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极右翼崛起才是正路,抛弃普世价值才能抗共?

一段时间里也是普世价值的追随者,发现普世价值在无底线无耻面前屁都不是,如果西方国家不惊醒,不要说中国,就算人类也不是这类政权的对手,用民主攻击民主,用自由诋毁自由,用内联网加棍棒泄洪避免反噬,以生存为第一要务,胁迫13亿人质,普世价值怎么斗?回家玩蛋吧,美国必须抛弃普世价值才有希望
其实很多葱油有些误解,把自由主义看作是普世价值是经济全球化的这30年才变为主流的,以前的自由主义其实是有很强的边界性质,严复把约翰穆勒的On Liberty翻译成《群己權界論》很有深意,古典自由主义者认为:你必须要认可我这套价值观,关于左和右的争执才有意义,否则其实是敌我矛盾或者是老死不向往来的局面对于大家更好。
自由主义最大的封建特征其实是“说话要算话”,任何政治的本质也是寻求共识,这并不是像物理学公式那样可以通过实验检验(普世价值这个概念就类似于科学假设),而是根据一代代的自由人经验得来的总结。
“说话要算话”的同义句其实是“立下契约要遵守”,而这恰恰是自由主义的一个隐藏的共识,这来源于整个西方世界从罗马法开始的契约传统,其隐含的意义在于:即一方按照自由主义的准则行事的理由是认为另一方也会遵守契约;而如果另一方不遵守契约,此时依然按照自由主义“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方法行事即为不合理,它会导致自由主义者被作弊者剥削。
理论上来说,经济全球化和自由主义的推广应当同步进行,这样对整个地球的利益都是最大化的。与之相反的情况其实就是《合作的进化》中那样“作弊玩家”不断剥削“守规矩玩家”的局面。当代的经济全球化进展过于迅速,而价值推广其实有很大的问题,即各国的传统民情政治生态有较大的差距,无法迅速推广自由主义价值观全球化的情况下,贸然把经济全球化的牌打空了。而不是逐渐对等对有不守规矩记录的玩家开发市场的局面,不得不说是当代西方世界国际主义左翼冒进导致的巨大失败。
真正务实的做法既可以是左翼也可以是右翼,无论是两者当中的哪一个都无所谓,只要能确保经济全球化重新和价值观全球化绑定,不能绑定的国家和人群尽早与他们早做切割,且仅仅是对内的自由主义价值观不适用于不同意这种价值观的人群。
只要不对秩序的剥削者无限容忍,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派生出的党的支持者抑或是重金收买的腐败国家,最终都能得到解决。
西方的右翼政府和共产党的区别在哪儿,这个回答其实很简单,就在由于说话算话上。
“极右翼崛起才是正路,抛弃普世价值才能赶英超美。 ”

这不仅是粉红的说辞,共匪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通过重商主义进行掠夺式贸易,对内完全无视劳工权益和人权保障,把国民当成机器,对外则依靠政府补贴大肆倾销商品。

结果呢,经济是发展了,但是国民没有从中得到一丝好处,利益都被赵家人拿走了。

你要把这套学来对付共匪,等于自己也变成共匪,只会让西方世界的国民也遭殃,毕竟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刘仲敬先生早年支持过麦卡锡主义。不过现在阿姨认为,对于政治传统深厚的民主国家,自身的封建性足以抵御匪谍的侵蚀(甚至可以反咬一口),不需要在所有领域使用麦卡锡那么极端的手段。

这里的“封建性”可以理解为一种去中心化的结构,包含非常多的节点。匪谍(中共间谍)就算渗透了其中一个节点,后面还有无数个节点等着他们。但是中共的资金人力是有限的,所以渗透以失败告终。

刘仲敬:這個土豪策略是對社會組織度的一個有效測量。比如說,有像印度或者馬六甲的天主教會,或者是像印尼的伊斯蘭教教士聯合會這樣強大的土豪組織,那麼匪諜策略是不管用的。匪諜策略有它的先天弱點。它能夠攻破的社會,是那種權力和資源高度集中在少數精英團體手裡面、少數精英團體遭到破壞和滲透以後民間勢力極度脆弱、可以迅速土崩瓦解的社會。如果不是這種社會,而是封建性比較強的社會,匪諜策略是不成功的,是付出了極大成本以後反而會反咬到自己身上來的。這是共產黨自身組織特點的先天弱點。共產黨自身的滲透是有篩選作用的,像禿鷹吃屍體一樣。禿鷹不會吃兇猛的動物,只會吃快死的動物和屍體。凡是能夠被它滲透進來的或者是被它列為滲透目標的社會,都是脆弱型社會。脆弱型社會當中的一個大宗就是士大夫社會。你自己沒有問題,是不會被賊惦記的。所以,你要是被賊盯住的話,那你自己一定是有一定的問題,因為資源總是有限的。假如你代入匪諜的角色,我有很多地方可以滲透,我必然要像斯大林那樣,在波蘭身上伸一伸手,在土耳其身上伸一伸手,在伊朗身上伸一伸手,在蔣介石身上伸一伸手,在張作霖身上伸一伸手。他在張作霖身上伸手,就覺得張作霖像佛朗哥;在蔣介石身上伸手,就覺得蔣介石像法國激進社會黨。於是這就有軟硬的區別,然後他的工夫就全都下在蔣介石身上了,本來可能用在凱末爾身上的資源都用在蔣介石身上了。
不需要什么极右翼,坚持对外里根主义,对内麦卡锡主义就行了。里根和麦卡锡就是共党最害怕的人,没有之一。实际上现在的美国甚至不需要麦卡锡主义,麦卡锡能以一个参议员身份出来,是因为当时美国的情报系统和安全系统还不成熟,现在直接走FBI和NSA上就行,还不够可以直接上宪兵和军事法庭,不再需要由一个门外汉来操盘专业事项了。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如果你是想在行动上推翻中共,可以采用一些极端的手段。但是如果你推翻后,还想建立一个更加极端更加残暴的政权,那与之前有什么区别呢?无外乎统治者从习近平换成你了,你确定在掌权之后你不会比他更加贪婪残暴?
中国历朝历代的更迭,无外乎都是陷入这种循环,而且一代一代,残暴程度相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想结束这种恶性循环,只有通过普世价值开启民智,才能一步步让社会转型。
极右抗共的同时,也反移民,抗共的终极手段是和你打核战,最后结局当然是共没了,全世界死几十亿人为代价。希特勒也反共,我们是不是要站在他一边否定大屠杀存在了?

而且这个战争还未必是自由世界和独裁专制之间的战争,法德也可能开打,只要语言不同都要打。。。英国人能逃得了?苏格兰爱尔兰人也会拿出祖上的恩怨不饶过你啊。

民粹主义横行以后,反智主义到处站上风,即便是民主国家,法拉奇这种政客也越来越流行了。难不成所有国家都要抱紧个这种人物准备打三战吗?如果最终这个结局,只能说上世纪两场世界大战白打了,文明丝毫没有进步,所有国家建立在对敌人的仇恨之上。这明明是很low的东西,却被仇恨团体拿来武器化攻击政敌,也是很让人伤心的。
子卿云鹤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如果抛弃了普世价值,建立起极右翼政府,那么新政府和共党的区别何在?无非是从水深跳到了火热,把一个皇帝拉下马,另一个皇帝上台,受苦的还是公民百姓。
不可否认历史也是存在自然选择的。普世价值之所以能被选择下来,就是因为它有一种文明的力量,这是任何野蛮势力所无法理解的东西。
走的再远,也要回头看看自己为什么出发。
大恶若善 保守主义者,坚决反对所有的白左观点
右翼是抛弃普世价值?真是谁给你灌输的谬论。右翼,尤其是经济上的右翼,所强调的都是自由竞争的市场,自主决策,自负盈亏,政府少管。而对待移民,更符合自由主义的思想,我的地盘我做主,你想进来得我说了算,哪有说闯就闯的,还尊重不尊重别人主权了。说右翼是抛弃普世价值的就是来混淆视听的。右翼抛弃的是白左的政治正确,就是冤大头理论,牺牲自己成全他人,完全胡说八道的谬论。
脱钩 封锁  就可以了 用不着用无赖战术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要是極右反共和共匪選一個,那我覺得連反共的必要也沒了
極右反共不普世價值………………是不是有一種奧地利小鬍子既視感?
別忘了當初英國(連帶著半個世界)就是在這道選擇題裡打死不肯選極右的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正路一直都是正路,不会因为戴什么帽子而改变。

楼主的问题其实反映的是不确定的投机心态,不是寻求正确道路。
nanami 金田本尊
普世价值在当今时代就是唯一能威胁中共的武器! 分析大国崩盘的实例,清,苏联都是在瞬间崩塌,根本不给政权以反应时间,整个政权被民众集体放弃,实属量变积累而成质变。但凡让政权能够开动国家机器,就很难达到效果。还是那中国的老话,得民心者得天下。只有普世价值在民众中普及,方能动摇中共执政根基,能达到像以前“四万万同胞之觉醒”的程度,也才有机会形成质变。用极端对付极端,人家本来就是从极端中发家的,不会有机会的。
疯狂宇宙小池塘 亲自祈翠🙏
意识形态左右什么的都是台面上的东西,实质上是民主世界是要选择利益还是选择道义的问题。目前民主世界显然都是选择的利益,而不是道义。
当你觉得这是路线斗争,你就走偏了。哪有什么路线和意识形态斗争?根本就是正邪斗争。未来你要知道邪恶一方包含哪些人的时候,你就明白这跟主义无关了。
wugetage 呵呵
但這樣只是重複中共的手段,上台的政府沒有底線是很恐怖的。
普世价值正是中共缺少的东西,正是国际上讨伐中共最有效的依据。
现在中共这样的政权如鱼得水,正是因为国际上都不重视普世价值,不遵守人权高于主权的法则。
麦克 粉红五毛战狼这些底层畜生没有人权
虽然我脑子一热起来也希望对抗中共时“极右翼,抛弃普世价值”乃至不顾中共权贵极其手下走狗爪牙们的人权问题,可就怕搞定别人前自己先被定义成恐怖分子,而且真成功的话到时刹不住车也会变成众矢之的
汉娜怎么说 In every one of us shines the light of love
是否极右翼崛起才是正路,抛弃普世价值才能抗共?(误)
是否中国人民站起来才是正路,抛弃得过且过随大流再忍忍的价值观才能抗共?(真)
受教了,就是这次疫情所反映出来的民智觉得极度绝望,但好歹武汉人是醒了的,这清醒的代价也太大了
是的,西方需要 alt-right/far-right 的领袖来掌舵,譬如 Richard Spencer, Jared Taylor, Nick Fuentes.
我每天必听他们的节目。
右翼已经有崛起之势头,但之后能不能再改回来是问题
但是所谓普世价值,我感觉没了中共,其他国家能做的更好,有了中共,和中共的发展,普世价值就不会被真正尊重,可以说名存实亡
q君 中国的核武器是时空旅行得来的
当然 极右翼强克共产党 看看西班牙内战纳粹党杀共产党多么厉害
现在不就是极右吗?
左要公平 右要秩序
中国公平嘛?不公平  有没有秩序啊?有 为赵家人服务的秩序
中共就希望你这么想 无条件的配合他们
人受限于个人对时间的体验,只能直观感受到较短时间的历史片段,而并不能轻松掌握历史脉络。

①所谓尊重各国主权实现和平的维也纳体系,【仅限于武力和文明程度最高的国家,没有亚非拉什么事】。当然这也导致其后帝国主义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斗争,维也纳体系瓦解。

②帝国主义的高潮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结束,刚登顶的美国正式提出,组建国联,解决大国冲突,实现世界和平。国联有极强的理想主义色彩,并且缺少强制执行机制。

同时,殖民地和各第三世界的主权问题被提上大国共治的日程。

然而,和会达成的共识是,【亚非拉殖民地/保护国的独立,只能依据各国各民族的实际情况,逐步对待。条件成熟的地方可以独立建国,不成熟的地方,只能在监护之下继续接受现代化,等条件成熟再做判断。】

这是美国第一次出重手塑造世界,然而并未如意,不过还是给世界留下了国联这个半成品。

③没有强制执行机制的国联,在帝国主义国家的再次冲击下破产。美英等国发表“同盟国宣言”,“大西洋宪章”,并且宣布限.张的原则将适用于世界各国。注意,这是美国人自己提出的,对世界的设计。是美国要这样!后续成立的联合国,便是在此种政治精神下的产物。联合国是美英等国制造的、对世界秩序的设计。

这不是平等的全世界众国众民族围坐一圈,商量出的成果。而是美英等国划定了核心规则——规则是纸面上的而已——实质是西方文明强国的政治哲学——再邀请各国各民族参与其中的游戏。

在那之后,与一战后不同,亚非拉各殖民地/半殖民地/保护国,不再提条件成熟与否了,“一风吹”,“一刀切”,在美国的鼓励和支持下,纷纷独立。

不过,尽管各国都得到了“天上掉下来”的主权,但新国际规则的暗含前提仍然是文明、人道、人权。

联合国限章第一句话便“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
其后还有“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等等各处条文,以及还有配套的多个国际文国际条约,都可说明,联合国的宗旨,各国的和平程序,是以保护人权为默认目标的。

换言之,非法、不人道、破坏人权的国家行为,不受保护。

只不过,美国矫枉过正,坚持让亚非拉国家纷纷站起来成为圆桌上(而非实际事态和以人权为评判标准上)的平等玩家。这些国家纷纷没收/强制低价赎买西方强国的资产,矿山油田运河铁路……尽管这些资产的背后是西方千千万万普通人的存款所在的银行所放的贷款、发行的债券、是股市上的上市公司的资产,但美国放任了这些事态。转眼之间,全世界大小国都俨然成了天然不可侵犯的实体。

很多人忘记了,从巴黎和会美国提出制定国际新规则起来,其实不过只有约百年的时间!

所以,当第三世界的强人们,肆无忌惮侵犯人权的时候,可能都没有想清楚,谁给你发的许可证?谁说不能打你们了?一时的忘记,忽视,忽略,无视,不代表非法暴力行为不能被清算。当干涉,干预或者更强的打击来临的时候,强人们可能才会忽然发现,他们的存在并非站在自身实力的基础上,而只是因为他们是被邀请在虚拟圆桌上玩的客人而已。

我知道从具体的正义标准,谁对谁错上,会有人抬杠。但是很明显,如果美国总统公然下令偷袭杀死卢森堡、冰岛、新西兰的证府部长,而美国总统没有被弹劾解职、被审判的话,那么北约就会分崩离析散伙退出。这就是文明国家,大或者小,真实的力量来源。维持世界基本秩序的人们心中自有判断,无须抬杠。

所以,对比起来,在奇葩国家干着暴力、犯罪的行为的强人们,并没有真实的力量。当他们猛然发现被打了而无法真正反击的时候,他们应该回顾历史,理解“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等等宣言的意义何在,理解百年来世界最强国刻意实现的全世界圆桌会议,原来也是有前提条件的。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我不认同极右,同时也不认同极左。

普世价值泛指那些不分领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出于人类的良知与理性之价值观念,是人类普遍认可的共同价值。

普世价值的重点是良知和理性,两者缺一不可

光有良知,没有理性,就会成为圣母婊,乃是极左。
光有理性,没有良知,就会成为野心奸商,乃是极右。

当下的欧洲对外政策明显只有良知,没有理性,是极左。
而川普美国虽然拥有全球最强的科技实力,却是真正的同时控制着自己的圣母心,又控制着自己的野心,这样的美国才是普世价值的表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0
  • 浏览: 5747