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肖战粉丝举报ao3以及墙国的饭圈文化?

墙内这几天热搜全是这个。疫情还没结束呢。
比起这个,我更希望看到豫章书院,红黄蓝,李文亮之死这种与人民生存息息相关的话题上热搜。
这个话题可以讨论的角度太多了,可惜我嘴笨。看看葱油们怎么说。
品葱也被消失过,所以大家应该能理解ao3用户的心情。
不持乐观态度,除了反贼和同人文学圈,其他主体岁静并没有受到太大的触动,而且这种饭圈式的举报迫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经验表明只要土共不继续作任何插手(删反墙言论,引导事件双方相互攻击),韭菜们发泄完之后就会自动停歇。不过这次事件也是包子上台后频繁插手文娱业后果的具体表现,而奶头乐慢慢消失后墙内的政治狂热也势必会愈发严重,往后要出现同样的事件可能会越来越难压。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我覺得就是壓力太大了吧
想看小說、漫畫、影劇
想看或想創作一些羞羞臉的東西
想要有事沒事都罵政府,或是開政府玩笑
以上種種都是人的本能嘛~只要在合理範圍內讓他們去做這些事,整個社會就會安定很多,搞不好還能獲得一些國際性的獎項呢~
但是中共卻不准大家做這些事,大家的人生太無聊了,只好把精力發洩在毀滅彼此身上
反正就算認真上班、認真過生活,自己的成就也就是那樣,不如去毀滅別人,至少能看得到自己達成的某些目標(讓被舉報的人消失)會比較有成就感?
阿卡丽爱吃水饺 飞蛾扑火,并非盲目投身,而是因为找到了想飞的理由,当遇到为我而鲜艳的火焰时,我情愿化作一只飞蛾,燃烧殆尽也在所不惜,也许振翅的一刹那,正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肖战粉丝举报AO3这件事,历经了实名举报、各圈抨击、粉丝喊冤控评、AO3被墙、创作圈联合地震、小作文爆发、抵制肖战代言、推特刷tag、官媒帮腔、现在已经一地鸡毛。你至少需要一部百万字长篇巨著才能向自由世界的居民讲明白这种几亿精神病患者共同参与的震撼表演。肖战完全不无辜,他没有及时站出来处理这件事(过去很多事他都没站出来).AO3本来就是一个可以涉黄的网站,而且写同人只要不商用就不算抄袭侵权,写出同人小说的人本来就是肖战的热衷粉,说到底这本来就是一些脑残粉影起的粉丝内战,可是就是有一群脑残粉把只要涉及到肖战的软件平台都举报了!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刘仲敬先生曾经评价过中国人的“举报文化”,不妨一看,

刘仲敬:中國人去任何地方都比在中國安全,跟任何人待在一起都比跟中國人待在一起安全,因爲這是中國社會本身的性質决定的。首先,共産黨不給任何人安全。共産黨的力量就來自于,它可以突破任何底綫,撕毀任何承諾,所以它可以對任何人實施超限戰。第二點比第一點還要要命:共産黨是一個有形體的東西,照斯賓格勒的說法就是它有一定的形態,誰是黨員誰不是黨員,誰是黨組織誰不是黨組織,你可以說得出來,如果你要找人算帳的話,去殺二百個康米或者諸如此類的人,誰是不是共産黨至少可以說得出來,麥卡錫至少也可以找出一個邊界來;但是,廣大的中國人民在他們學習共産黨和相互殘害的過程當中是毫無邊界和底綫的。這是共産黨能够統治的重要原因,它不用挑起群衆鬥群衆。如果毛澤東需要挑起群衆鬥群衆的話,那是因爲他老人家剛剛上臺,原有的社會組織還沒有徹底解體,那時候大家好像還覺得群衆彼此之間互鬥好像是件不大地道的事情,還有一些儒家思想或者其他什麽思想在,而現在就不用了。

現在的實際情况就是,首先,表面上很强的人,比如說像馬雲那種人,不可能跳起來鬥共産黨,因爲他周圍的人隨時都會跳起來鬥他。而且,還不用共産黨要整誰,他們早就已經相互整了。像馬雲那種人,他肯定心裏面早已經知道,他左近周圍的人在過去十幾年之內已經一千八百萬次地向共産黨有關部門舉報他,希望共産黨像對付褚時健那樣對付他,打他的土豪,沒收他的全部家産。但是他仍然要幹下去,理由很簡單,換了別人也是一樣的,何必呢。要麽你賭一賭氣,老子乾脆不幹了,但是那樣的話你就沒有富貴了。賭氣不幹的人也真是有的,像我就是屬這一類的,但是我就做不了馬雲。我要是想做馬雲的那種事情,我就必須跟那種我明知是每天都在出賣我的人共事。而我至少在年輕時代是脾氣比較大的,容不得這種人。但是活到現在我已經很清楚地看到,我容不下的人包含了中國人的絕大部分,所以OK,現在也就只能這樣了。

在這種情况下,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反對共産黨,但是共産黨也沒有辦法把這些亂七八糟的人組織起來幹任何像樣的事情。這種人也在用同樣的手段對待共産黨的每一個幹部。當然共産黨本身也是這樣,他們那種背靠背的相互揭發是每一個黨員的義務。所以,這事是共産黨開頭的,然後又落到它自己頭上。所有的共産黨基層幹部都被廣大人民群衆和他自己的同事每天舉報一百二十次或者一萬五千次,這些都不重要了。有朝一日他在政治鬥爭中鬥敗以後,根本不需要尋找任何證據,以前壓在手裏甚至轉發給他本人處理的無數舉報信,隨機挑選出一萬五千分之一,就足够判他二百五十次死刑了。那些東西可能全屬誣告,也可能全都不是,但是我相信,除了上帝以外,沒有任何人能够搞清楚。未來的歷史學家就算像是德國歷史學家和俄羅斯歷史學家那樣把克格勃的檔案全都搜出來也搞不清楚,他們永遠不會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當中到底有哪一件是真的哪一件是假的。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这有一篇墙内文豪写的肖战事件始末,建议大家观看https://mp.weixin.qq.com/s/XnOn5zAvqkZfxyguTuOktw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

发起人

就这个样子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5
  • 浏览: 3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