况而言,既然反对党占据国会多数说明总统民望较低,因此总统在预算问题让步的可能性很大。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民主国家里,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没有任何人能保证自己所有的想法和做法是绝对正确的。当然,在集权国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楼上说得对,短期的政策直接颁发行政命令即可,不需要国会立法。
我是支那人 已退出「新品葱」。
宣布改国体为西敏制,奉行议会至上原则,将行政、立法、司法一体化(最高法院法官列席国会 crossbench 议员,且不随大选改选),将总统职权虚化但改为终身制(35 岁以上 qualify,75 岁退休,无实权、不可辞职、must be impartial),由国会多数党党魁出任总理。
以后只进行国会议员选举,总统退休一个再选下一个,多好。

总统制就是一朵奇葩。即使是美国,也早晚会被总统制玩儿死。
一個港青 支持香港獨立!
總統制+一院制⋯⋯我只想到台灣,
台灣的解決方案之一:行政立法同日舉行換屆選舉,最大限度防止這問題出現。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如果我是總統,我覺得可以利用自媒體宣揚理念,嘗試著通過自媒體宣傳讓主流民意接受自己的理念,主流民意會對反對派形成壓力,反對派因為懼怕失去市場,會改變強硬的態度。
钦明方泽 明广如日,泽厚如云。
民主国家当出现政治两极分化时,就该以这样的方式把民意摆在台面上,通过明面上的斗争达成平衡。
在中国古代就会变成外朝党争,紧接着不可避免地有一派或两派勾结内廷,最后以亡国收场。
如果最高法院超过半数以上大法官支持自己,那就好办。
可以签署行政命令(总统令),绕开国会,只要最高法院不认为行政命令违宪,政令就可以畅通无阻的执行。
但是这样做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一旦总统的任期结束,下一届总统随时可以废除前任总统的行政命令。
(参考2014年——2016年的奥巴马)
情报工兵 反贼之目的必须一贯、明确且完整:消灭共匪,恢复中华,合众为一,民权民生。
一般都会留下解散国会的口子,没有制衡叫个屁的民主。
行政權依照原有的法律能做的事還是挺多的,反對黨的議會席位也是人民授權的具有正當性,所以想做而繞不開議會的項目,不作為才是尊重民意的選擇。

不過民意也不是不能經由宣傳引導而改變的,也能由民意去壓迫反對黨,或者就繼續準備,等待下屆選舉。
一院制,总统不能解散议会,那国会任期不会很长吧,比如美国,众议院两年一次。
这样的话参照就多了,很多美国总统都遇到过这种情况,跛脚鸭。
本质上,议会后面是民意,总统很多时候还是要考虑民意的。当然可以找机会刺激反对党,让对方失误来赢得民意回归,为自己连任和议会重新选举做准备。
还有就是利益交换,你没有说总统是否有否决权,有的话可以作为筹码,大家各退一步,拿到自己最想要的。
感谢邀请

那就只能政府停摆了。

这就是总统制的缺点。如果是议会制或者半总统制,国家元首都可以通过解散国会来解决这个问题。
Kerr_Bird 同志,你好,我是跤(蕉)警,请你尻边停车,接受屌插。
如果矛盾不严重,后果不严重,挖坑,让他们跳进来,自己再填坑,吹自己是救世主。

如果矛盾不严重,后果很严重,那就据理力争,用所有能力斗争到底。

如果双方矛盾严重,难以妥协,那就积极梳理问题,化解为小问题一个一个解决。

没当过总统,以上全是假想。
借助媒体和群众造势,分裂反对党,使之无法形成任何一致的主张
suewr 幹!小熊維尼
@守法刁民:時代力量政治光譜和理念是比較接近執政黨, 但國民黨在監督執政黨的能力卻不及時代力量, 因為人民需要的是不要官商勾結, 但國民黨是站在財團的一方, 所以只會有藍綠而相拉扯商家支持, 而不是要求政府向人民負責, 例如原一樓所講宗教法、礦業法, 小政黨和市人都支持改的法案, 卻是民進黨和國民黨聯手擋下來, 就可見國民黨作為在野黨的監督能力

不夠聲望直接回覆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政治是门妥协的艺术 国家内斗只会搞得民不聊生 所以还是总统国会各退一步
另类民主斗士 女反贼,美分,琼独分子,民主社会主义者
如果假设成立,我肯定是一位女总统,说不定会是海南共和国第一位女总统,并且是founding mother之一。到时候我愿意和反对党赌一把——全民投票,如果支持我,那么全体反对党议员辞职;如果反对我,那么我辞职;如果支持票和反对票完全一样,那么我辞职同时全体反对党议员辞职。如果反对党不愿意和我赌,那我就可以告诉人民群众反对党畏惧民意,到时候民心自然背离反对党。如果反对党同意和我赌,那就再好不过,老百姓不用受政府停转之苦
ZetaFC 在下自由至上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我觉得很高兴。我veto他们所有的法案就可以了。 反正我本来就不想政府干那么多事。
总统会拉拢一部分对方议员组成第三党,联合执政。对方党也会拉拢总统所在党的议员组成新政党,联合弹劾总统。总统制国家政党会呈现逐渐零碎的趋势,不会有政党取得绝对多数,组建政党联盟控制议会也就越来越容易,总有一个政党联盟取得胜利。这就是总统制国家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在典型的总统制国家,政党都是非常零碎的。
prestonginger 观察 snowy
可以學學特朗普總統,宣布進入戰時狀態,總統講了算
你这个问题要看情况啊,总统制国家,即便国会全部丢了,还是能做点事情的。但也不能得罪反对派太多啊,反对派就算是少数派,只要席位差得不是很多,也足够你干不成什么事情了。

如果是议会制政府,少数派政府毫无意义,所以一般情况都是拉个小党联合组阁的,组阁失败就重新大选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就极好办,看日本电视剧Change,和反对派谈心,有用的啊。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31
  • 浏览: 4978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