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販子是中共器官買賣的白手套嗎?

不要嘲笑我標題誇大事實,看以下幾個案例,拐賣48個兒童加殺害2個,在全世界死刑最多的國家,在賣假菸都判死刑的國家,只價值五年加三千塊。
看完也要強行給中共洗地的我祝你後代全部被帶走拆開賣。

这里有几个人贩子的故事, 量刑让人无法置信

家庭因人贩子而破碎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一,但是这百分之一一旦发生 ,带来的伤害就是百分之百。

陈莲香:中国第一人贩子

陈莲香,福建人,自2009年起,两年内至少46个三岁以下的孩童拐至福建,然后高价卖出。由于拐卖人数之多,影响之恶劣,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犯。2010年10月,陈莲香潜入广西,企图再诱拐儿童,被当地民警当场抓获。

被抓获后,警方对其进行审问。

问:为什么要拐孩子?

陈莲香:钱来得快又比较简单。

问:你知不知道这是犯罪?

陈莲香:不就是一个小孩吗?他们可以再生呗!

问:你拐的小孩都到哪儿去了?

陈莲香:全国各地都有,有专门的人卖的,我就负责拐。上面人不允许我知道孩子的下落,说是怕警察查到他们。

问:你都是怎么拐小孩的?

陈莲香:哄的听就骗,太机灵的就抢,不听话的就打晕带走,大人不留神就下手了。

问:那些孩子的下场你想过吗?

陈莲香:我也不知道是卖到哪里,我只是负责拐的。城市农村指不定的,我也不知道,哪有要的就卖那里去。不过一些职业乞丐收的比较多,给的钱也比较多。

问:拐卖过程中是否曾杀害过儿童?

陈莲香:(沉默了一会,点头)那娃哭声太大,差点把人招来,和我一伙的怕事,就把娃丢河里了。这是他干的,不是我

判决:福建省平潭县人民法院于2011年6月22日作出判决,以陈莲香犯拐卖儿童罪,判处陈莲香有期徒刑十年一个月,罚金人民币三千元。2016年9月1日以在服刑期间确有悔改表现,提出假释建议书,对罪犯陈莲香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2016年9月29日起至2019年5月19日止。



有悔过表现就可以假释了?那么那些破碎的家庭呢?拿什么来愈合?而且,这些对社会有重大危害的人,真的会悔改么?

张维平:曾因拐卖儿童获刑,这一次要求法庭判处自己死刑

张维平,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人,初二时便辍了学,在家务农,没几年便外出务工挣钱。

1988年,张维平在石滩镇认识了“陈英”,相处一段时间后,两人一起住在张维平的宿舍内。

一天“陈英”把张维平拉到东莞的一个镇子,指着被一个女人抱着的小男孩问:“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孩子卖掉?”“陈英”说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四川老乡。

两三天后,张维平找吴某帮忙,寻到了买主。事后,“陈英”从买家手里拿到了9000元左右的“抚养费”。“陈英”分了张张维平500元。

不料,半个多月后,张维平便被警方抓获。1999年7月,他因拐卖儿童罪被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

2003年,在狱中获得减刑的张维平,刑满释放。无处可去的他,在石湾车站附近租了一间临时房,每晚只需10块钱。没事时,他就到附近村口的一家小店闲坐。店里两名七八十岁的老人听说张维平因拐卖儿童坐过牢,便给他介绍了另一个行里人——“梅姨”。

据张维平交代,仅2004年,他就拐走并卖掉三个孩子。2005年,他又得手四次。

也就是那两年,张维平有了自己的家庭,成为一名父亲。但他仍旧不愿收手。除了卖掉自己偷来的孩子,还帮别人“销赃”。

2016年张维平在贵州落网后,警方曾问他,是什么心态让他多次拐卖儿童。张维平称,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心态。他能说清的一点是,卖孩子得来的收入,都在赌博时输光了。

而犯罪嫌疑人“梅姨”,至今尚未落网。




张维平请求法庭判处自己死刑,立即执行。然而被拐孩子的家长却不希望他判处死刑。因为他是找到“梅姨”唯一的线索,如果他死了,便连找到孩子仅存的哪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吴正莲:大山深处的人口生意

吴正莲,2008年8月因拐卖儿童被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公安局逮捕,因在哺乳期变更强制措施监视居住后,外逃至桐柏县,远嫁到该县的一个深山里,并化名熊中仙,潜藏至2011年。当年仅24岁的她涉嫌拐卖妇女儿童近30人。

吴正莲与其他的人贩子略有不同,最大的特点是,婴儿大都是被亲生父母售卖。这些怪石丛生,没有耕地农田的少数民族山区,对于没有念过书而又贫穷的家庭来说,禁止贩卖儿童仅仅存在于法律中。

从2007年开始,吴正莲极其丈夫开始在山里购买不足月的婴儿,转手卖给广东的下线,再一层层转卖出去到全国各地。

2008年8月,吴正莲的第一任丈夫侯袭鸿被判处无期徒刑。吴正莲因为参与运输婴儿被捕,当时她刚生下一个有六指的女儿。因为哺乳期妇女可以监外看管,吴正莲趁机带着女儿逃走了。

吴正莲辗转嫁到南阳桐柏县回龙乡郭庄村,改名熊中仙。当地人只知道她是云南人,带着一个女儿嫁过来。

“这个媳妇带着孩子又年轻,不是从家里逃了出来,就是跟我们村里的人跑了。”村子里面的人讲。

对于这个贫穷闭塞的村里来说:“能从外面领回来一个媳妇是好事。”

郭庄虽然穷,但是丈夫对她很好。熊中仙和公婆一起住,总是自己带着女儿吃剩饭,不上桌子。女儿刚满三岁就送进了村里的幼儿园。幼儿园每个月要收一百来块,村里只有外出打工条件好的人家才会将孩子送去。.

外来的媳妇总要闹一阵,打骂才会听话,而熊中仙从来不觉得委屈,而且一点都不闹,村里人都以为这是个“乖媳妇”。

所以当警方出现对村民说“吴某某是逃犯,造成二十几个家庭骨肉分离不得团聚”,村民是不相信的。村民误以为警方是来解救被拐至此的妇女,一直追着警察到村外暴涨的河水边。警察背着吴正莲过河时,她突然挣扎要跳河,四名警察合理才将她扯过河对岸。

然而村民们还很气愤:“人家都不愿意走,你们警察这不是抢人么。”直到警方将通缉照片,清查通缉令拿出来,村里人才开始议论:“是有一点像,不过现在胖了些,也白了些。” 人们才逐渐相信,他们眼中这个来自云南的“乖媳妇”,是一个参与了多起贩卖婴儿的逃犯。

吴正莲经过贩婴、被捕、外逃、出嫁、再次被捕。她不是在路边拐骗小孩再卖到各地的人贩子,而是买来父母养不起的孩子再转手卖出去。也不是被迫卖入深山的妇女,而是为了躲避追捕而来到第二任丈夫家。吴正莲的罪恶,在拐卖妇女儿童故事的一般框架之外。

警方曾找到几个案件中可能是出卖婴儿的家庭,希望对方予以作证和指控,但是他们并不愿意指控。唯一能找到的一户人家,除了向警方抱怨现在他的两个儿子已经“养不起了”,丝毫不承认自己卖掉女儿的事实,对于这个孩子的价格和去向,也毫不关心。甚至,还将这种交易当做一种生意的经验,告诉了其他人。

2012年6月29日,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向吴正莲宣布刑事判决书,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5000元。
不能确定,不过有可能。
人贩子这个行业一直是明打实护--毕竟很多地方解决媳妇和后嗣问题是需要他们的。属于维稳的重要力量。另外就是拐卖人口不单是传统的卖给别人做媳妇做儿子,很多色情行业从业者是被拐骗贩卖的人口。而这个行业是各地公安局管着呢。所以说人贩子对公安局的财源作用很大。去年底云南的李心草事件,不就是这姑娘被她那个有着公安老爹的室友骗去给权贵玩弄,结果没搞好出了人命么?
human trafficking本来就是一二线城市以下所有儿童和年轻女性时刻面临的危机。谁不清楚这个那就太外宾了。其实如果就儿童来说,一二线都未必幸免--上海不是几年前还出过当街拉走日本小姑娘的事情么?直到这个孩子用日语喊叫了,其他人也立刻警觉,这才没有得逞。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日本人,大概率就真的被拐卖了。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他坚持做自己,他不爱老大哥
绝对是可能的。去年知名的纪录片《独生之国》里就采访到了人口贩子段家。他们家就是国家孤儿院的白手套,将婴儿卖给国家孤儿院。最后从贩子手上收婴儿,再把婴儿交给国际领养的国家孤儿院没有获罪,段家一个个坐牢了,十年十五年的。让我现在看到寻人启事都觉得害怕,中国的官营慈善机构根本让人没法信任,远不止一个红十字会。那么黑人民医院会不会也找上人贩子?虽然没有实证,但流程上是完全可行的。中共敢卖血卖婴儿,卖大活人当然也不会不敢
孙金香 90后电影
 如果有期徒刑十余年的话,也就相当于一个小数额无后台贪官或者是未伤人命的强奸犯的量刑。这么想来的确蹊跷。别说抢孩子,抢劫判地都可能比这重。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轉載網友評論:怕報復所以不能判死刑,這藉口騙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按照這個邏輯所有犯下重罪的罪犯都不可以重判,否則知道自己難逃一死,紛紛選擇無差別濫殺一氣?養幾隻鸚鵡判十年,摘幾個野花判三年,銀行多取十七萬判無期,然後告訴我拐賣46個兒童判區區十年?這其中沒有交易豬都不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1
  • 浏览: 3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